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86章厄難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在祖藤之內,乃是一片廣袤的天地,在這里,一條條的藤根如巨龍一樣,有盤旋,有直沖而下,也有騰云走霧……

  在這里,自成一方天地,有飛泉從天而降,有泥土堆積成山,更是有根須盤錯成了一個龐然大物……

  在天空上,乃是星光閃爍,似乎在那最高處是懸掛著一顆顆星辰一樣。

  如果說,祖藤的內世界與朱雀樹的內世界有什么不同,那么就是能看得到祖藤的藤根比朱雀樹的樹根更強勁有力,更充滿了生命氣息,同時,天空上閃爍的星光也比朱雀樹的內世界更明亮。

  藤齊文抬頭看著天空上閃爍的星光,就不由問道:“那是星辰嗎?”

  葵花老祖與天藤城主也不由抬頭看,他們從來沒來過祖藤的內世界,事實上,他也不知道天空上閃爍著的星光是什么東西。

  “那是歲月的星光。”李七夜看了一眼高處閃爍的光芒,淡淡地說道:“當歲月的星光慢慢地黯淡的時候,說明樹祖離干枯不遠了。它就像樹木的年輪,歲月的星光黯淡了多少,就意味著它活了多久。”

  藤齊文抬頭看著高空上的星光,天空上的星光實在是太多了,多到只怕他也數不清,但是,當仔細觀看,也難發現有一些星光明顯比周圍的星光黯淡,這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藤祖活了多久,就有多少星光為之黯淡。

  看到高空上還有那么多星光閃爍著光芒,藤齊文不由為之松了一口氣,事實上,同樣松了一口氣的還有葵花老祖和天藤城主。

  他們祖藤依然還有那么多的歲月星光在閃爍著,這就意味著他們的祖藤還能活很長久的歲月,只要李七夜治好了祖藤的厄難。

  李七夜尋找了好一會兒,最后他找到了主根所在的位置,主根粗大無比,站在主根之前,就像是站在一面絕壁之前。

  此時,李七夜停在了主根的一個方位上,看著眼前的一切,緩緩地說道:“就是在這里了。”

  藤齊文他們忙是看去,只怕主根的這個位置有一個小小的凹洞,這樣的一個小小凹洞之中生長著一株看起來只有三寸高大的小草。

  一看的時候,這小草并不怎么特別的引人注目,整株小草是淺綠色,或者是因為沒有陽光的原在,看起來有點泛白。

  但是,仔細一看,這根本就不是什么小草,而是一粒粒細小到讓肉眼都難于看清楚的電粒子,無數的電粒子串成了電弧,細小的電弧糾纏在一起,看起來像是一株有三寸左右的小草。

  “怎么會這樣——”看到這樣的一株小小的小草,葵花老祖不由臉色一變,抽了一口冷氣,喃喃地說道。

  “這,這,這就是我們祖藤的厄難?“看到這樣的一株小草,莫說是藤齊文,就是天藤城主都難于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們心目中,作為是他們祖藤的厄難,冇連他們天藤城的歷代老祖都束手無措的東西,應該是極為兇險可怕,他們甚至可以想象,那種厄難有著惡魔一樣的身體,擁有站魔鬼一樣的笑容,或者是一縷縷的氣息都可以焚蝕世間的一切。

  然而,當親眼看到所謂的厄難之時,藤齊文和天藤城主他們都不敢相信,這看起來一株小草竟然是他們祖藤的厄難,這簡直就是讓人無法相信。

  “這,這樣的厄難,一只手都能拔出來吧。”藤齊文初看這株小草,脫口而出說道。但是,這話一出口,他就立即知道自己說錯了,如果連他都一只手能拔出來,那么,他們天藤城歷代先祖就不需要等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了,難道說,他們無敵的老祖連他一個晚輩都不如?

  “那你就拔拔試試。”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

  天藤城主也一下子意識到自己的徒弟說錯了,藤齊文這話不止是把李七夜給得罪了,連他們天藤城的歷代老祖都給得罪了,包括了眼前的老祖宗。

  天藤城主忙是打圓場地說道:“呵,呵,呵,先生誤會了,小徒見識淺bó,不知在高地hòu,又怎么懂其中兇險……”

  李七夜輕輕地擺手,打斷天藤城主的話,說道:“沒事,我沒有責怪他的意思,他去試一試,就明白這里面的玄奧了。”

  李七夜這樣一說,藤齊文不由看著自己的師父,此時天藤城主也無奈,只好對他點了點頭,事實上,他也想看一看這樣的一株小草竟究有什么樣的能耐,竟然能成為他們祖藤的厄難。

  藤齊文深興地呼吸了一口氣,伸手去拔這株小草,但是,還沒有觸到小草,他又不由停了下來,他雙手都不由顫抖,不敢下手。

  原因很簡單,這可是他們祖藤的厄難,細細思量一下,能成為祖藤的厄難,這是多么可怕,多么兇險的東西,萬一他碰到了這樣的厄難,豈不是要他的小命?

