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69章孔雀樹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孔雀峰,此乃是孔雀樹祖坐化的地方,樹孔樹祖所化的孔雀樹就是在這里。

  孔雀樹很高,直入云霄,插入天穹,整座孔雀樹看起來像是巨人一樣站在這片大陸之上,庇護著整個孔雀大地。

  孔雀峰不是誰都能上來的地方,只有強大到一定程度的修士,才能承受著孔雀峰的力量,才能登上孔雀峰。

  登上了孔雀峰,只見峰頂之上乃是平坦無比,就像是一個小小的校場,甚至可以說,這峰頂的石頭都被磨得發亮。

  在以前,特別是孔雀樹還生命極為旺盛之時,曾經有無數的樹族弟子來此,在這里跌坐入道,欲借著孔雀樹的力量參悟大道。

  千百萬年以來,人來人往,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里留下了足跡,最后,把這里的石頭都打磨得發亮。

  李七夜早早就來拜祭孔雀樹,事實上,對于他來說,也是送一送一這尊偉大樹祖的最后一程。

  孔雀樹要枯死,那是遲早的事情,當孔雀樹枯死之后,一切都隨之灰飛煙滅,世間再也沒有孔雀樹祖的痕跡。

  當李七夜與孔琴如來到峰頂拜孔雀樹的時候,早早就已經有人在拜祭孔雀樹了。

  孔雀樹,看起來并不高大,三丈有余,樹干蒼老,樹皮又老又硬,裂開的樹皮宛如龍鱗一樣,雖然已經失去了光澤,依然讓人能感受到那它的堅硬。

  孔雀樹上已經沒有多少樹枝,只有三五條樹枝舒張,樹枝之上。零零星星地散落生長著一些樹葉。樹葉雖然依然青翠。但是,依然給人一種凋零的感覺。

  此時,孔雀樹前乃是青煙裊裊,有人點燃了香火,拜祭孔雀樹。

  前來拜祭的是一個青年,這個青年穿著一身葛衣,雖然這個青年沒有展露強大的氣息,但是。當他雙眼一翻之時,給有一種磅礴無比的力量。

  這個青年全身散發出了一股樹木的氣息,讓人一靠近,就知道他是出身于樹族。

  這個青年身后跟隨著三個老者,這三個老者都是血氣浩瀚,氣息極為強大,這不用多看就知道他們是真正的強者。

  有如此三位老者隨行,這就可想而知這個青年的身冇份是何等的高貴了。

  并非是在今天只有這青年或者李七夜拜祭孔雀樹,事實上,從地上插著的香竹就知道。一直以來都有人拜祭孔雀樹。

  事實上,這些年來。有很多人族修士,不管是出身于孔雀地或者是其他地方的,都紛紛來拜祭孔雀樹,因為大家都知道,不久的將來,孔雀樹會慢慢枯死。

  天靈界的人族修士都感恩孔雀樹祖一個又一個時代庇護著人族,在這孔雀地,讓人有了安居樂業的地方。

  這個青年拜祭之后,站在孔雀樹前,看著青煙裊裊升起,他久久沉默不語。

  當李七夜和孔琴如登上山峰之后,青年站在了那里,沉默了一下,拜了拜,說道:“我們走冇吧。”說著,帶著三位老者轉身就走。

  臨離開的時候,這個青年向李七夜和孔琴如兩個人鞠了鞠身,十分客氣,算是彼此打了招呼。

  對于這個青年的招呼,孔琴如也是頷首,以作回禮,李七夜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未說。

  青年遠帶著三位老者離開之后,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好一雙木瞳,樹族已經很久未出這樣的人了。”

  孔琴如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心里面不由為之一震,李七夜只是看了對方一眼,就能看出對方的秘密,這未免太可怕了吧。

  “他是天藤城的傳人之一藤齊文,早在幾年之前,便踏入了大賢境界,是很有實力的年輕一輩。”孔琴如不由說道。

  孔琴如遮蔽真身,剛才那個青年并沒看出孔琴如的來歷,但是,孔琴如作錦秀谷的谷主,可以說是盡識天下名士。

  李七夜沒說什么,徑自走到了孔雀樹之前,放下香火,看著眼前已經凋零的孔雀樹,久久沉默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長生,太過于遙遠,就算對于樹祖來說,最終,也是難逃一劫,終究是要歸去的時候。”

