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五十章江海皇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就算這只有一截天命晶體的法則,對于李七夜來說,這就已經足夠了。此時,李七夜雙眼熾熱,天眼打開,在演化著這一道天命晶體的法則。

  雖然這只是一道法則,但是由無盡的符文所交織而成,一只只的符文串連成了兩股,兩股細如絲的法則相互交織,最終化作了一道法則。

  這么一道法則,浩瀚如海,真言沉浮,玄奧無雙,那怕這只是一道短短的法則,它的玄奧不亞于一門無雙的功法。

  李七夜雙目演化道義,天眼推算,在短短的時間之內,讓演化了這一道法則的全部道浮,被演化的道義,烙印在了他的識海之中。

  隨著道義的被演化,隨著道義化作記憶烙印在李七夜的腦海中,在這一刻,李七夜腦海中一章浩瀚無盡的章法浮現,真言宛如天命一般,又如九天銀河,傾瀉而下,似乎要淹沒識海一樣。

  天命晶體!完整無缺的天命晶體,此時,這章由晶玉仙帝所創無敵的天命秘術終于浮現在李七夜的識海之中。

  在李七夜作為陰鴉的時候,他就已經得到了完整的天命晶體,他甚至曾經對于天命晶體研究了好幾個時代,可以說,除了晶玉仙帝之外,沒有誰比他對天命晶體了解更為深刻了!

  后來,他沉睡的時候,把這一份記憶抹除,而今天,他終于拿回了這一份被抹除的記憶。就憑著一道天命晶體的法則,只要他能演化其中的玄奧,他就能找回當年的記憶。

  對于李七夜而言,與佩玉公子對賭,那只不過是萬全之策而己,他明白就算殺了佩玉公子,佩玉公子都不會交出天命晶體的!

  當然,如果佩玉公子愿意交出天命晶體,那最好不過,佩玉公子不愿交出來,那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只不過是理直氣壯地拿下天命晶體而己,佩玉公子把天命晶體輸給了他,以后就算晶海教來討回天命晶體,他也是理直氣壯!

  也幸好李七夜演化推算的及時,當天命晶體的記憶浮現在李七夜的識海中之時,而他手中的這一道天命晶體法則慢慢消散。

  佩玉公子死了,整個人被炸成了血霧,失去了本命的支撐,這一道法則也很快失去大道之力,片刻之后,它也隨之消散!

  “天命晶體。”李七夜不由沉醉在這大道的奧義之中,如此無上的天命秘術,實在是讓人陶醉,實在是讓人為之向往。

  就在李七夜沉醉在天命晶體的玄奧之中瞬間,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危險來臨了,無聲無息的危險,瞬間從李七夜背后偷襲。

  在這瞬間,李七夜心里面生警,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李七夜以絕無倫比的速度位移,但是,依然“砰”的一聲,他背后受了一擊,整個人橫飛出去。

  “小心——”紫煙夫人與袁采荷大驚,但是,這都已經遲了,偷襲者的級別,遠遠比她們還要強大。

  李七夜橫飛天際,在石火電光之間,他一下子穩住了身體,冷視突然偷襲的強者。

  此時,在云層之中有一個老者現身,此老者一現身,就帶著水澤之氣,此人乃是一尊了不得的妖族大人物,人身魚頭,目光森然,頭戴皇冠。

  雖然此老者年已古稀,但是,卻給人一種壓崩山河的氣息,特別是他從云層中浮現之時,萬里風云一下子被掃得干干凈凈。

  就是這么一個老者,他身后宛如沉浮著無窮無盡的汪洋大海,似乎,他所在,便是浩瀚無盡的浩海所在之地。

  “江海皇!”看到突然冒出這樣的一個老者,遠處觀戰的不少人臉色大變,抽了一口冷氣說道。

  “小輩,果然有點本事。”老者從云端走下來,沉冷地說道。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像巨錘一樣錘擊著很多人的心臟,在此時,他也毫不掩飾,大賢氣息如驚濤駭浪一樣席卷天地。

  一尊大賢出手,的確是非同凡響,而老者出手偷襲,竟然未能殺死李七夜,他在心里面也是十分的吃驚。

  “江海的真正皇者呀,統治了江海近萬年了,難有人撼動。”看到這樣的一尊大賢出世,在場的強者中,不論是圣尊,還是圣皇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不愧是當年來自于江海河澤中最了不起的天才,堅守了這么久,終于在道艱時代結束之后踏入了大賢,成為了一尊初世大賢。”在旁觀的老一輩強者中,有曾與江海皇同一個時代的人物,見到眼前這尊大賢的時候,心里面不勝吁噓。

