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26章凈空寺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李七夜踏入佛門,寺內兩旁乃是青磚白瓦,樹木搖曳,樹葉輕輕飄落,在這里,是那么的寧靜,是那么的祥和,遠離紅塵紛擾。

  “沙、沙、沙……”的聲音響起,很輕微,也很有節奏,此時,臥龍璇才看到在寺中有一個和尚在緩緩地掃著落葉。

  這個和尚年紀不大,看起來二十出頭,他神態俊朗,可以看得出來,他沒出家之前,絕對是一個美男子。

  “海闊天——”看到這個男子,臥龍璇不由吃驚,喃喃地說道:“他,他曾然拜入佛門。”

  眼前這個男子,臥龍璇當然認得了,這個男子曾經是北汪洋了不得的天才,與她一同出道,他曾經是十分驚艷,但是,后來他卻失蹤了,沒有想到,他曾然是拜入了佛門。

  “這只是修行而己,還未渡化,對于十八大寺來說,渡化是很高要求的,需要漫長的歲月來修行。當渡化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僧人,才算是爛陀寺的弟子。”李七夜說道。

  臥龍璇看著靜靜掃著落葉的男子,她心里面十分吃驚,甚至是很想叫一聲他,因為她與海闊天曾經有幾面之緣,甚至可以說是頗有交情。

  這個掃著落葉的男子抬起頭來,看到臥龍璇和李七夜,他只是輕輕合什,然后繼續掃著落葉。

  看海闊天的神態,臥龍璇知道他還是認識她,只不過,他已經是斷絕了紅塵恩怨,就算他們頗有交情,此時也是如陌生人一般。

  李七夜與臥龍璇繼續前行,此時,臥龍璇終于看到左右兩邊的精舍有僧人打坐。

  這打坐的僧人。與剛才掃落葉的海闊天完全不一樣,這些僧人身上散發出佛光,佛音縈繞。宛如他們已經是肉身成佛,看到他們。道心一旦不堅,就會跪拜在地上。

  “他們不一樣。”一看到這些僧人,臥龍璇不由喃喃地說道。

  “他們已經可以稱得上高僧,佛法很強大,而對于他們來說,佛法,那只不過是枝末而己,不足為道。”李七夜看了看這些僧人。說道。

  “為什么這樣說。”臥龍璇不由好奇地說道。

  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看仔細一點,你就會發現不一樣的地方了。你只是直覺告訴你不一樣而己,再看清楚一些。”

  臥龍璇仔細一看,她心神一震,都不由后退了一步,不可思議,她都不由看著李七夜,忍不住問道:“他們這,這。這是死人,還是活人?”

  “這就要看你定義什么是死人,什么是活人了。”李七夜淡淡一笑。繼續前行。

  臥龍璇心里面一震,不由說道:“他們血氣己枯,壽元已盡,生命已干枯,這,這還能是活人嗎?”

  眼前在精舍打坐的僧人,雖然個個都是佛光騰騰,佛息彌漫,神圣嚴肅。但是,他們身上沒有絲毫的血氣。沒有絲毫的生命力。

  雖然說,有老祖說自己血氣已枯。壽元已盡,但是,他們這種壽元已盡,至少還是有生命的,至少還能茍且殘喘地活一些日子。

  然而,眼前這些僧人,根本就是沒有壽元,生命已盡,也就是說,他們是死人!

  但是,眼前的僧人,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死人,他們依然是佛光騰騰,佛息彌漫。

  “不舍去皮囊,又怎么能成佛呢。”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難道是說爛陀寺下的僧人都是活死人嗎?都是沒有生命的存在?”臥龍璇不由心里面一凜,雖然,關于靈山,她也知道不少,但是,聽到的跟自己看到的,那就是兩回事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閑地說道:“大家來葬何佛高原為的是什么,來靈山為的是什么?凡人,要的是一個歸宿,修士皈依為的是什么?特別是那些無敵的神皇,不惜放棄一切來到靈山,甚至從一個小小的無名和尚做起,為的是什么?”“長生嗎?”臥龍璇不由喃喃地說道。這樣的一個話題,她曾經聽人討論過。

  “對,就是長生。”李七夜淡淡地說道:“舍去皮囊,拜入佛門,便是長生。一開始,神皇也好,帝儲也罷,多數都是為長生而來,然而,在佛門修行,最終皈依,斷去紅塵,舍得皮囊,成為一尊真正的高僧,以求得長生。”

  “世間,真的能長生嗎?”臥龍璇都不是十分肯定地說道。

  長生,這個話題太深奧了,也太沉重了,千百萬年以來,不知道有多少不可一世的存在探討過這問題,但是,好像沒有聽說過誰成功了。

  “這要看你是需要怎么樣的長生,如果說,你想有血有肉,有情有愛,像大家一樣行走在世間,這樣的長生,只怕是無法實現。”李七夜目光悠遠,說道:“至少,暫時還不能實現。”

