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79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在室內,承天王與赤天宇雙雙坐定之后,承天王看著赤天宇,笑著說道:“看來天宇兄是有點心不在焉。”

  赤天宇抬起頭來,笑了一下,說道:“天王兄見笑了,小弟是瑣事煩心,這等小事,不足讓天王兄掛齒。”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天宇兄是為情所困吧。”承天王露出笑容,說道:“是因為葉宗主的事嗎?”

  被承天王一口點破,赤天宇不由干笑一聲,說道:“瑣事俗務,天王兄見笑了。”

  “不——”承天王認真地搖了搖頭,說道:“男歡女,此乃是人之常情。再說,純血宗與清蓮宗乃是世交,天宇兄與葉宗主可謂是青梅竹馬,天宇兄心生情愫,這也是人之常情。”

  對于這樣的話,赤天宇不由沉默起來,雖然說,他與葉初云并非是青梅竹馬,但是,純血宗與清蓮宗的確是交情不錯。

  在此之前,赤天宇對于自己是十分有信心,他自認為只要持之于恒,一定能抱得美人歸,沒有想到半路卻殺出一個程咬金!

  想到李七夜,赤天宇不由咬牙切齒,李七夜不止是搶走了他的夢中情人,更是殺害了他的師弟快劍侯!

  赤天宇在心里面,那是恨不得把李七夜碎尸萬段,但是,李七夜在雷塔之前的表現,讓他不敢輕易冒險!

  承天王含笑著著赤天宇,說道:“天宇想再奪美人芳心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王兄莫笑我,若是天王兄專程為此事來笑話我,那小弟只有告辭了。”赤天宇忙是搖頭說道。

  承天王搖了搖頭。認真地說道:“天宇兄。你覺得我是何時開過玩笑?我是如此無聊之人嗎?你我為兄弟。我只是想助你一臂之力而己。”

  “不知道天王兄有何指教?”聽到承天王這樣的話,赤天宇不由為之精神一振,忙是問道。

  承天王認真地說道:“想抱得美人歸,這不是什么難事,首先,天宇兄要做的就是殺了李七夜,鏟除情敵,只要天宇兄持之于恒。總有一天能打動美人芳心的。”

  “殺了李七夜?”赤天宇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天王兄,這是談何容易!”

  赤天宇是一個很傲的人,在此之前,他是看不起李七夜,但是,李七夜在雷塔前的表現,他明白自己與李七夜相差很遠。

  “這就不一定了。”承天王笑著說道:“聽說李七夜去了神戰山,天宇兄也應該知道的,一旦上了神戰山。那就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大家都在同樣的起跑線上。天宇兄你是不會弱于李七夜的!”

  承天王這話讓赤天宇心里面為之一動,他當然是想殺死李七夜了,甚至可以說,他比任何人都想殺死李七夜。

  “只怕不容易,就算是有神戰山的鎮壓,但,李七夜那速度——”說到這里,赤天宇都不由雙目一縮,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他都看不清楚。

  承天王笑著說道:“你我是兄弟,天宇兄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在這一件事上,我可以登天宇兄一臂之力。”

  “真的?”聽到承天王這樣一說,赤天宇不由為之一喜,他與承天王交情一直都很好,而且,承天王也曾是幫助過他!

  承天王說道:“若是天宇兄有決心,我可以把血魔族的帝兵借你一用!雖然李七夜是了不得,但是,一旦入了神戰山,那就由不得他。他的確是很強大,但是,天宇兄,你有帝兵在手,斬殺李七夜,那不也是容易之事。”

  承天王這話頓時讓赤天宇的一顆心炙熱起來,一時之間不由躍躍欲試。

  “而且,天宇兄放心,我可以讓血魔族的弟子助你一臂之力,讓天宇兄出師有名。”承天王對赤天宇說道。

  赤天宇被承天王如此一說,頓時不由熱血沸騰起來,他不由說道:“天王兄如此鼎力相助,這只怕不妥吧,血魔族的帝兵外借,這可不是小事一件。”

  “你我是兄弟,這有什么的,放心吧,就算是諸老責怪下來,我也能扛得下。”承天王豪氣沖天地說道。

  赤天宇聽到這樣的話,心里面是十分感動,向承天王拜了拜,說道:“天王兄如此義薄云天,小弟感激不盡。”

  “你我是兄弟,還用得了客氣嗎?大家都是血魔族的弟子,以后為兄還需要天宇兄相助呢。”承天王笑著說道。

  “天王兄放心,他日天王兄掌執血族,小弟必第一個響應。”赤天宇忙是說道。

  他們兩個人相視一眼,都不由笑了起來。

  承天王送走了赤天宇之后,血魔族的老祖開口說道:“此舉只怕不妥,以我之見,血祖始地是極為重視李七夜,李七夜甚至有可能執掌血族。就算李七夜不掌執血族,他也會成為血祖始地的貴賓。”

  “……你此舉,若是能殺了李七夜,那還好,若是失手了,那就危險了。不管是如何,只怕都有可能把血祖始地給得罪了。”這位老祖為承天王分析利害。

  “老祖,這事誰說得準呢,我們都不知道李七夜在血祖始地的地位。”承天王沉聲地說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李七夜沒了,我就能入血祖始地。再說了,我作為血族,殺了一個人族,這不止是說明我有代取李七夜的實力,這不止說明我比李七夜更強,更有能耐,而且,這也是揚我血族神威,深受血族弟子戴!”

