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04章老龞

夢想島中文    帝霸

  這只老龞不敢違命,搖身一變,從地上爬了起來,這只老龞此時化作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半駝著背,看起來有幾分面善,又有誰會想到他是一只躲在江底下偷襲人的妖怪呢。

  這只老龞一站起來,又立馬跪在李七夜面著,拼命磕頭說道:“大仙,小的有眼無珠,不知道大仙你駕臨,偷襲大仙。小的該死,小的該死,小的該千刀萬剮……”他一邊說著一邊磕頭,把地面都磕得砰砰響。

  “怎么,你好歹也是一位圣尊,竟然就這么怕死?”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

  對于修士來說,達到圣尊境界不容易,能成為圣尊的,不是一國之主便是一方王侯,可謂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對于達到這樣境界的強者來說,他們寧死也不愿受羞辱,所以說,在圣尊境界的強者,就算是被人打敗了,也很少說會跪下來磕頭求命的。

  “呵,呵,呵。”這只老龞被李七夜這樣一說,老臉發紅,但是,臉皮還是很厚,他干笑地說道:“大仙,你這是高瞧小的了,小的只是一只野生的龞而己,談不上什么自尊,能活下去,那就是萬幸了。”

  “野生的龞?”李七夜看了他一眼,說道:“這跟野生有什么關系,天下散修,多如牛毛,比你有志氣的弱者,那也一樣是多如牛毛。”

  “呵,呵,呵,大仙,小的乃是命賤如草,卑賤丑陋,無法與那些意氣風發、天賦無雙的高人相比。”老龞干笑地主道。此時,他自貶起來也不臉紅,說道:“小的只求多活一些日子而己,不敢追天道,不敢求名利。”

  見這老龞臉皮如此之厚。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也沒有什么興趣殺他這樣的一個小老頭,就說道:“說吧,你是什么出身。”

  老龞不敢隱瞞,如竹筒倒黃豆一樣一一說來,說道:“小的只是一只江中老龞。小時候吃了一顆奇珠……”

  原來,這只老龞是江中的一只龞,小時候吃了一只奇珠,從此開了靈智。俗話說,王八命長。他一直活在江底,有時會偷偷爬上岸來,偷看外面的世界。

  見到修士那吞云吐霧、飛天遁地的本事就不由為之羨慕,然后常常守在江河,專撿那些修士的尸體,喝其血,吃其食,慢慢地修練。

  老龞命長。日長月久,他開始修練起來,沒有想到。最終他竟然是磕磕碰碰的踏上了圣尊境界。

  “命長也是一件好事。”李七夜一看這老龞的道行,他都不由笑了一下,這老龞雖然說是一位圣尊,但是,道基駁雜無比,所修練的功法與寶物。都是亂七八糟,他這樣的情況能成為圣尊。那簡直就是一種奇跡!

  “讓大仙你笑話了,大仙你乃是仙門高足。小的只是江底一只老龞,所修之術,只不過是東拼西湊而己,不入大仙你法眼。”老龞立即說道,順便拍李七夜馬屁。

  李七夜也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這也的確不容易,一只老龞沒人指點,竟然能修練到圣尊境界,也的確算是奇跡!”

  老龞能有這樣的造化,除了他活得太久之外,更多的也是機緣巧合,沒死在劫難之下,可以稱之為奇跡!

  “大仙的仙門乃是萬古第一,大仙的道行更是比肩仙帝,絕世無雙,放眼整個石藥界無人能敵……”這只老鱉打蛇隨棍走,一見李七夜贊他,立即大拍李七夜馬屁,厚著臉皮說道:“小的蠢鈍,不知道大仙能否指點小的一二,讓小的庇護于大仙你的仙澤之下……”

  既自賤又厚臉皮,這樣的妖怪,還真不多見,更何況,還是一頭圣尊。

  “不要給我拍馬屁。”李七夜都不由笑著搖了搖頭,懶得理會他的馬屁,說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這里是流沙河,此河全身一千三百里,河頭起來流沙原,有支流一共五十七條……”說起自己的地盤,老龞不由是娓娓道來。

  “好了,別掉書袋子。”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小地方,沒聽說過。”

  老龞見李七夜沒興趣聽下去,立即說道:“大仙你乃是九天之上的天人,萬界之中的仙王,這區區小河,不入大仙你法眼。能入大仙眼中的,也唯有仙界的神山,天宇之仙河……”

  “別在這里拍馬屁了。”李七夜打斷他那滔滔不絕的馬屁話,說道:“知道天火這個地方嗎?”

  “天火?”老龞側頭想了想,說道:“大仙說的可是牛牧國天火縣嗎?”

