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317章帝蟹霸主再次挑釁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不看好遮海天子,并非是說遮海天子天賦不行。只是遮海天子更具有野心,他更有擴張的野望。”卓劍詩認真地說道。

  卓劍詩那溫柔的目光迎上李七夜的目光,坦然地說道:“海神與仙帝不一樣,就算天靈界有人成為仙帝了,也不一定會在天靈界安家,而海神,最終還是要回歸天靈界,對于海神而言,生是天靈界,死也是天靈界……”

  “……而且,仙帝的野望在于九界,海神更多的野望在于天靈界,對于海神而言,天靈界之外的其他地方,只不過是過客而己。若是遮海天子成為海神,他所帶來的沖擊,只怕會比七海女武神要大很多。如果說,他們兩個人有人要成為海神,對于魅靈而言,只怕更多的魅靈會希望是七海女武神成為海神。”卓劍詩把自己的所想一一說出來。

  “其實我們與七海女武神的私交不錯。”此時柳如煙輕笑一聲,對李七夜眨了眨眼睛,像是一個磨人的小妖精,蠱惑人心的嫵媚,笑著說道:“不論站在于公于私,我們都希望七海女武神能成為海神。”

  對于這樣的話,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說道:“如此年紀,便能貫通七大式,成為海神的機會的確是很大很大。不過,是不是能成為海神,那是她的事,那是七武閣的事,與我[沒有多少的關系,只要給我七大式,我就給七圣祖續壽。”

  “七大式呀。”卓劍詩都不由感嘆一聲,她也知道,這樣的交易是基本上不可能。七武閣不可能拿七大式來作交易。

  “聽說七大式乃是出自于九大天書之一的《道書》。”柳如煙不由好奇。秋波撩人。妖媚無比,輕笑地說道:“公子爺有何看法呢?”

  “美人兒,少套我的話。”李七夜笑著瞪了她一眼,說道:“對于這事,我沒有任何看法。”

  “但是,公子爺一口咬定要七大式嘛,我還以為公子爺想湊齊《道書》什么的。”柳如煙如小妖精一樣,也不怕李七夜。輕笑地說道。

  “《道書》呀。”對于柳如煙這樣的話,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有些東西,并非是傳說的那樣,但是,七大式嘛,的確是讓人心動的東西。”

  “公子對七大式志在必得?”卓劍詩輕聲地問道。

  李七夜看了卓劍詩一眼,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小女人,你說錯了。如果我對七大式是志在必得的話,那早就把七大式拿到手了。不需要等到現在。對于我來說,只是對七大式感興趣而己,還談不上志在必得。”

  柳如煙和卓劍詩都沒有再說什么,不過,她們也能想得明白,七大式,的確是讓人怦然心動,千百萬年以來,不知道有多少人對七大式是垂涎三尺的。

  李七夜殺了帝蟹霸主座下五大將,很多人都以為帝蟹霸主會避開李七夜的鋒芒,畢竟,李七夜現在風頭太健了,而且行事也是十分的兇猛,動不動就滅教屠派。

  然而,帝蟹霸主卻出人意料地沒有避開李七夜的鋒芒,反而高調地露臉,高調地舉行一場盛宴。

  在五大將被殺的第二天,帝蟹霸主竟然向不少人發出了邀請,請很多大教傳承的強者和年輕一輩天才參加他的盛宴,而且,盛宴就在離骨海并不遠的戰崖舉行。

  “愐懷我們祖先當年的光耀歲月,紀念祖先的豐功偉績,作為晚輩既然來了這里,就應該有所作為。”對于自己舉行盛宴,帝解霸主如此說道。

  帝蟹霸主突然如此的舉行盛宴,而且還如此的高調,這一時之間讓很多人有著不同的解讀和看法。

  “李七夜是兇人,但是,帝蟹霸主也是一個狠人呀,被他盯上的獵物,如果他未能獵殺成功,他是絕對不會罷休的。帝蟹霸主這個人,他喜歡挑戰,喜歡征服,喜歡冒險,喜歡享受把獵物當作自己勝利品的成就感……”

  有了解帝蟹霸主的海妖說道:“這些年來,帝蟹霸主獵殺了不少比他強的人物。現在他是盯上了李七夜,不把李七夜的頭顱當作自己的勝利品,只怕帝蟹霸主是絕對不會罷休,對于他而言,那怕是砸下了血本,他也是在所不惜!”

  “戰崖離骨海很近了,李七夜他們去骨海,只怕是需要經過戰崖。”有掌門聽到這樣的消息,緩緩地說道:“難道帝蟹霸主選在戰崖作為舉行盛宴的地方,這只會是因為愐懷他們祖先那么簡單嗎?”

