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23章戰后寧靜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在孔雀地之中,整個孔雀地寂靜無比,日子一天又一天過去,沒有人敢踏入孔雀地,所有人都怕孔雀樹發怒,怕再來一場恐怖絕倫的血煉。

  隨著日子一天又一天過去,孔雀地平靜安寧,沒有任何人來打擾李七夜。

  事實上,很多人把對孔雀地的關注轉移到了對疆土海域的爭奪之上了,此時,很多門派疆國都忙著去搶奪廣海魚的疆土海域,沒時間也沒精力去關注不敢踏上一步的孔雀地。

  同時,廣海魚在一夜之間成為了喪家之犬,成為了人人喊打的對象。

  在孔雀樹下,微風吹拂,樹葉翠綠,此時的孔雀樹完全是變了模樣,整株孔雀樹已經是生機盎然,得到了續壽的它,只怕是能再活很久很久。

  在這一次為孔雀樹續壽之中,李七夜也是收獲不小,這讓他榨干了天譴,這讓他有了更強大的底蘊去化開命秘啟源。

  如此的收獲,這讓李七夜也為之甚喜,現在對于他來說,命宮四大要只缺一環了,現在他擁有了古虛真文、天命始序、命秘啟源,現在他唯一缺一環,如果他湊齊了四大要,那么對于他而言,將會趨于圓滿。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緩緩地睜開了雙眼,此時,他全身舒泰,有著說不出來的感覺,在這一刻,他生命力無比的充沛,他有著一種重生的感覺。

  李七夜睜開了雙眼,張目一開,此時,在他面前有著一張精美無比的玉案擺著,旁邊的玉爐乃是青煙裊裊。

  聽到“嗶剝、嗶剝”的聲音響起,這是上好干柴燃吅燒的聲音。

  在玉桌旁,一壺甘泉在煮著,火候掌握得剛剛好。當李七夜睜開雙目的時候,水也燒開了。

  此時,一只素手伸手,如溫所雕,素手在玉桌之上擺上了茶具,燙壺,溫杯,投茶……所有的動作是那么的行云流水,是那么的一氣呵成。

  素手斟上一杯泡好的仙茗,輕輕地捧于李七夜面前,動作是那樣的溫柔,是那樣的嫻熟,是那樣的自然。

  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看著素手的主人,這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女子,雖然是黃花閨,卻有美婦人的風韻,成熟而優雅,就像是熟透的葡萄一樣,讓人想摘下來嘗嘗。

  除了無垢三宗之圣泉宗的宗主卓劍詩之外,還能有何人呢。

  此時的卓劍詩正襟危坐,為李七夜捧上仙茗,是那么的溫柔,是那么的低眉順眼,宛如是剛剛新婚的小婦人一樣。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接過玉杯,悠閑自在地品著仙茗,也沒有多說什么。

  在李七夜喝完了一杯,卓劍詩溫柔而自然地為李七夜滿上,她的動作是那樣的優雅,是那樣的嫻熟。

  而在這個時候,孔琴如出現在山峰之上,默默地站在了那里。

  看到孔琴如到來,卓劍詩放下手中的壺,無聲無息地退下了,從始至終,她都未說一冇句話。

  卓劍詩退下之后,孔琴如上前來,向李七夜深深一鞠,伏拜于地,就算她身為錦秀谷的谷主,在李七夜面前也是恭敬無比。

  “公子,我只怕要回去了,宗門已傳令召我回去。”孔琴如對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說道:“去吧,一場盛宴要開始了。廣闊無比的疆土成為無主之地,戰火連綿,錦秀谷需要谷主來主持大局,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公子所尋找之人,只要一有最新消息,錦秀谷必第一時間傳達于公子手中。”孔琴如說道。

  李七夜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

  “不知何時能再見公子?”最終,孔琴如不由問了這樣的一句話。孔琴如知道,對于李七夜而言,他只不過是天靈界的一個過客而己,天靈界并沒有值得他去留戀的東西。

  “有緣,自會相見。”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你有志于去改變,那就努力吧,只有那一份堅持,才會成功,沒有了堅持,再多的夢想,那也只是空談而己。”

  “公子的金言玉語,我必銘記于心。”孔琴如說道。

  李七夜點了一下頭,繼續喝著仙茗,杯中的茶霧繚繞,宛如要隱去李七夜的真面目一樣,這樣的一幕,讓孔琴如都不由看呆了,似乎,眼前的李七夜一直都是隱于云霧之中一樣,讓人無法看透,是那么的高深莫測,是那么的讓人無法揣測。

  “還有什么話要說嗎?”最后,李七夜看了一眼孔琴如,說道。

  孔琴如猶豫了一下,最后輕輕地說道:“卓宗主乃是不可多得之人,圣泉宗本是與我錦秀谷聯婚,卓宗主的未婚夫乃是我大師兄,也是我兄長。只可惜,他命運多舛,他們兩人還未成親,他就殞落了。卓宗主為我兄長一直守寡至今,可謂忠貞、大義兩全……”

  “你這是干什么?”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這是要挑妻子,還是要選小妾?又或者我是要找一個暖床的丫環?”

