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14章無名小佛寺

夢想島中文    帝霸

  “現在的寶柱圣宗,與以前不同了。”司空偷天對李七夜說道:“這幾年不知道咋了,或者真的是寶柱人皇是治國有方,這幾年寶柱圣宗突然強大了很多,他們的底蘊一下子厚了很多,至于寶柱人皇,那就更不用說了,前些年,他還為修練圣體而蹉跎,后來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一下子修練了仙體。”

  “大爺,這不是小的自以為是。”司空偷天說道:“現在寶柱圣宗號稱說,寶柱人皇補全了他們宗門之內的’鎮獄寶術’,說實在,這個說法,我一點都不相信,嘿,就憑當年的寶柱圣子這樣的水平,也能補全’鎮獄寶術’,那姬空無敵、梅素瑤可以封仙帝了。”

  說到這里,司空偷天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寶柱圣子雖然說,的確是有資質,他也是一個能沉得住氣的人,但,我覺得,就憑他,絕對不可能補全仙體術!”

  李七夜笑了笑,沒說什么,沒有什么事能逃得過他的眼睛,寶柱人皇修練的是不是寶柱圣宗的“鎮獄寶術”,他心里面一清二楚。

  “大爺,有一句話,小的也是直跟大爺你說了。”司空偷天坦然地看著李七夜,說道:“小的是打聽到一些消息,寶柱圣子有娶陳姑娘的意思,只是有所忌憚,一直沒動手而己。”

  “就10憑他?”李七夜只是莞爾一笑,也沒有再說什么。

  “當然,陳姑娘也唯有大爺能配得上。”司空偷天忙是笑嘻嘻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悠閑地說道:“你跑出來拍馬溜須。偷雞摸狗。你師父知道嗎?要不要告訴人王知道呢?”

  李七夜這話把司空偷天嚇了一大跳。立即是縮了縮脖子,干笑一聲,說道:“嘿,嘿,大爺,小的拍你馬屁,不,大爺你本就是英明神開。萬古第一,小的給你跑跑腿,干干臟活,我師父,乃至是人王,他們老人家知道了,一定會為小的而驕傲。”

  “那偷雞摸狗的事情呢?”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

  司空偷天干笑了一聲,說道:“呵,呵。呵,大爺。你也知道,人非圣賢,孰能無錯,人無完人,大爺你說是不是?小的也只是小打小鬧而己,我想谷是的諸老也不會放在心上的。”

  “司空偷天呀,司空偷天,你這小子只能說是無藥可救。”李七夜笑著說道。

  “大爺這樣贊賞,是小的榮耀。”司空偷天一點都不在乎,笑嘻嘻地說道。

  李七夜只是莞爾一笑,明白司空偷天這樣的人怎么樣都改不了,他就是一個游戲人間的浪子,并不像其他人一樣一心修道,只想登臨巔峰,甚至是君臨天下。

  事實上,司空偷天的天賦并不亞于那些所謂的天才,只不過,他并不在乎天賦的高低,他就是這種游戲人間的心態,并沒有爭雄天下的野心。

  “人各有志,誰都勉強不了。”最后,李七夜也只能這樣說道。

  司空偷天看著李七夜,笑嘻嘻地說道:“大爺這是要去哪里呢?要不要小的給大爺你跑跑腿什么的。”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免了,我暫時沒去尋寶什么的想法,最近我只想安心參禪修佛,讀三萬佛經,游歷三千佛寺。當然,如果你想出來當和尚,我也可以幫你剃渡的。”

  “當和尚?嘿,大爺,小的是俗人,當不了和尚。”司空偷天聽到這樣的話,立即是縮了縮脖子,笑嘻嘻地說道。

  不過,司空偷天也覺得很奇怪,他忍不住問道:“大爺為什么要參禪修佛呢?”他當然不會相信李七夜會跑去當和尚,他知道,李七夜絕對不是一個當和尚的人!

  “這個秘密。”李七夜神秘一笑,悠然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一說,司空偷天也不敢再追問下去了,他笑嘻嘻地說道:“既然是如此,小的就不打擾大爺你參禪修佛了,如果大爺需要小的跑腿的地方,大爺招呼一聲就行,小的隨叫隨到。”

  司空偷天走了之后,李七夜繼續前行,行走了好幾天之后,終于,李七夜來到了一座佛寺之前。

  這一座佛寺座落在山彎之內,地處偏僻,人煙罕至,這座佛寺并不大,看起來只是一個小小的四合院而己。

  從已經剝落的紅墻來看,這座佛寺已經是建了很久的了,而且,在這里是香火不盛,基本上是看不到什么香客。

  葬佛高原,佛寺無數,雖然有佛寺是香火鼎盛,但,也的確是有佛寺是香火凋零的。

  佛寺雖然沒有什么香火,不過,佛門依然敝開,隨時歡迎到此的香客。

  李七夜看著眼前這座小小的佛寺,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最終緩緩地走了進去,佛寺之內有些陰影,不過,整個佛寺的格局還是十分古樸講究的。

