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九十七章 修真金融體系

夢想島中文    第四次靈石金融危機

  大方向確定了,接下來就是些細節問題了。

  通過跟云天化的交流,楊路發現云天化能坐上靈石儲備銀行行長的位置,專業能力和行事手腕絕非等閑之輩,只是此人膽魄方面相比李青陽卻差了不止一星半點,尤其是當楊路提出,他必須親自出面跟憤怒的鬧事者溝通后,云行長當場就有打退堂鼓的意思。

  然而事已至此,云天化說什么也不能慫了。

  如今的鬧事者就像是火藥桶,隨便一顆火星子就能引發劇烈爆炸,如果云天化還是派王子維或者其它靈石儲備銀行高層代為交涉,可能連開口的機會都找不到。

  在楊路和王子維的好說歹說下,云天化才勉強同意親自出馬安撫人心。

  不過為了確保計劃萬無一失,云天化也跟楊路和王子維反復探討了接下來的行動細節,甚至就連應對突發情況的備用方案都準備好幾套。

  楊路內心對云天化這種做法是嗤之以鼻的。

  處理突發事件就好比古代行軍打仗,從來就沒有按照計劃來的道理,畢竟現實世界變數太多,很多時候到了最后,拼的就是指揮官的控場能力和應變能力。

  不過為了給云天化壯膽,楊路這個吐槽怪還是硬生生把這些吐槽的話給咽了回去,反正就算這些備用計劃屁用沒有,能給云天化壯壯膽也是好的!

  將行動計劃大致梳理清楚后,云天化又將靈石儲備銀行留守的幾位金丹期大修士叫到了自己辦公室,向他們分別交代了接下來的行動計劃和各自需要負責的任務。

  而介紹楊路時,云天化為了增強自己的說服力,不僅說楊路是李青陽的親傳弟子,還聲稱今天發生的事情其實都在李青陽行長的預料之內,他就是帶著李青陽的計劃前來相助的。

  楊路也能理解云天化為什么要這么說。

  雖然云天化擔任靈石儲備銀行行長已經接近兩年時間,但由于靈石儲備銀行最重要的人事大權全被柳寒星把持,甚至靈石儲備銀行排名前五的高層李飛羽都被迫叛逃海外。

  種種事情,導致云天化威望十分堪憂,早就已經沒能力團結起所有入世派修士了。

  如今還能留守靈石儲備銀行總部的金丹期高手,幾乎已經看不到無量劍派長老的身影,全都是清一色的海外門派或者金刀門出身,這其中楊路還頭一次見到了自家門派現任掌門、無量劍派股票交易所理事長曾知權。

  這位氣質儒雅、頗有學者風范的“修真界最強程序員”,在見到云天化身旁的楊路和李青寧后,只是非常客氣地點了點頭,并沒有擺什么掌門的架子,就像是徐雁南在楊路剛踏入仙門時曾經介紹的那樣,金刀門與其說是一家修真門派,倒不如說是一家學術互助組織,即便是掌門跟普通弟子,也沒有什么嚴格的上下級關系。

  而這些非無量劍派出身的高手,能在危難之際留守靈石儲備銀行,根本不是因為他們對云天化有多少信心,只是單純看不慣林劍行隨意插手靈石儲備銀行的作風而已。

  如果云天化說接下來的行動計劃都是自己布置的,這些修為和資歷不比云天化差多少的大老們最多也就是口服心不服,肯定不愿意替這位曾經的同僚、現在的上司沖鋒陷陣。

  而李青陽雖然已經去世兩年,但他在靈石儲備銀行內的聲望卻依然如日中天,如果說這些計劃都是李青陽制定的,這些靈石儲備銀行元老誰也不好多說什么。

  倒也不是沒人懷疑云天化假傳李青陽意志。

  不過云天化此話本來就是半真半假,尤其是靈石儲備銀行的小金庫確實是李青陽留下的,并且李青陽的嫡傳弟子和曾孫女也都在這個危機時刻趕來相助,這些證據擺出來后,那些不服云天化的靈石儲備銀行高層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在金刀門掌門曾知權第一個表態支持后,其它靈石儲備銀行元老沒有猶豫太久,也就紛紛同意了配合云天化開展行動。

