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31章佛法無敵

夢想島中文    帝霸

  靈山之上,八面光明菩薩照耀著天穹,在天邊,無數人屏住呼吸遠觀,而在靈山之中,無數信徒伏拜在地上,五體投地,在八面光明菩薩的照耀之下,他們永遠沉入佛海,現也無回頭之日。↖

  沒有人知道這一場辯佛是怎么樣展開的,就算是四佛寺允許任何人進去參觀,但是,都沒有人愿意進去,這樣的一場辯佛,就算道心再堅的人都會受到影響,那怕戰師這樣的人,都會被渡化,都守不住道心。

  “嗡——”時間一刻刻過去,隨著一聲輕響,四佛寺上空的佛光消失,接著,八面光明菩薩的映影也接著消失。

  “怎么樣了?”見到佛光消失,見到八面光明菩薩的映影消失,有人忍不住問道。

  沒有人能回答,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四佛寺的佛門。

  在這個時候,對于眾多人來說,時間似乎變得特別的緩慢,一刻宛如一個世紀一樣,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

  終于,在佛門之中走出了一個人,很多人都不由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這個從佛門中走出來的人,他披發而行,是那樣的自在,是那樣的閑定,這正是李七夜,也是楚云天。

  “八面光明菩薩敗。”看到李七夜閑定自在地從佛門中走出來,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這,這,這怎么可能!”看到李七夜從佛門中走出來,有葬佛高原的僧人駭然,不由是咚咚咚后退了好幾步。

  “八面光明菩薩辯佛都辯不過一個在外修佛的人。這。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吧。”葬佛高原的僧人是面面相覷。

  八面光明菩薩被靈山乃至整個葬佛高原尊稱為最接近佛主的人,甚至很多人都說,他必會成為佛國的下一任佛主。

  然而,今天在辯佛之上八面光明菩薩竟然敗給了一位名不經傳的人,一個帶發修行的人。這樣的一幕,讓葬佛高原的很多僧人看了都難于相信。

  對于在葬佛高原的僧人或者精通佛法的修士而言,如果說,比功法。比武力,八面光明菩薩敗給了強者,這還說得過去,畢竟,八面光明菩薩自小只修佛法。

  但是,辯佛,此乃是僧人的強項,特別是八面光明菩薩這樣的存在,可以說,辯佛方面是無人能及。但是,今天。八面光明菩薩卻在最強的領域敗給了別人,這太讓人難于相信了。

  在天邊遠觀的修士,就算不了解八面光明菩薩被擊敗的意義,但是,也一樣毛骨悚然,能在佛法上擊敗四佛寺的菩薩,這太逆天了。

  “他是得到什么寶物呢?”有人很想知道這個答案,想到這件事情,甚至有修士望向戰師。

  戰師在四佛寺贏得聽經,也有很多人想知道戰師在四佛寺得到什么東西。

  大家心里面都清楚,四佛寺乃是靈山十八寺之首,在四佛寺得到的東西,那絕對是舉世無雙之物。

  此時,李七夜緩緩走下靈山,靈山內外的信徒伏拜在那里,五體投地,久久無法起來,這些信徒已經沉入了佛海,再也無回頭之路。

  看著李七夜一步步離開靈山,天邊觀看的修士不由沉默,他離開了靈山,這就意味著這個帶發修行的人并沒打算留在靈山修行。

  “如果這個佛法無邊的人入世,會怎么樣?如果他入世爭天命,這會怎么樣?”有一個青年看著李七夜一步步離開靈山,就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這樣的一個問題,讓無數人沉默,有老一輩沉默了一下,說道:“這,這只怕無前例。”

  爭天命,這是修士的事情,如果說,一個和尚,而且只修佛法的和尚,跑出來爭天命,這會是怎么樣的結果,這樣的一個人,會得到天命的認同嗎?

  這似乎是沒有答案的問題,一時之間,是你看我,我看你,盡管是沒有答案,但,姬空無敵、林天帝這種無雙之輩卻臉色凝重。

  “能爭天命嗎?他不是修士,是僧人,他修練的佛法怎么與修士爭天命,說不定他會被強者一只手劈死。爭天命,殘酷無比,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可不是慈悲為懷的事情,也不是說念念經,唱唱佛就可以的事情。”有年輕修士不以為然。

  在很多年輕修士心目中,修練佛法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與修士爭天命,特別是與那種驚才絕艷的人爭天命。

  “不一定。”有一位老朽的大賢輕輕搖頭,說道:“休得小覷佛道中人,否則,葬佛高原就不會屹立萬古而不倒。萬古以來,出了多少仙帝,出了多少帝統仙門,可以說,帝統仙門換了一茬又一茬,在時光長河之中,多少帝統仙門灰飛煙滅,但是,葬佛高原卻一直不倒。”

