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12章飛云尊者的蠱惑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正如圣飛所說,鐵家的上任家主,也便是鐵蘭的父親,他是一個十足的敗家子,出身于修士世家的他,卻是五體不勤,六谷不分,是一個游手好閑的敗家子。~

  盡管鐵蘭的父親是一個十足敗家子,甚至連鐵家的修練秘笈都拿出去賣,但是,他有一個嗜好,就是喜歡看各種閑書,看各種稀奇古怪的傳記。

  鐵蘭的父親翻閱了鐵家所藏的所有閑書,從祖先的一些手扎與閑談的草稿中發現一些端倪,從這些閑書與手扎的只言片語之中,鐵蘭的父親推測鐵家還有了不起的寶藏。

  在那個時候,鐵蘭的父親可以說是窮瘋了,該賣的都賣掉了,甚至連祖宅都賣掉了,如果不是牛皇蘇瞑塵出錢贖回來,只怕早就沒有鐵家了。

  正是因為鐵蘭的父親是瘋狂了,一直想得到鐵家另一個了不起的寶藏,他也到處宣傳他鐵家有另外一個了不起的寶藏,一直想再一次把鐵家祖宅以高價賣掉。

  但是,鐵蘭父親這話已經沒有人相信,大家都知道他是一個敗家子,只有窮瘋了才會做這樣白日夢。

  別人并不相信鐵蘭父親的話,后來圣飛聽到了一些消息,一向熱衷于挖寶探險的他對這件事情上心了,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想把鐵家祖宅買下來,可惜,偏偏鐵蘭不賣!

  “圣飛兄說得一清都沒錯。”飛云尊者立即附和地說道:“如果不是有了不起的寶藏,李七夜會罩鐵家嗎?鐵家那已經是一個破落的家族了,一無所有。李七夜這樣做圖的是什么?以我看呀。無非是想獨吞鐵家的寶藏!”

  飛云尊者這樣的話就一下子擊中了圣飛的軟肋了。他一直以來就是喜歡探險挖寶,他喜歡從那些廢墟中得到寶物。一想到鐵家祖宅那片破樓爛屋之下有可能埋著絕世寶藏,他就不由熱血沸騰,不由怦然心動。

  “可恨的李七夜!”想到李七夜要獨吞鐵家的寶藏,圣飛就不如咬牙切齒,想恨不得從李七夜手中把鐵家的寶藏搶過來。

  飛云尊者點醒圣飛說道:“圣飛兄,趁李七夜還未得手,你還是有機會把鐵家的寶藏搶過來。”

  圣飛搖了搖頭。說道:“尊者,這并非是滅我志氣長敵人威風,李七夜也不是什么善茬,他手段了得,連藥國都敢撼動,我不是他對手,我只有等到師門援兵,到時候,哼,我就不信姓李的有三頭六臂!”

  雖然圣飛對于鐵家寶藏是垂涎三尺。但是,他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他知道憑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否則,他就不會殺了麟侯向李七夜認錯了。

  “到那時候,只怕李七夜已經得到鐵家的寶藏逃之夭夭了。”飛云尊者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再說,圣飛兄不一定一開始就要與李七夜面對面來打一場,可以智取。”

  “智取,如何智取?”本是已經心動的圣飛被飛云尊者這樣一說,按奈不住地問道:“還望尊者能指點一二。”

  “圣飛兄,有一句話說得好,驅狼吞虎,當然,這樣形容不一定恰當,但,圣飛兄你可以假借他人之手。”飛云尊者笑了笑說道。

  圣飛立即來精神了,立即說道:“不知道如何一個驅狼吞虎之法?還請尊者不吝賜教。”

  “圣飛兄,你想想,李七夜囂張無比,四處樹敵,我所知道,現在正有強大無比的傳承在尋找李七夜,欲向李七夜報仇!”飛云尊者說道:“只要圣飛兄給對方傳個信什么的,他們樂意找李七夜的麻煩!”

  “這法子可行。”聽到這樣的建議,圣飛頓時為之怦然心動。

  飛云尊者笑著說道:“圣飛兄,要干掉李七夜,方法可多了。比如說,圣妖族、髏墓派,這些強大的門派傳承圣飛兄都可以向他們借一臂之力。”

  “尊者這話瞧得起我了。”圣飛輕輕地搖了搖頭,他是有幾分自知之明的人,說道:“如果是我大師兄,圣妖族、髏墓派,肯定會聽令,我只怕是不行。雖然圣妖族、髏墓派是給我三分情面,但,我是難于號令他們。”

  “這一點,圣飛兄就太老實了。”飛云尊者笑著搖頭說道:“這不能說是令命圣妖族、髏墓派,這叫攻守聯盟。”

