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62章白劍真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帝魔小世界已開——”就在當夜,一個消息在整個葬佛高原炸開了,這個消息是傳遍了葬佛高原的每一個角落。…頂點小說,x.

  在靈山不遠處,大湖在月色下波光粼粼,此時,在這附近已經有眾多的人等待在那里了,一雙雙眼睛盯著湖水。

  “嘩啦——”水聲響起,只見湖水跳躍而起,就像魚躍龍門一樣,一簇簇的水花跳躍,顯得特別的熱鬧,特別的歡喜,似乎,這個時候這一簇簇的水花有了生命一樣。

  “嘩啦、嘩啦、嘩啦……”一簇簇跳跨而起的水花就在湖面上慢慢地筑構成了一個巨大的佛門,佛門浮現了一個個佛印,每一個佛印似乎是鎮壓著佛門里面的世界一樣,讓佛門里面世界的生靈無法走出來。

  “帝魔小世界的佛門已經打開,我們進去。”看到佛門已經穩定之后,有一個老祖沉喝一聲,帶著門中弟子沖入了佛門,眨眼間消失了。

  其他人都紛紛跟著沖了進去,都紛紛沖入了帝魔小世界,大家都等待著這難得的機會。

  “轟——轟——轟——”在一陣轟鳴聲中,戰車碾空而來,九劍老人坐于上面。

  “姬空無敵來了,我們快點。”見到這支隊伍,很多人都變色,紛紛地擠入了佛門之中,爭先恐后。

  當姬空無敵他們來了之后,還沒有進去的人都紛紛給他們讓路,誰都不敢擋他們的道,特別是看到九劍老人坐在戰車之上。不管是誰。看了都會毛骨聳然。

  姬空無敵他們進去之后。緊接著,戰師、林天帝、寶柱人皇等等絕世天才也都紛紛進入了帝魔小世界。

  當看到寶柱人皇的時候,當看到寶柱人皇依然戰意高昂的時候,很多人都不由為之驚嘆一聲。

  “屢敗屢戰,人皇的確不愧是戰神,對于修士而言,失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勇氣去面對失敗。只要永不言敗,總有一天會登臨巔峰的。”看到寶柱人皇依然是戰意高昂,很多人都佩服他。

  對于修士,特別是經過風浪的老一輩修士來說,失敗并不可怕,人生誰都失敗過,就算是仙帝都失敗過,何況是他人。

  “沖呀,帝魔小世界的仙草寶物正等著我們呢。”有老祖大叫一聲,帶著晚輩爭先恐后的沖殺入了帝魔小世界。

  當夜。李七夜并沒有出發,第二天。他對李霜顏她們說道:“姑娘們,準備,準備,我們也該起程了,去帝魔小世界去。”

  “公子,這次去帝魔小世界,你給我們怎么樣的造化呢。”陳寶嬌抿嘴嬌笑,三分撒嬌的模樣,她這樣嫵媚傾城的人,一旦撒嬌起來,那是魅力不可擋,讓人神搖魂銷。

  “你們并不靠造化。”李七夜笑著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要寶物,我們有,要功法,還有什么比得上你們的仙體?”

  李七夜這話說得也沒錯,滅了蹄天谷這些帝統仙門之后,現在他們的確是不缺寶物。

  “那公子帶我們進去,為的是什么呢?”陳寶嬌十分的嫵媚,十分的讓人。

  “魔界的仙草靈藥,可謂是世間一絕,純粹而玄妙,我打算給你們找一點適合你們的仙草靈藥。”李七夜說到這里,看了她們一眼,說道:“你們現在缺的是火候,需要時間來打磨,現在若再弄點靈藥仙草,這可謂是能讓你們事半功倍。同時,也讓你們見一見這世間的玄妙。”

  “公子此去,為的是何物?”相比起陳寶嬌的嫵媚來,李霜顏的冰冷,又有著另外一番風情。

  “了結一些心愿,跟老無寺過過招。”李七夜淡淡一笑,沒有多說。

  不過,李七夜他們還沒有啟程,一大早就有一個人來拜訪了,拜訪的人,就是當今赫赫有名的白劍真。

  “我要與你決斗!”白劍真一見到李七夜,冷冷地說出這樣的第一句話。

  “決斗?”李七夜看著眼前的白劍真,雖然說,現在的白劍真依然是冷如劍,冰如鐵,但是,與以前又不同,現在的她,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自然,只有當她心起戰意的時候,才是真正的冰冷無情,因為這一刻,她踏入了劍道。

  “我們之間的約定,依然有效!”白劍真懷抱劍,此時,她就是一把劍,世間最鋒利的一把劍。

  白劍真所說的約定,就是當年在天古尸地的三劍之約。

  李七夜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就算我愿意跟你約定,你拿什么一戰?并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你必敗無疑。”

  “未戰,你何知我敗!”白劍真秀目一張,劍芒一閃,一道劍芒,可斬天穹星辰。

  “不用戰,我也知道。”李七夜笑著,坐在那里,隨意由心,說道:“你拿什么戰?狂劍,還是以命祭劍?劍神圣地的老把戲,我一清二楚。”

  “這不關你的事!”白劍真緩緩地說道:“戰敗,便是我死,若是我勝,我只要你的佛劍!”

