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38章吠陀金剛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在佛舍之內,有一尊金剛跌坐在那里,這尊金剛披著袈裟,整個人散發出金光閃閃的佛光,他的身體竟然是金光燦爛,這看起來不是肉身,而是用黃金鑄造的雕像。◎,

  金剛跌坐在那里,雙眉很長很長,而且是白如雪,他腦袋上的戒疤是特別的耀眼,一個個戒疤散發出光芒,像是一只只燈籠一樣。

  李七夜走了進去,隨間地在團蒲上坐下,看著眼前的這尊吠陀金剛,只是笑了一下。

  此時,吠陀金剛佛目一張,目光如刀,在這瞬間,讓人感受到了金剛之威,宛如金剛伏魔一樣,在他的目光之下,讓人心里面顫了一下,不敢放肆。

  不過,這對李七夜沒有絲毫的影響,他依然是坐在那里,依然自在由心。

  “上師便是最近赫赫有名的邪佛?”吠陀金剛合什,雖然尊為金剛,他并不失禮。

  李七夜笑了一下,隨意地說道:“他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我來這里,不是為談佛而來,也不是為辯經而來,我要你身上的一件東西。”

  “出家人,四大劫空,除了座下這一張團蒲,再無他物。”吠陀金剛合什說道。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你有沒有他物,我懶得過問,吠陀,我今天來,跟你要的東西就是當年你在帝魔小世界所得到的那件東西。”

  聽到這話,吠陀金剛佛目一張,兩道凌厲的目光一閃,然后又消失了。他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上師所言。貧僧聽不明白,出家人,四大劫空,身無他物。”

  “吠陀,我耐心有限,今天,我必須要拿到這件東西!”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吠陀金剛不動怒,輕搖頭。說道:“上師,此乃是強人所難,貧僧身無他物,更不知什么那件東西!”

  “吠陀,我跟你坐下來談,那就代表我今天不想動手,如果你不交出來,后果就無法想象了。”李七夜說道。

  “上師此乃是威逼嗎?”吠陀金剛雙目一厲,金剛之威逼人,說道:“出家人。不動嗔怒,但。金剛一怒,必出手伏魔。”

  “出手伏魔?”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笑著說道:“吠陀呀,吠陀,你說誰才是魔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哈,這話我自己想想都好笑。”

  笑到這里,李七夜看著吠陀金剛,說道:“吠陀,從你口中說出’伏魔’這兩個字,我自己都笑噴了。你是今天的吠陀金剛也好,是過去的吠陀魔王也罷。說真的,我都懶得去管,我今天來,只需要那件東西,過去的爛事,我不想再去糾纏。”

  “尊駕是何人也!”此時,吠陀金剛雙目一厲,盯著李七夜,此刻,他的目光射來,就像一尊金剛鎮壓在他人的心頭一樣。

  “我是何人重要嗎?就算我說出來,也會嚇你一跳。”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把那件東西交出來,我當作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不然,莫說是你成了金剛,就算是成了佛,我也會讓你永遠呆在地獄!”

  “阿彌陀佛,今日貧僧要出手伏魔!”吠陀金剛雙目一寒,此時,金剛之威可以碾壓一切,就算是圣皇在這里,都會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吠陀,我耐心有限,如果你不交出那件東西,后果你自己想象一下。”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當年,我屠你吠陀國,血流三年!如果說,你覺得那是一場災難,那么,今天我出手了,那才是真正的災難,我會讓你在地獄呆一輩子,永世不得超生!”

  “你——”吠陀金剛一下子站了起來,怒目相視!可怕的佛威瞬間爆發,他盯著李七夜,厲聲喝道:“你,你就是那個惡魔——陰鴉!”

  “惡魔?”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吠陀,你還沒資格叫我惡魔,沒錯,我屠了你吠陀國。我是惡魔,那你是什么?你們吠陀國是什么?你們連惡魔都沒資格稱得上,至少,我這尊惡魔是光明自大把你們全部屠光,讓你們永不得翻身!”

  “你們呢,你們是什么東西?”李七夜只是冷淡地乜了吠陀金剛一眼,說道:“你們只不過是一群臟骯的鬼物而己,吃人肉,喝人血,剝人皮,圈地建一個吠陀國,把千萬凡人當作蟻螻,當作食物,用他們的白骨筑成宮殿?你們是什么東西,說實在的,吠陀,你入人族的資格都沒有,在我眼中,你是最低等的鬼物而己,人族沒你這種惡心的生靈!”

  一時之間,吠陀金剛胸膛起伏,整個人情緒波動極大,他已經是一尊得到的金剛了,早就斬斷了紅塵了!但是,今天他情緒波動十分激烈。

  “陰鴉,你殺我妻兒,屠我子孫,滅我滿門!”吠陀金剛不由厲聲叫道。

  “那又怎么樣。”李七夜都懶得再多看他一眼,說道:“吠陀,你是當年的吠陀魔王也好,今天的金剛也罷。你當年橫行九界,號稱無敵神皇,沒有人敢動你,但,你在我眼中,只不過是一只蟻螻而己!”

