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劍俠風云志 >> 目錄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古跡出來的人
 

第三百三十九章 古跡出來的人


更新時間:2020年08月29日  作者:按時發瘋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劍俠風云志 | 按時發瘋 
 
劍俠風云志 第三百三十九章 古跡出來的人
第三百三十九章古跡出來的人

古跡山谷這邊的巨響,很快便引來了人們的關注。就連已經混戰在一起,進入白熱化的周迪與劉棟,也紛紛停手。

而圍在一旁黑甲士卒,就沒有他們這樣有定力了。看著春風河對岸閃起的青紫色電芒,這些長于陣仗廝殺的漢子,都有些駭然。

畢竟古跡探尋,一般都是江湖上的大門派和家族才會組織的,對于他們這些止步于不入流的武者,自然對其知之甚少。

而劉棟本身就是俠者境武者,雖然一身本事也是習自軍功法,但好在是對這些江湖之事,略有耳聞。

見到那一番天地異象,心中雖然有猜測,卻有些拿不定主意。只是皺眉暗自嘟囔道:“這個燕冥波,到底想干什么?”

而他對面的周迪與林烽火,見這赤甲漢子突然收手,自然樂意拖延時間。要知道,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多等一刻,便多一分變數,也就多一分生機。

“是萬里林海那邊!”躲在廢墟地窖中的王伯當輕聲說道。

“如此動靜,難道是有什么變數?”一臉冷傲的林雷,出言問道。

不過這個問題,顯然在場之人都無法回答他。

而在距離那處不遠的春風河上,一艘滿倉船正如利箭一般,在水面急速駛過。

站在船頭的燕冥波,盯著那片天空中閃爍的青紫色電芒,眉頭皺得很緊。他沒想到事情竟然進展如此之快,自己白天剛吩咐讓老大與老二輪流駐守,晚間就發生如此變故。

漢子嘴角撇了撇,暗忖道:也好,早出來比晚出來好,等了半年多,也該有個交代了。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一眾精銳死士,頓時躁動的心緒平靜了幾分,甚至隱隱有些期待。

燕幫主的這艘滿倉船本來就已經在路上走了不斷的距離,此時全速前進,沒過多久便來到了目的地,這條春風河支流的盡頭,林海的一座野湖旁。

燕冥波沒有等身后的一眾黑巾死士上岸,便率先向那處古跡掠空而去。

黑巾死士,正是這只由勢之境武者組成的精銳死士,這些人就算與隱仁鎮的護衛鐵衣比,也不逞多讓。

要知道,隱仁鎮是經過多少年的習藝訓練,外加餉榜組織的歷練,才形成這么一只戰力彪炳的武裝。由此可以看出,這位集武學與權力于一身的漢子,為了春風鎮的崛起,也付出了難以想象的心血!

燕冥波魁梧的身影在密林中不斷穿梭,萬里林海中雖然猛獸繁多,但是對于他來說,除非是遇到強大的異獸王者,否則,整個萬里林海也大都可以去得。

從湖畔到古跡山谷,也就一盞茶的功夫,然而當他來到這處山谷之前時,眼前的一幕卻讓漢子大驚失色。

只見一名名春風鎮的士卒,紛紛倒在了山谷周圍,顯然剛剛這里經歷了一場大戰,不過從場面看,應該是一邊倒的局勢。

燕冥波立刻將自身內勁波動擴散出去,努力感受著周圍的內勁氣息。

“嗯?老二!”

漢子低喝一聲,一個閃身便向不遠處的叢林奔去。

等他踏入這片叢林,燕冥波才明白就在剛剛他趕來這里的這段時間,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只見一顆顆成活了千百年的古樹,就這樣被人以巨力從中折斷,連帶著樹根與枝干。

燕冥波速度不減,順手撈起一段斷裂的碎木,略一探查便看出這是一片至少百年以上古木上的殘片,而且還不是枝葉端的位置,而是主干。

“竟然有如此強橫的陽屬性氣息!”燕冥波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他不敢再做耽擱,直接循著張垚垚的氣息而去。

白袍漢子此時正目光渙散地躺著空地上,與其說這是一塊空地,不如說是因為之前的戰斗,被生生砸出來的一塊土地。

他原本整潔飄逸的胡須,此時也因之前的對拼,變得散亂如雜草,甚至有不少已經斷了。

就在這時,一黑色人影陡然出現在他的身前,這讓原本躺在地上發呆的漢子,眼角微微一抽。

雖然張垚垚此時身受不輕的內傷,不過要說已經到了躺在這里等死的地步,也還沒到這般凄慘的田地。

燕冥波站在他的身邊,低頭看著目光渙散的漢子,皺眉問道:“人呢?”

