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37章挑釁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一見到竟然未能封住李七夜,刺須老祖臉色大變,見情況不妙,他轉身就逃,因為李七夜的兇名他也聽過。

  刺須老祖本來欲借機偷襲李七夜,欲用他最可怕的毒物夜僵魔水把李七夜干掉,然而,卻沒有成功,他哪里敢停留,立即就逃走。

  “既然都來了,還想走嗎?”刺須老祖剛逃走,但是,李七夜已經站在他的面前了。

  刺須老祖臉色一變,立即換一個方向,往天邊逃竄而去,然而,他還沒能逃走,李七夜又堵住了他的去路。

  刺須老祖不死心,又換了一個方向,但是,李七夜依然是堵住了他的去路,李七夜的速度遠遠比他還要快。

  刺須老祖連換了好幾個方向,但是,不管他往哪里逃,他的速度都遠不如李七夜,他剛起步,就被李七夜堵住了去路。

  一時之間,刺須老祖臉色是難看到了極點,他知道,比速度,他遠不如李七夜,想從李七夜手中逃走,那是不可能的了,現在唯有放手一搏了。

  “既然不逃,那就納命來吧。”李七夜看刺須老祖放棄了逃跑,笑了一下,說道。

  李七夜話一落下,一指向刺須老祖刺去,他這一指談不上威力驚天,只是很隨意的一指。

  面對李七夜這樣的一指,刺須老祖也不躲,甚至是沖了上去,好像是自尋死路一樣,往李七夜的手指撞去。

  “噗”的一聲,毫無懸念,李七夜的手指一下子刺入了刺須老祖的胸膛。

  見到刺須老祖像要自殺一樣撞上了李七夜的手指。這讓很多人都呆了一下。大家都不明白為什么刺須老祖要這樣做。

  “不好。中計了,刺須老祖是碰不得,他全身劇毒。”有老一輩的修士反應過來,吃了一驚地說道。

  “嘿,嘿,嘿……”被刺中胸膛之后雖然是劇痛難忍,但是,刺須老祖依然是陰森森地一笑。有著說不出來的得意,陰森地笑著說道:“小畜生,雖然你的確是很強大,但是,今天你還是栽在我的手中了,中了我的劇毒,就算你是神王道行,也難逃一死。嘿,嘿,嘿。我體內的劇毒,比體外的劇毒是毒一百倍!”

  刺須老祖的話讓很多人都臉色一變。大家都知道刺須老祖全身是毒,沒有想到,他體內的劇毒更加毒。

  “果然是中計了。”老修士喃喃地說道:“若是中了刺須老祖劇毒,就算是能逃過一死,只怕也不好受。”

  對于刺須老祖的話,李七夜一點都不驚,只是淡淡地一笑,說道:“這也難算劇毒嗎?小菜一碟而己。你看,你的劇毒能毒死我嗎?”

  本是還有些得意的刺須老祖見李七夜依然沒事一般地站著,他頓時覺得不對勁,失聲叫道:“不可能——”

  “世間,沒有什么不可能。”李七夜淡淡一笑。他修練的是無垢體,就算是刺須老祖的劇毒再厲害,那也是傷不了他絲毫。

  李七夜話一落下,手掌瞬間刺入了刺須老祖的胸膛,此時,李七夜手掌一下子變得無比明亮,無比耀眼,好像是他手掌托著一顆太陽。

  “啊——”刺須老祖那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在這瞬間,刺須老祖的胸膛一下子被燒得灰飛煙滅,接著,他整個身體被焚燒成了飛灰。

  刺須老祖想逃都來不及,這火勢太猛太霸道了,一下子就把他整個人燒成了灰。

  萬道拳太陽拳,刺須老祖雖然想借自己的劇毒毒死李七夜,沒有想到,反而讓李七夜的太陽拳把他從體內開始燃燒,一下子把他燒成了飛灰。

  “這樣的水平也敢來要我的命。”把刺須老祖燒成了飛灰之后,李七夜拍了拍手掌,淡淡地說道。

  海面上的很多修士看到這樣的一幕,很多人都不由暗暗相視了一眼。

  在此之前,很多人都已經聽過李七夜的兇名了,今天一見李七夜出手,果然是名不虛傳,刺須老祖這樣的老毒物被他輕易燒成了飛灰,而就是可怕的司馬玉劍都差點沒能逃走。

  很多人心里面一凜,這樣的兇人,以后要離他遠遠的,以免給自己帶來災難。

  李七夜回到了船上之后,柳如煙吩咐門下弟子繼續上路。

  “先是司馬玉劍,接著是刺須老祖。”當李七夜坐上之后,卓劍詩說道:“能讓他們出手,這說明懸賞價格足夠驚人,在天靈界,能出得起這樣價格的人并不多。”

