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57章唯有情字最傷人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在神峰上,夜色顯得特別的美麗,金烏太子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就在此時,一個美麗的影子飄然而至。

  這正是妙嬋,不論是什么時候,她都是那么的高貴皇氣,不論什么時候,她都是那么的雍容賢雅,她絕對是一個賢慧的女子。

  妙嬋到來之后,輕輕地看了金烏太子一眼,然后緩緩地在金烏太子身邊坐下。

  而金烏太子只是呆呆地看著天空,從始至終沒有看妙嬋一眼,他依然是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久久回不過神來。

  “師弟,勝敗乃是兵家常事,不必往心里面去。”看到金烏太子失魂落魄,妙嬋在心里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就算是最驚艷的仙帝,就算是再無敵的仙帝,他們在年輕的時候,都曾經失敗過。就像踏空仙帝,一生不知道敗過幾次,像牧少帝,像石龍神,都曾經戰敗過踏空仙帝。”

  “但,到最終,這些失敗都沒有什么的,當你站在仙帝巔峰的時候,再回首失敗的歲月之時,細細想一下,當年的失敗,又何嘗不是一種磨礪呢?再驚艷的天賦,也是需要經歷千錘百煉,只有經歷了失敗,才會有成功。”

  “只要道心如磐石,永不懼敗,勇往直戰,才能笑到最后,才能成為一代了不起的仙帝。”妙嬋如大姐姐一般安慰金烏太子,她是那么的溫柔,是那么的體貼。

  可以說,妙嬋對金烏太子付出太多太多了,但是。金烏太子從來沒有喜歡過她。甚至是逃避她!

  然而。金烏太子依然沒有作聲,依然是看著天空,似乎像是沒有聽到妙嬋的話一樣。

  妙嬋看著他,心里面不由輕輕嘆息一聲,但,依然安慰地說道:“雖然說,這一次是敗了,但是。師弟,你還是有再戰的本錢,你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這一次,你是吃虧在準備不足之上。你帶上金蛇祖師的本命真器,再配上你所融合的兩家絕學,你絕對是能讓你的實力飆升好幾個層次,戰勝箭無雙,又有何難?”

  不論什么時候,妙嬋都在為金烏太子著想,不論什么時候。她都為金烏太子出謀劃策,為金烏太子保駕護航。

  “如果師弟想再戰一場。我向諸老申請,請出金蛇祖師的那件仙帝真器,以助你一臂之力……”妙嬋對金烏太子說道。

  “夠了——”一聲發呆地看著天空上的金烏太子此時不由怒喝道:“我又不是小孩,我的事不需要你來給我拿主意!”

  金烏太子如此的怒喝,妙嬋不由呆了一下,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我不需要你的幫助,也不需要你的可憐!”金烏太子此時顯得激動!他大聲說道:“我想要的東西,我自己有本事得到!傳人之位是如此,帝器也是如此!我并不是需要你的幫助和退讓才能得到今天的這一切!不要老是認為你把傳人之位退讓給我,我就一輩子虧欠你的!就算當年你不退讓,我也會盡力一搏,我也有實力成為蹄天谷的傳人……”

  金烏太子越說越激動,說到最后,他是怒吼起來。對于金烏太子來說,他心里面一直都不是滋味,雖然他是蹄天谷的傳人,是蹄天谷的第一天才,但是,他心里面知道,沒有妙嬋的退讓,誰是第一天才,誰是傳人,這只怕很難說!

  有妙嬋這樣的一個天才在,這讓金烏太子這位蹄天谷傳人、蹄天谷第一天才有些喘不過氣來。

  現在又敗在了箭無雙的手中,這對于他來說,是一件十分難堪的事情,讓他高傲的自尊碎得一地都是!

  “師弟,我不是這個意思,當年奪取傳人之位,你道行比我強,實力也比我強,諸祖也看好你……”妙嬋忙是安撫地說道。

  金烏太子一陣怒吼之后,不再理會妙嬋的話,根本就聽不進妙嬋的半句話,他轉身就走,瞬間消失在天邊。

  望著金烏太子消失遠去的背影,妙嬋不由神態黯然,失神地坐在了那里,心里面有著說不出來的酸楚!

  “這是何苦呢。”過了許久之后,一個身影出現在山峰之上,他走過來,輕輕地坐在了妙嬋的身邊。

  “女兒,金烏這小子,不值得你這樣付出。”來人自是蹄天谷谷主,也就是妙嬋的父親。

  妙嬋不由苦笑了一下,靜靜地坐在那里,沒有說道。

  蹄天谷主說道:“女兒呀,論才華,論能力,論天賦,論道行,你是甩金烏小子好幾條街,就算是戰葉傾城都不成問題!哼,沒有你的讓位,金烏小子也只不過是蹄天谷的一名弟子而己!何足為道……”

  “……這小子根本就不領你的情,你付出那么多,根本就不值得。”蹄天谷主越說是越憤憤不平,說道:“女兒,你現在出山還來得及,只要你有志問鼎天下,有志爭奪天命,未來一樣能把金烏小子打擊下去,宗門之內依然有老祖大力支持你!”