  就在云天化團結靈石儲備銀行內部力量的同時,插不上什么話的楊路也有一搭沒一搭跟王子維打聽起靈石儲備銀行的運作模式。

  通過旁敲側擊式的打聽,他也對修真金融體系的認識又更深入了一層。

  雖然九州修真界的金融體系整體設計理念,應該是完全脫胎于現代地球的金融系統,但由于修真界有著自己的獨特社會結構,這就導致地球金融系統移植到九州修真界后,肯定不能完全照貓畫虎,而是產生了很多魔改。

  就比如把靈石儲備銀行賬目當作核心機密這種事情,在地球幾乎不可能存在。

  這可能是因為地球的貨幣體系,乃是各個國家自然發展起來的,因此全球存在上百家實質上處于競爭關系的央行,而央行和貨幣的競爭力主要來自于信用,如果你連賬目都不給別人看,那大家肯定會懷疑你在偷偷搞鬼,轉而選擇那些發行過程公開透明的貨幣。

  然而由于九州修真人口總共只有幾千萬的規模,并且九州修真界的金融體系又完全是陸行長從頂層開始設計,無中生有搭建起來的,這就導致全修真界只有唯一一家央行。

  其他修真者倒也不是沒有人試著建立第二家靈石儲備銀行,然而靈石儲備銀行畢竟有飛升仙人的信用背書,并且修真者總人口也支撐不了兩家中央銀行并存,這就導致五百年來,也就只有田大霄算是勉強具備了進行嘗試的資本。

  既然沒有競爭對手,那么靈石儲備銀行制定一些不合理的政策,也不會造成太嚴重的后果。

  其實楊路也想不太明白,為什么靈石儲備銀行的資產負債表非要對外嚴格保密,而且這個保密程度簡直高到離譜,就連身為靈石儲備銀行副行長、甚至能直接干涉靈石儲備銀行人事任命的柳寒星,還有給兩任行長擔任了八十年秘書的王子維,都搞不清楚靈石儲備銀行的盈利情況。

  不過靈石儲備銀行非要這么規定,還說這是三位飛升仙人共同制定的祖宗之法,即便林劍行對此也無可奈何,最終才被李青陽偷偷藏起來了一個小金庫。

  而這也只是修真金融體系跟地球金融體系的眾多區別之一。

  不像是地球的銀行和金融機構,早就已經實現了清算、記賬、還有交易的信息化,由于修真界的法術門檻遠遠高于地球的計算機技術,因此只有那些擁有強大修真勢力作為靠山的金融機構,才有實力通過仙陣實現自動化交易。

  除此之外,大多數九州凡人的生活狀態就像是地球的“三和大神”,每天賺多少錢就花多少,兜里根本沒有什么積蓄。要是不慎出了什么意外,就只能去修真者開辦的善堂當牲畜被喂養,如果僥幸恢復過來,那就再次回到“干一天吃兩天”的狀態。

  這些掙扎在溫飽線上的九州凡人,根本沒有資格參與真正意義的金融活動。

  而修真界極低的利率,也使得銀行的主要收入來源并不是存貸利差,而是高昂的手續費,這就更讓普通凡人望而卻步了。

  種種原因,導致有資格參與金融活動的九州居民,其實就只有修真者和他們的高級凡人白手套,而這些統治階級占九州總人口的比重,甚至還不到百分之一。

  所以九州修真界的金融系統集中度要遠遠高于現代地球。

  就拿券商舉例子,偌大的九州修真界竟然總共就只有潘氏商行這么一家全球性壟斷券商,而脫胎于錢莊的修真商業銀行雖然數量稍微多些,但有資格接入靈石儲備銀行仙陣自動結算系統的商業銀行,九州修真界總共也就只有幾十家。

  這倒不是說其它商會不愿意開銀行和券商。

  事實上,無論是海崖商會還是潘氏商行,都通過開辦金融機構攫取了驚人的利益,而其它修真勢力辦不起來類似的金融機構,確實是因為沒有這個能力。

  畢竟九州修真界的疆域太過遼闊,再加上整個九州世界的靈石幣發行,全部都要通過靈石儲備銀行的渠道,因此想要成立商業銀行或者正規非銀金融機構,就必須自行搭建仙陣,接入到靈石儲備銀行的仙陣自動結算系統來。

  然而這套自動化仙陣不僅投資巨大,并且平時還需要專職陣法師進行維護,運營成本非常夸張,如果銀行體量不夠大的話,根本覆蓋不了如此龐大的經營開支,因此這些年來,九州修真界的商業銀行數量非但沒有增加,反而還有所減少。