  走進了佛寺,雖然佛寺沒有香客,但是,佛前依然是香煙裊裊,這說明就算是沒有香客,佛寺的僧侶依然拱奉著僧佛。

  站在佛前,看著裊裊的青煙,透過了裊裊的青煙,李七夜看著所拱奉著的佛像,正確地說,是一尊菩薩像。

  在裊裊的青煙中,隱隱能看到這尊菩薩像,只見是一個女子,左手捏著蓮花印,右手結了一個讓人看不懂的手印,她跌坐于蓮花坐下,側身而坐,讓人看不清她的容貌,從輪廓來看,是十分美麗出塵的女子。

  這尊佛像很稀奇,只怕在葬佛高原的無數佛寺中也就只有這么一家佛寺拱奉著這樣的一尊菩薩了,只怕也沒有人知道這樣的一尊菩薩是會菩薩。

  李七夜看著這尊菩薩像,他不由緩緩地坐了下來,在蒲團上屈腿盤坐,靜靜地看著這尊菩薩。

  看著這樣的一尊菩薩,一時之間,李七夜看癡了,似乎是忘記了時光,似乎是忘記了一切,就這樣一直地看著。

  過去的事情,已經不可追憶,但是,在這個時候,有些時候卻不由讓李七夜回憶起了點點滴滴。

  “魔女也好,仙子也罷,這都不重要,最終都只是過眼云煙而己。”看著這尊菩薩,李七夜一時間不由癡了,喃喃地說道:“當年,太多東西實在是讓人無法忘記,我,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好,我一貫都不喜歡皈依這樣的事情,但,如果說,這能讓你寧靜,讓你無牽無掛地坐化,我也很高興。”

  說到這里,他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一時之間,不由為之癡了,他這一生,生命中有著無數的過客,形形色色皆有,有仙帝,有真神,有凡人……在這生命中,總是有些人,有些事,讓他無法忘懷。

  看著眼前這一尊菩薩,李七夜不由為之沉默,他身邊有過很多人,也有很多人愿意為他奉貢一切,甚至為他而舍身!眼前的這個女子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子,曾幾何時,在危險之時,她愿第一個擋在他的面前!

  歲月悠悠,最終,當大世平靜之時,她皈依了佛家,坐化于此,只求寧靜!

  看著眼前這一尊菩薩,不知道為什么,李七夜心里面顫了一下,有些不能自己,千百萬年過去了,很多東西已經無法讓他的一顆心顫抖了,時光,已經打磨了一切,他已經有一顆鐵石心腸!

  但,在這個時候,依然是不由顫抖了一下。歲月,是最無情的東西,就算你是不死不滅,就算它帶不走你,但是,它可以帶走很多的東西,它可以帶走你身邊的人,可以帶走親情,友情……

  在李七夜坐著發呆的時候,已經有一個老尼走了進來,這個老尼神態冷漠,古井不波,然后只是冷冷地說道:“上香,還是掛單?”

  李七夜沒有立即回答,站了起來,默默地點燃了香火,然后拜了拜,插上香支之后,深深地凝視了這尊菩薩一眼,然后毅然轉過身去。

  “一個人,掛單。”李七夜看了老尼一眼,平淡地說道。

  老尼神態冷漠,摸出了一把鑰匙,給了李七夜,冷漠地說道:“西廂禪房,飲食自理。”然后轉身就走。

  李七夜也沒有多說什么,拿著鑰匙,進了西廂禪房,從禪房的塵灰來看,這佛寺只怕是很久很久沒有人來借住過了。

  李七夜住了下來,并不著急,他只是靜靜地禪坐,靜靜地感受著這難得的安寧時光,在這里,恍然間,讓人感覺是與世隔絕,遺世,是那么的寧靜,是那么的安祥,讓人心神空曠。

  或者,當年的她來到這里,追求的也就是這樣的寧靜。

  李七夜留在佛寺內靜靜禪坐,也沒有任何人來打擾他。在這佛寺之內,只有老尼一人,主持是她,火頭僧也是她。

  而老尼對一切都漠不關心,她古井不波,也對李七夜不聞不問,平時她除了靜坐之外,就是頌經修禪,似乎,就這樣,一切都是亙古不變。

  似乎,在這里,沒有了時間,沒有了日月,在這里,一切都被遺忘了,世事,紅塵,時光,名利……所有所有的一切,都被遺忘,這里除了安寧還是安寧,再無其他了。(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