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70章先祖榮耀

夢想島中文    帝霸

  聽到這樣的話,跟隨洪天柱的這些弟子都不由憤怒,這完全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了。

  “老祖們太過份了,難道我們洪家的老祖也是這樣嗎?”洪玉嬌不由忿忿不平地說道。

  這位來通風報信的弟子點頭,輕輕地說道:“幾家老祖提議,我們家的老祖經過議論決定之后,也通過了提議。”

  洪玉嬌不由憤怒地說道:“老祖們這還要臉嗎?我父親為了洞庭湖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一個大教,把自己的掌門押送給其他門派認罪,以后我們洞庭湖還需要在天靈界立足嗎,我們人族的顏臉何存!不要說是螭國這種與我們勢勻力敵的大教,就算是海螺號這樣的海神傳承,我們也不能把自己的掌門押給敵人認罪!這是奇恥大辱,我們洞庭湖永世抬不起頭來!”

  “就是,憑什么螭國、血鯊莊他們可以欺到我們頭上,我們就不能反擊嗎?”這些優秀的弟子也不由忿忿地說道:“我們洞庭湖又不見得比螭國弱,大不了跟他們拼了,我們是天靈界人族第三大門派,如果我們這樣的實力都要跟螭國、血鯊莊認罪,那我們以后跪著過日子算了!人族散修,天天跪在海妖面前算了……”

  “……老祖們這也太過份了,人族那些散修都有點骨氣,我們作為人族第三大傳承,憑什么就要去跪舔敵人!大不了跟他們拼了,讓他們見一見我們洞庭湖的血性!”另一個弟子也不由怒聲地說道。

  洪天柱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他不由看著李七夜,問道:“公子,現在該怎么辦?”

  “去議事大堂,把洞庭湖的老祖以及各長老、護法、堂主都給我叫來。”李七夜淡平都吩咐說道。

  “好吧,我們去議事大堂。”最后,洪天柱將心一橫,一咬牙,說道。對于他來說,該來的終究是要來,逃也逃不掉,既然無路可退,不如選擇放手一搏,或者這是他們洞庭湖的最后機會。

  議事大堂,這是洞庭湖議事之地,在以前,洞庭湖的很多大事、很多決策都是由這里商議審決的。

  后來因為幾大姓氏的老祖們為了爭權奪勢,很少啟用過議事大堂,很多事情和決策都是幾位老祖私下商量,暗中決定,很多的東西都是由幾位老祖在暗箱操作。

  議事大堂是一座十分陳舊的老寨子,這老寨子面湖而建,整個大堂面對著洞庭湖,坐在大堂之上,可以把整個洞庭湖收入眼中。

  在議事大堂的殿前掛著一個匾額,上面所書“明察秋毫”,簡簡單單的四個字乃是磅bó大氣,鎮冇壓八方。

  洪天柱一行來到了議事大堂,但是,他們一行立即被守在議事大堂的弟子擋住了。

  “怎么?反了嗎?”洪天柱頓時臉色一沉,不怒而威,他終究是洞庭湖的當家,一個傳承的掌門,在洞庭湖的弟子心目中還是有著冇舉足輕重的地位。

  守在議事大堂的弟子猶豫了一下,說道:“掌門,老祖,老祖他們的決定。”

  “老祖的決定?”洪天柱冷冷地說道:“我出任掌門這一天起,就是為整個洞庭湖負責,諸位老祖想罷黜我也行,讓諸位老祖跟我對質,諸位長老、堂主負責記錄,如果我犯了洞庭湖的鐵律,我就束手就擒,任由宗門處置,否則,讓諸位老祖給我一個交待!”

  守在這里的弟子嚅嚅半天,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他們這些弟子,一邊是要面對諸位老祖,一邊要面對洪天柱。

  “去,請諸位老祖和所有長老堂主到來,既然大家要判決我,那我就在這議事大堂之前,在列祖列宗面前,接受所有的審判!”最后,洪天柱也怒了,沉喝吩咐地說道。

  守在這里的弟子最后應了一聲,立即去向諸位老祖和長老堂主他們匯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已經不是他們這些弟子所能作出決定了。

  洪天柱他們走入了大堂,整個大堂十分的寬闊,這樣的大堂足可以容納上千人來召開會議決策。

  在大堂最上首有一張大椅,這張大椅十分的古老陳舊,而且有點奇怪的是,大椅的靠背之上雕刻有一只烏鴉,這只烏鴉佇立在靠北之上,一副閉目養神的模樣。

  而在大堂的中正墻上掛著一幅一幅的畫像,畫像之人都是氣吞山河之輩,這些畫像上的人有的是身穿神甲手執鐵劍,有的則是儒衣羽扇,也有的人乃是躍馬山河……

  這些畫像都是以拱護著中間的一面旗幟而擺放的,這面旗幟上繡有一只銀狐,這只銀狐十分的神似,惟妙惟肖,好像是活的一樣,這銀狐之上,帶繡有兩個字“鐵血”。

  走進了議事大堂,洪玉嬌他們這些年輕一輩弟子張望了一下,他們也很少來議事大堂。

  洪天柱站在這議事大堂之上,他不由苦笑了一下,除了他加冕任命為洞庭湖的掌門那一次儀式之外,后來洞庭湖在這議事大堂召開過的決策會議是寥寥無幾,多數的大事決策都是幾大姓氏的老祖們私下決定,他們的決定,往往是充滿了利益的交換,至于整個大局的利益,對于諸位老祖來說并不重要。