  “爹,我無心問鼎天下,我,我,我只想有一個好歸宿。”妙嬋不由輕輕地說道。

  “但,金烏小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好歸宿!他根本就配不上你!哼,這個小子已經被蒙蔽了雙眼,遲早會難逃一死,看著吧,他整天跟葉傾城走那么近,遲早有一天會被葉傾城坑死的!”蹄天谷主忿忿不平地說道:“如果寶貝女兒你可以找個好歸宿,爹可以給你物色一下其他的男人,只要爹放出風聲去,天上想娶我女兒的人多到數不過來!”

  對于蹄天谷主而言,他當然是心疼自己的女兒了,當年自己女兒退讓,他都不贊成,但是,當時妙嬋意已決,更何況,在那個時候,金烏族也大力想扶持金烏太子上位,最后,他這位谷主也只好作罷,否則,金烏太子根本上坐不上這個位置!

  在蹄天谷主看來,如果說,金烏太子坐上了傳人這個位置之后,能對她女兒好,能娶他女兒,他也是樂意了。比竟兩家人是門戶相對,而且自小是青梅竹馬,自己女婿也不算外人!

  然而,金烏太子對妙嬋根本就沒意思,根本就不想娶妙嬋,這怎么不讓蹄天谷主心里面不爽呢!

  “爹,我又不是商品。”對于自己父親的話,妙嬋不由說道。

  “女兒,我知道。”蹄天谷主說道:“但是,你這樣做根本就不值得!你還不如把金烏小子忘掉了,安心修練!我們家又不是沒有實力!女兒你要什么爹給你什么,你想換一個男人,爹那是絕對是舉手舉腳贊同!”

  “或者,這就是我的魔障吧。”妙嬋苦澀一笑,說道:“魔障不除,談何修練呢?”

  蹄天谷主一時之間也不由唉聲嘆氣,他這么一個寶貝女兒,本來就是可以大放異采,本來就可以絕世天下,卻被金烏太子這個小子給害慘了!

  “女兒呀,其實你可以甩了金烏小子,我們換一個地方,不要再在這里呆下去,只要見不了金烏小子,以后就會把他忘記!只要我寶貝女兒能忘掉這小子,爹也是谷主不做了,陪你去各界散心去。”蹄天谷主心疼女兒!

  “爹,蹄天谷不能沒有你。”妙嬋輕輕地搖頭說道。

  “蹄天谷沒了我,也一樣還在。再說,爹就你這么一個寶貝女兒,爹可不想看到你不開心地活著!”蹄天谷主認真地說道:“只要我女兒能開心活著,一切都值得!”

  妙嬋不由沉默起來,看著天空,一時之間,她不由為之迷茫起來。

  在一座孤峰之上,葉傾城穩坐在那里,他就是隨意地坐在那里,也是方為動,在他的神光籠罩之下,宛如有諸賢伏拜,眾圣來朝,不論是什么時候,葉傾城都是以君臨天下的姿態出現。

  金烏太子也是坐在葉傾城的對面,不過,金烏太子沒有了平時的神威與傲氣,此時此刻,他是一壇壇的美酒往嘴里灌,宛如是喝白開水一樣。

  金烏太子此時的模樣有著狼狽與失意,很難讓人想象他就是那個傲視群雄的蹄天谷傳人,不可一世的天才。

  “金烏兄,這是何苦呢,天下女人多的是,何必只吊死在一棵樹上。”見金烏太子在狂喝酒,葉傾城緩緩地說道:“以金烏兄的絕世之姿,只要金烏兄你愿意,天下多少公主圣女為金烏兄投懷送抱,金烏兄何苦單戀箭家千金呢。”

  金烏太子依然不說話,依然是一口一口的美酒往肚子里灌,他是欲醉方休,不過,以他的道行,就算是雖然一大江的美酒只怕也不會醉。

  “金烏兄,作為兄弟,說句不中聽的話。”葉傾城慢慢地說道:“坦白地說,箭家千金沒有什么值得去留戀的,她是一個高傲無畏的女子,想馴服她,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我知道!”金烏太子只說了這么三個字,然后又拼命地把美酒往肚子里灌。

  “既是如此,金烏兄那是何苦呢。”葉傾城笑著說道:“至于勝敗嘛,我想,金烏兄你更沒必要放在心上,兄弟我,未來也說不定會遇到更強大的天才,說不定也將會有一敗。”

最后一天了,同學們還有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