  “算是吧。”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在很久以前,那地方并不叫天火縣,不過,時間流逝,很多名號已經發生了變化。

  “小的去過幾次。”老龞忙是說道:“大仙想去天火縣的話,小的立即把路線告訴大仙。大仙你只要跨過此江,往北走,再入東郡……”

  雖然說,這只老龞剛才還求著李七夜指占一二,不過,他更希望李七夜越早離開越好,這樣的強人,萬一人家不開心,把它宰了燉湯就慘了。

  “不用說了——”李七夜懶得聽他的指路,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背,淡淡地說道:“馱我去就行了。”

  “大仙——”一聽到這話,老龞頓時臉色大變,回過神來,他立即說道:“大仙,小的已是年邁壽竭,有氣無力,爬行的速度可比蝸牛,小的馱大仙前行,只怕耽擱了大仙你的大事……”“怎么,剛才你不還是求著我指點你一二的嗎?”李七夜慢吞吞地看了他一眼,說道。

  老龞立即說道:“大仙能指點小的一二,小的當然是感激不盡。但是,大仙你乃是萬界之主,九天之王,你的事,關系九界生死,關系億萬生靈福址。小的又怎么敢以小的這種雞毛蒜皮小事從而耽擱了大仙你的絕世大事……”

  “好了,別廢話,我讓你馱我去就馱我去。”李七夜笑了起來,老龞越不想去,他就是越有興趣讓他馱著走。

  “大仙——”老龞不由苦著臉,他當然不想離開了,這流沙河是他的家,他對這地盤一清二楚,他知道哪里最安全,哪里最容易躲過敵人,一旦遇到危險,他立即躲了起來,隨時都可以逃之夭夭。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再哆嗦,我就把你宰了燉湯,你信不信?”

  李七夜這話一出,老龞不由打了個哆嗦,不敢再說話,立即趴了下來,露出本相,一只很大的老龞伏在地上。

  李七夜二話不說,坐了上去。老龞心里面有苦說不出,他也不知道這是禍福,萬一真的惹了李七夜不高興,把他宰了燉湯,那么他就慘了,他只好乖乖地馱著李七夜去天火縣,他只希望,李七夜能發善心,早點放他回流沙河。

  老龞說他速度慢如蝸牛,事實上,他的速度一點都不慢,當他真的用全力之時,他奔走起來,那是騰云駕霧,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看他這種奔走的方法,就知道他是一見情況不妙就轉身而離的主兒,逃命能手!

  天火縣,在獸域而言,算不上什么大地方,只是一個小縣而己,這樣的地方,放眼整個獸域而言,到處皆是。

  如果說,天火縣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地方,那就是歷史了,在很久以前,天火縣出過了不起的人物,號稱天火女神,傳說,這位天火女神曾經橫掃石藥域,最終,奠基于此,從此這個地方有了天火的稱謂。

  李七夜坐著老龞來到了天火縣,雖然說坐著一只大龞而來,的確有點別類,不過,這樣的事情在獸域而言,還不算奇怪了,就算是凡人都能接受。

  獸域,被稱之為獸域,那是因為它處于三大祖脈之一的藥脈之中,同時,獸域被稱之為獸域,還有一個原因,這里乃是妖族的天下。

  如果說,藥域是妖族與石人族雜居,那么,獸域就是妖族天下,而石域便是石人族的天下。

  在獸域,無數奇奇怪怪的妖族,見到再古怪的妖怪,世人都是見怪不怪了。

  在天火縣的南端,有著一片廣闊的廢墟,在這里,有很多的破屋舊樓、殘磚斷瓦,在這里,雜草橫生,蔓藤覆蓋,不論是誰,站在這里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凄涼感覺。

  從這片廣闊的廢墟就可以看得出來,這里曾經是一片繁華,這里應該是一片祖地神土,可惜,千百萬年過去,這里終于衰敗了,只有眼前這些殘破的樓宇才能見證它曾經的輝煌了。

  坐在老龞背上,看著眼前這一片廢域,就算對這種情況司空見慣的李七夜也不由心里面一黯。

  從老龞背上站了起來,看著殘破樓宇,李七夜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天火呀,天火,再了不起的輝煌,最終也只是化作一片廢墟,時光總是無情。世間萬物,沒有什么東西能擋得了時光的磨礪。”

  靜靜地站在老龞背上,看著眼前這片廢墟,李七夜心里面都不由有些黯然,曾經何時,這里是何等的輝煌,這里曾經是多么了不起的存在,可惜,時光的流逝,最終這里也只不過是一片廢墟而己。

  好不容易,李七夜回過神來,對老龞說道:“我們進去吧。”

  最近狀態不好,心事多,煩躁,整個人低谷,天天發困,唉。(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