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22章天下驚悚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此時,孔雀樹彌漫著綠色的光芒,眨眼之間,孔雀樹散發出的霧氣遮蔽了整個孔雀地,整個孔雀地都被霧氣所籠罩,在這一刻,就算是有天鏡也無法照進孔雀地,所有人都看不到孔雀地的情況。

  當孔雀地被遮蔽之后,整個碧洋海都寂靜,在天鏡之前的諸位老zu都為之沉默起來,沒有人說上一句話。

  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于震撼了,甚至可以說,很多人都不知道該去怎么議論今天所發生的事情。

  一場血祭,搭進了億萬廣海魚,引下了天譴,最終還是讓孔雀樹續壽成功,創下了萬古以來最不可思議的奇跡。

  對于這樣的一個奇跡,能親眼看到這樣一幕的人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評論它,去議論它。

  事實上,也有人對現在的孔雀地充滿了好奇,大家都想知道孔雀地將會怎么樣,但是,盡管所有人都是充滿好奇,卻沒有人敢再踏上孔雀地,甚至沒有任何人敢再踏入這片海域半步。

  至少暫時不敢,因為大家都不知道孔雀樹對外來人是抱著怎么樣的態度,若是孔雀樹一怒,只怕再強大的人進去也是自尋死路。

  此時,大家都只能等待,或者只有一切安穩下來,一切重歸原貌之后,那才敢再次的踏上孔雀地。

  “這是一場絕世無比的謀略。”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一位老zu只能這樣評價地說道:“李七夜道行深淺不得而知,但是,這謀略之可怕,只怕讓人無法企及。”

  “但,這真的是李七夜的謀略嗎?”也有大人物心里面不由為之懷疑,有大教疆國在私底下議論此事。

  “這一切未免太完美了吧,可以說是算無遺策,這樣的謀略,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小輩能策劃的嗎?能布下如此的大局,能設下如此的謀略,這是何等的睿智,是經歷過了多少風浪的老奸巨猾才能策劃出來的。”有海妖的老zu也不由在思考著這樣的一個問道。

  與廣海魚、太陽宗、避塵洋結仇,引來了敵人,最終讓三大傳承成了祭品。

  而挑中了廣海魚、太陽宗、避塵洋只怕也是經過了深思熟慮。廣海魚兇殘,牙眥必報,一旦結下生死大仇,必會傾巢而出,最重要的是,廣海魚數量眾多,有百萬帝國,億萬魚兵。放眼整個天靈界,沒有哪一個種族比廣海魚更適好了。

  太陽宗的傳承是至剛至陽,還擁有了“太陽爐”這樣的絕世大陣,這樣的大陣若是用來血煉,那是最好的爐鼎。

  避塵洋的傳承,乃是至柔而溫潤,擁有了“避法劍陣”這樣的絕世大陣,這樣的大陣在血煉之中用來溫養粹化寶血,那是再適合不過了。

  三者湊齊,環環相扣,這已經不是巧合了,更巧的是,“太陽爐”和“避法劍陣”都被算入其中,世間還有如此巧合之事吧。

  這樣的手段,不止是冇涉及了謀略,更是涉及了廣博無比的見識,對大勢的運籌帷幄,還有一點,那就是有著強對的強大,對整個局面絕對控制的力。

  不論是謀略,還是見識又或者是運籌帷幄,甚至是絕對的力量,這四者缺一不可,缺其一,就不可能成就如此的奇跡。

  正是因為如此,連出身于樹zu傳承的老zu都忍不住反問地說道:“一個如此年輕的晚輩,一個在此之前默默無名的小輩,他能擁有如此的謀略嗎?能擁有如此的膽識嗎?能擁有如此的見識嗎?”

  對于這樣的反問,讓不少大人物都為之沉寂,不少老zu也為之思量。

  “如此大局,只怕是孔雀樹布下的,也唯有zu樹這樣的存在,才能布下如此絕世大局,才能完成絕世血煉,否則,靠區區一位人族晚輩,這是不可能完成的。”思來想去,很多人都覺得如此絕世大局,如此恐怖絕倫的手段,這不是一個晚輩所能擁有的。

  就算是放眼整個天靈界,又有哪一個年輕一輩,又有哪一位絕世天才能完成如此的絕世大局。

  很多老zu、大人物都不由在討論,不管是沉海神王還是遮海天子又或者是速道天神,只怕都沒有那個能力完成這樣的大局。

  如此絕世大局、如此恐怖的血煉,或者也唯有zu樹這樣的亙古存在才能完成,才能一手謀劃。

  或者,李七夜只不過是為孔雀樹執行整個謀略而己,他只不過是孔雀樹手中的一把利刃,一件完成這個絕世大局、恐怖血煉的工具。

  但是,很多人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在天靈界,很多人都知道,樹zu一旦坐化之后,就是重歸本源,扎根天地,它再也沒有靈智,不可能與人溝通。

  如果孔雀樹布下如此絕世大局,成就了如此可怕的血煉,那它該如何與李七夜溝通呢?