  “那靈山的高僧,算是長生嗎?”臥龍璇忍不住看著那些跌坐于精舍之內的高僧,緩緩地說道。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李七夜點頭說道:“長生,是需要代價的,放棄皮囊,斬斷紅塵,從此便是沉入佛海,無怨,無恨,無愛……沒有一切,唯有佛法而己。”

  說到這里,李七夜看了臥龍璇一眼,說道:“而且,離開了葬佛高原,一切都是煙消云散,只有在這里,在這葬佛高原,才能長存。”

  “從一個人變成另外一個人,或者說,這是變成傀儡。”臥龍璇忍不住說道。這話聽起來不敬,但是,事實或者是真的如此。

  “這是得道高僧。”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不否認,說道:“一直以來,長生都是需要代價的。當你壽元已盡的時候,似乎,對于你來說,世間的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了,如果能讓你活下去,那么,舍去一切,那又算得了什么,反正你已經是不能再擁有了。”

  臥龍璇不由沉默起來,當一尊無敵的神皇壽元將盡的時候,也一樣會面對著死亡的恐怖,人將死,其道必消。

  正如李七夜所說的一樣,當死了之后,一切都煙消云散,一切都不能再擁有。在死亡面前,似乎一切都變得微不足道,為了活下去,舍去本是不再擁有的一切,那又有何不可?

  此時,李七夜已經行走大雄寶殿之外,一個高僧出門相迎,這個高僧身上佛光沖天,佛衣宛如鍍金一樣,整個人看起來快要佛化,肉身已經是變得不足為道。

  “不知圣僧何所來。”見李七夜,這位高僧忙稽首,佛號一響,佛韻蕩漾,給人一種百家生佛的感覺。

  “我所在,便是佛地,無去無從。”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我在此,與空惠一辯《小楞三佛經》。”

  高僧合什,稽首,說道:“不知圣僧何所求?”

  這位高僧知道,空惠圣僧是他們寺中最精于《小楞三佛經》的人,他的造詣無人能比。

  “佛也,萬法皆空,萬物皆存。”李七夜一笑,說道:“我所欲,便所存,何需再求。”

  “善哉,善哉,圣僧乃是得佛道真諦,請。”高僧合什,伏拜,然后引李七夜入大雄寶殿。

  臥龍璇沒有跟進去,因為她知道李七夜辯佛的威力,現在他與凈空寺的圣僧辯佛,只怕威力更加可怕,所以,她不愿意去聽李七夜辯佛,這對她影響太大了。

  不過,讓臥龍璇心里面奇怪。大家都知道,來靈山,不管是聽經,還是辯佛,又或者是塑位,都是有所求,否則,誰會愿意冒著皈依的危險來此。

  然而,現在李七夜與凈空寺的圣僧辯佛,竟然無所求,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難道說,這個叫楚云天的人,真的是醉心于佛道。

  在李七夜進入了凈空寺之后,靈山之外也有很多人觀望,有不少人想知道一下這位佛法高深的無名之人究竟是有多厲害。

  “鐺——鐺——鐺——”就在這個時候,凈空寺響起了佛鐘聲。

  “辯佛——”一聽到這佛鐘聲,靈山之外的人都知道剛才進去的李七夜是要干什么了,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高僧就是高僧,出手不凡,與凈空寺的圣僧辯佛,這是何要多么強大的魄力。”

  雖然說,靈山十八寺歡迎天下所有人前來辯佛,只要你贏了,就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但是,千百萬年以來,基本上是很少人愿意與靈山十八寺辯佛,因為這是班門弄斧,有哪一個修士能辯贏靈山十八寺的圣僧?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鐘聲落下之后,凈空寺上空撐起了佛光的天空,在這佛光的天空下,浮現了三尊巨佛,當這三尊巨佛浮現之時,佛號聲隱隱,宛如是要普通眾生一樣。

  聽到這樣隱隱的佛號聲,靈山上的不少修士強者心里面顫了一下,知道有可怕的圣僧出手了,所以,眾多強者立即退出靈山。

  至于靈山之下的眾多信徒,那是激動得叩頭跪拜,接受著佛號的沐浴,他們都是紛紛五體投地。

  沒有人能看得到寺內辯佛的情景,就算有人能進去,也不愿意冒著危險進去一觀,因為聽兩位圣僧辯佛,很容易被其中一位圣僧所降伏,會皈依他的門下。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記得吃棕子,甜黨咸黨都無所謂,只要快樂就行。(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