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09章皇庭聚會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你——”冷冰冰的鐵蘭被李七夜這樣的話說得通紅,對于她而言,李七夜這樣的話實在是太打擊她的自尊了。夢島小說ww.MDXS

  李七夜懶得再去理他,走入了府內,而鐵蘭心里面有怒氣,冷冷地說道:“既然你幫鐵家,那你就給我說清楚,為何幫我鐵家!”

  而李七夜根本就懶得去理她,對于他而言,若不是念在天火女神的情份上,他根本就懶得去管這樣的事情。

  “姑娘呀,息怒,息怒。”見鐵蘭是怒氣沖沖的模樣,老龞忙是過來勸和,在這個時候,他只能是充當和事佬,他忙是安撫鐵蘭的怒氣。

  老龞在和稀泥這方面的確是有一點天賦,在他的苦口婆心地勸說下,最終鐵蘭也是平靜下來,只是盯著李七夜,冷哼一聲,在她看來,李七夜一樣是對她鐵家圖謀不軌。

  雖然說,李七夜對于鐵蘭沒有什么關照的,不過,偶爾之時,李七夜還是對鐵蘭有所贊賞的。

  這一天,李七夜早早便起來,而在鐵家廢墟之中,已經響起了嬌叱的聲音,鐵蘭起得比李七夜還早,她已經是練了一個早上的槍法了。

  此時,鐵蘭整個人在寒芒的籠罩之中,只見她宛如千手萬臂一般,掌御著十幾把鐵槍,每一把鐵槍翻飛不止,時而有蛟龍,時而有飛鳳,槍尖如同暴雨一般,兇猛霸道,寒芒像梨花一樣飄落。

  最終,鐵蘭嬌叱一聲,十幾把鐵槍瞬間化作一擊。爆破力極強。響起了槍鳴之聲。足見這一槍的威力,這也是鐵家槍法威力最大的一槍。

  當鐵蘭收槍之后,一直在旁邊觀看的李七夜不由點了點頭,說道:“這一套’暴雨梨花槍’雖然不是什么絕世無敵的槍法,也算是堂皇正道,把武技修練到這樣的水平,可見你的確是花費了不少的心血。”

  李七夜這樣的評價,已經是很高了。不過,鐵蘭不領李七夜的情,她只是冷哼一聲!

  事實上,鐵蘭天賦不低,而且,她是一個十分勤奮的人,甚至有人稱她為武癡,一旦修練起來,十分的忘我!不然,她也不會在沒有明師的指點下。能把他們鐵家的這套槍法練得爐火純青,如此年紀就能登上武道巔峰!

  “如果你想修道。我可以指點你一二。”李七夜看了看鐵蘭,最后說道。

  對于鐵蘭,李七夜談不上什么感覺,現在想指引鐵蘭入道,一,無非是惜才,二,那是看在天火女神份上,他也希望天火女神這一脈還能傳承下去。

  鐵蘭只是冷冷地盯著李七夜,冷聲地說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有什么企圖?”她對于李七夜的戒心很明顯!

  李七夜不由看了她一眼,說道:“你有什么讓我可企圖的?說天賦,在我眼中,你只是一般,說容貌,也只能說長得不丑而己。我只要一招手,大把美女!你能讓我值圖什么?”

  “你——”鐵蘭頓時被氣得臉色通紅,女孩子最忌別人說她丑了,李七夜這樣的話簡直就是無下限地貶低她!

  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淡淡地說道:“好了,不要總是對我有戒心,我真想要從你身上得到什么東西的話,那簡直就是不費吹費之力。”

  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現在的年紀,可以說是錯過了最好的入道時間,你現在想修練來還得及,以后想修練,只怕你是白發蒼蒼了。”

  鐵蘭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盯著李七夜,依然是冷冷地說道:“我不加入任何門派,我生是鐵家的人,死是鐵家的鬼!”

  在這一方面,鐵蘭還是很固執的,她那敗家子父親讓鐵蘭自小就變得珍惜鐵家的一切,她自小就立志守護鐵家,珍惜鐵家的一切,不像她父親那樣把鐵家的一切都揮霍而空!

  事實上,鐵蘭的天賦還可以,也曾有門派想收她為弟子,但是,她抱守著鐵家不放,不愿意拜入任何門派。

  “你想做我徒弟都還沒有那個條件。”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懶洋洋地說道:“我傳你一篇口訣,你學不學隨你。”說著,他把一篇口訣傳授給鐵蘭。

  李七夜把這口訣說了三遍之后,就不再理會鐵蘭有沒有記住,轉身回去了。

  當李七夜回到石碑前的時候,老龞立即湊上來,厚著臉皮說道:“大仙呀,呵,呵,呵,你是不是也指點一下小的呢?小的乃是修行淺薄,鈍駑愚昧,對于大道之法,乃是一無所知。大仙你乃是真仙下凡,一句口訣便是驚萬世……”

  老龞見李七夜有意引鐵蘭入道,所以,他也厚著臉皮向李七夜討教,對于他這樣的散修而言,絕對不會放過任何有好處的機會。

  “怎么?你一直不是盤算著回你流沙河嗎,現在怎么突然想跟我討教了。”李七夜慢吞吞地看了他一眼,悠閑地說道。

  老龞干笑了一聲,然后立即信誓旦旦地說道:“大仙一定是誤會了,小的對大仙敬崇之情乃是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只要大仙你一句吩咐,小的乃是上刀山入火海……”

  “好了,別拍馬屁。”李七夜揮斷了老龞的話,說道:“如果你愿意留下來,我會考慮考慮的。”

  被李七夜這樣一說,老龞只好干笑幾聲,但,也不敢再造次。

  “過兩天,去一趟牛牧國的皇城,把鐵家的那個丫頭也帶上。”李七夜吩咐老龞說道。

  老龞聽到這樣的話,他是有點心驚肉跳,他一向都是獨來獨往,多數時間是躲在流沙河底,現在讓他突然去面對那么多的修士強者,這讓他在心里面都不免有些發毛。

  “萬一,萬一鐵姑娘不愿意去呢?”老龞只好猶猶豫豫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你就給我勸勸!”對于老龞這一點本事。李七夜還是有點欣賞的。他這只老龞和起稀泥來,還是有些手段的。

  “如果她真的不去,給我綁過去!”李七夜懶得多說,說道:“在我面前,還輪不到她來任性!”