  這位大賢的話讓眾多人心里面為之一凜,不管是老一輩,還是年輕一輩,在心里面都為之一寒。

  大家都知道,葬佛高原,特別是靈山,擁有著說不清的寶藏,多少無敵之輩來過這里,多少仙帝來過這里,但是,葬佛高原依然屹立長存,如果葬佛高原不夠可怕不夠強大的話,只怕早就被人滅掉了。

  “他若出世,能敵諸位天才嗎?”有人看著已經走出靈山的李七夜,喃喃地說道。

  這問題,大家都沉默,誰都不好出聲,因為當世最有希望爭天命的天才都在這里,戰師、姬空無敵、林天帝、寶柱人皇……

  “我倒想領教領教無雙的佛法。”此時,一個人開口了,他聲音渾厚,就算他不以神威逼人,聽到他的聲音,在心里面都不由跳了一下。

  大家一看,說這話的正是寶柱人皇,此時,寶柱人皇雙目深邃無比,正在盯著行走在大地上的李七夜。

  見寶柱人皇這神態,頓時讓眾多人興奮起來,寶柱人皇人稱戰神,又稱戰狂,他的好戰是大家所知道的事情,如果說現在寶柱人皇要挑戰這個佛法無邊的青年,那么,對于眾人來說,無疑是一場好戲。

  離開了靈山,李七夜緩緩而行,此時,他佛光不顯,佛息不露,整個人是飄然自在,他既不是一尊佛,也不是李七夜,而是曾經的楚云天。

  李七夜緩緩而行,神態自然,這一次戰八面光明菩薩,對于他而言,那只不過是牛刀小試而己,他的目標不是靈山十八寺,也不是爛陀寺,而是老無寺!

  不管如何說,這一世,他必須拿到老無寺中的那件東西。不過,老無寺的那群老和尚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但是,在這一世,李七夜有足夠的信心,就以辯佛擊敗老無寺的那群老和尚。

  走出了靈山,李七夜是往佛城的方向而去,而遁走在天邊的臥龍璇也趕過來迎接李七夜。

  不過,臥龍璇還沒有與李七夜會面,就被一群人給攔住了,這群人衣裝統一,血氣強盛,而且年紀不大,一看就知道他們是出身于同一個門派的強者。

  “攔路搶劫嗎?這里可是佛家圣地。”見到被這樣的一群人攔住了去路,臥龍璇也不驚,笑吟吟地說道。

  “姑娘,取下面紗,我們要例行檢查。”這群人中的一個強者緩緩地說道。

  臥龍璇眨了一下眼睛,悠閑地說道:“例行檢查?檢查什么?”然后笑吟吟地對走過來的李七夜說道:“大師,這里有一群強盜要例行檢查,你要不要渡化一下他們,你們佛家不是有一句話說,放下宰刀,立地成佛嗎?”

  此時,李七夜走了過來,他看了一眼這群人,淡淡地說道:“南天世家的手什么時候伸到葬佛高原來了,憑你們南天世家,有資格來這里例行檢查嗎?”

  這群人正是南天世家的弟子,而南天世家遠在中大洲,今天去跑來葬佛高原例行檢查。

  “本皇授權,便是有資本。”此時,一個高傲的聲音響起,一個青年走來,龍姿虎步,頭戴皇冠,十分的傲氣。

  當臥龍璇被南天世家的弟子攔住的時候,早就有很多人遠遠注意到了。當很多人看到這個青年的時候,有人輕聲地說道:“那不是南天世家的新一代太子嗎?”

  當年南天世家的太子南天少皇慘死在李七夜手中,后來南天世家又重新立了新一代的太子。

  “南天世家這手也伸得太長了吧,竟然敢在葬佛高原來搜身檢查?”有老一輩皺了一下眉頭,中大域的傳承門派跑到南赤地來檢查,這太說不過去了。

  “老祖,你剛出世,還不知道現在的情況。現在局勢有點變了。”有教主輕聲地對自己老祖說道,說到這里,他遠遠看了一眼站在天邊的寶柱人皇一眼,低聲地說道:“現在的南天世家、江左世家這些跟寶柱人皇走得很近很近,甚至這些門派傳承的弟子愿意為寶柱人皇效忠。”

  這樣的事情一點都不奇怪,現在寶柱人皇聲威遠播,江左世家他們看好寶柱人皇,認為他能爭天命。

  “就憑這一點,還不夠資格把手伸到南赤地來。”老祖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