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劍俠風云志 >> 目錄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相互傾軋(下)
 

第三百七十七章 相互傾軋(下)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06日  作者:按時發瘋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劍俠風云志 | 按時發瘋 
 
劍俠風云志 第三百七十七章 相互傾軋(下)
第三百七十七章相互傾軋

李新添僅是一聲輕嗯,白凈少年便明白了對方的疑惑。笑著解釋道:“今天有些事情,需要去鎮上一趟,不過想到下午你會來,所以就在這里先等你,然后再一起去。”

李新添微微一笑,輕聲道:“有急事,可以先去,不用等我的。”

易惜風撓了撓頭,笑著道:“在你來之前,哪里有什么事情是急的?”

少女清澈的眼眸看了過來,一瞬不瞬地盯著白凈少年,易惜風很快在這種注視中敗下陣來。作為一個擁有成熟靈魂的人,自然有時候會有意無意地說些前世的情話,怎奈何眼前這小妮子,雖然身量已經足有一米六幾,但是在情感認知上,還只有九歲。

哪怕江湖兒女很早就接觸打打殺殺,比起前世的小姑娘早熟很多,但在感情方面還是有些稚嫩。

“那……到底……有沒有急事啊?”白皙少女眨了眨眼睛,好奇問道。

易惜風苦笑一下,解釋道:“等你的時候沒有,現在有了!跟我來。”

說罷兩人,便離開了這處空地。

鐘姓老者一臉陰沉地聽刑海富說完,而后沉默了半晌。

在一旁的刑木則暗嘆不已,果然他們兄弟幾個打打殺殺還可以,動腦子的活兒,也就老二刑林遺傳了老頭子幾分機智。

“刑大當家的,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那赫連海心是因為赫連鐵心之事,要找我隱仁麻煩。”老者沉聲說道。

刑木挑了挑眉毛,沒有接話,以往這“刑大當家”的稱呼自然是指他,可今天卻有些不同,此番他們爺倆同時在此,這個稱呼只可能是在說自己老子。

刑海富將酒碗放下,咧嘴道:“說實話,其中詳情我并不知曉,我得到的指示就是干掉他。至于你想問誰指示我們的,恕老頭子我沒法說,不過你可以認為是赫連家的仇家。”

鐘姓老者點了點頭,他作為執事多難,江湖上這種相互使絆子的事情,他見得多了。

正所謂:世家門閥,相互傾軋。說的就是這種齷齪事兒。

“好,既然如此,我們也需要核實一下您提供的線索。如果確認赫連海心真的就在隱仁鎮范圍內,那么這則委托我餉榜接了!”

刑海富與刑木對視一眼,雖然此番餉榜之行的結果不像他們一開始想的那般順利,不過只要對方答應做此事,就算過程曲折一點,影響倒也不大。

鐘姓執事送他倆回到一層,臨別之前讓侍從送上了一包茶葉。原本是剛剛與刑木在茶室閑聊時,老者隨口一說,刑木也沒想到對方竟然真的給帶上了。

刑木看著手中這一小包茶葉,心中有些感觸,也難怪隱仁村會這么快崛起,僅是從這很小的一件事看,這個餉榜組織儼然有一套完整的應對體系。

而刑武堂或者刑氏鏢局從實質上講,干的也是與這餉榜組織一樣的買賣,但其無論從規模、影響力、或者正規程度上,都相差太多!

刑老太爺獨自在頭里走著,一改之前小商賈的市井與貪戀模樣,刑木知道之前那般姿態,是老爺子做給對方看得。

“阿木!”

見刑海富叫自己,中年漢子低聲應道:“爹,您說!”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的仇,咱家想報,難啊!”

老者輕嘆一聲,也不再理會身后的刑木,獨自走上了官道。

刑木自然知道其中的難度,自從那日從水云天手里逃出,他就明白自己應該是被姬申扶他們賣了。奇襲良辰崗這場戰斗,很有可能就是各方勢力角逐后,演給郡內百姓的一出戲,否則打死他也不相信,前幾日還是一個擁有諸多強者的鐵心村,竟然連三日都沒撐過去?

刑海富與刑木在來此之前,一直打算借隱仁的刀,干掉赫連海心。這種禍水東引的法子,自然是他們刑武堂樂意見到的。

畢竟隱仁這一邊本來就與赫連家有間隙,哪怕那赫連鐵心再如何不得其本家重視,但其本身也是赫連家子弟。他被人就這么不聲不響地滅了,如果赫連家還能與之相安無事,那以后江湖上是誰不都可以在他赫連家頭上拉泡屎?