  “放心拔吧。”李七夜當然能看出他心里面所想了,笑了一下,說道:“我在這里,總不會讓你去送命。”

  得到了李七夜這樣的保障,藤齊文心里面才安穩了一下,最后,他將心一橫,一咬牙,用力向這株小草抓去。

  “噼里啪啦……”然而,藤齊文的雙手剛一觸及的這株小草的時候,一陣輕微的閃電聲音響,只見這株小草瞬間散掉,一下子散成了無數的光粒,這無數的光粒一下子消失在了主根之中。

  這整個過程給人一種擴散的感覺,一下子是光粒子變多了,而且一下子鉆入了主根之上,速度之快,根本就讓人反應不過來,更別說要去抓住這樣細小到不能再細小的光粒子了。

  “這,這,這是怎么回事?”藤齊文和天藤城主都不由呆了一下,他們都不明白這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啪啦——”就在這個時候,在內世界的所有根須之中閃動了一下光芒,不管是大小的藤根,還是細如絲發的根須,都有幽幽的光芒閃動了一下。

  因為內世界的根須太多了,有無數的根須是緊緊地靠著,或者是靠得很近,這些靠得很近或者緊緊靠著的根須在閃電動了一下幽幽的光芒瞬間,竟然是有著光弧浮現,這一道道的光芒就像閃電一樣一掠而過眨眼消失了。

  雖然說,這幽幽的光芒并不明亮,但是,一下子閃動的光芒實是太多了,多到讓人無法想象,所以,聽到“啪啦”的一聲閃電之聲的時候,一下子爆亮了整個內世界。

  這個過程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就像是一個太陽一下子炸開一樣,如此奪目的光芒,照得人難于睜開雙眼。

  這樣的整個過程,又有誰能想象這是由一點點的光芒閃動而引起的呢?

  閃芒一閃,如太陽炸開一樣,然后又陷入了黑暗,這樣的過程讓藤齊文師徒都難于適應過來。

  “這,這,這是什么?”好不容易,藤齊文回過神來,不由為之駭然地說道。

  “厄難——”葵花老祖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地說道:“它已經入侵到了祖藤的每一條根須之中了,如果它蓄夠了力量,它將會把祖藤壓榨干,接著祖藤就枯死。”

  “這么嚴重——”藤齊文都不由為之顫了一下,厄難入侵了每一根的根須,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因為藤根才是他們天藤城的冇根本。

  “那是因為你們拖得太久了,經過無數歲月的侵蝕,這已經給了它足夠的機會。”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對于李七夜這樣的話,天藤城主和葵花老祖都不由嘆息一聲,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祖藤無敵,為什么它又不能碾壓厄難呢?”天藤城主有一個疑問盤在心中,忍不住問道。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指了指天空,說道:“你知道你們的祖藤是要面對著怎么樣的鎮冇壓嗎?蒼天,賊老天!你們樹族的樹祖扎根大地,都已經是違逆了賊老天了,現在還要逆天,那立馬會招來絕世無比的鎮冇壓,當場就把它灰飛煙滅,除非有仙帝級別的存在幫它硬抗這樣的天譴了,否則,它所遭受到的無情打擊,不是它能承受的,這是雙重的鎮殺!”

  “與其立即招來灰飛煙滅,不由茍活下去,等著你們晚輩把厄難驅逐。”說到這里,李七夜看著葵花老祖。

  葵花老祖也不由老臉一紅,干笑了一聲,導致這樣的局面,都是他們這些老祖的過錯,他不得不承認,說道:“這是我們這些子孫無能,未能為祖藤解憂,一直還以為封住了厄難。”

  “啪啦……”就在這個時候,藤齊文身上響起了輕微的閃電聲,就在這個時候,藤齊文身上浮現了幽幽的光芒,一粒粒細小無比的光粒子浮現,這看起來藤齊文就像是籠罩了一層bóbó的閃電一樣。

  “發生什么事了——”藤齊文突然發現自己身上浮現了光粒子,這一下把他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他立即用手去拍這些光粒子,但是,他手還沒有碰到這些光粒子就一下子消散,一下子鉆入了他的體冇內。(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