張垚垚沒有理會自己的老大,而是依然躺在那里,嘴里念念有詞地說著什么。

一身漆黑大氅的燕幫主,自然看出了白袍漢子的異常,蹲下身沉聲喝問道:“你在嘟囔什么?老二!”

“西北玄天一片云!……”

張垚垚此時神志不清,自然說話也不是很清楚,燕冥波將耳朵湊近了一些。

“烏鴉落進鳳凰群!……”

聽到對方還在胡言亂語,燕冥波直接將他拉坐起來,輕喝道:“老二,你咋了?!”

張垚垚盯著自己老大,顫聲道:“別打我!別打我!別打我!”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身穿白袍的張垚垚直接變成了滾地葫蘆。

不過這一巴掌,也徹底將他打醒了。

“額?大哥!”

燕冥波陰沉著臉,問道:“人呢?!”

“額,應該是跑了……他實力比我強上不少,我和一眾士卒根本來不及拖延……就……”剩下的話,白袍漢子沒有說出口,畢竟這種事情,還是很丟人的。

“不是讓你們先禮后兵嘛!”燕冥波皺眉問道。

“禮了!絕對禮了!他一出來,這聲勢,我們都沒敢動手,就問他,先生貴姓!然后,他很沒禮貌,說讓我們滾!我說我是春風鎮的二堂主,特在此等候先生!”

“他怎么說?”燕冥波問道。

“他說,關你屁事啊?”白袍漢子努力學著那人說話的語氣,回答道。

不等自家老大再問,他繼續補充道:“我說,這處古跡是我們春風鎮的,在此恭候是想問先生,如果從這古跡中有什么所得功法,用不著的可以賣給我們,價格絕對可以商量的!”

張垚垚不愧是負責春風鎮貿易的堂主,幾句話便把己方的意圖說明白了。

一身黑衣打扮的燕幫主,點頭道:“那他這是沒答應?”

“額,他說,就不給你還能怎樣?我說,萬事可商量。然后,對方也不打招呼,就要離開這里。”張垚垚有些無奈地回道。

“所以你就動手了?”燕冥波算是大體明白了事情的經過,淡然問道。

身穿白袍的張垚垚有些尷尬地說道:“老大,你說要在你來之前,無論如何留住他……我,哎”

接著白袍漢子將對方的樣貌和穿著詳細地跟自家幫主說了一遍。

“你說這人帶著一個酒葫蘆?”燕幫主皺眉問道。

在得到了肯定答復后,他命張垚垚帶著一部分人先回古跡旁,將那些被擊昏的兄弟安置好,而他自己則是帶著大部隊,往回折返。

燕冥波猜測,此人在古跡秘境中被困了半年之久,而對于一個隨身帶著酒葫蘆的愛酒之人,出來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找地方痛飲一番。

雖說春風鎮作為貿易重鎮,這商賈酒家沒有二十,也得有十多家。雖說一家家這么找過去有些麻煩,但是為了那古跡功法,還是值得一試的。

當然,真正讓他覺得一試的,是因為他從對方的出手中,可以看出此人并沒有惡意,畢竟無論是張垚垚還是一眾士卒,并沒有出現傷亡。

………………分割線………………

周迪所在的這座山坡上,眾人已經陷入了困局。

早在半炷香前,林雷和王伯當便從廢墟的地窖中沖出,加入了戰斗。

雖然一開始也對黑甲士卒造成了一定傷害,但是這一次對方顯然是有所準備,很快便調整好了陣型,又將他們兩人團團圍住。

黑甲士卒中,也有一些實力不俗的騎兵隊長,他們的實力大都在芒之境左右,雖然實際戰力與林雷、王伯當相差較遠,但是在破魔弩的干擾下,還是大大擾亂了兩人進攻的節奏。

“噗!”

一道漆黑弩矢,帶著一縷血花,將鐘靈溪從場中貫飛出去。

好在美貌少女穿了一件鐵索內甲,否則僅是這一擊就會讓她喪失戰斗力!

“靈溪!”齊騁騁再也按奈不住,身形一躍便化作一道白影,直奔少女而去。

人尚在空中,便將其接了下來。

逗比少年一手扶住鐘靈溪,一手握住短劍。他沒有回頭看吐血的對方,而是一臉警惕地看著周圍的黑甲士卒。

美貌少女站定身形,之前那一支破魔弩雖然被貼身護甲擋住,但是那股強悍的反震之力,依然無法完全化解。

就在剛剛接觸的一剎那,鐘靈溪感覺自己的腹部仿佛被一直鐵錘擊中,好在她施展靈鶴破翔時,自身的內勁在周身游走,多少也減輕了一部分余震。

不過那種強度的攻擊,依然讓她負傷不輕。

“騁騁,利用你的身法速度,去配合曉曉。只要敵人士卒數量降下來,我們就有贏的可能!”鐘靈溪輕聲囑咐道。

齊騁騁雖然性格逗比,但是在大事之上卻極其靠譜,鐘靈溪的建議也極其中肯,不過少女沒有說的是,以自己目前的狀態,肯定會受到敵人重點關照。

鐘靈溪很難在這種集火下,撐到齊騁騁與第五曉曉將敵人的有生力量銳減到無威脅的程度。

少年皺眉說道:“這么做,你這邊會很危險,不妥!”

