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52章壽禮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此時,上官飛龍也忙是攔住了想動手的血鯊莊少莊主,忙是說道:“少莊主,不必與這種小人一般見識,壞了簡老爺子的大壽,這不好。”

  血鯊莊少莊主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簡府大門,他不由冷冷哼了一聲,這才作罷,不管是誰,來到了簡府都要收斂一下。

  “少莊主不必在意,他的頭顱已經被人訂下了。”上官飛龍一笑,然后冷笑地對李七夜說道:“我們也不與你一般見識,不過,你高興不了多久了,公孫皇后已經訂下了你的腦袋,她已經放出話,必取你的腦袋祭她的婢女!”

  上官飛龍這話讓洪玉嬌他們這些洞庭湖的弟子不由大吃一驚,就是洪天柱也不由臉色微變,他當然知道公孫皇后是誰了,沉海神王的小妾,背靠著沉海朝這樣的巨無霸。

  “那是什么東西?”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不止是洪玉嬌他們這些年輕一輩弟子,就是洪天柱也有些無語,這未免也太霸氣了吧,在年輕一輩,有幾個人敢說公孫美玉算什么東西!

  “嘿,嘿,不知死活的東西,公孫皇后一出手,不管是誰來了,都救不了你。”上官飛龍陰陰一笑。

  事實上,就是他把李七夜出現在龍井城的消息告訴公孫美玉的,因為他姐姐與公孫美玉交情很好。如果不是公孫美玉在拜見簡家的大人物,只怕她早就來取李七夜的頭顱了,為她那死去的婢女公孫倩兒報仇。

  “諸位,到了。”此時他們已經走到了簡家的門口,洪天柱見他們劍拔弩張,忙是說道。

  此時。簡家的迎賓弟子早就迎上來了,簡家的迎賓弟子眼尖見識廣,忙是向洪天柱他們抱拳說道:“洪當家。少莊主,諸位到下。寒舍生輝……”

  洪天柱忙是抱拳寒暄,就算是傲氣的血鯊莊少莊主在簡家面前也不敢放肆,十分的客氣與簡家弟子攀談,至于上官飛龍,他早就來簡家了,已經送上了壽禮,與簡家的弟子更加熟絡了。

  “謝謝。”在洪天柱他們與簡家弟子寒暄之時,林家姑娘走到李七夜身邊。低聲輕輕地說道。

  李七夜看了看她,看著這位如幽谷蘭芝的姑娘,看著她那有幾分害羞的神態,他在心里面只是輕輕地嘆息一聲。

  當年洪、許、林、張他們幾個姓氏的zu先在他們軍團下效力,他們幾個是世交,帶著家族弟子結成了一個營,曾經是威懾天下,曾經是海納百川,他們不止是威名赫赫,更是因為他們的胸襟與開明。曾引得人族諸多強者投奔。

  然而,多少年過去,他們幾個姓氏的子孫后代卻相互斗爭。他們的晚輩卻成了砧板上的魚肉!

  “我們進去吧。”就在李七夜心里面輕嘆的時候,林家姑娘提醒李七夜說道。

  此時,洪天柱他們與簡家弟冇子邊寒暄邊走入簡府,其他的弟子也跟著走入了簡府。

  李七夜與林家姑娘踏上了臺階,當站在簡府的門檐下的時候,李七夜他不由抬頭看著簡府上的匾額,這是一塊木匾,上面簡簡單單地寫著一個“簡”字,就是這樣的一個簡字。卻有著不一樣的神蘊。

  看著這樣的一個“簡”字,李七夜耳邊好像是響起了一個活潑快樂而又有著幾分狡黠的笑聲。那個讓人難于忘懷的笑聲。

  “大人執掌乾坤,讓鴻天承載了天命。那你也留一個字,以庇我簡氏后人如何?”那個女子,有幾分狡黠,眨了眨眼睛,這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好像會說話,女子抿嘴一笑,說道:“我是不敢求大人你扶持我簡氏后人,只希望,我簡氏后人若有一天不長眼睛與大人為敵,望大人看在這個’簡’字的情份上,饒恕他們一命。”

  昔日的往往,宛如是昨日一般,那讓人難于忘懷的音容縈繞于心中,看著眼前這個“簡”字,他心里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在心里面喃喃地說道:“丫頭呀,丫頭,當年你是何苦呢,盡是給鴻天那丫頭出主意。如果我要從仙魔洞奪回身體,早就動手了。”

  想到這里,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一切都成了過去,一切都煙消云散。

  在李七夜失神之時,洪天柱已奉上壽禮,洪天柱送上的壽禮不算是驚艷,也沒丟洞庭湖的顏臉,可以說是中規中的中規。

  而血鯊少莊主拱上了一個寶盒,里面盛著一顆血珠,他對于自己的壽禮也是甚為得意,說道:“我zu宗未能親自來為簡前輩賀壽,讓我帶來一顆血鯊神珠以孝敬簡前輩,小小簿禮,不成敬意。”

