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23章血祖四蒼女

夢想島中文    帝霸

  ps:看《帝霸》背后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最后,李七夜環視了這個巨大的石窟一眼,不由為之笑了笑,喃喃地說道:“又是到了血祖始地洗禮考驗的日子了,看來,我來的還真是時候。△¢四△¢五△¢中△¢文…,”

  李七夜仔細看了看辯認了一下方向,然后踩著腳下如山的白骨堆往一個方向而去。

  李七夜沒走多遠,就看到這堆成山的白骨堆之上有著幾具新鮮的白骨,死氣還未完全把這幾具骨骸的肌肉完全腐蝕掉,可以看得出來,這幾個人是死了沒多久。

  李七夜繼續前行,路上遇到的新鮮骨骸是越來越多,這樣的一具具剛死不久的骨骸可以鋪成一條道路,雖然強大的死氣把他們腐蝕得只剩下白骨,可以看得出來,他們都死了沒多久的人。

  越往外走,骨骸就是越多,這就意味著,道行淺的人來到這里,就更快死去,能走越深的人,道行就越強大。

  “多少年過去了,血族子弟依然是前赴后繼,都想這天穹里得到始祖的恩賜,都通過血池的洗禮。”看到骨堆上那一具具新鮮的白骨,李七夜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頭。

  李七夜現在所處身的地方乃是叫做天穹,它是無數血族修士所向往之地,也是一個兇險無比的地方。

  對于血族的子弟來說,如果進入天穹之后。能得到始祖的恩賜。那是一大機緣。若是能再通過血池的洗禮,那么就是意味著魚躍龍門!

  關于天穹,在血族之中有著一個傳說,傳說血族的始祖死了之后,把自己的顱頂留在了那里,化作了天穹。

  正是因為天穹是血族始祖的顱頂,有著可怕的死氣,可以腐蝕一切生靈。

  盡管說。天穹是十分危險的地方,但是,千百萬年以來,血族的子弟依然是前赴后繼地進入天穹。

  因為天穹之中藏著他們血族的秘密,而且,天穹之中還藏著許多的大造化。

  對于血族的子弟來說,如果進入天穹之后,活著得到始祖的恩賜,那就意味著能得到一個大造化。

  得到了這樣的大造化之后,如果再能通過血池的洗禮。那就是魚躍龍門,一夜之間會讓你身價百倍!

  天穹與血池。都在血祖始地的管轄之下。血祖始地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舉行一次洗禮,作為號稱是血族起始的傳承,血祖始地舉行洗禮之時,允許血族的所有弟子參加,不管是出身于任何門派,只要是血族的弟子,都可以參加。

  參加血族的弟子進入天穹,進入天穹之后,是死是活,全靠個人的本事,是否能得到始祖的恩賜,那就看各人的造化。

  得到了始祖的恩怨之后,只要你能從天穹中活著出來,那么,就可以去血池經歷洗禮,一旦是通過了洗禮,那就不一樣了。

  終于,李七夜走出了天穹,從一座高山的山腳下的一個洞口中爬了出來。

  這個洞口就是進入天穹的唯一洞口。此時,在洞口之外有四隊人馬圍住了,四隊人馬寂靜無聲,他們都盯著洞口。

  四隊人馬由四個女子所率領,四個女子儀態各異,唯一能看得出來的是她們都很年輕,而且身材很好。

  四個女子都穿著錦袍,就算是寬大的錦袍也無法遮住她們那高挑豐腴的身材,在寬大的錦袍之下,可見峰巒起伏,溝壑隱隱。

  而且四個女子都戴了面具,無法看清她們的面目。四個女子所穿的錦袍與她們所戴著的面具是同一個顏色的。

  一個女子是戴著黃金面具,穿著黃色的錦袍,一個女子是穿著紅色的面具,穿著紅色的錦袍;另一個女子則是藍色面具,藍色錦袍;還有一個女子則是白色面具,白色錦袍。

  在這四個女子身后跟隨著幾十個強者,他們都穿著同一色的衣裳,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四隊人馬是各出一脈。

  眼前這四隊人馬乃是出自于血祖始地,雖然血祖始地號稱是繼承血祖傳承,不過,他們本身分為四大脈。

  眼前這四個戴著面具的女子則是血祖始地的血祖四蒼女,她們身上流淌著不一樣的血統,同時,她們也是代表著血祖始地的四大脈。

  血祖四蒼女,她們有著不一樣的血統,而且,她們一直隱世不出,可以說,她們在人皇界乃至是整個修士世界中是聲名不顯,但是,她們在血族子弟心目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甚至可以說,她們關系著整個血族。