  “不敢。”孔琴如認真地說道:“小妹只是怕公子有所誤會而己。”

  李七夜笑了一下,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放心吧,這天,有什么可以遮住我的雙眼,這世,有什么可以迷惑我的道心。”

  孔琴如最深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對李七夜恭敬拜了拜,說道:“公子,希望他日能再相見,未來我必不負公子。”說完,她轉身飄然而去。

  李七夜垂下目光,繼續喝著仙茗,過了好一會兒之后,卓劍詩這才回到了李七夜身邊,她依然是那樣的自然,是那樣的溫柔,為李七夜滿上一杯仙茗。

  在茶霧之中,李七夜這才抬起頭來,看了看卓劍詩,悠閑地一笑,說道:“這是你自己的意愿呢,還是你們無垢三宗的那幾個老頭希望你這樣做呢?”

  卓劍詩安靜自然地坐在那里,她似乎永遠都那么的優雅成熟,那種雍容的貴氣讓她更加美麗。

  “若是能隨于公子左右,這是我無垢三宗的榮幸。”卓劍詩說話溫嫻,軟綿的聲音讓人聽起來特別的舒服。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看著卓劍詩,說道:“你想要什么?或者說,你們圣泉宗想要什么?要一位騎鯨者,還是要一個帝種!”

  對于這樣的話,卓劍詩不由沉默起來,過了好一會兒,她輕輕地說道:“公子愿意給無垢三宗留下什么呢?”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悠閑地說道:“我沒有必要為無垢三宗留下什么,事實上,我不欠你們無垢三宗什么,反而,是你們無垢三宗欠我的。”

  事實上,在這一世李七夜根本就懶得去理會這些事情,雖然他與無垢仙帝有交情,不過,他沒有必要為無垢三宗保駕護航,他更沒有必要為無垢三宗留下什么。

  聽到這樣的話,卓劍詩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如此美麗動人的美婦人當她蹙眉輕嘆之時,有著一種不一樣的美麗,宛如讓人欲化開她眉頭的憂愁一樣。

  李七夜只是輕輕地品著仙茗,孰視無睹,對于他而言,這一切都是風輕云淡。

  過了好一會兒,李七夜對卓劍詩笑著說道:“如果說,我真的是要把你留下來暖床,在你們圣泉宗,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的話,你會答應嗎?”

  李七夜的話讓卓劍冇詩不由沉默起來,最終,她抬頭看著李七夜,認真地說道:“若是公子看上我,這是我的榮幸。”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只是搖了搖頭,說道:“我這個人偏偏很多時候不喜歡強人所難。”

  “她不愿意,我愿意。”此時一個聲音響起,嬌笑地說道:“我愿意留下來侍候公子,追隨于公子左右。”

  這個聲音特別的好聽,它有著勾吅魂攝魄的魅力,當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你就能想象一個嫵媚無比的女子。

  聲音落下,一個女子裊裊而來,這個女子裊裊而來,煙視媚行,雖未見她真容,已讓人為之勾吅魂。

  這個女子飄然而至,步步行來,裊娜多姿,宛如是柳葉隨風,又如青煙飄緲,讓人的目光都不由為之被吸引。

  一個女子站在李七夜面前,她穿著一襲黑衣,長長拖拽的衣裳難于遮掩她美妙無比的身姿,bóbó的輕紗,能一見那如柳枝般的腰肢,在輕紗之下,修長渾吅圓的玉腿也是一覽無余,特別是在黑紗的點輟之下,更顯得勾人心魂。

  黑色的bó紗覆于豐腴渾然的酥胸之上,那宛如寥寥幾筆的曲線,能勾勒出那驚心動魄的豐胸美乳,這樣的美麗,難于用筆墨形容。

  特別是那bóbó的輕紗之下,驚人的碩乳隨著她一步步行來而蕩晃之時,讓人的魂魄都為之飛了起來,這實在是太過于讓人魂銷了。

  此女子行至李七夜面前,深深一鞠,說道:“小女子柳如煙,見過公子。”

這女子離李七夜甚近,一陣香風飄來,讓人迷醉,如此近的距離,聞此體香,恍然之間,讓人覺得自己懷抱美女,細嗅其香。╰☆╮本文字由啟航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