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71章逼宮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李七夜看著眼前這一面戰旗,不由有些感慨地說道:“仙帝軍團算得了什么,挑釁無上威嚴,一樣殺無赦!”

  遙想在當年,張、洪、許、林幾大姓氏的祖先要事著鐵血狐營的子弟退隱之時,他親手把這面戰旗賜于他們,允許他們子孫持有這面戰旗之時,就是代表著他的無上意志!

  可惜,自從他們祖先逝世之后,他們的子孫一代不如一代,這面戰旗再也沒有在天靈界飄揚過,再也沒有狂舞在戰場之上,被拱奉在了這個沒有人在意的角落中。

  “戰仙帝軍團!”洪玉嬌他們都不由為之熱血沸騰,不由緊緊地握著拳頭,他們都不由在想,什么時候他們洞庭湖才能重復他們祖先的榮耀,重復他們祖先的無敵神威!

  “可惜,這面戰旗再也未能飄揚于天靈界,再也沒有狂舞于戰場之上!”李七夜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

  洪玉嬌他們不由神色一黯,祖先的無上榮耀,祖先的無敵神威,到了今天,他們洞庭湖成了什么樣子了?他們幾大姓氏勾心斗角,爭權奪勢。

  “或者,有一天我們祖先的戰旗會飄揚于天靈界。”洪玉嬌不由握了握拳頭說道。

  李七夜看著他們,只是淡淡地一笑,什么都沒說,緩緩地在大椅上坐了下來,高踞于議事大堂之上。

  當李七夜在這張大椅之上坐了下來之時,不知道為什么,洪玉嬌他們都覺得李七夜坐在那里一點都不突兀,似乎這張大椅就像為他打造的一般,他坐在那里是那么的自然。

  “吱——”的一聲,就在這個時候,議會大堂的大門被打開,此時有長老帶頭走了進來,接著,洞庭湖的其他長老、護法、堂主都魚貫而行的走進來。

  諸位長老、護法、堂主走進來之后,看了看洪天柱他們,又看了看坐在大椅之上的李七夜,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

  諸位長老、護法、堂主都坐定之后,有長老看著洪天柱,沉吟了一下,說道:“掌門,我們洞庭湖何苦因為外人而拖進去呢?”

  “拖進去?”洪天柱深呼了一口氣,冷冷地說道:“就算李公子是外人,那玉嬌她們呢?諸位老祖把她們當作是什么了,她們的終身大事,就由幾位老祖私下決定了。如果說,嫁給人族,那也就罷了,憑什么我們洞庭湖優秀的血統要嫁給海妖!憑什么我們洞庭湖的優秀血統要給海妖做爐鼎!”

  “螭國、血鯊莊一直以來對于我們都是居心不良,他們就是環伺在我們洞庭湖的餓虎、血鯊,他們遲早就是要把我們瓜分,現在把自己的血統嫁給他們,就是引狼入室!”洪天柱此時也不由厲聲斥喝在場的諸位長老、護法。

  對于洪天柱來說,今天也是注定著要與所有人翻臉了,今天他也是豁出去了,就算不成功,那也要放手一搏!

  “洞庭湖冇諸事,既然由我們這些老頭子作了決定,就有著我們這些老頭子的道理。”此時,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

  在這個時候,一股股強大的氣息撲面而來,接著一個個白發蒼蒼的老者魚貫而入,這些老者雖然年紀很大了,但是神目如電,讓人看了不寒而栗。

  看到這些老者魚貫而入,在場的長老、護法、堂主都不由沉默,不敢再說話。眼前這些老者都是洞庭湖的老祖,除了當年爭權失敗的張氏老祖之外,其他幾大姓氏的老祖都在這里。

  見到幾大姓氏的老祖都來了,在場的長老、護法、堂主也不由說什么了,對于他們這些晚輩而己,幾大姓氏的老祖掌控了整個洞庭湖,這些老祖都是大賢級別,他們的實力足可以鎮吅壓洞庭湖的所有晚輩。

  所以,洞庭湖的諸位晚輩對于幾大姓氏的老祖作法有異議,都無能力反抗。

  諸位老祖進來之后,如神電一樣的目光一掃,特別是看到李七夜坐在大椅之上的時候,這些老祖是冷冷一哼,特別是有老祖冷森地說道:“來了就更好!”

  毫無疑問,這些老祖知道李七夜是何人!

  “天柱,既然你要一個審判,那就給你一個審判!”在場的一位許氏老祖冷冷地說道:“你勾結外人,濫殺無辜,為洞庭湖招來強敵,陷于洞庭湖滅頂之災,就憑此罪,就足可以罷黜你的掌門之位!”

