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85章斬魔臺

夢想島中文    帝霸

  “第一兇人來了。”當李七夜到來的時候,不知道誰叫了一聲,頓時是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李七夜到來之后,眾人都紛紛讓路,現在李七夜不論是走到哪里,任何人都會給他讓出來條路來,沒有人敢擋他的道。

  事實上,在今天不知道多少人見到第一兇人雙腿都會發軟,更別說是擋他的道路了。

  李七夜站在一座山峰上,與梅素瑤她們遠遠地看著斬魔臺。

  看著散發出幽幽光芒的鍘刀,他也不由為之沉默起來。他曾經在帝魔小世界呆了很長的時間,他曾經在魔界成為了一尊魔王。

  在這里,除了探索一些東西之外,更讓他關注的一個問題,那就是魔士上了斬魔臺,是不是真的能通往另外一個世界。

  “上斬魔臺,對于魔士來說,需要條件嗎?”看著斬魔臺,陳寶嬌都不由好奇地說道。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不需要,可以說,任何魔士都可以登斬魔臺,但是,魔士的強弱,就會有著不一樣的效果。”

  “怎么不一樣?”陳寶嬌不由好奇地問道。

  李七夜看著斬魔臺上的鍘刀,緩緩地說道:“等一下魔士上了斬魔臺,你很快就明白了。”

  “真的有另外一個世界嗎?”惜字如金的白劍真也不由看著斬魔臺,忍不住問道。

  她們都聽李七夜跟魔士說過另外一個世界的事情,但是,她們也不知道另外一個世界是指什么世界,是怎么樣的一個世界。

  “不知道。”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或者有,或者沒有,一切都很難下定論,再說,每個人對’世界’這個詞有著不一樣的詮釋。”

  終于,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尊魔士登上了斬魔臺,這尊魔士乃是人形,身上散發出了可怕無比的魔氣,莫說是大賢,就算是神王見到這樣的一尊魔士都會忌憚三分。

  站在斬魔臺之上,這尊魔士遠遠眺望著斷崖之前的茫茫虛空,沉默起來。

  在遠處圍觀的修士也都不由屏住呼吸,對于大家而言,能親眼一見魔士上斬魔臺,這的確是一件十分難得的事情。

  最終,這尊魔士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站在了側前之前,面對著斷崖。此時,這尊魔士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脖子放在了刀槽之上。

  看到這尊魔士已經把脖子放在了刀槽之上,甚至有修士不由一顆心高高地懸起,緊張得都不由握著自己的拳頭。

  “喀——”的一聲,鍘刀落下了,它極為鋒利,如同切豆腐一樣,一下子把魔士的頭顱斬了下來,從鍘刀上滾落了斬魔臺。

  “轟——”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尊魔士的頭顱斬下的瞬間,脖子斷口瞬間噴涌出了無數的魔氣。

  魔氣就像沖擊波一樣往斷崖之前的茫茫虛空沖了過去,這尊魔士極為強大,他的魔氣磅礴如海,強勁十足,無窮無盡的魔氣撕裂虛空,以摧枯拉朽之勢瞬間沖入了茫茫無盡的虛空最深處。

  “轟——轟——轟——”魔氣強勁十足,脖子斷口處的魔氣噴涌而出,噴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終于,這尊魔士體內的所有魔氣都噴涌完了,這才平靜下來。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才發現,噴涌沖入茫茫虛空的魔士此時在這片虛空之中化作了一條橋梁,從斷崖一直架往茫茫虛空的最深處。

  “喀嚓”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滾落在地上的頭顱此時裂開了,在頭顱之中走出了一個小小的人來。

  這個小小的人兒長得跟這尊魔士是一模一樣,只不過,這只個小小的人兒看起來沒有任何身驅,他只是由魔氣凝聚而成。

  “這是真命嗎?”看到從頭顱中裂出來的小小人兒,李霜顏都不由問道。

  “不,是魔元,與我們的真命完全不一樣。”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

  看到小小的人兒從頭顱中裂出來,眾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眼前驚奇的一幕。

  此時,這個小小的人兒快步走上了由魔氣所化的橋梁,他沿著橋梁極速地往茫茫的虛空而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影子瞬間掠起,這是一個老修士,看這個老修士血氣干枯,便知道他已經是年紀很大了。