正是打著這樣的小算盤,一開始刑木才選擇將赫連海心的真實實力隱瞞過去,本就打算讓隱仁鎮的這次暗殺行動,最后以失敗告終,讓赫連海心將消息傳回本家,然后他們再動手,自然就由隱仁來背鍋。

可惜,他們小看了餉榜組織的實力,或者說小看了赫連海心的名氣。其實這里面還有一個重要原因,算是刑家父子不知道的。

由于針對鐵心村的計劃,隱仁鎮籌備了很多年,關于赫連家的底細,餉榜組織早在很多年前就一直調查關注。所以別說赫連海心這種家族名人,就算赫連靖等人的動向,餉榜的核心成員也都有較為詳盡的認知。

易惜風沒有選擇去長老會,雖然以他跟林恒山的關系,想進去也不難,不過白凈少年畢竟不是一個單純的十歲少年,他有著一個十七歲的靈魂,對于很多事情也有自己的判斷。

相較林儒法的真性情,林恒山則要更有遠見,看待事物也更加透徹。在這位身穿麻衣的老者面前,白凈少年總有一種被人看穿的感覺,雖然對方并沒有惡意,但他依然不喜歡被對方長時間注視。

反倒是一直外粗內細的林儒法,讓易惜風更能體會到那種“家中長輩”的呵護感。

所以當他遇到事情之時,除了李承乾、李承濤這兩位教授自己本事的師傅,林儒法算是自己最信任的長輩。

白凈少年與身穿白色斗篷的白皙少女本就身法不慢,很快兩人就穿過了落葉林,經過幾個街口就來到了鐵匠造。

說起來,自從隱仁由村變成鎮,一眾百姓的活動范圍也比以前大了不少,以往靠近良辰崗的密林也被開墾出來,建上了房屋。而之前作為戰略要塞的良辰崗,也逐漸改變了它最初的定位,逐漸變成了整個隱仁鎮的貿易集散地。

要知道,這良辰崗最開始就是為了鐵心村建造的,現在已經吞并了鐵心村,其戰略意義便沒剩下多少了。

至于應對落葉城的探查,北部大營要比這良辰崗及時、高效很多。

鐵匠造還跟之前一樣,并沒有進一步擴建。門口的守衛自然認得易惜風與李新添,兩人同為演武十二主中比較年輕的兩人,在村中武衛體系中,還算是有較高知名度的。

更何況易惜風還是清心酒居的幕后老板,村里的壯丁從事與護衛鐵衣對他的印象,定然深刻異常!

不過最近這段時間,李新添的名氣已經隱隱有些蓋過了白凈少年,畢竟美女無論是在哪里都是受歡迎的。

站在門口的守衛,看到身穿白色斗篷的少女,先是一呆,然后有些羨慕地看了易惜風一眼。

易惜風故作平靜地沖對方點了點頭,然后帶著李新添走了進去。只是少年心頭卻是暗喜:嘿嘿,怎么樣?好看吧?嘿嘿……

李新添發現了少年勾起的嘴角,眨了眨眼睛,明媚的眼眸中露出了一抹笑意。

她雖然有時不大明白易惜風很多突發奇想的情話,但這不是因為少女情商低,只是從小她就沒有接觸過這些事情,所以反應有些慢。

有時候,當易惜風說了什么,她一時沒反應過來,李新添總會暗暗將其記在心里,細心琢磨,慢慢地她也能跟上白凈少年的思路了。

正是因為少女的用心,才讓她與易惜風有如此默契的配合,甚至白凈少年自己都沒發覺。他因為擁有前世的記憶和習慣,除了從小一起長大的林烽火,真正能get到他的同齡人,少之又少。

而李新添可以算是最理解自己的人,沒有之一。

很快兩人轉過幾個獨立院落,終于在一處巨大爐子旁找到了林儒法。

“你倆怎么來了?新添妹子,是不是惜風這小子欺負你了?我揍他!”黑臉大漢,甕聲甕氣地問道,說著就要給白凈少年一拳。

李新添是由李承乾與李承濤一起養大,而且名義上她是兩人的妹妹。而李承乾比林儒法大幾歲,李承濤則比林儒法小幾歲,他們三人自然以兄弟相論,更何況他們的父輩同是隱仁的第一代人物。

所以從輩分講,李新添與林儒法是同輩兒的,與齊騁騁差不多,都得叫林儒法一聲林家大哥!

易惜風有些尷尬道:“林伯,是我找你,新添就是跟我來的。”

林儒法挑了挑眉毛,嘟囔道:“你小子,找我準沒好事兒!”

白凈少年嘿然一笑,有些靦腆道:“那是,我那柄夜劍寒星繼續鍛造的事,還得麻煩林伯!”

林儒法黑著臉,沉聲道:“哼,想用三千鐵,我勸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沒到俠者境之前,使用三千鐵的武器,純屬自己找不自在!”

易惜風耷拉著腦袋,嘟囔道:“嘁!還不是因為你舍不得?”

中年漢子瞪大了眼睛,低喝道:“少廢話,還有別的事兒嗎?沒事兒,趕緊滾!”