  老龞不敢再說什么,只好縮了縮頭顱,他也知道李七夜心里面不高興了。

  牛牧國在獸域南疆來說是一個小國,實力勉強擠入二流門派之中。同時,牛牧國也依附在蹄天谷之下。

  對于一門雙帝的蹄天谷而言,他們統治著南疆十五個最強大的大教疆國,像牛牧國這樣的小國,對于蹄天谷來說,不足為道,而且,在南疆像牛牧國這樣依附于蹄天谷的小國也是多如牛毛。

  牛皇蘇瞑塵在皇宮中舉行了一場小聚會,鄰近的各國皇主或各傳承掌門都出席了這一場小聚會。

  在這場小聚會中,其中以圣妖族、髏墓派的實力最為強大。為一流大教疆國。

  這一場小聚會雖然名義上是說鄰近的皇主掌門敘敘舊,商議一下最近事務。事實上,更主要一個原因是為鳥皇圣飛接風洗塵!否則,以牛皇蘇瞑塵的實力,也難于請得動圣妖族長、髏墓派掌門這樣的圣皇級別人物。

  鳥皇圣飛最近要來牛牧國,不少皇主掌門欲與他套套舊情、攀攀關系,所以,牛皇蘇瞑塵以東道主宴請了諸位皇主掌門,作東為諸位皇主掌門張羅一番。

  在小聚會開始之時,諸位皇主掌門都到齊了,就缺鳥皇圣飛未到了。

  事實上,以實力而言,像鳥皇圣飛這樣的年輕一輩,不見得有資格讓圣妖族長、髏墓派掌門如此隆重的接風洗塵。

  鳥皇圣飛,他出身于信翁國,近年接任了皇主之位,論實力,還還未踏入圣皇境界,僅實力而言,在年輕一代也算是佼佼者。

  然而,對于外人來說,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的是,圣飛是蹄天谷的二師兄,是蹄天谷傳人金烏太子的師弟,甚是受蹄天谷諸位長老所器重,所以,這讓圣飛的身份地位在獸域南疆顯得特別的尊貴。

  隨著時間的推移,圣飛還未來,而李七夜也還未到,作為東道主的蘇瞑塵在心里面不由有些心驚肉跳,他是希望李七夜與圣飛面對面對談一談,他并不希望發生什么事情,若是戰火燃燒到牛牧國,他這樣的小國,可經不起這些龐然大物的折騰。

  在蘇瞑塵的企盼之下,李七夜終于出現在視線之內了,只見李七夜坐著老龞而來,隨行的還有鐵蘭。

  見到李七夜如約出現了,蘇瞑塵不由是松了一口氣,忙是上前相迎,忙是把李七夜迎了進來。

  而在場的其他賓客見到李七夜他們,不由是皺了一下眉頭,在座的各位皇主掌門都是熟人,而李七夜他們這樣的陌生人卻出現在這樣的小聚會上,更何況,像鐵蘭這樣的人不論怎么樣看都是一個凡人。

  這樣的一個凡人,根本沒有資格出現在這種聚會上,現在他們三個不倫不類的組合,卻偏偏出現在這樣的聚會上,這怎么不讓其他的賓客覺得古怪呢。

  接下來,更讓人不滿的是,李七夜進來之后,也不拜見在座的諸位皇主,諸位掌門,而是直接坐在了上首,他那大馬金刀的模樣,讓人看得心里面不爽!

  對于在座的皇主掌門而言,他們都是這一帶的最掌權人,甚至可以說主宰左右著他人的生死,然而,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少年,見到他們,也不拜見一二,竟然如此大馬金刀地坐在了上首,這讓不少皇主掌門心里面都是不爽。

  “牛皇,這還有其他人呀。”有皇主明顯不滿,冷冷地說道。

  牛皇蘇瞑塵心里面也不好辦,不論是李七夜,又或者是其他人,他都是不好得罪,特別是像李七夜這樣的兇人,一言不合,血流成河,他這樣的兇人連鮮家都敢血洗,連藥國都敢撼動,他區區一個小國算得了什么。

  “李公子是來與鳥皇商談一些事務的。”牛皇蘇瞑塵忙是笑著說道。

  在場的其他的客賓都看了看李七夜,在他們看來,不論怎么看像李七夜這樣的人都不夠資格與鳥皇圣飛談事務,但是,既然是與鳥皇圣飛談事務,其他的皇主掌門也只好把心里面的不滿壓在心底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鳥皇圣飛還未到來,時間一刻一刻過去,諸位皇主掌門都靜靜地等待著!

  這樣的等待對于蘇瞑塵來說,那可不好熬,他希望這樣的事情快點過去,這樣的等待對于他而言是一種折磨。

  而李七夜倒是老神在在,靜靜地坐在那里。(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