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56章粉身碎骨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李七夜靜靜地坐在那里,一句話都沒有說,他好像是神游太虛一樣,似乎并沒有聽到簡小鐵的話。

  李七夜面前擺著一個棋局,這個棋局散亂無比,根本就看不清楚這是怎么樣的棋局,因為這棋局十分的離譜,十分的荒謬,就像是小孩子隨意擺放一樣。

  在另一端坐著的是一尊雕像,從形態為看,這尊雕像應該是一個女性,但是,這尊雕像是雕得十分模糊,完全讓人看不清這個女子的顏容。

  但,再仔細看這尊雕像的線條,似乎不是匠師有意把線條和輪廓雕得如此的模糊不清,似乎是這個女子有意不讓人看到她的容貌,是她不愿意把自己的真容展示于世人面前,她隱去自己的真容,隱于幕后,宛如是云霧中的廬山,讓人無法窺視她的真面目。

  李七夜依然是靜靜地坐在那里,依然是一動都不動,他好像是石化了一樣,似乎完全沒有發現簡小鐵他們進來一樣。

  “李兄,你是如何進來的?”簡小鐵張望了一下四周,發現古院中沒有其他的人,他就不由奇怪了,如果不是他們簡家的人打開這個古院的話,只怕是一個外人是無法進來。

  然而,李七夜依然是坐在那里,依然是一動不動,也不知道他是被眼前的棋局所迷惑了,還是因為什么,總之,他好像是沒聽到簡小鐵的話一樣。

  洪玉嬌他們也不由為之奇怪,李七夜一大早就離開了,竟然跑到這里來跟一尊石雕像下棋,他們看了一下棋局,眼前這樣的棋局根本就是凌亂無比,根本就是讓人看不出什么玄妙或端倪。

  “公子,你沒事吧?”見到李七夜發呆坐在那里,對李七夜有著強烈好感的林姑娘不由彎下腰,輕輕地對李七夜說道,神態十分溫柔。

  李七夜依然是坐在那里,沒有回答林姑娘的話,似乎他已經是成了一尊雕像了。

  看到林姑娘對于李七夜的溫柔,血鯊少莊主頓時吃醋了,目光一寒,他冷冷一笑,說道:“哼,一尊雕像,一局破棋而己,何足在這里裝神弄鬼,真的以為自己是通天造化,弄個破棋就能參悟九天大道了嗎?哼,一個裝神弄鬼的人,也往自己臉上貼金。”

  聽到血鯊少莊主這樣的話,本就是厭惡他的林姑娘就更不高興了,她蹙著眉頭,說道:“李公子只不過是在這里漫思而己,誰說他是裝神弄鬼了。”

  “嘿,漫思?”林姑娘如此為李七夜說話,血鯊少莊主更是醋意滔天了,他冷森一笑,不屑地說道:“眼前也就是一尊破雕像而己,何來漫思,只有白冇癡才會對這樣的破雕像漫思了。說不定,這樣的一尊破雕像是從哪里垃圾堆撿來的,嘿,這樣的一尊破雕像論匠工沒匠工,論藝術沒藝術,不值得一文的垃圾,只有白冇癡才會對這樣的破雕像漫思了。”

  血鯊少冇莊主這話一出,簡小鐵頓時臉色一沉,只不過,他是一個有修養的人,沒有當眾翻臉而己。

  可惜,血鯊少莊主被氣昏了頭,他被心中的醋意遮蔽了雙眼,根本就沒有想得太多,也根本沒留意到簡小鐵的神態。

  上官飛龍也笑著搖頭說道:“少莊主,你也不要笑人家,人家有點怪癖也是正常的事情,你說是吧,對著一尊石像發呆,這也沒什么的,也就是一種神經病而己,聽說,這種病在龍妖海有一個神醫能醫。”

  李七夜三五番破壞他與洪玉嬌的好事,上官飛龍早就對李七夜有意見了,甚至是恨不得殺了李七夜,所以,現在他也當然是揪住機會嘲笑李七夜一番。

  “神經病?”血鯊少莊主冷森森地一笑,說道:“面對著這種破雕像發呆,何止是神經病。只有變態怪廦、口味極重、極為猥瑣下流的人才會對著一尊丑到不能再丑的雕像想入非非,只有怪物才會對一尊怪物一樣的雕像產生興趣和猥瑣的念頭!”

