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28章帝誥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你怎么知道的——”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步戰峰不由為之駭然,一下子站起來,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說道。

  帝誥,有好幾種,有向天下公布的帝誥,也有抄送于戰將的帝誥,還有一種是傳世的絕秘帝誥。

  至于絕秘帝誥,一般只傳于后人,而且這種絕秘帝誥是無法打開的,除非是達到了足夠條件了,否則的話,就算是仙帝的親生兒子都無法打開這種絕秘帝誥。

  傳說,每一位仙帝都會留下一份絕秘帝誥,至于絕秘帝誥之中寫的是什么,后人不得而知,只有達到條件的人才有資格打開和閱讀帝誥,而且,閱讀了帝誥的人,一般不會把帝誥的內容輕易告訴別人,就算是自己最親近的人也不例外。

  對于步戰峰的駭然,李七夜孰視無睹,他只是靜靜地坐在那里,悠閑地啜著美酒,說道:“我不是說過嗎?世間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已經不多。”

  步戰峰驚疑不定地看著李七夜,換作別人,一定會懷疑李七夜偷窺他們步戰世家的秘密,但是,他心里面明白,李七夜不可能偷窺他們步戰世家的秘密,有些東西連他們步戰世家的弟子都不知道,外人肯不可能窺視了。

  步戰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然后他坐了下來,看著李七夜,最后,他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李兄既然知道如此多的秘密,李兄也應該知道,就憑我,還沒有資格去打開絕秘帝誥,如果我能打開絕秘帝誥,只怕不需要向李兄請教了。”

  絕秘帝誥。傳說只有成為仙帝或者是臨近成為仙帝的人才能看,也有人說,絕世神皇也有資格看絕秘帝誥。但是,這是真是假。作為晚輩就無法知道了。

  李七夜看著步戰峰,笑了一下,說道:“這個我知道,你是沒資格去看絕秘帝誥,但是,你可別說你們步戰世家沒有人有資格看絕秘帝誥。這話去哄別人還行,在我面前行不通。”

  步戰峰不由苦笑了一下,他不由沉吟起來。他們步戰世家的確是有人有資格去看絕秘帝誥,但是,對于有資格看絕秘帝誥的人而言,就算是他看了絕秘帝誥,也不一定會把里面的內容告訴他。

  “我們步戰家,的確是有人有資格去打開絕秘帝誥,只是現在時機未到,至少對于那位老祖而言是如此。”步戰峰只好如此說道。

  李七夜笑著輕輕搖了搖頭,說道:“連你們步戰世家都無能為力,我也幫不了你什么忙。畢竟,有些東西需要自己去努力。必要時,需要你們去打破陳規。”

  步戰峰只好是輕輕地嘆息一聲。沉默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他看著李七夜,認真地說道:“關于大漩渦的一些傳說,關于我魅靈的一些事情,小弟也知道一些,有件事還讓請李兄賜教。”

  說到此,步戰峰十分的真誠,十分的冇冇恭敬。

  “說吧。既然喝了你的美酒,如果可以。我會考慮一下的。”李七夜慢慢地啜了一口美酒,說道。

  步戰峰沉吟了一下。說道:“就如剛才所揣測的那樣,李兄去了大漩渦。李兄也知道,我們步戰家一直都有留意大漩渦,如果說,我們沒有產生錯覺的話,李兄駕臨大漩渦的那一天,在大漩渦之下似乎響起了狂吼咆哮,天地為之搖晃,不知是否如此?”

  此時,步戰峰措辭也是十分謹慎,他也怕引得李七夜的不快。

  “我知道你想問什么。”李七夜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看了步戰峰一眼,說道:“你是怕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是吧。”

  步戰峰不由點頭說道:“小弟的確是有這樣的憂慮,這也算是我們步戰家的一個使命吧。早就有傳言,總有一天,該降臨的終會降臨,這只怕會給我們魅靈帶來災難。”

  “這事的確是存在。”李七夜說道:“不過,至少對于你現在而言,是過慮了。你還想不明白你們魅靈在天靈界留下什么,有些東西,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不是說要降臨就降臨的。”

  說到這里,李七夜頗有深意地看了步戰峰一眼,說道:“在這天靈界,你們魅靈的底蘊是超乎你想象,再說了,當年你們祖師步戰仙帝不也是一口氣殺到大漩渦之下嗎?他都能殺下去,就有所防范。”

  “最后一句話。”說到最后,李七夜是端起酒杯,說道:“借用一句老話,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步戰峰細細地品味著李七夜這樣的一句話。