  “你這只怕是在玩火,萬一失手,就是把自己搭進去。”血魔族的老祖沉吟地說道。

  承天王笑著說道:“老祖,修道,哪里有一帆風順。如果前怕狼后畏虎。那還不如太太平平地做一個平頭百姓。富貴險中求。如果我斬了李七夜,那么,就是壯我神威!”

  “這話也說得對。”血魔族的老祖輕輕地嘆息一聲。

  “還請老祖為我說話,幫我請來帝兵,還有就是那把弩也幫我請來,有弒神弩在手,只要李七夜一分神那瞬間,我就給他致命一擊。讓他死無葬身之地!”說到這里,承天王露出了可怕的殺機!

  “也罷,希望你有一天能掌執血族。”血魔族的老祖沉聲地說道。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這句話本來是在凡世間流傳極廣的話,但是,當你來到了神戰山的時候,你常常會聽到這樣的一句話。

  特別是一些朝氣蓬勃、野心勃勃的年輕人,來到神戰山的時候,更是喜歡把這句話掛在嘴上。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這句話能在神戰山流傳開來,那是有原因的。

  神戰山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當你踏入了神戰山之后,不管你是有多么強大的存在,都會被鎮壓在了這里。一旦你踏入了神戰山,就像是有眾神之手鎮壓在你的身上,瞬間讓你的道行降了下去,瞬間被壓制在蘊體境界!

  來到神戰山,不管你是大賢,又或者是圣皇,甚至是傳說中的神皇,只要你是踏入了神戰山,那么,你的道行就會被瞬間壓制在蘊體境界,不管是誰,都不例外。

  沒有人能對抗得了神戰山,就算是傳說的神皇,都一樣對抗不了神戰山,只要你踏入神戰山,不管你是多么強大的神皇,道行都一樣會被鎮壓在蘊體境界。

  傳說,來神戰山,唯一沒辦法被鎮壓的就是仙帝,只有仙帝來到這里,才會不被鎮壓到蘊體境界。

  但是,千百萬年以來,一代又一代過去,但是,從來沒聽說過哪位仙帝愿意登神戰山,從來沒聽說過哪位仙帝去嘗試一下攀登神戰山的第一峰!

  如此一來,來到了神戰山之后,不管你是威名沖天的無敵大賢,默默無名的小修士,總之,到了神戰山之后,大家的道行都會被降到蘊體境界,使得大家都站在了同一個起點上。

  正是因為這樣,神戰山就流行著這樣的一句話,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因為,來到神戰山,就是意味著那怕你是小修士,你都有機會狙殺神皇這樣的無敵存在!

  當然,想在神戰山斬殺神皇,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千百萬年以來,曾經有不少驚才絕艷的天才在神戰山上斬殺過神皇。當然,作為神皇,也不會輕易地踏入神戰山!

  遠的不說,就以近的來說,在前幾年,就曾經發生過斬殺神皇的事情。

  當時,傳言說踏空山的姬空無敵來南赤地的時候,得罪了血魔族,雙方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

  姬空無敵就像他的名字一樣,面對龐大無比的血魔族,他依然是邊戰邊退,被他斬殺了眾多的血魔族高手,這逼得血魔族眾多老祖紛紛出世。

  最后,血魔族的神皇親自出手,把姬空無敵追入了神戰山!

  踏入神戰山之后,血魔族的神皇終于遇到了他人生中的噩夢,在神戰山內一戰,姬空無敵活撕了血魔族的神皇。

  這一戰,讓姬空無敵聲名大噪,威震人皇界,很多人都稱他會像他祖先踏空仙帝那樣,成為無敵的仙帝。

  而血魔族視此戰為恥辱,使得血魔族,不論老一輩還是年輕一輩都不愿意去談這一戰。

  最近有很多讀者問為什么時候爆發,說真的,現在真心沒辦法爆發。

  有讀者也說,我有存稿,沒錯,我的確是有存稿,但,現在的存稿大約也就只有十萬字左右。

  我最近狀態一直低迷,而且家里的瑣事很多,如果我再爆發更新的話,存稿用完了,就很有可能要斷更,所以,現在爆發更新的可能性很低。

  我兒子也快上幼兒園了,所以,蕭生也想多抽出時間來陪陪兒子。

  昨天早上我起床后打算要碼字的時候,我兒子說,要陪他去玩。我就跟他說,爸爸要寫稿子。

  然后我兒子說了一句讓蕭生很感憾的話。我兒子說:“爸爸,你不要寫稿,你陪我玩,我不買玩具了,不錢了。”

  聽到我兒子說這樣的話,我覺得陪他的時間太少了。(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