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劍俠風云志 >> 目錄 >> 第二百四十章 武道沉淀
 

第二百四十章 武道沉淀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21日  作者:按時發瘋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劍俠風云志 | 按時發瘋 
 
劍俠風云志 第二百四十章 武道沉淀
第二百四十章武道沉淀

鐵心村,東部某處密林。

一眾身穿黑甲的騎兵,此時正在這處修整。

從他們破損的黑色鎧甲,以及萎靡不振的樣子可以看出,這只部隊干干從一場惡戰中逃離。

在這群士卒中,一名身穿赤甲的漢子尤為顯眼,看他周圍的士卒隱隱將他圍在正中,顯然這人就是他們的頭領,姬人屠手下四騎將之首,赤甲劉棟。

“大人,鐵心村的追兵應該沒跟來,我們接下來怎么辦?”一名黑甲士卒半跪在地上,向坐在一處木樁上休息的劉棟匯報道。

赤甲漢子皺眉暗忖,此次夜襲鐵心村從戰略層面講,并無不妥,只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對方顯然是有備而來。

僅是昨夜那名守城的女子,就讓他不敢瞧。雖然通過內勁波動,他能察覺到對方的實力與自己相仿,但是對方對于戰場戰術性防御應用頗為得心應手!

要知道,自己作為姬人屠手下的四騎將之一,常年征戰在外,更是響應羅云國的號召參加過幾次大的會戰。要論戰斗經驗和戰場指揮能力,整個落葉郡也找不出幾個比自己強的。

然而就在昨晚,自己堂堂一代騎將,竟然在夜間突襲的情況下,沒能拿下對方。反而讓對方撐到了增援趕到。

至于趕來增援的毒蜂等人,漢子倒是輸的心服口服,一身修為在俠者入室境,自己打不過帶兵逃走,無可厚非。

畢竟打不過就跑,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但是相較于毒蜂的強悍武力,他更忌憚那守城女的戰術指揮。

“統計了嗎?我們這邊還剩多少?”

“大人,跟著我們逃出來的,只有這六十騎了。”剛剛那黑甲士卒,見自家大人沉思沒敢打擾,此時見大人問起,立刻回答道。

“此番跟著我出來的有兩百五十騎,竟然只剩下這幾個人,呵呵,看來此番隱仁村所謀甚大,不像是一兩年的準備,少數也為此事準備了三五年了吧。”劉棟喃喃自語到這里頓了頓,像是下定了決定,沉聲道:

“如果是這樣,我們應該立刻動身,向西去找姬將軍,回到他的身邊。相信在隱仁村那邊,將軍也會遇到不小的阻力吧!”

說罷,漢子不再拖拉,立刻下令整隊向西挺近。

只是此地已經位于鐵心村的東部地域,要前往良辰崗少說也得明日才能到達。

姬人屠獨自在賬內踱步,姬申扶的命令讓他有些猶豫。顯然郡宰大人還不想就此將隱仁村徹底拿下。

如果這個命令是昨日傳來,他一定認為姬申扶有點太過謹慎小心了。但是經歷昨晚那一戰,讓光頭漢子清醒,隱仁村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

這時主營帳外一名士卒躬身道:“將軍,快到午時了,請下午時口令。”

一般行軍在外,白天每兩個時辰(四個小時)下發一次口令,晚上每一個時辰下發一次。一般是由主將下發,主要目的是為了防范敵人細作潛進來。

當然這里說的細作,是指一般的斥候之列,若是像昨晚那十二人,由一眾武道好手潛入,一般的士卒根本察覺不到,那這口令也是白費。

姬人屠想了想,看著營外的密林,說道:“鴻雁!”

賬外甲士躬身而退。

所謂鴻雁,乃是專門一種寄信的鳥類,相比一般的信鴿,鴻雁的傳書距離要大很多,類似于赫連鐵心培育的那些游隼。

而光頭漢子此時心中,比較在意的正是來自鐵心村這邊的消息。

劉棟和朱文,這是事先姬人屠埋下的兩招伏筆,他們一方面是為了穩住鐵心村的局勢,讓那些派往那里的隱仁村士卒無暇回防。

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之后攻占良辰崗,發動總攻留出的一只預備力量。他清楚,昨夜的夜襲,自己這方雖然損失慘重,但是良辰崗大營里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

雖然最后由于那只星辰猿王的偷襲,讓漢子功虧一簣,但是自己這方的損失,還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圍內。所以他沒有參照姬申扶的建議,選擇撤軍。

而是象征性地后退了五十里,他要為接下了的行動再做準備。

“青爭,鐵心村那邊有消息了嗎?”姬人屠冷冷問道。

碧甲漢子略一拱手,點頭道:“剛剛有從鐵心村傳來的消息,趙鋒帶著一眾壯丁從事回到了村子。”

“壯丁從事?他們從哪里來的人?”光頭大漢好奇問道。

“細作來報,說是從隱仁村過去的,具體情況還需要進一步核實。”胡青爭緩聲說道。

姬人屠點了點頭,追問道:“有劉棟與朱文的消息了嗎?”