  這一次,血鯊少莊主真的是被醋意遮蔽了雙眼,完全失去了理智,出口便是毫無遮攔,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的話一下子得罪了其他的人。

  所以,血鯊少莊主話一說出來,簡小鐵臉色頓時大變,在剛才,上官飛龍在嘲笑李七夜的時候,簡小鐵還無所謂,畢竟這是上官飛龍與簡小鐵的個人恩怨。

  但是,現在血鯊少莊主出言不止是羞辱李七夜,也是污辱了這一尊雕像,而這尊雕像對于他們簡家來說,有著不一樣的象征,這怎么能不讓簡小鐵臉色大變呢。

  血鯊少莊主話還沒有說完,李七夜就一下子站了起來,往外走。

  “喲,是不是心中有鬼,被我說中了,所以羞得無地從容,想逃走呀。”見到李七夜一言不發轉身就走,血鯊少莊主不由大笑一聲,心里面有著勝利的快感。

  上官飛龍也是附和地笑著說道:“這算他有自知之明,不然少莊主揭穿他心中齷齪的念頭,就更讓他無立足之地了。”

  “滾出來。”此時李七夜站在古院之外,冷冷地說道:“滾出來受死,別讓你們的賤血玷污了靜清之地!”

  李七夜如此的話,讓怒火沖天的血鯊少莊主也更是大怒,冷笑地說道:“姓李的,我怕你不成,鹿死誰手,還不在道呢。”說著就沖了出去。

  “就是,別以為是祖樹的弟子就真的以為自己橫行天下。”上官飛龍也冷笑一聲,跟著沖了出去。

  站在古院之上,此時李七夜沒有表情,只是冷冷地看著沖出來的血鯊少莊主和上官飛龍,他的神態冷到讓人害怕。

  此時,簡小鐵與洞庭派的弟子都跟著沖了出來,這一次作為主人的簡小鐵竟然沒有勸架,他只是雙手抱于胸前,站在一旁只是冷冷旁觀而己。

  這一次簡小鐵也是動怒了,血鯊少莊主出言辱了他們簡家祖先,他不動手收拾血鯊少莊主這已經客氣了,更別說是勸架了。

  李七夜此時只是冷冷看著血鯊少莊主和上官飛龍一眼,很平淡地說道:“你們想怎么樣的一個死法?”

  “好大的口氣!”上官飛龍都不由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李七夜,你真以為我們是砧板上的魚肉嗎?我不動手殺你,那是因為公孫娘娘已經訂下了你的狗命,真的惹怒了我,我也一樣殺你!”

  “廢話少說,你們兩個一齊上吧,我給你們先出手的機會。”李七夜冷得出奇,如果了解他的人,看到他如此冷到出奇,那一定會害怕。

  只要了解他的人都知道,當李七夜冷到出奇的時候,他絕對是動了可怕的殺機,一旦他動了這樣的殺機,那么不管是誰來了都一樣殺無赦。

  事實上,李七夜根本就不把上官飛龍他們這樣的蟻螻放在心上,就算他們冷嘲熱諷他都可以當作耳邊風,可惜,血鯊少莊主卻不知死活,污辱了那一尊雕像,當血鯊少莊主說出剛才那一席話的時候,他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誰來都救不了他,唯有一死。

  “好狂的口氣!”血鯊少莊主狂笑一聲,冷傲地說道:“姓李的,你算是什么東西,你真以為拜了孔雀樹為師就很強大嗎?我祖宗乃是一代海神,舉世無敵,你這點出身算得了什么!”

  血鯊莊的血鯊神尊在年少時冇曾經得到過三叉戟的承認,可惜,后來三叉戟卻又認棄了他,棄他而去,讓他最終未能成為海神。

  盡管是如此,血鯊莊依然以他們祖先被三叉戟承認而為榮耀,一直對外號稱自己祖先是一尊海神!

  “出手,一招之內,必殺你們兩個!”李七夜冷冷地說道,連眼皮都未撩一下。

  “好,李七夜,我與少莊主就領教你高招。”上官飛龍也是怒火沖天,冷森地說道。

  血鯊少莊主取出了一把血刀,血霧繚繞,他舔了舔嘴唇,雙眼露出嗜血的光芒,森然地說道:“小畜生,我的血刀已經很久沒有飲血了,今天就飽飲一頓。”

  “公子,小心他的血刀——”一看到血鯊少莊主取出血刀,林姑娘也大吃一驚,花容失色,好心出言提醒。

  林姑娘的神態,就頓時讓血鯊少莊主怒到顛狂了,他狂吼一聲,怒吼道:“小畜生,我殺了你!”話一落下,他整個人化作一道血光,怒斬向李七夜。

  “砰——”的一聲,接著聽到“啪”的一聲崩碎之音響起,再接著是“喀嚓”的碎裂聲刺耳。

  此時,所有人都看到李七夜一只手把血鯊少莊主直貫在地上,大地一下子碎裂,鮮血碎肉瞬間迸射,血鯊少莊主一下子被狠狠地撞得粉碎,鮮血和碎肉飛濺得到處都是,十分的血腥。

  李七夜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沒有人看清楚血鯊少莊主是怎么樣落到他手中的。

  大家只看到血鯊少莊主被李七夜狠狠地撞在地上,撞碎了大地,也把血鯊少莊主撞得粉碎,迸射的碎肉和鮮血濺得到處都時。

  此時,地上的碎肉還在跳動著,溫暖的鮮血在地流靜靜地流淌著。

投一下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