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劍俠風云志 >> 目錄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多方動向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多方動向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19日  作者:按時發瘋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劍俠風云志 | 按時發瘋 
 
劍俠風云志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多方動向
第二百三十八章多方動向

落葉郡,落葉城。

六邊形的巨大城墻,將這座落葉郡的首府圍得如鐵桶一般,作為整個羅云國規模最大的南部城池,落葉城僅是常駐居民就有十萬人。

哪怕在江湖上,也是一處重要的貿易集散地。

無論是從西南的大明國運來的星羅鐵,一種制作鎧甲、護具效果極佳的金屬。還是從西北方的萬獸圣地換來的玄水墨蟒的筋,正是用來制作破魔弩弩弦的原料。甚至是從西面強大的西域邦國偷帶過來的“人元果”,那是給進獻給羅云宗寶貝。這些東西都會從落葉城這里進行集散,轉運到真正需要它們的人手中。

在落葉城中,一座占地頗大的園林獨自占據城池的正中,這處園林中沒有多么高大的建筑群,也沒有像那些富商的家中,修一座幾層的寶塔,以求將整個落葉城的全貌盡收眼底。

整座園林占地恢弘,卻不失典雅,雖然這里的主人沒有可以去追求氣派,但是宅邸外停放著數以百計的馬車和抬轎,這足以說明此地乃是權貴交集之地。

一騎黑甲從遠處的官道飛奔而來,一直炮到這園林側面的牙門,那黑甲漢子才從馬匹上翻身而下,伸手從腰間抓出一根兩尺長的卷軸,露出上面的火漆,不等他招呼自有士卒打扮的人從這牙門中走出,快速搜查他的周身,然后將他的武器全部卸下。

“姬將軍的軍情,速速情報!”黑甲漢子低聲道。

很快這人便被帶入園林之中。

姬申扶穿著一件月白色的大氅,此人面白無須,眉毛不濃不淺,嘴唇微薄,一雙細長的眼睛,精光內斂。

在他身旁的案幾上,放著一卷拆開的情報筒,白氅男子從臉色上看不出喜怒,只是過了幾息時間他又喃喃道:“果然在隱仁嗎?呵呵,躲了這么久,突然自己蹦出來了!呵呵,看來是有事情要發生了啊!”

姬申扶自嘲一笑,手指微微一撮,那厚實的牛皮紙便化為了齏粉。白氅男子緩步向堂外的池塘走去,說是池塘其實看這面積足有一片湖的大小。

走到欄桿前,男子隨手一擲,這些齏粉便隨風灑向了湖中。

很快,一道命令便從這座典雅的園林中傳出。

命姬人屠,穩住隱仁村,務必將那人消息探查清楚。

………………分割線………………

于此同時,姬人屠帶著一眾將士,站在鐵騎大營中,氣氛異常陰沉。

“大人,此戰是我等疏忽,也不等怪小的們……這白猿……”說話的漢子說到這里,發現站在上首的光頭漢子臉色異常難看,便驚慌失措地沒有繼續往下說。

臉色蒼白的張衡,輕咳了一聲,提那漢子解圍道:“大人,實乃在下的失職!”

姬人屠挑眉問道:“先生何罪之有啊?”

中年文士無奈自嘲道:“身為參軍謀士,看不穿敵人的詭計讓主帥損兵折將,這就是張某的失職。”

光頭漢子心中暗嘆:還是讀書人理解人啊,知道這個時候先把罪責攬下來。畢竟行軍被敵人繞后偷襲,作為主將的自己,是無論如何也脫不開責任的。

而那個傻乎乎的將士,還在這里“辯解”自己與士兵沒有責任……不頂罪就算了,還帥鍋?!怎么還想讓我姬人屠背這個“用兵不利”的大黑鍋?

想到這里,光頭大漢就氣不打一處來,要不是念在大軍新敗,銳氣已搓不宜斬將,他真想給這個二傻子安一個擾亂軍心的重罪!

“將軍,接下來,我們怎么做?鐵心村那邊來信了!”胡青爭輕聲問道。

“哦?先說說鐵心村那邊的情況。”

碧甲漢子整理了下思路,簡單道:“朱騎將昨夜奇襲鵲山大營,不過與敵方遭遇了,激戰一場,便失去聯絡了。探子懷疑被團滅了!”

“懷疑團滅?這群探子干什么吃的,他們以為朱文是什么?一只臭蟲嗎?說被滅就被滅了?那兩百五十名黑甲鐵騎都是紙糊的嗎?一晚上就被風刮沒了?”姬人屠沉聲吼道。

碧甲騎將躬身道:“對手是反偵察的行家,他們處理過了現場,我們的人基本查不出東西。”

姬人屠恨聲道:“那劉棟呢?他在干嘛?”

