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48章洪天柱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李七夜在彩虹軒小住,而張百徒也需要趁熱打鐵,把剛悟的大道好好吸揣摩,好好參悟。

  當然,對于參加簡家老祖冇宗大壽之事,李七夜也并不著急。對于李七夜本身而言,他并非是為參加簡龍衛的大壽而去。

  李七夜小住幾天之后,洪玉嬌來了,洪玉嬌不是獨自一個人來,與她同行的人除了有洞庭湖的弟冇子之外,還有她父親,也是當今洞庭湖的當家洪天柱。

  洞庭湖的當家洪天柱雖然名字很霸氣,但他本人并不高大,不屬于那種魁梧威冇武的人,洪天柱整個人看起來頭生白發,他本人雖然并不高大威猛,但是,他卻給人一種精明能干的感覺,絕對不是一個信男善女。

  “李公子,這便是家父。”見到李七夜之后,洪玉嬌為李七夜介紹地說道。

  李七夜坐在大堂之上,看到洪天柱,也只是點了點頭,并未起身,洪天柱看著李七夜,抱拳地說道:“賢侄大名,如雷灌耳,今日能一見賢侄,也是一種緣份。”

  此時,洪玉嬌帶著其他的洞庭湖弟冇子退下,因為她知道自己父親有事欲與李七夜談。

  “玉嬌留下。”在洪玉嬌要退下的時候,李七夜吩咐地說道:“有些話你也應該聽聽。”

  洪玉嬌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怔了一下,不由看著自己父親,然后她留下了。

  一時之間,大堂之內只有李七夜、洪天柱、洪玉嬌他們三個人。

  坐定之后,李七夜看了洪天柱一眼,緩緩地說道:“聽玉嬌說,你要見我,有事欲與我談一談,不知道是什么事?”洪天柱不免是多看了李七夜幾眼,李七夜坐在那里,宛如是鎮守八方,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換作是很多人,李七夜這樣的姿態絕對是讓人不喜,畢竟他作為一個晚輩,如此的自負,如此的高高在上,這樣的姿態只怕是沒有幾個人會喜歡。

  “你在心里面也用不著多去想。”李七夜坐在那里,只是淡淡地說道:“不要認為你是洞庭湖的當家,我就會多給你幾分情面,多尊敬你幾分。我能見你,那不是因為你是洞庭湖的當家,也不是因為你們洞庭湖有多強大,我今天見你,純粹是因為你們祖先冇英冇靈庇佑,才見你一面,給你洞庭湖一個機會。”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說出來,換作很多人都會拂衣而去,像洪天柱這樣的人物,好歹也是一方霸主,擁有著足夠高的地位和身冇份,今天竟然被人說見你只是祖先冇英冇靈庇佑,這樣的話簡直就是貶低羞辱人,任何人都不喜歡聽。

  李七夜這話一出,洪天柱的臉色都不由變了一下,聽到這樣的話,說是沒有不悅那是自欺欺人的,只不過,洪天柱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自矜身冇份而己。

  “李公子,我尊重你的地位,也尊敬你的為人。”就是洪玉嬌也忍不住為自己父親冇說話,說道:“但,也請你尊重我們,尊重我們洞庭湖。”

  這也難怪洪玉嬌不悅,李七夜說這樣的話,簡直就是指著她父親的鼻子說話,她作為女兒,當然是要維護自己父親的威嚴了。

  “玉嬌,我坐在這里,就已經是尊重你們,尊重你們洞庭湖!”李七夜雙目一張,瞬間是光芒綻放,如同星辰明滅,天地沉浮,此時他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尊神祇,高高在上,凌冇駕九天。

  李七夜盯著洪玉嬌,緩緩地說道:“你以為隨便一個阿貓阿狗我都會給他指點迷津,給他一個機會,給他一個造化嗎?”被李七夜一雙眼睛盯著,洪玉嬌頓時芳心一震,就在這個時候好像有什么震懾人心一樣,李七夜就坐在那里,但,他卻宛如鎮入了她的心中,讓她喘不過氣來,甚至有一種站起來膜拜的沖動,這種感覺說起來玄之又玄。

  直到李七夜收回目光之時,洪玉嬌這才松了一口氣,那種懾人之威這才消散而去,這惚如一夢的感覺,看著眼前的青年,她都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看起來平凡甚至有可能比她還小的李七夜竟然如此的威懾人心,宛中他是一尊亙古存在一樣。

  洪天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平息下自己心里面的不悅情緒,他對李七夜抱拳地說道:“不瞞賢侄說,今日我來,的確是有事與賢侄相商。”

  “說吧。”李七夜看著洪天柱,淡淡地說道。

  洪天柱沉吟了一下,最后說道:“賢侄現在乃是孔雀樹的弟冇子,也是孔雀地的傳人,我洞庭湖欲與孔雀地作一個互往的協議。”