“朱騎將依然沒有消息,劉騎將上午早些時候傳訊來,已經帶隊趕回!”

光頭漢子皺眉道:“他帶回了多少人?”

“不足百騎。”

姬人屠的臉色有些難看,畢竟他在鐵心村投入足有五百兵力,而此番回來,只有不到一百騎兵,僅是兩天時間,遭遇這么大的損失,也算他軍旅生涯中十分少見的一次。

“看來這兩人并不適合潛伏敵境,刺探軍情啊!”坐在下首的中年文士突然出聲道。

此時他手上裹著厚厚的棉布,想來軍隊隨軍的醫者幫他將斷掌接回去了。只是他慘白的臉色,依然能看出虛弱。

“先生的意思是?”

“達者有先后,術業有專攻。既然劉騎將與朱騎將不適合做這潛伏之事,便讓適合的人去做就好了。”張衡緩聲道。

“哦?那先生覺得誰適合此事呢?”姬人屠接著問道。

“呵呵,將軍說笑了,這用人之事,自然是主將說了算,在下一介謀士,只是為將軍出出主意罷了。只是被耽誤了郡宰大人吩咐之事就好。”張衡輕咳了一聲答道。

光頭漢子瞇了瞇眼睛,他自然聽出這中年文士的意思。你姬人屠想干什么我不管,想讓誰干我也不摻和,但是你別忘了姬申扶的交代就行。

姬人屠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笑著道:“青爭,你帶著你的人,去鐵心村接應一下劉棟,然后探查清楚一件事。”

身材圓胖的碧甲漢子立刻躬身道:“大人請講!”

“查清楚,李承濤這個人,以及他的實力水平。還有,弄清楚,這個人是不是郡宰大人一直要找的那個人!”

胡青爭低著頭,眼眸微微一縮,停頓了片刻,不過還是躬身領了命令。

………………分割線………………

易惜風與歐冶子在良辰崗的密林中,談了很久。

老者的話,無疑對目前的白凈少年來說,受益匪淺!

“小子,你應該還不到十歲吧?”

易惜風乖巧的點了點頭,答道:“剛九歲。”

歐冶子笑道:“其實還不錯,你若能在十歲前達到芒之境修為,那么在當今江湖上,也能披媲美一些大家子弟。當然頂尖的還是有些差距。”

白凈少年眼前一亮,好奇問道:“我聽說,江湖上頂級的門派或者家族,對待家族子弟可謂傾盡所有!有的人甚至……甚至一出生就打通了周身十四經脈!”

老者譏諷一笑,說道:“呵呵,你這小鬼消息挺靈通啊!沒錯,你說的這種情況,確實存在。不過,在我看來,卻是無甚用處。最多是為了搏一個神童的名號而已。”

“神童?”易惜風疑惑問道。

“當今江湖被八大門派掌控!哪怕是從不喜歡被約束的魔道武者,也紛紛被神教和魔教約束。導致很多魔道強者,紛紛隱世……”

歐冶子見白凈少年一臉“你繼續說,我就聽聽”的表情,忍不住解釋道:

“所以很多一流門派,為了彰顯自己的門派底蘊,便著力培養自己的宗族子弟,從而獲得更高的江湖地位和話事全。”

易惜風摸著下巴,點頭應道:“那就是打廣告唄!”

老者皺著問道:“廣告?”