  對于這樣的指責,洪天柱也將心一橫,冷冷地說道:“老祖,我勾結外人,好,那算我勾結外人,我勾結的那也是人族!那諸位老祖了,諸位老祖你們自問一下,你們就沒有引狼入室嗎?不顧門下弟子的意愿,擅作主張,把門下弟子嫁給海妖,把我們洞庭湖最優秀的血統退給了海妖,難道這就不是引狼入室!”

  “諸位老祖,既然把丑話說在前頭,那我也不怕說了。”洪天柱冷笑地說道:“洞庭湖的所有弟子,不是姓許、姓洪、姓林的私產,是整個洞庭湖的資源,洞庭湖的每一個弟子,是歸屬于整個洞庭湖,不歸屬于每一個姓氏!既然大家都是洞庭湖的弟子,就要按洞庭湖的規紀來,而不是一個姓氏的老祖的意志來決定洞庭湖弟子的命運!”

  “要說違規,要說是違返了洞庭湖的鐵律,那不是我,而是諸位老祖!”說到最后,洪天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冷冷地說道:“既然諸位老祖率先違反了洞庭湖的規紀,首先黜免的是諸位老祖,而不是我洪天柱!”

  “如果洞庭湖要黜免我,好,我沒意見,既然大家要遵守洞庭湖的規紀,那就一視同仁,黜免我之前,先黜免了諸位老祖!”此時洪天柱徹底的與幾大姓氏的老祖翻臉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臉皮撕了下來。

  “放肆,大逆不道!”此時,有一位老祖厲喝道。

  “天柱,你說這樣的話太過份了。”連洪氏的一位老祖也不由沉聲地說道:“玉嬌退給螭國,這是洞庭湖與螭國之間的強強聯合,有了這一樁聯婚,這將會為我們洞庭湖取奪更多的盟友。”

  對于這位老祖的話,洪天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冷聲地說道:“老祖,你是我的長輩,作為晚輩,我應該尊敬你。但,在這件事上,你們徹底讓我心冷,讓整個洞庭湖的弟子心冷!別說什么為了洞庭湖,這種套話就算了。老祖你要責怪我,行,把你們與螭國的交易,與上官飛燕的交易擺在桌面上來,讓洞庭湖的所有弟子都知道!”

  此時,洪天柱冷視自己的老祖,冷冷地說道:“老祖,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把玉嬌嫁給了螭國,除了你們所謂的強強聯合之外,難道諸位老祖就沒有過私心!諸位老祖與上官飛燕的交易中,就沒有要求過向海螺號索要益壽延年的丹藥!”

  “所謂的強強聯合,那只不過是老祖們的幌子而己,你們無法是為了海螺號的丹藥!你們為了自己能活更久,洞庭湖弟子的死活,你們根本就不在乎!他們在你們的眼中,那只不過是交易的商品而己,交易的牲口而己!”

  “夠了,天柱,你不止是大逆不道,而且還背叛列祖列宗!此罪該殺。”這位洪氏的老祖不由老羞成怒,厲喝道。

  “大逆不道?好,我承認我是大逆不道,冇至于背叛列祖列宗,我洪天柱站在這里,可以以我自己的真命發誓,我洪天柱如果是背叛了列祖列宗,那就是五雷轟頂,永不得超生!”洪天柱也怒了,冷喝道:“那好,我請問一下諸位老祖,你們敢站出來拍一拍胸膛說,你們沒有背叛列祖列宗嗎?是誰廢了傳承鐵律的,是誰拋棄鐵盟的!是誰背叛了我們祖先的遺訓!做這些事的,不是我,你們自問一下,是誰才是背叛列祖列宗!”

  這一次洪天柱也是怒到極點,諸位老祖要押他向螭國認罪,他也徹底的對幾大姓氏的老祖死心了,諸位老祖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根本就不會在乎他們這些弟子的死活!

  洪天柱這樣的怒吼,這一時之間讓在場的幾大姓氏老祖沉默,不愿意去面對這個話題,至于在場的長老、護法、堂主,更加不敢多說什么。

  “天柱,只要你認個錯,我們大家都賣個老臉,一同去向螭國、血鯊莊求情,只要你向他們認罪了,我相信,螭國、血鯊莊會饒過你的過錯。”此時,洪氏中的一位更加蒼老更加有輩份的老祖沉聲地說道。

  “認罪?”洪天柱冷冷一笑,說道:“諸位老祖,既然我今天站在這里,就沒有想向過敵人認罪!我愿意接受宗門的審判,我愿意在列祖列宗座前承認我的過錯,承認我的無能!但是,要我向敵人認罪,沒門!”

  “我生是洞庭湖的人,死是洞庭湖的鬼,如果我錯了,宗門斬了我,鍘了我,我都毫無怨言!但是,想我向螭國、血鯊莊跪下認罪,那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洪天柱冷冷地說道:“如果諸位老祖一定要向螭國、血鯊莊奴顏婢膝,好,那你們就砍下我的頭顱,把我的頭顱送給螭國他們!”☆本文字由啟航清逸爾雅提供(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