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320章帝蟹霸主的算計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此時,帝蟹霸主跪在了那里,讓很多人都傻了眼,一方霸主,說跪就跪,這真的是讓人無法相信。

  對于多少一方霸主來說,他們寧愿被打斷雙腿,也不會向別人跪下,但是,帝蟹霸主卻跪下了。

  一時之間,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大家都想看一看李七夜將會面對這樣的一幕。

  對于跪在那里的帝蟹霸主,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說道:“真的如此嗎?”

  “我也知道李兄是不相信我的話。”帝蟹霸主是十分真誠地說道:“人人都說男兒膝下有千金,但是,此事雖然不是我下令,但的確是錯在于我,單憑下跪向李兄請罪,只怕難于讓李兄休怒,我自斷一臂,向李兄請罪。”

  “嘶”的一聲,帝蟹霸主一下子撕下了自己的左臂,鮮血噴射,鮮血淋漓的手臂被帝蟹霸主撕下之后,放在了桌面上。

  “不知道李兄解恨了沒有?”撕下手臂之后,帝蟹霸主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十分真誠地對李七夜說道。

  看到帝蟹霸主撕下了自己的手臂向李七夜請罪,這讓不少人大吃一驚,十分意外地看著帝蟹霸主。

  雖然說,修士達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可以重塑身體,但是,重塑身體是需要④長④風④文④學,ww≡w.c√fwx.n¤et付出代價的,是需要損耗壽血,再強大的修士,都會愛惜自己的身體。

  更何況,對于一尊強者來說,斷臂是一個奇恥大辱,若是被敵人斷臂,甚至有人視之為不共戴天之仇。

  看到帝蟹霸主先是跪在地上認罪,現在又撕下自己的手臂向李七夜請求諒原。這讓一些人心里面都不由為之動搖,難道說,此事真的是與帝蟹霸主無關,真的是他的管家為了拿到豐厚無比的懸賞,而假傳將令?

  雖然有一些人心里面產生了動搖,但是。了解帝蟹霸主的人只是心里面冷笑了一下,他們見識過帝蟹霸主的變態,事情哪里有這么簡單。

  看到被撕下來的手臂,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說道:“這么說來,你真的不知道了?”

  “如果我知道此事,那就絕對不會發生,我對李兄的敬仰乃是如江水一般滔滔不絕,我視李兄為兄長。又怎么能做出此等喪盡天良的事情呢。”帝蟹霸主十分真誠,信誓旦旦地說道:“如是我有半句是假話,便是天打五雷轟。”

  對于帝蟹霸主信誓旦旦的話,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柳如被容顏被面紗所遮,無法看到她的神態,不過,她的雙眸中露出笑意。

  “如果李兄不愿意相信我。那李兄你就擰下我的頭顱。”帝蟹霸主大聲說道:“既然李兄認為我是幕后黑手,認為我是兇手的話。那么,你就擰下我的頭顱,讓你一消心中的仇恨,這也是給李兄報了大仇。”

  “只要李兄你能消除心中的仇恨,就算我死了,那也是值得。”帝蟹霸主說著伸長自己的脖子。讓李七夜來擰自己的頭顱。

  “難道真的不是他指使的?”看到帝蟹霸主除無防備地伸出自己的頭顱,讓一些心里面動搖的賓客都開始有些相信帝蟹霸主的話了。

  只有真正了解帝蟹霸主所作所為的人,只是冷笑了一下,什么都沒有說。

  看著帝蟹霸主的模樣,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過了好一會兒,他就淡淡地笑著說道:“既然你如此說,那我也相信此事不是你所為,那此事就此作罷。”

  “李兄寬宏大量,大人不計小人之過,這讓我感激涕零,不管怎么說,此事都是我的錯,是我御下不嚴,管教無方,在此磕個響頭向李兄道歉。”帝蟹霸主忙是說道。

  而且,帝蟹霸主說得到做得到,當場就咚咚咚地向李七夜磕了三個響頭,而且三個響頭都十分用力。

  帝蟹霸主這樣的舉止,讓一些人都不由相信了他的話,都覺得帝蟹霸主一言一舉都是充滿了真誠。

  “難屈難伸,心懷狼虎,此子不成事都難。”在賓客之中,有老一輩的強者看到帝蟹霸主所作所為,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低聲地說道。

  而一些人看到李七夜竟然相信了帝蟹霸主的話,也不由低聲地說道:“李七夜雖然兇,但是,還是嫩了一點,經驗尚淺,這遲早會吃虧。”

