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81章藤齊文的能力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李七夜的一席話,深深地刺到了藤齊文最深處,這不是在邈視他們天藤國,這是把他們天藤國的傷疤狠狠地揭開了。

  “我們并不是廢物,不是寄生在祖藤之下的蛀蟲!”最終,藤齊文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李七夜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在我看來,差不了多少。如果不是廢物,不是蛀蟲,那是什么?你們天藤城的老東西只會嘴炮而己。如果不是廢物,不是蛀蟲,那就做給子孫看,做給祖藤看!”

  藤齊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他一鞠首,說道:“先生,你等著,兩天之內,我天藤城必給你一個答案!”說完,他轉身就走,這一次,他走得很堅定,步伐很有力。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閉目養神,一點都不在意。

  在李七夜看來,藤齊文是去搬救兵也好,去說服天藤城的老祖也罷,不管是什么,對于李七夜而言,這些都不重要,時間一過,他就去拿天藤葫,該做什么的就去做什么。

  藤齊文走了之后,整個島嶼寂靜,也沒有天藤城的弟子來抓李七夜,看來,藤齊文并不是去向老祖們舉報李七夜。

  二天還沒有到,在第二天的傍晚時分,藤齊文匆匆趕回來,他神態憔悴,但是,一雙眼睛特別的明亮,充滿了生機。

  “先生,我們老祖已經答應下來,同意與先生交易,只要先生治好了祖藤,天藤葫就是先生的。”見到了李七夜之后,藤齊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對李七夜鞠身說道。

  李七夜看著藤齊文,翹了一下嘴角。淡淡地說道:“看來,我都要對你刮目相看,竟然能如此快的說服你們天藤城的一群老頭。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是需要很大的決心。”

  “這都是師尊他們的功勞。”藤齊文深呼一口氣。并沒有驕傲,也沒有得意,說道:“我所做的,只是天藤城弟子應該做的事情而己。”

  “很好,未來天藤城若是在你的帶領下,必有一番大作為。”李七夜看了藤齊文一眼,點頭說道。

  藤齊文并沒有因為李七夜的贊賞而驕傲,他鞠身說道:“不知道先生何時手治療祖藤呢?”

  “就是現在。”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時間不等人。速戰速決,了了此間之事,我好去他處。”

  藤齊文怔了一下,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如此的快,如此的有信心,要知道,他們祖藤的厄難,曾經有不少強大的藥師來嘗試過,都無能為力。

  李七夜看了藤齊文一眼,說道:“讓你們的老祖準備準備吧。我要去你們禁地,開腔治療了。”

  藤齊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后點了點頭。記下了李七夜的話。

  最終,天藤城也是很快答應下來,李七夜隨時都可以動手,他們天藤城也為李七夜打開了禁地。

  天藤城的歷代先賢都努力過,在祖藤的每一冇寸土地都布下了強大無比的禁制,如果沒有他們天藤城的同意,外人在他們天藤城內是寸步難行,更別說是進入他們天藤城禁地了。

  這一次天藤城的行動和反饋也是十分的迅速,也不知道藤齊文是如何游說成功的。不管藤齊文是如何的游說,對于他一個晚輩來說。能在短短的兩天之內就取得了如此的成就,可以說是十分的了不起。

  當然。李七夜不會去關心這樣的事情,這只不過是天藤城內部的事情,對于他而言,只要他治好了祖藤,拿到了天藤葫,其他的事情都與他無關。

  當天藤城一切準備妥當之后,藤齊文與天藤城主著陪著李七夜前往他們天藤城的禁地。

  事實上,這一次藤齊文能游說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師父天藤城主的鼎力相助,沒有天藤城主的鼎力相助,藤齊文一個晚輩想說服天藤城的老祖,那是談何容易的事情。

  在藤齊文與天藤城主的陪同下,李七夜來到了天藤城的禁地之外。

  天藤城的禁地,也就是天藤城最重要的地方,更是天地精氣最濃郁的地方,傳說,在這禁地中的有一個地方可以進入他們祖藤的內部天地,但是,傳說自從祖藤的兒子坐化之后,再也沒有人能進去了。

  此時,在天藤城的禁地之外,有不少弟子和老祖站在那里,在場的人不管是弟子還是老祖,都是天藤城的重量級人物,不是護法就是長老,甚至是太上長老。

  對于天藤城來說,治療祖藤是一件重大無比的事情,說天藤城是提防李七夜也好,是為了怕治療過程中發生意外也罷,總之,天藤城在這里可以有了足夠強大的力量去應付一切突變!