“呵呵,您老繼續,我胡說的。”白凈少年獻媚地笑道。

“雖然這些人在一開始遠超同齡人一節,但是武道一途,不在于.asxs.,而在于路途。”歐冶子搖了搖頭,繼續道:

“每年各大門派都會涌現出一些神通,不過有幾人真正走到武道的巔峰?太少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易惜風終于明白對方為何今日跟自己說這些話了。

歐冶子看著眼前的少年,輕聲道:“有時候走的太快并不好,走的越快,疑惑越多。”

“所以老爺子您的意思是,讓我壓制自己的境界進階嗎?”白凈少年試探性地問道。

老者嘴角一笑,翹起的八字胡看起來有些搞笑……

“并不是現在,而是以后。”

易惜風撓了撓頭,顯然沒明白對方的意思。

不過不等他詢問,歐冶子出聲解釋道:“盡一切可能,早一些達到芒之境。然后在感悟武道真意這一層,多多沉淀一些。”

一般來說,武者達到芒之境便可以感悟自身的武道真意,當完全了解并找到后,只要內勁凝實程度達到,就可以進階俠者境。

但是這里有個概念非常模糊,便是對于武道真意的認知,從找到,到了解,到掌握,到貫通。這一切都可以稱之為掌握,但是每個人的認知程度卻不同。

像之前的刑老二,刑林。他利用魔功吸收自己三弟的幽冥之氣,強行提升自身內勁精純程度,一舉提升到俠者境。這種對于武道真意的理解,僅在于如何使用的層面,哪怕他沒死,那么以后此人的境界也只會在此徘徊。

與之相似還有黑白二夫婦,他們兩人在俠者登堂境卡了幾十年,竟無存進,究其緣由,便是對于武道真意的認知不深,也僅是將武學當做使用的工具而已。

就行當日在長老會的大堂中,白猿一人單挑黑白二人,并且叫破了兩人的底細。要知道,來自于神教和魔教的功法,都沒有太弱的。僅是看張巖石的“圣靈戰歌”便可見一斑。

所以并非黑如山的“荒陰三指”、“九陰披云手”比不上白猿的棍法,也不是白兮的“烈日劍法”比不上李承濤自創的“光寒十九州”。

問題不是出在招式上,而是用招的人。

就像剛剛歐冶子那輕描淡寫的一劍,或者說那一刺。并不是什么高深的劍法,或者絕招。只是施展這一擊的人不同。或者說這個人對武道真意的理解不同。

一個是將武道真意融匯貫通,一個是粗通皮毛。哪怕兩者不再同一境界,真正掌握武道真意的人,越階殺敵也并非不可。

易惜風終于明白了老者的意思,同時也明白了之前老所說:“真正達到武道巔峰,那些武者是何等破壞世間平衡的存在!”

只是等白凈少年回過神來,之前在他身邊的歐冶子已經不見得蹤影。

易惜風環顧四周,發現自己竟然跟上次一樣,毫無準備地被對方晾在了這里。

“呵呵,臭小子,好好練功!你若是能在十歲前達到芒之境,我就帶你去外面的江湖上,見識見識!”

這時老者的聲音,從密林的上空傳來。顯然是對方利用了傳音的功法,讓少年一時無法判斷出聲音的方位。

易惜風笑了笑,朗聲喊道:“好!一言為定!”說罷,空曠的密林中只留下少年一人的背影。

齊騁騁看著眼前忙碌的眾人,不斷抬著傷者往營后送去,少年本想幫忙一起,奈何這些工作早就被分配妥當,他貿然插手只會越幫越忙。

無奈之下,少年只能去找王伯當與趙龍等人。

說起來,隱仁村的七名少年從相遇,到現在這種并肩作戰的伙伴,眾人變化很大。雖然前前后后也就一個多月的時間,但是對于眾人成長,卻比之前一年的變化還要多。

“騁騁,你的內勁恢復好了?”王伯當笑著看向逗比少年。

齊騁騁撇了撇嘴,怪叫道:“哼哼,小爺是誰?額……好吧,我是氣之境修為,本來也沒多少內勁可恢復的。”

王伯當的營帳中,此時還有兩人,正是趙龍和林烽火。說起來,他們三人經常一起喝酒,倒是經常一起吃喝。

林烽火笑著說道:“你得抓緊了,我聽惜風說,李新添也快要到勢之境了!你說說你讓一個比你小的小姑娘超過去,多沒面子啊?!”

劍俠風云志 第二百四十章 武道沉淀

推薦小說: 無敵升級王 | 末日蟑螂 | 霸天雷神 | 械醫 | 超級拍賣行 | 星戰風暴 | 傲世丹神 |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紈绔瘋子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修羅武神 | 帝尊 | 凡人修仙傳 | 官途 | 特種神醫 | 圣墟 | 新唐遺玉 | 崛起之華夏 
上一章  |  劍俠風云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我真的是教主 | 從玉藻前開始東京除妖 | 末世來信 | 我的生物黑科技 | 人類縮小100倍 | 黃天之世 | 從追老婆開始走向巔峰 | 控衛在此 | 我要走紅 | 我家族長天天想著叛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