  “互往協議?”李七夜撩了一下眉毛,緩緩地說道。

  洪天柱說道:“如果賢侄愿意,我們洞庭湖欲派弟冇子往孔雀地駐守,在那里建一個訓練營地,讓他們適應大冇陸,也是加深兩地的互動與交情。當然,賢侄也一樣可以派弟冇子來我洞庭湖,在我洞庭湖訓練他們對汪冇洋瀚海的適應。”

  洞庭湖雖大,但是,陸地遠比不上孔雀地,洞庭湖更多的是湖泊,孔雀地乃是碧洋海乃至是整個天靈界數一數二的陸地,它號稱為人族的第二個庇護之地,這并非是一句空話。

  雖然孔雀地的陸地廣闊,但是,一直以來不允許外人或其他的種冇族駐守孔雀地,這是孔雀樹的最高尊嚴,誰都不敢去挑釁。

  “天靈界的人族,為數也不多,洞庭湖與孔雀地乃是天靈界人族的最大的兩塊棲息之地,賢侄也應該知道,若是我們兩地合作,對彼此有益,也對整個人族有益。”最后,洪天柱補了一句,說道。

  “我并不是一個刻bó之人。”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但,說到對于整個人族的利益,你自己都會覺得可笑。連你們自己洪、張、許幾大姓氏都整天窩里斗,今天你盤算著他手中的大冇權,明天你窺視著他座下的位置。你不覺得你們今天的洞庭湖在談天靈界人族的利益之時,是那樣的可笑嗎?”

  “連自己的人都容不下,何談來容下其他外人!”說到這里,李七夜冷冷地看了洪天柱一眼。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洪天柱頓時臉色漲紅,甚至是有些難看。

  “李公子,你這話太過了。”洪玉嬌都不由站了起來,為自己父親說話。

  李七夜冷冷地看了洪玉嬌一眼,冷冷地說道:“不然,你們洞庭湖想過這樣的問題嗎?這樣的問題,你們洞庭湖早就好好反思了。你們也可以把我的話原原本本地帶回去告訴你洞庭湖的那些老東西,我本來不想理會這種破事,說事實的話,這樣的破事在我眼中連屁都算不了!”

  說到這里,李七夜雙目一冷,冷冷地說道:“只不過,你們祖先庇佑,我只是想再給你們洞庭湖一個機會而己。如果你們回到了洞庭湖,告訴那些老骨頭,不早點覺冇悟,我親自出手,一直抽到他們自己醒覺為止!”

  此時洪天柱也不由一下子站了起來,不由沉聲地說道:“李公子,你說這話太過份了,我洞庭湖的事情,我洞庭湖自會處理,如果李公子不愿意交往,那就算了,就此告辭。”

  “坐下——”此時,李七夜目光瞬間綻放,整個人氣勢壓人,當他雙目一張之時,萬冇古湮滅,宛如諸神鎮守,當他的目光一落在洪天冇柱身上的時候。

  洪天柱身不由己,“砰”的一聲,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就好像是一只諸神巨手一樣,直接把他按在了位置之上,完全是身不由己。

  “你還不明白。”李七夜冷冷地看著洪天柱,冷冷地說道:“你真以為你們百圣堂的諸圣先賢庇護,那只是一句空話嗎?你們有幾時去拜過自己祖先的冇英冇靈了?”

  “百圣堂的庇護先賢?”洪天柱愕了一下,看著李七夜,一時間他都想不透,但,有了點頭緒。

  “算了。”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具體我也懶得去管你們了,既然你想與孔雀地建立一個互往,那我就給你指條明路吧,帶我的親筆信去找錦秀谷的孔琴如,她會為你們作一個安排。”

  “錦秀谷的谷主?”洪天柱不由怔了一下。

  洪天柱一時之間都搞不明白李七夜與孔琴如的關系了,按理來說,李七夜是孔雀地的傳人,此事應該由李七夜作主才對。

  “去吧,孔琴如會助你一臂之力的。”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

  對于洞庭湖,他都不想去管,如果不是念在他們祖先的份上,他連口舌都懶得去浪費。

  洪天柱不由猶豫了一下,他說道:“這,這個,錦秀谷愿意嗎?錦秀谷他們那方面愿助我們洞庭湖嗎?”說到這里,他都有些底氣不足。

  李七夜此時不由看著他,緩緩地說道:“你可別跟我說你們跟錦秀谷沒有什么來往?”

  “這個,這個,這個……”洪天柱不由搓了一下手掌,有些尷尬,說道:“我洞庭湖與錦秀谷,來往,來往是有的,只,只,只是偶爾而己。”

  說到這里,洪天柱甚為尷尬,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