  “沒錯,我滅你全門,我屠光你的子孫,殺了你的妻兒!”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那又怎么樣,我懶得去說替天行道,我也懶得去說申張正義,我只想說,你們這一群糞池里面的蛆蟲,沒資格列入人族之中,所以,我看你們不順眼,就滅了屠光你滿門!”

  說到這里,李七夜這才懶洋洋地看了吠陀金剛一眼,說道:“吠陀,你真的以為你能逃得過我的手掌心嗎?說了都笑死人,你只不過是喪家之犬而己,走投無路,在絕境中已經是絕望得像一只蟻螻一樣哭泣,最后突然一下子想做好人了,想放下屠刀了,想從頭再來了!”

  “說來都笑死人,做了一輩子惡魔的人,突然有一天要做好人了。”李七夜笑了起來,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說道:“你知道嗎?當年如果不是佛國的那尊佛主拍著胸膛向我保證,你已經一心向善,絕對不會再殺生,絕對會做到連一只蟻螻都不會傷害,我早就把你釘入地獄,讓你永不得超生,就算是葬佛高原,也庇護不了你!”

  聽到這樣的一席話,吠陀金剛身上的佛光一時明滅不定,他的臉色是陰睛不定,他站在那里,神態變化莫測。

  最終,吠陀金剛一屁股跌坐在團蒲之上,合什,長宣佛號:“善哉,善哉,我佛慈悲,罪過,罪過……”不覺間,他的雙眼落下了淚水。

  李七夜看了看吠陀金剛,淡淡地說道:“葬佛高原真是了不得,竟然把一顆魔心渡化為佛心,看來,你的確是得道了,我今天也不殺你。”

  吠陀金剛跌坐在那里,一遍又一遍地唱著佛經,他身上本是明滅不定的佛光開始穩定起來,當他身上的佛光再一次亮起來的時候,他依然是那尊金剛。

  “佛國,給了保證,我放你一馬。”李七夜說道:“但是,如果今天你不交出那件東西,不要說是佛國保證,就算是蒼天的保證都不行!”

  “阿彌陀佛。”此時,吠陀金剛宣了佛號,釋然,張開佛目,說道:“上師,你要的東西已經不在貧僧手中。”

  “不在你手中?”李七夜瞇了一下雙眼,盯著吠陀金剛,緩緩地說道。

  吠陀金剛合什,說道:“出家人不打誑言,當年的吠陀魔王已死,貧僧沒必要向上師打誑言。前些日子,長河宗來了一位姑娘,她以一件故物換走了這件東西。”

  “長河宗的丫頭。”李七夜瞇了一下眼睛,他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最后,李七夜看了吠陀金剛一眼,說道:“諒你也不敢騙我。”說完,站起來,轉身就走。

  “陰鴉大人——”在李七夜出到門口的時候,吠陀金剛站了起來,然后五體投地,伏拜在地上。

  “怎么?”李七夜看了看吠陀金剛,說道:“感謝我不殺之恩嗎?”

  “不,大人,貧僧已罪孽深重,死一百次,也難贖當年罪惡。”吠陀金剛伏拜在地,說道:“貧僧是感謝當年饒恕我剛出世的玄孫。”

  李七夜看了伏拜在地上的吠陀金剛一眼,說道:“該死的,我會一個不留,全部殺光,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不該死的,我懶得讓他的鮮血污了我的雙手。我不是饒恕他,而是他無罪!”

  “貧僧自知,就算是自絕,也難于贖當年之罪,貧僧得道之后,留于高原苦行,只望化凡人痛苦,以減輕當年罪行。”吠陀金剛伏拜在地上,虔誠地說道。

  “有意思。”李七夜看了吠陀金剛一眼,說道:“你離開靈山,把佛心留在佛國,佛國給你打了烙印,這還真有點意思。”“貧僧欲渡世間苦惡,給世間帶來光明與善良,若功德圓滿,貧僧欲回故土,希望我能坐化在那罪惡之地,以化積下的怨氣。如大人所說,貧僧,沒資格成佛。”吠陀金剛說道。

  “那你們靈山的事情,你能長生到今天,造化成金剛,那也說明了你一心向善。”李七夜看了吠陀金剛一眼,淡淡地說道:“我是懶得管佛國的事情,但是,我眼中,沒有吠陀魔王,也沒有吠陀國,否則,我會讓你明白什么叫做永世不得超生!”

  “阿彌陀佛——”吠陀金剛五體投地,說道:“貧僧罪孽深重。”

  李七夜懶得再多說什么,離開了佛寺。(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