  對于天藤城的不少老祖在此坐鎮,李七夜也只是看了一眼,也沒放在心上,不管天藤城為了什么而準備,他都無所謂,如果誰人敢擋他的路,那就是殺無赦。

  “慢著——”在李七夜要進入禁地的時候,突然一聲沉喝響起,郝玉珍一下子站了出來。

  郝玉珍一下子站了出來,讓藤齊文與天藤城主頓時不由皺了一下眉頭,這場交易已經是達成了一致協議,他們也不希望節外生枝,以免得夜長夢多。現在郝玉珍一下子站出來,他們都有著一種不祥的感覺。

  “有事嗎?”李七夜只是撩了一下眼皮,懶洋洋地說道。

  郝玉珍此時冷著臉,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冷冷地說道:“你必須交出你的所有東西,除了治療祖藤所需要的東西之外,其他的東西都不準帶入禁地。”

  “郝師妹,你這是什么意思?”藤齊文不由臉色一變,他沉聲地說道。他花費了無數心血,好不容易讓諸位老祖達成了一致的意見,現在郝玉珍又橫來一腳,這明顯是對這一場交易不利,一下子讓這場交易充滿了變數。

  “藤師兄,大家都是為了祖藤,這是為了祖藤的安全。”郝玉珍板著臉,冷冷地說道。

  郝玉珍就是有意刁難,她也不知道這一次藤齊文是用了什么手段說服了宗門內的老祖,但是,這一次藤齊文所作所為,一下子提升了他在天藤城的地位,頓時對她造成了巨大無比的威脅。

  所以,郝玉珍想找機會抓住李七夜的把柄,只要抓住了李七夜的把柄,就是等于抓住了藤齊文的把柄!

  “老祖,這一場交易諸位老祖都已經是達成了一致的協議了,又怎么節外生枝呢?”此時,天藤城主也不滿,看著郝氏老祖說道。

  郝氏老祖緩緩地說道:“這一場交易依然不變,諸位老祖的協議依然不變,但是,為了祖藤的安全,不得不作防范。正如城主所說,你們的藥師可是沖著我們寶物而來,誰敢說他不會圖謀不軌,暗中地祖藤做手腳。”

  在有不少天藤城的老祖在場,天藤城主不由看著其他的老祖,說道:“諸位老祖的意思呢?”

  “防患未然,李藥師也不需要把東西留下,但,所要用到的東西,應該檢查檢查。”有一位老祖沉聲地說道。

  雖然在藤齊文他們的游說之下,天藤城的老祖們都已經達成了一致的協議了,但是,他們對李七夜依然有防備之心,被郝玉珍如此一攪和,天藤城的老祖們也的確是怕李七夜對祖藤動手腳。

  此地藤齊文與天藤城主又冇惱又無奈,這樣的理由,也的確是理所當然,讓他們無從反駁。雖然說,他們并不反對對李七夜有所防范,但是,對于這一場交易,他們并不希望節外生枝,萬一這一場交易未能成功,他們的一切心血都是白費了。

  “聽到沒有,過來讓我們作一個全身的搜索,你的每一件物品都必須經過檢查。”有了老祖的贊同,此時郝玉珍底氣更壯了。

  李七夜都懶得去看郝玉珍一眼,看著在場的天藤城老祖,淡淡一笑,搖了搖頭,說道:“天藤城出一二個人杰,我還以為你們天藤城有所改變了,看來看去,依然還是一群食古不化的老東西而己,實在是太讓人失望了。”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在場的天藤城老祖臉色大變,這簡直就是羞辱,而藤齊文師徒兩人頓時苦著臉,一下子就把事情給攪黃了。

  “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羞辱我天藤城,掌嘴!”這對于郝玉珍來說乃是千載難蓬的機會,嬌叱一聲,一巴掌抽了過去。

  但是,巴掌還沒有抽到李七夜臉上,她的手掌已經一下子被李七夜捏住了。此時,李七夜這才正眼去看郝玉珍,笑了一下,說道:“就你這樣的蠢材,也敢在我面前吆喝,真不知死活。”

  “嚓嚓——”的一聲,李七夜話還沒有說完,一下子就把郝玉珍那如春蔥一般的玉手硬生生地捏斷了。

  “救命——”郝玉珍尖叫一聲,欲呼救,但是,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她連反應都來不及,李七夜瞬間就右手卡住了她那如凝脂一般的粉頸。

  李七夜的動作太快了,快到讓在場的老祖都難于看清楚,當他們看清楚的時候,李七夜已經是一只手高高吊起了郝玉珍。(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