“劉騎將昨夜進攻了鐵心村,但是遭遇了特別頑強的抵抗。而劉騎將已于昨晚子時,從邊境撤走,根據探子來報,應該是向東側撤退了。”

光頭漢子有些意外,看來自己之前派去的伏兵,并沒有什么大用場,而且損失還不小。聽到胡青爭的話,他可以大體猜到當時劉棟面臨這巨大的危機,才會不顧位于西面持續戰斗的友軍部落,獨自帶隊向封鎖并不嚴密的東部地區撤退。

姬人屠知道,想要借助這兩只生力軍的打算,基本泡湯了。

正在這時,從營外傳來了稟報聲。

一名風塵仆仆的黑甲漢子,走進營帳中,抽出懷里的軍令,恭恭敬敬地抬手向光頭漢子獻去。

姬申扶如此迅速的回復速度,讓姬人屠更加重視這件事。

“好,大家忙碌一夜,青爭安排好巡營,讓大伙休息休息!”吩咐完,一眾將士就離開了這處大營。

此時只剩下光頭大漢與中年文士,還有跪在門口的黑甲士卒。

他現將手中的軍令情報筒打開,看著上面完好無損的火漆,姬人屠展開了里面的信紙。

只見上面寫道:

吾弟人屠,今日為兄看到你上報的情報,此時非同小可!此人消失十載,突然出現比有反常。至于隱仁戰事,很可能是一個導火索。我再次重申,不要小看隱仁村,更不要小看那人。必要時,先撤回來,你我再行商議。另:我已傳口信給你,只是說了此人,并沒有提用兵之事,你且自酌!

看到這里,光頭漢子抬頭看向跪在門口的士卒,問道:“郡宰可有口信?”

士卒點了點頭,沉聲道:“大人有令,穩住隱仁村,務必將那人消息探查清楚。”

姬人屠默默點了點頭,揮手讓這人退下。而后將手中的信紙,遞給中年文士一看。

王伯當簡單將他與林雷昨晚的計劃講了一遍,看著大帳中一眾伙伴的眼神,這個身材高大精壯的少年,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星辰猿王!嘖嘖,伯當兄真是厲害哈!要我說,上次那只血月貪狼就夠我喝一壺的了,聽說這白猿王比那貪狼王還厲害?”齊騁騁忍不住追問道。

“確實如此,這白猿王智慧不輸常人,甚至在之后與他的周旋中,我們逐漸發現,這異獸王者有時不能按那些對付野獸的方法對付。反而用對付人的法子,會起到奇效。”

說道這里,王伯當一指身邊的林雷繼續道:“而這次能將它引到這里,多虧了林雷兄弟。”

眾人再次將目光聚集到高鼻子少年的身上,不過這次他沒有絲毫驕傲,而是很誠懇地解釋道:“其實最開始,我們只是想借助白猿王的力量摧毀鐵騎大營的后營馬場。”

“只是后來,沒想到這猿王實力太強,我們與其周旋了近十個小時,才將它引到了大營。只可惜那個時候你們已經走了,而對方的士卒也攻向了良辰崗。”

原來,林雷當時也很懵逼,看到已經向兩人襲來的巨大白猿,桀驁少年靈機一動,他們不斷攥緊鐵騎大營的營帳,而很多不明事理的剩余士卒,便從營帳中逃出,與那白猿王戰在一處。

慢慢地這星辰猿王的注意力就被這些黑甲漢子吸引了。這也就是為何在黎明前,星辰猿王會突然襲擊黑騎。

接下來,他們十二人便各自回到自己營帳中,進行短暫的修整。

良辰崗大營中大部分壯丁從事,都是衣不解甲地倒在營帳中休息,整整一夜的激戰,哪怕是有武藝傍身的漢子,也經不住這樣長時間的對壘。

而一處大營中,趙云銘依然看著眼前的沙盤,他的眉頭從今日黎明之后就沒松開過。

“趙大人,我們還能撐多長時間?”青竹看著眼前的高瘦中年人,忍不住問道。

“能撐多久,得看敵人。如果對手是一位殘忍的將官,不停地壓著士卒上戰場,我們最多守到今晚子時。”

說到這里,趙云銘笑著看向青竹,繼續道:“如果對手不是為了和我們死磕,那么我們可以撐到明日吃早飯。”

“明日?呵呵,早飯得多做點。”青竹提醒道,畢竟趙龍當初答應了,會在三日后帶領鐵心村的人重新返回支援良辰崗!”