  說完,李七夜點燃了香火,向孔雀樹祖拜了拜,就算是對于他來說,孔雀樹祖也是十分了不起的存在,更何況他曾經在這里庇護了人族一個又一個時代。

  孔琴如也跟著拜了拜,恭恭敬敬,恭敬之心,出自于肺腑。

  一番拜祭之后,李七夜輕輕地摩挲著孔雀樹硬硬的老皮,最后,聽到“滋”的一聲,李七夜的手掌如同流水一樣融化一下子消失在了樹軀之中。

  李七夜閉著雙眼,靜靜地站在那里,閉著眼睛,宛如是睡著了一樣。

  過了好一會兒之后,李七夜這才緩緩地睜開了雙目,“滋”的一聲響起,手掌從樹軀之中抽了出來。

  “不超出五萬年,孔雀樹必枯死。”李七夜淡淡地下了結論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孔琴如心里面一震,這比她想象中還要快,她認為孔雀樹至少還能支撐二三個時代。

  “只能撐得了五萬年?”孔琴如不由一時間失神,喃喃地說道。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準確來說,勉強能活得過四萬年,四萬年之后,那就不好說了,隨時都會枯死。四萬年之后,它能撐多久,就要看它對這片大地的眷戀了。不管如何說來,總有一天,他會放手的。”

  一時之間,孔琴如心里面都不由沉甸甸的,她也充滿了無奈,就算她希望孔雀樹祖不那么早枯死,但是,她無法改變什么,她也是無能為力。

  最后,孔琴如只好無奈地嘆息說道:“樹祖,也是有枯死的那一天,誰也不能挽回,只能說,希望這一天能慢點到來吧。”

  “誰說的?”站在孔雀樹下,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說道:“這些事,是要看對于誰來說,逆天續壽,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七夜這樣的話如同綸音一般,一下子重重的敲響了孔琴如的芳心,孔琴如頓時是芳方劇震,她一下子抬起頭來,她看著風輕云淡的李七夜,都不敢相信,身體都不由顫了一下。

  “你,你,你的意思是說,你,你,你能給孔雀樹續壽?”那怕是作為谷主的孔琴如,此時說話都不由聲音顫抖,都不由緊張地看著李七夜。

  李七夜只是看了孔琴如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孔雀樹,淡淡地說道:“對于樹族的樹祖而言,就算是他們坐化返祖、扎根大地,但,他們也依然像修士一樣,依然有機會續壽。孔雀樹也是依然有機會,而且,它從來沒有續過壽,它的機會就更大了。”

  “你,你,你這話是真的?”孔琴如一下子精神起來,一下子在心里面不由燃起了希望,不由興冇奮地看著李七夜。

  “我說的話,比珍珠還要真一百倍。”李七夜乜了她一眼,說道:“再說了,這也是常識好不好,對于一個藥師來說,逆天續壽,那是最基本的手段。”

  如果有藥師在場,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定會被氣得吐血身亡,或者是自卑到撞豆腐自殺算了。

  逆天續壽,這對于藥師來說,是極為高遠的目標,只有達到了傳奇級別的藥師,才能有這個實力,而且成不成功者很難說。現在到了李七夜口冇中,竟然是成了最基本的手段。

  “這么說來,這么說來你能為孔雀樹續壽了。”孔琴如秀目發亮,一下子是希望滿滿,十分興冇奮地說道。

  “能。”李七夜看了孔雀樹,說道:“它從來沒續過壽,就像修士一樣,第一次續壽,不止是機會很大,而且,能續上很長的壽。像孔雀樹這樣的存在,續上壽,再活十個八個時代,那完全是不成問題。”

  “那你還等什么,快快給孔雀樹續壽呀。”孔琴如不由為之興冇奮地說道。

  李七夜慢吞吞地看了孔琴如一眼,說道:“我為什么要給它續壽,他又不是我的親人,又不是我的長輩。”

  “你是人族——”孔琴如不由說道:“孔雀樹曾經是在此一個又一個時代庇護人族,作為人族,為孔雀樹做點什么,那也是應該的。”

  聽到孔琴如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小女人,你想得太所以然了。世間,為人族做過事情的人多得數不過來,難道說,我都是要一一去為他們或他們后人做點什么事不成?多少先賢,多少無敵,為了人族的生存,曾經奮斗過,可以說,比起一些人來,孔雀樹祖做的這點事情,不足為道。”

  “你——”孔琴如一時之間臉色漲紅,她看著李七夜,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李七夜瞅了她一眼,淡淡地說道:“一切,都在注定之中,這是每個人的選擇。就像先賢為人族而高歌前行,就像孔雀樹祖在這里扎根大地,這都是他們的選擇。他們走出這樣的路,并不是祈求后人給人們回報,他們只是走自己的路,為自己的人生而負責,為自己的追求而堅持到底。”(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