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五十一章地黑蛇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江海皇終究是一代大賢,就算是初世大賢,也是一尊大賢。//隨著一聲慘叫,雖然他的身體被陀山鐘轟得粉碎,但是,頭顱依然還在。

  雖然說江海皇的頭顱是出現了可怕的裂縫,好像隨時都會碎掉一樣,但是,它終究還是撐下來了,對于一位大賢來說,只要真命還在,就死不了。

  所以,身體被毀,江海皇的頭顱轉身就逃,如此的重傷,如果他再不逃走,只怕就會慘死在這里了。

  “哪里逃!”在瞬間,李七夜的速度快到絕倫,瞬間追上了江海皇的頭顱,在飛仙體之下,像江海皇這種剛成為大賢的初世大賢,速度沒有李七夜快,更何況他還重傷。

  “砰”的一聲,江海皇的頭顱受到了李七夜的一記重擊,就算江海皇再強大,他那本是裂開的頭顱在鎮獄神體之下,一下子腦漿濺飛,整個頭顱都被踩扁了。

  此時,想逃走的江海皇被李七夜堵住了去路,雖然說,江海皇只剩下一個頭顱,而且頭顱都已經被踩扁了,但是,他依然還活著。

  “小輩,不要欺人太甚!”此時,江海皇只剩下半條命,他在心里面也不由發毛,沒有想到他這樣的一尊大賢一開始出手就落得如此下場。

  此時,江海皇心里面也是腸子都悔青了,如果他知道李七夜有如此的無敵寶物,他就不會冒失出手。

  在遠處旁觀的人,也一樣是為之臉色大變,雖然剛才沒有人能認出陀山鐘是什么寶物。但。那就算不是仙帝真器。也是一件可怕的寶物!

  “難怪他敢如此的囂張,原來有如此的無敵寶物壓箱底。”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仙帝真器級別的寶物,就算是帝統仙門的傳人都不一定能擁有,更別說是一個無門無派的晚輩了。

  不論是誰,圣尊也好,圣皇也罷,乃至是普通大賢,對于一件仙帝真器或者同一級別的寶物。都會忌憚無比,除非是手中有著同樣強大的寶物了,不然,大賢也不見得能討好多少的便宜!

  江海皇雖然是一尊大賢,可惜,他也只是剛成為大賢的初世大賢而己,他一開始就太大意,以為活捉李七夜是手到擒來,沒有想到,李七夜一出手就是仙帝真器級別的寶物直接把他轟殺得粉碎。

  “欺人太甚?”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這樣的話我是最愛聽了。既然你說我是欺人太甚。那好,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把你的所有寶物都交出來,然后在把自己的頭顱吊在藥城最高峰,我就饒你一命,否則,我把你的狗頭,不,魚頭踩成稀巴爛!”

  “小畜牲,去死吧!”江海皇作為一代了不起的皇者,作為一代大賢,哪里能受如此的羞辱,狂吼一聲,在這瞬間,他的頭顱裂開,在這瞬間,他的道基炸開,他的真命點燃!

  在此時,江海皇以自毀的方式要與李七夜同歸于盡。

  “轟——”的一聲巨響,當一尊大賢把自己的道基炸開,當點燃自己的真命之時,如此自毀的方法,威力大到絕倫。

  在轟響中,萬里虛空就像玻璃一樣碎裂,出現了可怕的黑洞,時空絮亂,特別是李七夜所在的地方,更是可以粉碎一切。

  “砰”的一聲,可惜,在這可怕的爆炸中,李七作身邊浮現五扇銅門,在轟炸之下,封天五道門守護著李七夜,擋住了如此大威力的轟炸。

  一尊大賢以自毀的方式轟炸,余波橫掃萬里,在遠處許多觀戰的強者都被余波所掃飛,難于抵擋如此的威力。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瞬間,突然地下裂開,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地下沖了出來,這是一條巨大的東西。

  “呼——”當條巨大的東西從地下沖出來的時候,張嘴噴出了無窮無盡的毒霧,這無窮無盡的毒霧一下子淹沒了整個天地。

  而且,李七夜本來就是目標,毒霧噴出,李七夜整個人都一下子被淹沒。

  “地黑蛇!”看清楚突然從地下冒出來的巨物,遠處有觀看的妖皇尖叫一聲,以絕無倫比的速度逃走。

  “地黑蛇,進去!”突然毒霧淹沒天地,袁采荷臉色大變,帶著紫煙夫人退入了院庭之中。此時,庭院之中所種著的一株樹木散發出了一種香氣,縈繞整個庭院,以免庭院被毒氣所侵擾。

  在這庭院中種了不少的靈樹寶藥,而且,也是最近所種,有的是李七夜所種,有的是袁采荷所種,此時,這株擋下毒物的靈樹,正是袁采荷所種。

  這條巨大的地黑蛇一下子噴出了海量的毒霧,瞬間淹沒天地,在遠處旁觀的人有很多反應極快,以最快的速度逃走,但是,也有不少人來不及逃走的,一下子被毒霧所淹沒。

  被毒霧所淹沒的人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一陣抽搐,全身發黑,接著整個人僵硬,筆直地躺在地上。

  “好強的毒。”看到這樣的一幕,紫煙夫人都不由為之臉色大變。對于修士來說,一般的毒根本就是無效。

  “地黑蛇的毒,不會立即致命,但是,一旦被地黑蛇的毒所侵,會瞬間全身僵硬,血氣被封,無法動彈,就算是圣皇,也難逃一劫。被地黑蛇所毒之后,如果三個時辰沒有解藥的話,那是必死無疑,全身化為黑水。”袁采荷說道。