“你!說好的我們兩人合作,你得聽我的!”美貌少女杏眼圓睜,嗔怒道。

齊騁騁側過頭,看著眼前的少女,微笑著道:“好!”

說罷,一個閃身,扛起鐘靈溪就走。

齊騁騁身法極快,哪怕背著一個人,也比尋常武者的閃避靈活很多。躲過了三支破魔弩箭的偷襲,其中有一支還是靠著在暗處的第五曉曉偷襲的幫助,才算成功躲開。

逗比少年來到廢墟旁,將美貌少女扔回了地窖中。

鐘靈溪在被扛起的一瞬間,整個腦子就陷入了一片空白,她很難想象,自己會被這個小鬼扛著扔回安全之地。

“喂!你說話不算話!”鐘靈溪氣鼓鼓地瞪著站在廢墟旁的逗比少年。

齊騁騁沒有在意,只是留下一句話:“這次,聽我的!”整個人便消失在原地,而黑甲士卒中緊跟著就傳出一陣慘叫之聲。

細說起來,生性逗比的齊騁騁,倒是擅長應付這種局面。蓋因他的功法緣故,對于這些大部分都是普通人,或者氣之境的武者,少年的身法速度確實太快。

而雙方的距離,嚴格來說算不上遠程,只能算是中程。這就導致了第五曉曉或者齊騁騁這樣的戰斗方式。

雖然他們兩人的實際戰力要遠不如周迪、王伯當還有林烽火。但是他們的實力層次在對付這些黑甲士卒時,倒是也足夠了。

而敵方騎將本身就對手持方天戟的周迪,以及進入流刃烽火的林烽火忌憚無比,自然不會放任兩人接觸尋常士卒。

這樣下來,一眾人倒是還能勉強堅持住。

就在這群黑甲士卒不斷縮小包圍圈之時,陡然一道身影從春風河上踏波而來。

遙遙看到半山腰這邊的戰斗,便停住了身形。

“咦?我記得這里有處地窖,藏了不少美酒,怎么成了一堆廢墟?”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名剛從古跡中出來漢子。眼見得這般景象,他便釋放出自身內勁波動,想要看看這處地窖中究竟出了何事。

此時他正在河岸之上,也看不到戰斗的詳情,但當他釋放出內勁探查之時,原本一臉困惑的漢子,瞬間臉色變得異常認真。

“好酒!”

下一瞬,漢子便消失在原地。

劉棟獨立迎戰周迪與林烽火,自身壓力就不小。要不是有周圍一應士卒的破魔弩支援,自己肯定不是這兩人的對手。

一念至此,頓時讓身穿赤甲的漢子心中有些憋悶。

這個手持方天戟的青年還則罷了,眼前這個與自己一樣使刀的少年,卻有些恐怖了,小小年紀,竟然有媲美俠者境武者的戰力,雖然比自己的登堂境巔峰差了不少,但是再怎么著,也是俠者境啊!

正在劉棟暗自郁悶之時,一股莫名的寒意沿著他的脊椎直沖大腦。

“不好!”

還不等他有過多反應,只見一只大手從天而降,直接將他按在了當場!

“游龍控鶴掌!”

一聲低喝頓時響徹場間,一旁的周迪驚駭地喊了一聲:“總教頭?!”

而在他身后的林烽火也有些茫然地嘟囔道:“大,大爺!”

劍俠風云志 第三百三十九章 古跡出來的人

推薦小說: 無敵升級王 | 末日蟑螂 | 霸天雷神 | 械醫 | 超級拍賣行 | 星戰風暴 | 傲世丹神 |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紈绔瘋子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修羅武神 | 帝尊 | 凡人修仙傳 | 官途 | 特種神醫 | 圣墟 | 新唐遺玉 | 崛起之華夏 
上一章  |  劍俠風云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我真的是教主 | 從玉藻前開始東京除妖 | 末世來信 | 我的生物黑科技 | 人類縮小100倍 | 黃天之世 | 從追老婆開始走向巔峰 | 控衛在此 | 我要走紅 | 我家族長天天想著叛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