  “佛劍?”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走到今天,你應該知道,佛劍,不在于劍法,也不在于劍道,而是在于劍心。”說著,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心臟。

  “我需要你指點。”白劍真依然冰冷如劍,她就像是出鞘的神劍,隨時都面臨著她最巔峰的一戰。

  “我不會跟你戰的,因為對于我來說,沒意義。”李七夜看著白劍真,說道:“我要一個死人干什么?憑你的劍道,憑你的狂劍,打不敗我,你唯一能搏的,就是以命祭劍!如果我是打贏你了,你也就是一具死尸而己,你說,我要一具死尸干什么?我又不是戀尸癖。”

  白劍真不由覺默起來,她不是不夠自信,但是,以她的狂劍,真的無法打敗李七夜,正如李七夜所說,如果想打敗李七夜,她唯有一個殺手锏。

  “你是明白劍道的奧義。”李七夜看著白劍真,說道:“不過,你所得的,是劍道奧義的一隅。我并不是說這有錯,專于一道,而極于一道,這也是一種修行,這也是一種大道,走到最后,也是萬流歸宗,就像你們的夜啼仙帝,最終不也是成了仙帝?”

  說到這里,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但是,你們神劍圣地的劍道,過于偏激,就像夜啼以殺證道一樣。雖然說,萬道皆可成仙帝,但,以殺證道,又或者像你,欲以狂證道,這都是劍走偏鋒……”

  “……我并不想對夜啼仙帝有不好的評價,我只能說,走怎么樣的路,有時候,決定怎么樣的結局,你知道夜啼仙帝是怎么樣而落幕的嗎?”說到這里,李七夜看著白劍真。

  “怎么樣落幕的?”白劍真目光一凝,關于他們祖師的一些傳說,她也聽說過一些,但是,從來都是無法考證。

  “如果未來你有那個機會,你會知道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看著白劍真,說道:“佛劍也好,狂劍也好,這都是劍道的一部分,你可以一直走下去。就如現在來說,你想得到佛劍,但是,佛劍之后呢?你覺得佛劍之后是什么?”

  白劍真不由為之沉默,看著李七夜,一時之間回答不上來。

  “我可以指點你,讓你明悟佛劍的真諦,我甚至可以指點你,讓你看到佛劍之后的道路。”李七夜緩緩地說道:“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你想要什么。”白劍真沉默了很久,最終,看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

  李七夜看著白劍真,淡淡一笑,說道:“留下來,我給你一席之地,未來,你必成為劍神,真正的劍神,上可屠諸神,下可斬眾魔。”

  白劍真不由為之沉默起來,看著李七夜,過了好一會兒,她說道:“你身邊已經有劍侍了。”

  “你搞錯了。”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跟霜顏不一樣,霜顏是我貼身的侍女,而你,我要的不是照顧我生活起居的人,我是要一名戰將!”

  說到這里,李七夜看著白劍真,說道:“我欣賞你對劍道的執著,只要你這樣對劍道執著的人,才能走到道劍的巔峰,我更欣賞的是,你就是一把劍,一把我握在手中的劍,利鋒而危險,甚至是鐵血無情!我所向,便是你所斷,可斷一切!”

  白劍真沉默了很久,畢竟,這對于她來說是一件大事,終身大事。

  “你跟隨著我,我所給你的,不止是劍道。”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我可以給你更多,我可以去帶你去看夜啼仙帝所去過的地方,我更加可以告訴你夜啼仙帝是怎么樣落幕的。”

  沉默著,最終,白劍真鄭重地說道:“好,我同意。”她說完,便以真命許誓,她的確是果斷殺伐的人,毫不拖泥帶水。

  雙方約定之后,李七夜吩咐說道:“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準備,可以去準備一下,我們啟程去帝魔小世界。”

  白劍真什么都沒說,默默無聲地退下了。

  “我還以為公子要收她為暖床丫頭呢。”白劍真離開之后,陳寶嬌不由抿嘴而笑。

  李七夜笑了起來,輕輕搖頭,說道:“那只是開玩笑而己,當年的三劍之約,只是戲弄一下她,如果我要暖床丫頭,誰還比你們兩個更適合。”

  “你想得美呢。”陳寶嬌嬌嗔一聲,就算是冷如冰霜的李霜顏都不由粉臉一紅。(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