  海崖系控制的海崖銀行,就是如今中州僅有的幾家商業銀行之一。

  借助遠洋貿易和其上下游產業帶來的巨大交易流水,還有海崖商品交易所每天的成交額,海崖商會開辦銀行也稱得上是得天獨厚,自從誕生起就享有巨大的流量資源,經過多年發展后,已然慢慢成為了中州東南沿海地區的金融霸主。

  如今海崖銀行除了在中州幾座主要貿易城市開辦了分支機構,甚至在婆羅州嘉定港、火云州陽江港、還有南蠻州槐山港都開辦了分支機構。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uanyuanapp換源app

  當然了,商業銀行并不是九州修真界金融體系的全部。

  由于商業銀行數量并不多,并且全部服務于高凈值群體,為了滿足普通凡人存些零花錢的需要,依托這些直接接入靈石儲備銀行自動仙陣結算系統的大型商業銀行,還出現了很多專門服務普通凡人的私人錢莊。

  這些錢莊在商業銀行開戶,然后再對普通凡人提供零售服務,只不過相比跟地球現代商業銀行已經非常接近的修真商業銀行,這些錢莊的經營就非常原始了,甚至還要依靠凡人手工記賬,信譽也非常差勁,經常出現錢莊老板卷款跑路的新聞。

  這類原始錢莊的優點,可能就是只有便宜了。

  但由于這些錢莊常年脫離靈石儲備銀行的監管,干的都是些商業銀行二道販子的生意,因此慢慢也淪為了修真者割韭菜的工具,唯一的區別是,有些錢莊的修真者老板是放長線釣大魚,而有些錢莊的老板則是暴割一波韭菜就跑,吃相非常難看。

  而隨著這些年中州經濟越來越差,后者的數量相比前者也出現了大幅上升。

  正是因為九州修真界的正規商業銀行和非銀金融機構數量不多,靈石儲備銀行的工作壓力也明顯小于地球的同行,只需要監控住這些跟靈石儲備銀行結算系統直接連接的大型金融機構,就能監控住整個九州世界的資本流動。

  楊路的啟蒙仙師徐雁南所擔任的駐海崖城貨幣政策觀察員職位,最初其實就是專門為了監管海崖銀行而設立的,而其它大型商業銀行和非銀機構的總部所在地,也都被靈石儲備銀行安排了類似的崗位進行專人垂直監督。

  由于金融機構的所有交易都是通過靈石儲備銀行總部的結算仙陣進行中心化處理,這也杜絕了各大商業銀行做假賬的可能性,而靈石儲備銀行經過這么多年的持續改進,早就搭建了完善的反洗錢預警仙陣系統。

  這個系統的開發者和維護者,正是金刀門當代掌門曾知權所帶領的團隊。

  因此那些非常原始的普通洗錢手段,根本就瞞不過靈石儲備銀行的法眼,這也是為什么海崖系提供的洗錢渠道會顯得如此重要。

  如果沒有海崖系提供的虛假貿易流水作掩護,任何異常跨境轉賬的行為都逃不出靈石儲備銀行反洗錢模塊的監控,而如果想要通過地下錢莊進行洗錢,就要承擔被黑吃黑的風險,由于地下錢莊壓根就沒接入靈石儲備銀行的仙陣自動結算系統,交易能否成功完全是看錢莊本身的信用,這種黑吃黑的風險可以說大到難以想象。

  在巨額利益面前,私人錢莊的信用就跟廁紙沒有區別。

  由于海崖銀行的洗錢渠道具有一定程度的不可替代性,因此海崖商會的遠洋貿易渠道和海崖銀行的跨境洗錢渠道,兩者一明一暗構成了整個海崖系的根基……

  等云天化安撫好靈石儲備銀行浮動的人心后,楊路也正式代表海崖系跟云天化簽訂了洛家商會不良資產的轉讓協議,而通過靈石儲備銀行的仙陣自動結算系統,沒有等待多長時間,靈石儲備銀行這邊很快就收到了海崖銀行劃來的、總金額高達五億元靈石幣的匯款。

  五億元靈石幣。

  如果嚴格換算下來,這相當于山鷹派二十多年的官方財政收入,這筆巨款對于海崖商會來說也不是什么小數目。

  楊路清晰記得,當初海崖商會競標無量劍派官方商業合作伙伴時,賬上總共也就只有一億元靈石幣現金,姜化安他們應該是提前很久就開始籌備這筆資金了,從這點也可以看出,姜化安對于云天化接受自己的條件,還是相當有把握的。

夢想島中文    第四次靈石金融危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