  “唯有一個可能。”有一位出身于樹zu傳承的大人物說道:“那就是控制者,李七夜是孔雀樹的控樹者,傳說,唯有控樹者才能與zu樹溝通。”

  “控樹者呀。”有老zu想到這個可能,也不由喃喃地說道:“一個樹zu傳承,想出一個控樹者是十分的困難,傳說黃金嶼也只出過一位控樹者而己。”

  “不管如何,孔雀樹已經逆天成功,它已經續壽成功。”有掌門不無羨慕地說道:“孔雀地這一次總算保住了。”

  對于孔雀地,如果它沒有崩滅的話,對于這樣擁有一塊樹zu的大陸,不管是誰,不管是哪一個傳承,都是垂涎三尺。

  這樣的一塊寶地,一塊可以傳承一個又一個時代的大陸,誰人不想擁有?

  可惜,一直以來孔雀地只承認人族,對于魅靈、海妖乃至是樹族都不承認,正是因為如此,千百萬年以來也唯有人族才能在孔雀地扎根。

  在眾多人議論這一場絕世血煉的時候,知道一些內幕的無垢三宗陷入了沉寂之中,比起那些猜測孔雀樹謀劃了整個大局的傳承老zu而己,他們無垢三宗知道得更多,他們知道這件事真正是出自于誰之手,但是,有太多的東西,他們無垢三宗不愿意去說。

  或者,更準確來說,他們無垢三宗不愿意與外人分享更多內幕消息。

  至于真正知道整個內幕的孔琴如,她也唯有選擇沉默,這場血煉的內幕,她只能是永遠埋在心里,就算她最親近的人,她都不能說。

  對于這樣的一場血煉,孔琴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對于李七夜可怕的手段而震懾,而是為億萬廣海魚而唏噓,又或者為孔雀樹的續壽而高興……

  在此之前,李七夜說出那一席話的時候,她就已經明白李七夜要干什么呢,對于這樣場恐怖無比的血煉,孔琴如她最終還是作出了選擇。

  這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世間,從來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要回報,就必須付出代價,而這種代價,不是他們錦秀谷能付得出的,也不是她能付得出的!

  對于這樣的一場血煉,或者有人會說孔雀樹和李七夜太殘忍了,以億萬廣海魚為血煉,這是一場殘忍無比的掠奪。

  但是,更多人感到高興,對于很多修士來說,對于很多大教疆國來說,億萬廣海魚消失,那意味著什么?那就意味著五湖四海將會被騰出了廣闊無比的疆土海域,冇這對于許多的海國大族而言,這將會一場持久的盛宴,他們將會分得豐盛無比的晚餐!

  “萬古以來,一位至強者都是踏著無數的枯骨走過,對于孔雀樹來說,血煉億萬廣海魚為自己續壽,那又有何不可。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孔雀樹是站在了這個世界的最頂尖,吞噬整個廣海族也無可hòu非。”有強者如是說道。

  此時,已經很多人認為這一局恐怖的血煉乃是出自于孔雀樹之手。

  “就是,碧洋海沒有了廣海魚,那就是清靜多了,這也為怕有的種族和傳承騰出了大量的資源,廣海魚早就應該被大清除一次了,他們繁衍得太過份了,若是沒有再一次被大清除,說不定大家都沒有立足的空間和資源了。”對于廣海魚被滅掉了十之七八,很多大教圣地都是拍手稱快,甚至沒有人覺得這是過份。

  在很多各族和疆國眼中,廣海魚就是水中的蝗蟲,他們瘋狂繁衍,瘋狂占領海域,早就是有很多大教疆國對廣海魚不滿了,只不過是懼于廣海魚的人多勢眾,對廣海魚無可奈何而己。

  今天廣海魚被孔雀樹血煉,被除去十之七八,只怕整個碧洋海,在五湖四海,不高興的種族和門派是寥寥無幾,除了廣海魚他們自己如喪考妣之外,其他諸多的種族和門派都暗暗高興,甚至是拍手稱快。

  事實上,有很多海國圣地以極速的行動來占領廣海魚的國度疆地,一夜之間,碧洋海乃至是五湖四海是戰火連綿,一場爭奪廣袤無比疆土海域的大戰拉開了帷幄。

  在這個個時代以來,廣海魚占領了太多的疆土和海域了,在今日,各族大教發動了戰爭,除了為了奪取疆土海域之外,也有不少大教宗門是報當年被廣海魚奪去疆土海域的大仇!(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