易惜風不再糾纏此事,畢竟自己需要的材料還差很多,也不急這一時,于是便將之前在餉榜據點遇到刑木的事情,大體跟對方說了一遍。

“你確定此人就是那日奇襲良辰崗的領頭?”林儒法臉色凝重地問道。

易惜風點了點頭,他們在良辰崗交過手,雖然此番進入隱仁鎮,刑木也做了一定的喬裝打扮,但是一個人再如何變換,眼睛很難改變的。

而刑木的行事風格也夠大條,所以對于見過他的人來說,認出他并不難。

“這小子機靈得很,這件事我會去落實的。”

這時一個聲音從那爐子后面傳出,緊接著一名高瘦中年漢子從后面走了出來。

“見過,趙大人!”易惜風先是一驚,而后躬身一禮道。

雖然林儒法在隱仁鎮的地位并不低,甚至身份要比趙云銘還要高,但畢竟他是將易惜風看做自己晚輩,隨意一點倒也沒事。

可白凈少年不會天真的以為,鎮上每個人都把他當做子侄看待,眼前這個趙云銘便是隱仁的實權人物,餉榜組織的實際控制人。

同時他還有另一個身份,正是隱仁六大家族之一,趙家的當代家主。其兄趙云天由于之前長期潛伏在鐵心村,自然無法管理家中諸事,這家主之位便落到了趙云銘的手中。

趙云銘對于這個白凈少年印象頗深,當初第一次見,是在演武大比的擂臺之上,他以一己之力擊敗了實力不俗的鐘靈溪。要知道鐘家這個大小姐,雖然傲氣了一些,但是實力還是有的,就算不是同齡人中最強的那幾個,也不是隨便哪個少年就能輕易擊敗的。

之后易惜風的表現更加搶眼,先是跟隨自己跨過邊境作戰,然后夜襲赫連堡,而且在之后的戰斗中,依靠超強的恢復能力一直戰斗到最后。

在應對姬人屠率領鐵騎包圍良辰崗時,更是表現出遠超他這個年齡的冷靜與堅韌。

如果說,此次演武十二主中,論資質他最看好周迪,論未來發展前景他最看好的,卻是這個長相清秀的堅韌少年。

“我說林大師,這鍛造之事我插不上嘴,不過成人之美,也是美德!”趙云銘笑呵呵地說道。

“趙先生,別聽這小子胡說,他就是好高騖遠,不知道自己吃幾碗干飯,哼哼……”

說著林儒法又瞥了易惜風一眼。

“是誰?”

突然,身邊一聲嬌喝陡然響起!易惜風下意識地拔出了身后的短劍。

“不要緊張,是找我的。”趙云銘笑呵呵地攔住了想要出手的易惜風。

原來剛剛那聲嬌喝,是身邊的李新添發出的,條件反射之下,白凈少年就做出了拔劍戰斗的準備。此時被高瘦中年漢子攔住,易惜風才注意到,院墻之上突然多出了一道人影。

此人一身巡山隊打扮,其身份自不用多說。

那人壓低了兜帽,看不清樣子,只是從其臉部輪廓看,年齡應該不大。

這人先是側頭看了李新添一眼,不過只是停了片刻便移開了,他對趙云銘沉聲道:“大人,北面據點有消息傳來。”

這么快!易惜風心下一驚,自己是事先發現,沒想到僅是在劍道小徑那耽擱了一個時辰,餉榜這邊就察覺出問題了?

趙云銘眼眸一亮,輕聲道:“講!”

“鐘執事傳來消息,云溪刑氏二人,委托天階殺戮任務!”

易惜風皺眉暗忖:殺戮任務?天階?難道他們打算請隱仁這邊的人出手?

帶著疑問白凈少年聽這名巡山隊員,將整個事情的經過大體說了一遍。

赫連海心與赫連鐵心是什么關系?難道真是為了鐵心村一事而來?可云溪郡的人為何要將這件事告知我們呢?

種種疑問在白凈少年心頭閃過,不過這已經不是他需要關心的問題了。刑氏父子的身份,結合易惜風提供的線索,想必趙云銘肯定能查出對方的真正圖謀。

聽完這名巡山隊青年的講述,趙云銘苦笑著搖了搖頭,感慨道:

“將軍之前總說,江湖不全是打打殺殺,更多的是人情世故!無論他赫連家也好,刑家也罷,此番真想在我隱仁鎮撈什么好處,就得做好被我們連窩端的準備。”

劍俠風云志 第三百七十七章 相互傾軋(下)

推薦小說: 械醫 | 無敵升級王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末日蟑螂 | 特種神醫 | 武煉巔峰 | 傲世丹神 | 官途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修羅武神 | 大唐小郎中 | 超級拍賣行 | 帝尊 | 權力巔峰 | 帝霸 | 武王 | 武俠重生 | 龍血戰神 | 凡人修仙傳 | 寒門崛起 
上一章  |  劍俠風云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開局從造機甲開始 | 諸天萬界亂入者 | 諸天航行 | 垃圾食品援助蜀漢 | 一夜暴富從撿垃圾開始 | 清新老婆超厲害 | 無敵御獸從黑帝開始 | 不做明星行不行 | 垂暮長生 | 全球圣人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