  血鯊少莊主雖然口上這樣說,但是,神態間也有點得意,畢竟,這是一顆神珠,極為罕見,他能拿出這樣的寶物,的確是不容易。

  就是另一旁的一些前來賀壽送壽禮的一些人也都有些驚嘆,這樣的一顆神珠只怕是有市無價。

  “血鯊神珠一顆。”不過,收壽禮的老者反應比較平淡,只是登記入簿而己。

  簡家是何方神圣,他們根底極深,能在這里收壽禮的人都是見識極廣的人,怎么樣的寶物沒有見過,區區一顆血鯊神珠,他當然是反應平淡了。

  血鯊少莊主本來是有幾分自得,但是,簡家老者反應平淡,他心里面不免有幾分失落,也有幾分不是滋味,就算是對于他們血鯊莊而言,這樣的一顆神珠也是十分珍貴,然而,現在簡家的老者平淡無比,就好像是一顆普通的珍珠一樣,這又怎么能不讓他有幾分失落和幾分不是滋味呢。

  “這位是——”當李七夜發呆站在門口的時候,有簡家弟子反應過來,忙是招呼李七夜,說道:“不知道閣下尊稱?”

  “嘿,他叫李七夜,來自孔雀地,是不是有請柬賀壽,就不得而知了。”心里面不是滋味的血鯊少莊主正好一肚子氣,所以,趁這個機會陰陽怪氣地說道,有意貶損李七夜。

  “原來是孔雀地的李公子,大名如雷貫耳。”簡家弟子也不是井底之蛙,立即抱拳地說道。

  對于血鯊少莊主的陰陽怪氣,李七夜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是隨手拿出簡小鐵給的請柬遞給了這個弟子。

  “李公子,里面請。”這位簡家弟子忙是引李七夜走入了簡家。

  見李七夜取出了請柬,本是想借機會嘲笑李七夜一番的血鯊少莊主只好冷哼一聲。

  簡家弟子把李七夜引至登冊累簿之處,李七夜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隨手取出了一個木盒放在了登記入簿的老者面前。

  李七夜取出的木盒,那是普普通通,簡簡單單,那只是以最普通的木盒隨意裝上壽禮而己,毫不起眼。

  “喲,這就是你的壽禮呀?”見到李七夜取出一個普普通通的木盒,血鯊少莊主不由冷笑一聲,不屑地說道:“聽說你們孔雀地沒有弟子,就你一個光棍,這樣的傳承沒底蘊也能理解的,你不會是在孔雀樹上取幾片樹葉來給簡老爺子當賀禮吧。”

  “血鯊兄,你也不能這樣太強求人家,孔雀地經過這一場災難之后,已經一窮二白,情比禮重,幾片樹葉也是一份禮。”此時上官飛龍也笑著說道。

  上官飛龍和血鯊少莊主已經與李七夜結冇下了恩怨,所以他們也不給李七夜情面。

  李七夜理都懶得去理血鯊少莊主,只是對老者淡淡地說道:“參根一枝,續續壽也好。”

  老者此時臉色一變,立即打開了木盒,當這木盒一打開,一股濃郁無比的參味飄散,所有人聞到這一股參味的時候,頓時血氣高漲,特別是年老的修士,更是覺得自己一下子年輕了幾十歲一樣。

  在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木盒之中放著一截參根,整截參根通體如血,通體如血的參根流淌著紫色的光芒,就好像是一段紫玉一樣,甚至這段參根好像還有生命一樣。

  “紫血參王之zu!參zu之根!”老者都不由驚呼一聲,那怕是見過世面的他都不由為之震撼,這樣的東西,這已經不是能用幾百萬年的藥齡來衡量了,這是仙藥!

  參zu之根,那怕是小小的一截,那也是價值無法想象,對于很多修士來說,這樣的一截參zu之根,可以續壽很長,這是很多老一輩強者夢寐以求的東西!

  “參zu——”看到這樣的一截參根,在場很多賓客為之震撼,眾多人紛紛探頭張望。

  “我這一輩子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仙物。”有大教的老zu看到這樣的東西,都不由為之震撼,為之流口水,這是續壽的好東西。

  “仙藥呀,可遇不可求,有幾個人一輩子見過仙藥呢?”很多人看到這截參根,都不由為之動容,年老的修士更是口水直流。

  “這可是神皇獨享的東西。”雖然很多人流口水,但是,沒有任何人敢動邪念,這樣的東西只有神皇才能獨享。

  “參zu之根——”就是洪天柱他們這些洞庭湖的弟子也一下子被震懾住了,這樣的東西他們想都不敢想。(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