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17章入道問佛

夢想島中文    帝霸

  臥龍璇不由說道:“寶柱人皇背后站著的人,是何方神圣?是寶柱圣宗的老祖嗎?”

  “寶柱圣宗的老祖?”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只怕不是,寶柱圣宗雖然擁有很多體術,但是,并沒能博學到這種地步,精通天下道法,這不是誰都能做得到的!”

  臥龍璇不由沉默起來,這一次與寶柱人皇一戰,她輸得很徹底,正如眼前這個楚云天所說的那樣,寶柱人皇完全是找到了克制她的功法,讓她處處受制,根本就無法板回戰局。

  “用不著灰心,寶柱圣子的確是了不得,他背后的人也是很逆天。”李七夜說道:“但是,如果你領悟了自己血統的玄妙的話,你戰敗他,那并不是一件難事!”

  臥龍璇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或者吧,就算有那一天到來,那只怕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

  臥龍璇并非是那種一受挫就絕望的人,但是,現在她的情況不樂觀,她受了很重的傷,就算是能逃回北汪洋,那只怕也需要好幾年來養傷,至于領悟她血統的玄妙,那只怕是需要更長的時間。

  “拿去吧,我這藥能讓你傷勢好得很快。”李七夜隨手扔給了臥龍璇一個很小很小的瓶子,這瓶子小到讓人覺得吝嗇!

  一開始,臥龍璇并不在意,只是隨開,當小瓶一打開之時,一股仙香飄來,一聞仙香,頓時讓人通體舒暢,一看瓶中的藥膏,宛如龍脂,仙光閃爍。

  一看如此的藥膏。臥龍璇也頓時為之心神一震,就算她再不識貨,也知道這藥膏絕世無雙。

  “這。這,這是什么藥?”臥龍璇都吃驚無比地看著李七夜。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補天膏,絕對能在最短時間治療好你重傷的膏藥。”

  “補天膏!”臥龍璇不由為之震撼,大吃一驚,說道:“我聽過這種藥,傳說是九界第一藥,從來沒有人煉得出這種膏藥。”

  說到這里,臥龍璇震撼無比地看著李七夜,她不知道眼前這位叫楚云天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更讓她為之震撼的是。如此珍貴無比的膏藥眼前的楚云天竟然很隨意地給了她,要知道,他們可以非親非故,她并不認為自己的魅力能大到讓別人把九界第一藥輕易送給她。

  好不容易,臥龍璇這才回過神來,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看著李七夜,說道:“為什么要送給我如此無價寶藥?”

  臥龍璇完全猜不透眼前這位男人想的是什么,他就像一團謎,讓人無法窺視。

  “因為我不希望你死掉。”李七夜淡淡一笑。悠閑地說道:“遙遠到難于追溯的古老血統呀,我還真的想看一看這血統最終會純粹到怎么樣的地步。”

  “你對我的血統很了解?”臥龍璇看著李七夜,事實上。到了今天,就算是他們臥龍崖對于這血統都已經了解不多了,因為出現像她這樣純粹的血統,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們臥龍崖已經不再是遙遠時代的臥龍崖了,不再是傳說中的深海遺民了。

  “至少比你們臥龍崖了解得多。”李七夜笑著說道:“你們臥龍崖太久沒出現過這樣的血統了,你們自己都快遺忘了自己的祖先是來自于深海!”

  “道友如此博學,小妹還希望道友能在血統之上能指點一二。”臥龍璇也不是一個笨蛋,相反。她是一個很聰明的人。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指點你?我當然是可以指點你。問題是,你能給我什么?我這個人。偶爾可以做做好人,但是,不會一直做好人,想人收獲,那就必須要有付出。我需要你的回報,那才能給你付出!”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臥龍璇不由為之沉默起來,她對眼前這個叫楚云天的人一無所知,她根本就無法給一個一無所知的人任何承諾。

  “好好休養吧。”李七夜看了一眼沉默的臥龍璇,笑了一下,然后起身走了,去藏經閣經續閱佛經。

  臥龍璇留在了佛寺中養傷,她用了李七夜所給的補天膏之后,傷勢好的極快。她受到極重的傷,甚至連道基都受損。

  就算她逃回臥龍崖養傷,就算他們臥龍崖有了不得的金創藥,但是,以她的傷勢而言,只怕需要好幾年乃至是上十年才能恢復,然而,在補天膏的藥效之下,她的傷勢只怕是四五天都能完全治好。

  這就讓臥龍璇完全震驚了,這膏藥也太逆天了吧,她都不由喃喃地念著這個名字,說道:“補天膏,補天膏,連天都能補,還有什么不能補?”