這時,騰蛇從外面進來,沉聲道:“前線來報,姬人屠將鐵騎大營向北撤了二十里!”

趙云銘哈哈一笑,解釋道:“這還是好事兒啊!繼續讓他們查!”

高大漢子笑著點了點頭,補充道:“鐵心村那邊來信了,朱文與劉棟已經被擊退。”

“隱仁村,還有這么多故事啊,不錯不錯!”說話的是一名老者,身材不高,穿著一件不起眼的淡黃色道袍,只可惜他唇上兩撇八字胡,讓那份道士的莊嚴和神秘都淡然無存,反而平添了一絲猥瑣的氣質。

不夠硬要說這名老者氣質如何,那么用老鼠成精了來形容他,確實相像到讓人沉默。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前些日子,在春風河畔與易惜風說話的老者,歐冶子。

這時候,他站在一處樹冠上,距離良辰崗大營并不遠,甚至隱隱可以看到那些壯丁從事臥地而眠。不過有些詭異的是,無論是那些在良辰崗周圍巡邏的武者,還是站在角樓上巡邏的壯丁,他們都沒有發現近在咫尺的老者。

甚至此時在營帳中與青竹商議對策的趙云銘,也沒有察覺到對方的存在。

易惜風此時正在回想幾個時辰前的那場戰斗,林烽火施展“疊浪積火斬”而自己施展了自創的“游龍龍息拳”。

聽上去很威風,但實際上自身攻擊了很一般,甚至還不如之前的“游龍雙龍掌”的威力來的實在。

簡單來說,白凈少年創出的這一招,最根本的用法,就是與林烽火合作,一個點火一個送燃料,就是這么簡單粗暴。

不過易惜風沒有察覺到,此時他的大帳中突然多出一人,正是之前站在營帳外的樹冠上,觀察隱仁村一眾士卒的老者。

“臭小子,別想了。創造一門功法,如果像你想得那么簡單,那這天下修武者,不都去自創了?”

易惜風冷冷打了一個激靈,他清楚在這種嚴密的營地中,不可能有敵方刺客混進來。但是在自己修煉之時,突然有一人在一旁插話,確實夠嚇人的。

不過透過對方的獨特嗓音,白凈少年迅速想起了此人是誰。

“老冶子,你怎么來了?”

“哼哼!腿長在我身上,我當然是想上哪去上哪去……”老者砸吧著嘴,一臉愜意道。

“哦?這樣啊?那你咋不上天呢?”

易惜風一臉認真地問道。

“切,你當我是誰?上天?……虛空而渡的本事,就連……”歐冶子一臉不屑地反駁道。只是說到最后,才意識到對方僅僅是在消遣他,心中頓時火大。

“臭小子,我看你最近學的挺雜啊!來跟老頭子我練幾手!”八字胡老者一臉不懷好意地說道。

白凈少年一臉冷汗,干笑了兩聲,解釋道:“這里可是良辰崗大營,怎么練?”

他話音剛落,歐冶子抓住少年的一只手,周圍景色瞬間模糊,緊接著眼前景物連閃,便從營帳中出來了。

看著周圍熟悉的景物,易惜風終于分辨出這里是大營后面的一面密林。自己剛才住的地兒位于大營后方,不過距離營寨的后營墻倒是不遠。

其實從最開始,白凈少年就猜到老冶子不是一個凡人,只是當初倉促一見,并沒有看出深淺。而且當時少年才剛剛結束擂主賽,眼界水平也有待提高。

此時,易惜風已經經歷了多次血戰,無論實力還是眼界,都非之前可比!

劍俠風云志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多方動向

推薦小說: 修羅武神 | 末日蟑螂 | 無敵升級王 | 霸天雷神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械醫 | 超品相師 | 翡翠王 | 武煉巔峰 | 圣墟 | 傲世丹神 | 超級拍賣行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星戰風暴 | 凡人修仙傳 | 帝霸 | 武俠重生 | 官途 | 紈绔瘋子 | 重生之資源大亨 
上一章  |  劍俠風云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從玉藻前開始東京除妖 | 重生魔教教主,簽到一百年 | 人類縮小100倍 | 傲世戰王歸來 | 從追老婆開始走向巔峰 | 我真的是教主 | 開局之混沌圣體 | 開局血脈覺醒天蓬大元帥 | 因為妹妹想成為大明星 | 人在大夏剛上刑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