  “還請尊者指點一二。”圣飛立即虛心地請教說道。飛云尊者乃是葉傾城的謀士,對于他的智慧,圣飛都是十分的敬佩。

  “圣飛兄,你想一想呀,金烏太子是什么人?是蹄天谷的傳人,是金烏族的太子,等金烏太子掌執大權之后,輪得到圣妖族、髏墓派來攀附嗎?”飛云尊者說道。

  圣飛聽到飛云尊者這樣一說,也不由覺得這話有道理,蹄天谷統御著獸域整個南疆!而南疆強大的門派疆國就有十多個,至于一般的小門小派,那就更是多如牛毛。

  他大師兄金烏太子一向都是高高在上,大家都知道他是蹄天谷的未來掌權人!在南疆中,不知道有多少門派傳承要巴結金烏太子,若是論輩份,論資格,論實力,圣妖族、髏墓派想攀結上他大師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飛云尊者見圣飛意動,就趁熱打鐵,說道:“圣飛兄你也不需要妄自菲薄,以圣飛兄資質,只是還缺少機會與積累而己。未來圣飛兄,你也必能出任蹄天谷的長老之位,現在圣妖族、髏墓派若是跟圣飛兄你混,未來是前途無量。”

  圣飛被飛云尊者這樣一說,他不由心頭一熱,對于他而言,這不只是為了寶藏那么簡單了。正如飛云尊者所說的那樣,他未來的確有機會出任蹄天谷長老之位,但是,那只是未來。

  而且,圣飛他也缺乏一些強大的外圍力量,不像他大師兄,一開口就有大量的強大門派傳承支持他,要物有物,要人有人。

  雖然說,有不少小門小派也有意巴結他,但,圣飛心里面也清楚,小門小派終究是難于上得了臺面,像圣妖族、髏墓派這樣的傳承,才能拿得出手。

  如果說,他圣飛能得到圣妖族、髏墓派的支持,得到這種強大的外圍力量,那么,在未來,他一定能坐穩蹄天谷的長老這位,說不定是能大權在握!

  “想說動圣妖族、髏墓派,這只怕是不容易的事情。”圣飛不由沉吟起來。

  飛云尊者笑著說道:“圣飛兄,你手中可是有底牌的,就算沒有底牌也可以制造底牌。”

  “尊者,說來聽聽,怎么樣造底牌。”圣飛忙是虛心請教地說道。

  飛云尊者說道:“圣飛兄,你想一想呀,不是有人找李七夜報仇嗎?圣飛兄你知道李七夜的下落呀,若是圣飛兄聯合一下,那股力量,就不敢想象了。圣飛兄,你可是地主呀,就算再強大的門派想找李七夜報仇,也是需要仰仗圣飛兄你一二。”

  “更何況,我還可以給圣飛兄指一條路。”飛云尊者說道:“龍雞族圣飛兄你可聽說過?”

  “龍雞族可是一個神秘而強大的妖族,聽說龍雞族內有一個了不得的逆天大人物正為帝疆梅傲男效力呢。”圣飛不由點頭說道。

  “圣飛兄,你可以把鐵家有絕世無上寶藏的消息偷偷傳給龍雞族!龍雞族一定會找李七夜的麻煩,到時候,就算是帝疆梅傲男都會助你一臂之力。”飛云尊者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圣飛都不由猶豫了一下,說道:“這可能嗎?我跟龍雞族可是沒有什么交情,更何況,帝疆梅傲男也不給我這個情面。”

  “圣飛兄,此言差矣。”飛云尊者說道:“我曾聽我公子推算過,傳聞說,龍雞族曾與鐵家有仇,如果說,龍雞族知道鐵家有一個了不得的寶族,絕對是坐不住。圣飛兄,你想一想,如果龍雞族坐不住了,而為梅傲男效力的龍雞族那逆天大人物能坐得住嗎?到時候,他們殺到這里來,豈不是有需要仰仗圣飛兄你的地方?”聽到這樣的話,圣飛心里面不由為之一動,傳說葉傾城能推算過去未來,現在飛云尊者這樣一說,他也不由覺得有道理。

  “若真是如此,梅傲男或龍雞族一定會奪了鐵家寶藏。”圣飛不由沉吟一下。

  飛云尊者搖頭說道:“圣飛兄,以我們交情而言,飛云是說一句不中聽的話,圣飛兄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太過于淺見,太過于短視了。”

  “圣飛兄,你想一想。”飛云尊者給圣飛分析地說道:“如果圣飛兄你借著這一次拿下了李七夜,圣飛兄你知道這是意味著什么嗎?你這是為宗門立了大功,可謂是功勞顯赫,不止是揚名天下,只怕是能得到宗門的獎賞,修練天命秘術!”

  這樣的話一說,圣飛就不由為之熱血沸騰,雖然他是蹄天谷年輕一代弟子中排行于第二,但是,他還沒有資格修練天命秘術,他也一直渴望著能修練天命秘術。

  “如果圣飛兄你能成功了,那么,試想一下,像圣妖族、髏墓派這些的強大傳承疆國都會成為圣飛兄強大有力的盟友,到時候,圣飛兄你穩坐大長老之位,位高權重,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真的被梅傲男、龍雞族分走了寶藏,那又如何,比起這樣的成就了,區區寶藏算得了什么?”(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