  “小事而己。”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事實上,是誰出高價懸賞他的性命,他心里面也有底。

  “財帛動人心,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柳如煙抿嘴輕笑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勇夫又如何,來的人越多,就更越熱鬧,殺他十萬八萬,那也正好熱熱身而己。”

  隨口就說殺他十萬八萬,卓劍詩和柳如煙也是有些無語了,雖然說,沒有哪一個修士不殺人的,對于修士而言,一路走來,殺人那已經是家常便飯之事了。

  不過,像李七夜這樣殺人的也不多,先是血煉億萬廣海魚,然后又滅了血鯊莊和螭國,稱他兇人,那都已經是夠客氣了,這樣的殺戮,那簡直就是屠夫。

  “倒是那個司馬玉劍,有點意思。”在卓劍詩和柳如煙苦笑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卓劍詩說道:“司馬玉劍的確是一個了不得的天才,可惜,她生不蓬時,與她師弟同出一個時代,否則的話,她現在就是速道圣地的掌門了。”

  “如果她繼續留在速道圣地,若是沒有速道天神的話,說不定她會成為天靈界年輕一輩最早得到天命承認的人。”柳如煙也輕笑地說道:“她本身天賦驚人,再加上速道圣地的絕世無雙速修之術,那就讓她如虎添翅了。”

  速道圣地,創于速道仙帝之手,和其他仙帝相比起來,速道仙帝或者沒有什么太過于傲世萬古的事績,但是,他卻創造出了一條無上大道,一條是世間最極速修行的大道。

  速道仙帝的帝術,是修練速度最快的功法,可以說,同樣的資質之下,在同樣的條件之下,如果你是修練了速道仙帝的帝術,那么,道行提升的速度會比修練其他的帝術快一倍,甚至是更多。

  正是因為如此,速道圣地的弟子在修行上,比任何一個門派任何一個傳承都要快。

  “我是說,她的殺手手法有點意思。”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殺手手法?”卓劍詩說道:“難道公子知道她的殺手手法的來歷?”司馬玉劍離開速道圣地之后,就再也沒有回去過,她再一次露臉,就成為了一個可怕的殺手,而有人說,從那一天起,她就再也沒有施展過速道圣地的功法,也正是因為如此,很多人都猜測司馬玉劍創出了一條無上的殺手之道。

  對于這話,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

  就在這個時候,本是繼續前行的巨艨又再一次停了下來。

  “發生什么事了?”柳如煙不由皺了一下眉頭,問門下的弟子。

  “外面,外面發生了一點事情。”門下弟子進來匯報,他的神態有些怪怪的。

  “什么事?”柳如煙問道。

  這個門下弟子張口欲言,他忍不住看了看李七夜,但是,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有些期期艾艾地說道:“有,有,有人在海上弄了一個浮標。”

  “我們出去看看吧。”李七夜看到門下弟子那神態,不由露出了笑容,站了起來,往外面走去。

  在外面,碧波萬里,就在前面不遠的海面上,豎著一個巨大的浮標,這浮標上寫著:“往這邊走,李七夜必死!”在這一行字下,還有一個箭頭指向前方。

  這個浮票很大,上面寫著的一行字在很遠都能看得到。在海上來來往往的人不止只有柳如煙他們,很多修士遠遠看到這樣的一個浮標,都不由多看幾眼,甚至是與同伴低聲議論。

  這樣的浮標,這是裸的挑釁李七夜,也如此立下浮標,毫無疑問,這是要與李七夜結下大仇,非要你死我活不可。

  “這是激將之法,引公子你入甕。”看到這樣的浮標,卓劍詩皺了一下眉頭,說道。

  李七夜看著這浮標,也不由露出笑容,淡淡地說道:“我倒想看看他們有怎么樣的手段,看一看他們能埋下什么樣的驚天陷阱。”

  “不會是司馬玉劍吧。”柳如煙看著這浮標,也不由說道。

  卓劍詩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只怕是不可能,司馬玉劍雖然是一個殺手,她終究是一個了不起的天才,心里面的傲氣很高,這樣的小手段,只怕她是看不上眼。”

  “就往這邊走吧。”李七夜順著浮標上的箭頭指了一下,笑著說道。

  “前面只怕是有陷阱等著公子。”卓劍詩頗為擔憂地說道。

  “我獨自去也行。”李七夜笑著說道:“我最喜歡踏碎別人的算計,看著他們絕望的神態。”

  “公子要去,我們當然愿意隨公子前行。”柳如煙輕笑地說道:“當世間,能讓我們姐妹害怕的人還真不多。”(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