  “這只怕是引李七夜前去吧。”有一位海妖十分肯定地說道:“很多人都說,帝蟹霸主是一個,如果說,能當著天下人的面把李七夜的頭顱斬下來,對于他而言,那絕對是一大享受,這也只怕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之一。”

  “帝蟹霸主是夠魄力,但,他究竟有怎么樣的實力把李七夜干掉呢,李七夜也不定會去戰崖。”也有一些人充滿好奇。

  當然,也有一些人十分苦惱,一些大教的強者和年輕一輩的天才接到了帝蟹霸主的邀請,邀請他們出席這一場盛宴。

  一些人不愿意惹上這樣的麻煩,對于他們來說,不管是李七夜還是帝蟹霸主,都是狠角色,他們都不愿意去惹。

  但是,如果不出席帝蟹霸主的邀請,說不定會被帝蟹霸主記恨上,如果出席了帝蟹霸主的盛宴了,帝蟹霸主能把李七夜殺了還好,萬一帝蟹霸主反而被李七夜殺了,說不定李七夜一怒之下,把在場的所有人都殺了,那么,他們豈不是被殃及池魚。

  “鹿死誰手呢?”帝蟹霸主如此鮮明的挑釁,這讓很多人一下子聞到了戰爭的血腥味,大家都知道,李七夜與帝蟹霸主之間是不死不休。

  “帝蟹霸主這樣人從來不做君子之事,對于他來說只要能把目標獵殺,他可以不擇手段。他和一般的強者、天才不一樣,很多強者天才都是好面子,以正派自居。帝蟹霸主不一樣,他既然敢與李七夜作對,就算他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他也有著絕對的底牌斬殺李七夜……”

  有一位海妖圣皇分析說道:“從帝蟹霸主獵殺目標從來沒有失手的記錄來看,這一次帝蟹霸主對于自己的底牌有著百分百的信心,否則,他就不會如此高調地出現。”

  “帝蟹霸主,狠人一個呀。”有人也不由感慨,有些佩服。

  很多人都知道,帝蟹霸主沒有可能成為海神,與遮海天子、七海女武神相比,他的劣勢太明顯了。

  而帝蟹霸主對于海神也沒有太多的追求,他更喜歡殺人,他沉醉于那種獵殺的快感之中,正是因為如此,龍妖海很多人認為帝蟹霸主是一個!

  就在帝蟹霸主高調現身要在戰崖舉行一場盛宴的時候,李七夜也是接到了消息。

  “帝蟹霸主要在戰崖舉行盛宴。”柳如煙一接到消息,就第一個告訴了李七夜。

  “膽子不小呀。”聽到這樣的消息,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說道:“在這個時候還敢露臉,這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肥。”

  “這只怕是向公子宣戰。”卓劍詩輕輕地蹙了一下眉頭,說道:“他一定是在戰崖布下了陷阱,等著公子你跳進去。”

  “不是只怕,那是絕對的。”柳如煙輕笑,說道:“帝蟹霸主他自知沒有機會成為海神,所以他就搞一些噱頭,以揚自己聲威。說他是,還不如說他是自卑。如果他是真正的狠人,就去挑戰遮海天子他們,狠心讓自己成為海神!連挑戰的勇氣都沒有,談什么狠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才是真正的對自己狠。”

  “美人兒這話說得我愛聽。”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問鼎仙帝,成就海神,就是需要這樣的勇氣,需要這樣的狠心。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是讓無數修士在漫長的大道上堅持下去的動力之一!”

  “公子爺夸獎,小女子是心花怒放。”柳如煙嫵媚輕笑,她的橫樣,十分挑撩心弦。

  “公子去嗎?”比起跟小妖精一般的柳如煙來,卓劍詩是十分的端莊。

  “去,為什么不去?”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我這個人最喜歡讓人絕望了。一些人自認為勝券在望,那我就把他的自信踏碎一地,讓他看著凄慘的結局而絕望,讓他們享受一下被踏碎信心的感覺。”

  “公子爺這才是叫。”柳如煙眉眼如絲,勾人心魂。

  “去戰崖。”李七夜笑了一下,吩咐地說道。

  吞魔宗的巨艨直奔戰崖,這讓不少有心人注意到了,見到這樣的一幕,大家都知道有好戲要上場了。

  “兩個都是狠人,一個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個是不殺死獵物誓不罷休。”有海妖不由說道:“狠人對狠人,這實在是一場精采好戲。”

  “鹿死誰手,還不得知,這樣的精采好戲,又怎么能錯過呢。”有人也緊跟在吞魔宗的巨艨之后,他們也是想遠遠看一下熱鬧。(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