  站在大椅之前,看著眼前這一幅幅的畫像,看著這熟悉的容顏,李七夜心里面不由顫了一下,多少塵封歲月過去了,多少戰將老去,多少勇士長眠!

  看著被拱護在中面的那一面戰旗,李七夜心里面不由被觸動,古井不波的他心里面都不由翻滾著過往的情緒。

  這一面戰旗,代表著多少的榮耀,代表著何等無上的威嚴,曾幾何時,這面戰旗代表著一支無敵的鐵軍。

  “呵,沒想到我最終的判決要在列祖列宗面前舉行。”洪天柱看著眼前這些畫像,不由有些自嘲地笑著說道:“說來可笑,平日里又有誰供貢過列祖列宗呢,又有誰來拜過列祖列宗呢,最后,判決卻在列祖列宗面前舉行。”

  洪玉嬌他們這些弟子沉默,他們心里面明白,一旦決行了判決,掌門完全沒有贏出的局面,幾個姓氏的老祖一旦作了決定,不要說是諸位長老、護法、堂主,就算是洞庭湖的元老,都無法改變。

  對于洪天柱的話,李七夜沒有去評價,他只是看著眼前這面戰旗,淡淡地對洪天柱和洪玉嬌這些年輕一輩的弟子說道:“這面戰旗,你們知道代表著什么嗎?”

  洪玉嬌他們年輕一輩不由面面相覷,他們對于祖先的過往了解是少之又少,雖然這面戰旗一直都擺在這里,但,他們根本不知道這面戰旗代表著什么。

  “聽說是我們幾大姓氏的祖先從戰場上帶回來的戰旗。”洪天柱猶豫了一下,不是十分肯定地說道:“聽說,我們祖先的營團是很強大的。”

  就是作為掌門的洪天柱,對于祖先也了解不多。事實上,自從他們幾大姓氏的老祖拋棄了傳承鐵律之后,破壞了鐵盟之后,他們老祖們就刻意不去提及祖先之事,畢竟是他們破壞了祖訓。

  “何止是強大。”李七夜看著眼前這面戰旗,淡淡地說道:“銀狐軍團的鐵血狐營,可是出了名的善戰狡猾,曾經立下了赫赫功勞,在整個軍團之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團營!這面戰旗,代表著你們祖先的無冇上榮耀,他們在這面戰旗之下征戰過九界,討冇伐過真神,戰過仙帝鐵騎!橫掃過兇險之地!”

  “戰過仙帝鐵騎?”聽到這樣的話,洪玉嬌他們年輕一輩不由打了一個激靈,都不由一雙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沒錯,征戰過仙帝鐵騎。”李七夜平淡地說道:“在那遙遠的歲月,有仙帝軍團自認為無敵,挑釁無上威嚴,自認為可以與銀狐軍團一戰!你們祖先自動請纓,十蕩十決,計淹帝城,逼得仙帝軍團退出天靈界,最終仙帝親自承認銀狐軍團的無上威嚴是不容挑釁!”

  “九界之中,誰人不知在那銀狐軍團,有一個鐵血狐營,善戰狡詐,以少勝多,擅長跨界奔襲!”說到最后,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

  “大戰仙帝軍團,十蕩十決,計淹帝城!”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洪玉嬌他們都不由震撼得久久說不出話來。

  在他們心目中,仙帝是無敵的存在,仙帝軍團就是仙帝的無上意志,仙帝軍團所過,便是所向無敵,所向披靡。

  但是,今天他們卻知道,他們祖先曾經直面過仙帝軍團,曾經大敗過仙帝軍團!

  他們雖然未能一見這樣的戰爭,但是,他們可以想象他們祖先在天靈界激戰仙帝軍團,十蕩十決,計淹帝城,最后逼得仙帝軍團退出了天靈界!他們可以想象那熱血騰沸的場面,他們可以想象他們祖先無敵的風姿,他們可以想象他們祖先躍馬山河的畫面!

  想到祖先的風姿,想到祖先的鐵骨錚錚,洪玉嬌他們這些年輕一輩弟子都不由熱血混騰,他們都不由為之驕傲,他們從來不知道他們的祖先曾經擁有著這樣的無上榮耀,他們不知道他們祖先曾經如此的威脅九天十地!(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