  在以前,臥龍璇也聽過補天膏這個名字,但是,那只是存在于傳說,她從老一輩口中知道,補天膏號稱九界第一藥,事實上,不止是她,就算是很多老祖級別的人物都不知道補天膏是怎么樣的,更別說是親眼見過了,大家也只是聽過這個名字而己,那怕是逆天的藥師,都煉不出補天膏。

  現在,李七夜卻把九界第一藥的補天膏隨手給了她,而且,讓她真正地見識到了補天膏作為九界第一藥的威力,這怎么不讓臥龍璇為之震驚呢。

  臥龍璇的傷勢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就完全恢復了,不過,她并沒有離開,她依然留在了佛寺之中。

  臥龍璇留了下來,她除了想再次見識見識站在寶柱人皇背后的人是何方神圣之外,同時,她也想知道,這個叫楚云天的人究竟是何等人物。

  這些日子,李七夜都留在了藏經閣之內,雖然說,藏經閣之內別有洞天,但是,這幾天,就算是洞天也難于封住藏經閣之內的異象。

  在這些日子里,藏經閣逸出了佛光,雖然說,佛光被藏經閣所封,逸出的佛光很少,但,就這寥寥的佛光,卻是十分的真實,每一縷佛光宛如黃金所鑄,一縷縷的金絲不止是流光逸彩,而且響起了如金粉灑落的聲音。

  從藏經閣所逸出的異象遠不止佛光,在藏經閣之外,隱隱能聽到佛音,似乎,在藏經閣之中已經成了佛國的世界,恍然間,讓人產生了錯覺,似乎在那里有佛主講經,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已經成了無上佛言,一語一世界,一字一佛法!

  到了后面的幾天,就算是藏經閣的洞天都已經無法封住里面的異象,在藏經閣的門口,隨著異象的逸出,竟然有一朵金蓮從地下生長出來,接下幾天,佛寺之內都生出了不少金蓮,藏至在庭院中生了一口金泉,代表著佛家最高象征的金色泉水汩汩在流淌著。

  這樣的一幕,不止是讓臥龍璇為之震驚,就算是一直冷漠的老尼也是震驚無比,傳說中的口吐蓮花,地涌金泉,那也只不過是如此而己。

  不管是臥龍璇還是老尼,都看不到藏經閣之內的景象,但是,藏經閣之外都是地涌金泉、金蓮叢生,這可以想象藏經閣之內是何等的景象了,只怕,在那里已經是成了佛的國度,有千萬比丘聽經,有百萬羅漢護法,有十萬菩薩靜道……

  終于,異象消失了,聽到“吱”的一聲,李七夜從藏經閣中走了出來。此時看來,現在的李七夜與進去之前沒有太多的不同,應該說,更加平凡了,這是一種返樸歸真的地步。

  盡管此時的李七夜看起來更加平凡,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當站在李七夜身邊之時,總讓人感覺有一股說不出來的佛性,似乎一尊無上的佛主在召感著你一樣,是那么的自然,是那樣的玄妙,讓人有一股膜拜皈依的沖動。

  臥龍璇作為一代天才,作為臥龍崖的掌門,她有著堅定的道心,但是,當她在李七夜身邊一站的時候,道心頓時起了漣漪,在漣漪之中,竟然投影了李七夜,在投影之中,李七夜宛如是一尊佛主一樣。

  “你這是什么妖法!”臥龍璇頓時大吃一驚,看著李七夜。

  李七夜此時十分的平和,十分的寧靜,他所在,似乎天地寂靜,連時光都不敢打擾他一樣。

  “這是佛法,普渡眾生。”李七夜露出笑容,此時,他明明不是一個和尚,但,他的笑容卻給人一種錯覺,就像是一尊佛主憫憐眾生一樣!

  臥龍璇心里面一凜,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道法流轉,屏去雜念,平息了心中的漣漪,盡管是如此,她心里面依然是震驚。

  李七夜未施一法,一出一言,便能讓心生漣漪,這未免太可怕了吧,就算是傳說中的佛法無邊,只怕也是只不過如此。

  最后,李七夜把鑰匙放了回去,站在菩薩像前,他雙手合什,頓首,最后轉身離開,無牽無掛。

  從始至終,老尼靜坐在那里,一句話都沒有說。

  “你跟著我干什么?”走出了佛寺,最終,李七夜停住了腳步,轉身說道。

  跟在李七夜身后的正是臥龍璇,而且,此時臥龍璇已經改變了模樣,全身籠罩在黑衣之中。(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