  風波己過,此時帝蟹霸主讓人端上了美酒,自己酌了一杯,說道:“在這樣的盛宴之上見了血光,此乃有掃李兄的雅興,我自罰三杯,向李兄致敬。”說著,他一口喝了三杯美酒。

  當帝蟹霸主喝了三杯美酒之后,這才為李七夜和柳如煙一一滿上,他高興地笑著說道:“敬李兄和柳宗主,敬天地先賢,我也在此先祝李兄未來登臨巔峰,問鼎天命。”

  李七夜笑了一下,二話不說,一口把美酒喝了,柳如煙也什么話都沒有說,也跟著把美酒喝了。

  帝蟹霸主再一次為他們兩個人滿上,再次向李七夜和柳如煙敬酒,真誠地說道:“李兄和柳宗主的到來,使得這一次盛宴更是生輝,在此,我敬李兄和柳宗主一杯,也敬所有前來參加盛宴的貴賓一杯。”

  雖然有不少賓客心里面不是十分的愿意,但也只好舉杯相敬。

  帝蟹霸主一口氣連敬了李七夜和柳如煙好幾杯酒,最后,柳如煙忙是說道:“我有些酒力不勝,先回去了。”說著站了起來。

  但是,柳如煙剛站了起來,就打了一個踉蹌,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她驚聲說道:“我,我血氣不繼!”

  “你怎么了?”李七夜剛狀,忙是站起來扶她,但是,李七夜一站起來,也是渾身無力,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

  “酒中有毒!”李七夜失聲大叫地說道。

  見到李七夜和柳如煙的模樣,很多賓客大吃一驚,他們都紛紛運轉血氣,但是,他們都發現自己血氣通暢,全身無恙,這才讓他們松了一口氣。

  “是,是,是你下的毒!”李七夜此癱坐于椅子上,駭然,指著帝蟹霸主又驚又怒地說道。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此時,帝蟹霸主的手臂又再一次生長出來,他看了看癱坐于椅子上的李七夜和柳如煙,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姓李的,就算你再兇,也有喝我洗腳水的時候。”帝蟹霸主得意地笑著說道:“李七夜,你再強大又怎么樣,那還不是有陰溝里翻船的時候。”

  “不可能,酒里明明沒有毒,我們怎么會中毒呢?”柳如煙也是花容失色地說道。

  帝蟹霸主露出得意的笑容,笑著說道:“不錯,酒里面的確是沒有毒,如果酒里有毒的話,只怕是難于瞞得過你們的雙眼,我只是在酒里加了一點點的邪暗龍的龍涎而己,加了龍涎的酒,那是更美味,更可口……”“……邪暗龍的龍涎是沒有毒,但是,你們坐的椅子都是以暗影木所做成的,暗影木的木香一遇到邪暗龍的龍涎,就產生劇毒,能讓修士血氣不繼,舉止無力。這樣的手段,只怕你們是沒有想到吧。”說到家里,帝蟹霸主放聲地得意大笑起來。

  “邪暗龍的龍涎、暗影木。”聽到帝蟹霸主的話,很多人都不由大吃一驚,邪暗龍在天靈界是一種很強大的海怪。

  邪暗龍的龍涎和暗影木,這都是極為珍稀的東西,這兩樣東西想弄到手,只怕是需要天價。

  “你,你,你剛才說的都是假的?”李七夜吃驚地指著帝蟹霸主說道:“你才是殺人兇手。”

  “哈,哈,哈,沒錯,我就是兇手。”帝蟹霸主放聲大笑地說道:“管家只不過是替死鬼而己!只要我露臉,你這種心高氣傲的人就會來,所以,我就在此等著你上鉤……”

  “……對于你們這樣的天才來說,都是自視高人一等,認為下跪認錯,自殘負罪那是奇恥大恥,不過,我這個人從來不看重這樣的虛名,只要能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我此舉,本來是想放松你們的戒備,沒有想到,你們竟然一下子相信了我的話,這更是省了我很多功夫,一舉把你們拿下!”說到這里,帝蟹霸主得意萬分。

  柳如煙不由大聲地說道:“天下人皆在此,眾目睽睽之下,你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冒天下之大不韙?”帝蟹霸主大笑地說道:“什么叫天下之大不韙?這只是過是我們個人仇恨而己,個人恩怨而己。”

  “天下很多修士,愛惜自己的名聲,但是,我從來不在乎別人說我是什么,說我是小人也好,說我是瘋子也罷,我都不在乎,就算天下人知道我用卑鄙無恥的手段殺了你們,那又怎么樣?就算天下人罵我無恥,我也一樣不在乎。”帝蟹霸主狂笑地說道。

  “更可況天下人知道我殺了李七夜,我怕怕把他折磨而死,那么,這對于我來說,更是一件有成就的事情,天下人看著我怎么樣殺死我的獵物之時,這對于我來說,是十分享受的事情。”說到這里,帝蟹霸主雙目露出興奮的光芒。(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