  此時,血祖四蒼女率領著四脈強者守在了天穹的出入口,不過,好幾天過去,天穹都是沒有絲毫動靜。

  這一次血祖始地舉行了洗禮考驗,有不少的血族弟子進入了天穹,但是,好幾天過去,都沒有一個血族的弟子活著出來。

  此時,當李七夜從里面爬出來的時候,所有目光都一下子聚集在了李七夜身了上。

  在這個時候,不論是血祖四蒼女,還是四脈強者,全部人的目光都盯在李七夜身邊。幾天過去,李七夜唯一一個活著出來的人,更重要的是,李七夜不是血族,而是人族,這怎么不讓他們看傻了呢。

  “人族——”看到李七夜從洞口爬出來,四大脈的強者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

  前幾天有許多的血族子弟進入了天穹,但是,誰都沒發現有一個人族修士也跟著進入天穹,這怎么不讓他們傻眼了呢。

  “其他人呢?”終于,血祖四蒼女之一的蒼女開口了,這蒼女一開口,聲如黃鶯。這個蒼女戴著黃色面具。穿著黃色錦袍。

  血祖四蒼女。代表著一年四季,黃為春,紅為夏,藍為秋,白為冬。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看了看血祖四蒼女,不由露出了笑容,喃喃地說道:“傳說中的血祖四蒼女。有點意思,有點意思。這個時代怎么了,連蒼女都跑出來拋頭露臉了。”

  “放肆——”剛才說話的春蒼女嬌叱一聲,“啪”的一聲,長鞭如蛟龍,瞬間向李七夜卷來,“啪”的一聲,一鞭抽在李七夜身上,瞬間把李七夜卷住。

  “小妞,給我輕一點。我可是唯一從天穹中活著出來的人,我成了你們始祖。那么,我就讓你去刷馬桶。”李七夜被長鞭卷入,依然是輕松自在,緩緩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其他的三位蒼女頓時動容,秋蒼女瞬間出手,只見她素手一揮,衣袖如籠,向李七夜收去,她說道:“春姊姊,你可不能獨吞。”

  春蒼女的長鞭動了一下,“啪”的一聲,宛如蛟龍一樣向秋蒼女的衣袖掃去。

  “既然是唯一活下來的人,那就屬于我的。”冬蒼女素手一張,向李七夜抓去。

  “冬妹妹,可急不得,這一次天穹變動可是與眾不同,他是唯一活下來的人,那可是有著不小的文章,又怎么是你一個人能拿下的。”夏蒼女嬌笑一聲,出手掃向冬蒼女。

  一時之間,血祖四蒼女為了爭李七夜是你來我往的交起手來,雖然她們四人并非是動了真怒,但是,一招一式之間,也是互不相讓。

  李七夜看到血祖四蒼女斗得不亦樂乎,他輕輕地搖了搖頭,悠閑地走過來,跟四大脈的強者站在一起,他右手仗著一個強者的肩膀,笑吟吟地對他說道:“你們的蒼女是傳說中的那一代蒼女還是現在又誕生了全新一代的蒼女呢?”

  此時在場四大脈的強者都有點發懵地看著李七夜,這個小子這也太那個了吧,跑到他們血祖始地的天穹來了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他們都不知道這個小子是神經大條還是有毛病。

  就算是四大脈的強者,也一樣不敢討論他們血祖四蒼女,這個強者當然不會回答李七夜的問題呢。

  “唉,俗話說,你們蒼女擁有著不一樣的血統,如果說,她們是全新一代的蒼女,這舉動,實在是太小毛孩了,小孩子的脾氣,跟搶糖一樣。”李七夜柱著這個強者的肩膀,搖頭地笑著說道:“如果說,她們還是傳說中的那一代蒼女,唉,那就太可怕了,你有沒有聽紅塵中的凡人說過,世間什么最可怕?你知道不……”

  對于李七夜這樣的話題,這個強者哪里敢接上來說什么,血祖四蒼女可是就在他們面前,他們怎么敢評頭論足。

  見這強者不回答,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曾經有一個凡人跟我說過,世間最可怕的,不是賊老天,也不是生老病死,最可怕的是老女人!一個老女人很可怕,那么,一群老女人就更加可怕了……”

  李七夜這樣的評頭論足,這頓時讓四大脈的強者無語,都不由頭額直冒黑線,他們看著李七夜就像看著一個瘋子一樣。

  不要說是他們血族的子弟,就算是他們血族的老祖都不敢對血祖四蒼女評頭論足,現在這個小子倒好,區區一個人族小輩,竟然對他們血祖四蒼女評頭論足,這小子不是瘋子就是傻子。

  果然,李七夜話一落下,本是交手的血祖四蒼女頓時停了下來,一道道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如果說目光可以殺人,那么李七夜絕對是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