  “好了,該說的我也說了,喝酒。”在步戰峰細細品味李七夜這句話的時候,李七夜大笑起來,把杯中的美酒一口飲盡。

  步戰峰回過神來,忙是給李七夜滿上。

  在步戰峰的挽留下,李七夜在這島嶼上小住,在李七夜小住的日子里,步戰峰向李七夜討教了不少的問題,對于步戰峰的一些問題,李七夜是選擇性地指點他一二。

  步戰峰可以說是一位很好學的人,也是一位不恥下問的人,他向李七夜請教,不涉及修練,不涉及功法,他所請教之事,多數是野趣軼文。

  對于步戰峰這樣的人來說,可謂是難得。他們步戰世家在天靈界擁有著足夠高的地位,他作為步戰世家的傳人,也擁有著足夠強大的權勢。

  但是,步戰峰卻沒有傲氣,并不認為自己出身于步戰世家就不屑于向別人請教。多數大教疆國的弟子,都有著那么幾分的傲氣,就算他們不欺凌于人,也不可能做到不恥下問。

  而步戰峰在李七夜面前卻沒有這種自視高人一等的優越感,在李七夜面前,他更像是一個晚輩向李七夜請教,不恥下問。

  正是因為步戰峰有如此難能可貴的品質,李七夜才會指點他一二,否則,換作是其他的大教疆國傳人,李七夜理都懶得理會他。

  在這幾天里,步戰峰倒一直想撮合他姐姐和李七夜,但是,不管步戰峰是怎么樣的撮合,他姐姐和李七夜之間都沒有絲毫的進展。

  步戰峰的姐姐對于這種家族聯姻,這種屬于血統傳承的種馬婚姻一點興趣都沒有,甚至是反抗,所以,不管步戰峰如何地游說,如何說李七夜的好話,他姐姐都沒興趣。

  至于李七夜,更是興趣缺缺了,他也懶得去見步戰峰的姐姐。

  所以,搞得最后,步戰峰也只好是放棄了。步戰峰很無奈地說道:“唉,李兄,我倒是希望你能成為我姐夫,如此一來,我們兩家的關系就更近了,你說是不。”

  對于步戰峰的一心撮合,李七夜只是笑了起來,他也不去打擊步戰峰,只是笑著而已。

  “說真的,李兄。”步戰峰還是不死心,笑著說道:“我姐姐這個人哪里都好,就是對于婚姻這事一直都很抵觸,她一直都認為這是一種家族聯姻,把婚姻當作買賣。不過嘛,我個人相信,如果李兄跟我姐姐相處一下,以李兄的魅力,絕對是能征服我姐姐的。”

  “李兄,相信我,你絕對有讓女人為之傾倒的魅力。”步戰峰慫恿地說道:“要不,我給你們兩個人安排一下,讓你們兩個人能在月下偶然相遇。”

  對于步戰峰的慫恿,李七夜冇不冇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有緣,自會相見,無緣,也不需要勉強。”

  李七夜這樣一說,步戰峰也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也知道無法撮合他們兩個人的好事。

  不過,李七夜在步戰家島嶼小住幾天后,步戰峰給李七夜帶來了一個消息,他對李七夜說道:“李兄,你說要去一趟龍妖海,那么有一個消息你一定會感興趣。”

  “什么消息?”李七夜隨口問道。他在這里小住幾天之后,他也打算離開碧洋海,前去龍妖海,因為蘇雍皇去了龍妖海,他正要去一趟,想看一看蘇雍皇究竟在追尋什么樣的線索。

  “聽說最近龍妖海出現了一頭骷髏馬,一頭全身只有骨架的骷髏馬,這頭骷髏馬是撒足狂奔,沒有人知道這頭骷髏馬是從哪里來的。很多人都想逮住這頭骷髏馬,但是,這頭骷髏馬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曾有一位海妖神王親自出手,都沒能追上這頭骷髏馬。”步戰峰忙是說道。

  “骷髏馬?”李七夜聽到這話,不由目光一凝,一下子站了起來。

  “看來李兄果然感興趣。”見李七夜的神態,步戰峰笑著說道:“聽說這頭骷髏馬在西南一帶出現了……”

  然而,步戰峰話還沒有說完,李七夜已經是手指一點,“嗡”的一聲,打開了道門,瞬間跨越而去。

  李七夜如此著急地離了,這讓步戰峰連道別都來不急。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出現了一個女子,絕世的容顏讓人為之傾倒。

  “姐,你終于來了,終于不鬧別扭了。”看到門口站著的女子,步戰峰不由說道。

  “來者是客,客人來住幾日,我不招待一二,乃是我失禮了。”這個女子開口,聲音悅耳。

  步戰峰無奈地聳了聳肩,說道:“姐,你來遲一步了,李兄已經離開了。”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