  袁采荷擅長于種藥養草,但是,她終究是藥道天才,對于毒物藥理也有所了解。

  “哪來的地黑蛇?”看到毒霧彌漫,逃脫遠遁到天邊的不少強者都不由為之悚然,雖然說,地黑蛇之毒不會立即讓人致命,但是,毒性威力極大。能侵蝕真命。能毀壞命宮。就算是圣皇,也難于抵擋此蛇之毒。

  有在場的圣藥師心里面為之一凜,說道:“這沒道理,地黑蛇居于潮濕深淵,長居地下,此處干燥,不應該有地黑蛇呀。”

  圣藥師這話雖然沒有點明,但是。這話的弦外之音,那是再清楚不過了。

  “呼——”在毒霧中央,狂風大作,巨大的地黑蛇騰躍而起,張嘴噴出大量的毒霧,毒霧乃是遮天蔽地,地黑蛇的目標正是李七夜。

  然而,那怕是毒霧遮天蔽地,但,李七夜根本就是不怕霉霧。他橫空騰挪,躲過了地黑蛇的攻擊。行走于毒霧之中。

  已經逃得足夠遠的許多強者看到地黑蛇只攻擊李七夜,這讓不少人面面相覷,在這個時候,不少人特別是老而成精的大人物都一下子意識到,這背后沒有那么簡單,只怕是有人驅使地黑蛇攻擊李七夜。

  “這小子夠邪門,剛才殺了一尊初世大賢,現在竟然又不怕地黑蛇之毒。”見李七夜躲避地黑蛇的攻擊,行走在毒霧之中,有修士不由喃喃地說道。

  有藥師說道:“聽說李七夜藥道很了不得,如果他真的是藥道無雙的話,能擋地黑蛇之毒,那也不足為奇。”

  事實上,李七夜抵抗地黑蛇之毒,根本就不需要依靠什么藥道,他擁有仙藥,而且有好幾枚強大無比的仙藥,區區地黑蛇之毒又下來能奈何得了他。

  “嗤——”終于,在李七夜躲過了地黑蛇攻擊之后,李七夜繞到了地黑蛇的腦后,在突然間,李七夜出手就是幾十支的飛針,這又細又長的飛針瞬間刺入了地黑蛇的大腦。

  地黑蛇被李七夜這樣的飛針刺入大腦,竟然一下子停住了,就像石化一樣。

  “從哪里來,就從何處去!”李七夜口味真言,沉喝一聲,然后“轟”的一聲,地黑蛇就宛如接到了命令一樣,一下子鉆入了地下,眨眼間消失了。

  “這是什么?”見李七夜竟然能命令地黑蛇,逃到天邊遠處的有些修士看得都為之奇怪,喃喃地說道。

  “御蟲之術!”有懂行的藥師看到這一幕,臉色不由一變,沉聲地說道。

  “難道說,李七夜是百蟲谷的弟子?在石藥界,唯有百蟲谷會御毒蟲。”聽到這話,有臉色不由忌憚地說道。

  百蟲谷,藥帝傳承,善御毒蟲兇物,一直以來,都讓人聞風色變。

  這位圣藥師搖頭說道:“這也不一定,世間之大,也并非是只有百蟲谷才會御毒蟲兇物。事實上,御蟲馭樹,也是藥道的一部分,但,世間精于此道者,還是很少。”圣藥師喃喃地說道。

  “轟——”的一聲,在此時,天際遠處傳了一聲巨響,一聽到巨響,在這瞬間,紛紛有人張望,也有打開天眼,更是有人啟動了天鏡,欲看究竟。

  在藥城之中,突然之間,地黑蛇從地下鉆了出來,它從地下一鉆出來,立即攻擊,巨尾如鞭,狠狠抽來,就像一條巨大的山脈,壓下一般。

  “敢爾——”地黑蛇所攻擊的是一座府邸,里面響起一聲怒喝,有寶物飛出,擋住地黑蛇的攻擊。

  “轟——轟——轟——”地黑蛇就像瘋了一樣,不止是以巨大的身體當作武器攻擊,而且張口就噴出毒霧。

  “走——”府邸中的人明顯不愿意與地黑蛇纏斗,沉喝一聲,整座府邸飛了起來,瞬間從藥城中飛了出來。

  “那,那是曹國藥居住的府邸,它是屬于藥國一位王爺的別院。曹國藥來了之后,就送給他了。”看到地黑蛇所攻擊的府邸,有人不由動容地說道。

  知道地黑蛇所攻擊的是何人,不少人面面相覷了一眼,在這個時候,不言而喻,就不用說,也知道這一次是誰驅使地黑蛇了。

  在藥城突然發生這樣襲擊的事情,一時之間,引得各方注目,特別是當曹國藥的府邸瞬間飛出藥城,而巨大的地黑蛇在后面緊追不放的時候,藥城之內的很多強者與藥師都不由為之吃驚,很多人都遠遠跟上,在遠處欲觀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李七夜,你是什么意思!”整座府邸飛行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它就停在了李七夜居住的山峰千里之處。

  此時,曹國藥高踞府中的一座樓宇之上,他雙目一厲,對李七夜厲聲喝道。

  “什么意思?”李七夜看著曹國藥挾府邸而來,他瞇了一下眼睛,笑著說道:“沒什么意思,我只是讓這畜生回去找他的主人而己。現在看來,它是找到它的主人了。”

  “血口噴人!”曹國藥沉喝道:“眾目睽睽之下,眾人都看到你御毒蛇攻擊本人,休得顛倒黑白是非!”(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