  這個老修士以極快的速度沖上由魔氣所化的長橋,欲跟著魔元通往另外一個世界。

  “啊——”然而,當這個老修士一踏上長轎的時候,沒有想象中的雙腳落地,長橋根本就承托不了他的身體,瞬間掉落,掉落入茫茫的深淵之中。

  對于修士而言,可以凌空飛行,但是,在這茫茫的虛空中根本就不行,一旦掉落,那就是直接掉落入虛空下的深淵,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看到這樣的一幕,不少人抽了一口冷氣,臉色為之一變,或者也有不少修士跟這位老修士有著一樣的打算,想跟著魔士通往另外一個世界,但是,現在看來,這種想法根本就是行不通。

  在眾目睽睽之下,小小的人兒沿著長轎消失在茫茫虛空之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而架在虛空中的長橋這才慢慢消失。

  “究竟那是通往怎么樣的一個地方呢?”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事實上,所有人都是十分的好奇,大家都想知道,對面是怎么樣的一個地方,或者說,彼岸是怎么樣的一個世界。

  很多人都站在那里,看了很久很久,那里依然是一片茫茫的虛空,再也沒有任何東西,也沒有任何變化。

  最終,大家都慢慢散去,因為大家都知道沒有人會得到答案,沒有人會知道結果。

  “他抵達了那個世界了嗎?”陳寶嬌看著茫茫的虛空,都不由十分關心。

  “沒有人知道,這是一場沒有答案的旅行。”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輕輕地嘆息地說道:“因為一旦踏上斬魔臺,就再也不能回頭,從來沒有聽說過哪一個魔士回來過。”

  “此去,便杳無音訊。”白劍真也不由一時間失神,喃喃地說道。

  上了斬魔臺,這就像是失蹤了一樣,這是一條不歸之路,沒有人知道會不會成功,也沒有人知道是不是失敗,在這邊的人永遠不知道結果。

  “魔士長生,他們為什么還一定要去另外一個世界呢?”李霜顏不由問道:“這是一條不歸之路,他們應該明白才對。”

  “他們明白,他們心里面是一清二楚,他們知道自己是走上一條怎么樣的道路。”李七夜看著茫茫的虛空,說道:“就如他們所說的那樣,這是夙愿,這是宿命!不管是多久,總有一天,他們都會踏上這一條路,唯一的區別,那只不過是早與晚而己,這是每一個魔士都要面對的。”

  “魔士的斬魔臺,帝兵的征途。”連梅素瑤也都不由喃喃地說道:“這是萬古以來的未解之謎,沒有人知道這是怎么樣的一個結局。”

  “除了魔士本身,再也沒有人能抵達彼岸了嗎?就沒有仙帝嘗試過?”李霜顏看著眼前茫茫的虛空,都不由充滿了好奇,說道。

  梅素瑤張口欲說,但,又閉上嘴了,她也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

  李七夜看了一眼梅素瑤,淡淡地說道:“這沒有什么不好說的,怒戰仙帝在成為仙帝之后,就曾經去嘗試過,他曾在斬魔臺起航,強渡虛空,欲登彼岸。”

  “怒戰仙帝——”聽到這話,李霜顏她們都不由大吃一驚,都看著梅素瑤,陳寶嬌不由吃驚地說道:“傳說是怒仙霸體大成的怒戰仙帝!”

  仙帝,已經是無敵了,而仙體大成的仙帝,那可以想象了。怒戰仙帝,他是長河宗的第二位仙實,有人說,他比長河宗的始祖袖水仙帝還要強大,還要可怕。

  “是的。”梅素瑤輕輕地嘆息一聲,承認地說道:“我宗門有記載說,他成就仙帝之后,曾經作過嘗試。”

  “結果怎么樣?”惜字如金的白劍真都忍不住問道:“真的有彼岸嗎?”

  “具體,我也不清楚,因為有好幾種說法,從記載來看,言焉不詳,我們作為晚輩,也無從考研,無法確定哪個說法是真的。”梅素瑤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

  “仙帝失敗,這也沒有什么好可恥的,只不過,長河宗諸老不愿意去談而己,不然望無敵的仙帝蒙上一層陰影。”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怒戰仙帝也失敗了?”聽到這樣的話,李霜顏她們都不由為之震驚了,在所有人看來,仙帝是無敵的,更何況是仙體大成的仙帝!

  “有這個可能。”梅素瑤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怒戰祖師回來之后,未跟人提過此事。但是宗門的老祖從祖師的口言片語推測,祖師很有可能未能成功登上彼岸,所以宗門內的老祖都不愿意多談這件事情。”

  長河宗這樣的做法,李霜顏她們都能理解,仙帝,這是無敵的象征,如果說,連仙帝都會失敗,這將會為仙帝的一生英名蒙上陰影,這的確是長河宗老祖不愿意去談這樣的事情。R1152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