  江海皇,是由一條大頭魚成道,當年他從江河中爬上大陸的時候,他就表出了驚人無比的天賦。可以說,在道艱時代,成為圣皇都比登天還難,更別說是成為大賢了。

  最終,江海皇曾經成是當時最強大的圣皇,統治了一片廣闊的江海,最終,他在堅守之下,終于有了突破,踏入了大賢境界,成為了初世大賢。

  “我到好奇,我連你是阿貓阿狗都不認識,偷襲我,總得有一個原因吧。”此時,李七夜背后有著觸目驚心的傷口,這是江海皇偷襲的結果,但是,在他的強大體質這下,傷口愈合得很快。

  “你我是無冤無仇。”江海皇那魚頭的頭顱是特別的丑陋,特別是他咧嘴一笑的時候,更是有點讓人毛骨悚然,他冷冷一笑,說道:“可惜,你得罪了不應該得罪的人。”

  此時,江海皇冷視著李七夜,說道:“如果你現在親自負荊請罪,在白發藥神的門前跪著,我還會饒你一命!”

  江海皇這話一出,不止是李七夜,就是遠處觀看的強者修士都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了。原來江海皇乃是替白發藥神出頭。

  江海皇在當今的地位,遠在眾多的掌門皇者之上,作為大賢的他,難有晚輩能讓他出力的。但是,他修道至今,接近萬年了,他也老了,他需要壽藥來補彌干涸的壽元。

  試問當今天下,還有誰的壽藥比白發藥神好的?所以,江海皇為白發藥神出頭,那一點都不足為奇。

  在當今,只要白發藥神放出一句話,不知道多少老一輩大人物愿意為他出力,不知道有多少老一輩愿為白發藥神實現自己想要的事情!

  “如果我說不呢?”李七夜翹了一下嘴角,說道。

  江海皇冷冷地說道:“如果你不親自跪在白發藥神門前請罪,本皇親自出手,讓你生不如死,或者,取你的頭顱,送于藥神,以作見面禮。”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悠閑地說道:“雖然我不知道白發藥神是什么東西,不過,既然他的走狗要來咬我,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知死活的東西,束手就擒!”江海皇臉色一沉,就在這瞬間,他隨手一揚,天空一暗,星辰網羅!一寶向李七夜收去!

  “不好,是海網!”看到這寶撒落而下,不少旁觀的人都臉色一變。

  知道江海皇此寶來歷的不少強者都忌憚無比,原來,江海皇擁有一寶,名為海網,傳說,此網乃是以浩瀚無盡大海的魔霧祭煉而成,傳聞,此網一撒落,再強大的修士都像是飛蛾落入蛛網一樣,在劫難逃。

  “是嗎?”當這海網撒落之時,李七夜雙目一厲,在剎那之間,他雙目露出了可怕的殺機,海網撒落,他也沒有逃走,沉喝道:“殺——”話一落下,一寶轟殺而出。

  “轟——”一聲巨響,天地崩顫,日月無光。一只古鐘飛出,當這古鐘轟殺而出之時,化作了一座巍峨巨岳,此岳宛如來自于亙古,永恒無盡!

  此岳橫空,轟碎了虛空,崩滅了天穹,在此岳轟擊之下,就算海網也瞬間破碎,根本就是承受不住此岳的一擊!

  陀山鐘,一個神秘而古老的無上寶物,此寶不見得會亞于天命真器。當這樣的一件無上寶物轟殺而出的時候,天地都為之顫抖。

  “仙帝真器嗎?”當這件寶物轟出的時候,遠處觀看的人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如此一件寶物轟出,威力太強大了,就算是圣皇都感到窒息。

  但是,有見識的強者又在瞬間否認了這是一件仙帝真器,因為陀山鐘轟出的時候,并沒有想象中的仙帝之威。

  “不好——”當陀山鐘瞬間轟碎海網之時,江海皇臉色一變,這一切進了來得太快了,讓他都應付不及。

  李七夜是血氣無盡,壽輪轉動,陰陽血海沉浮,磅礴滔天的血氣催動著陀山鐘,可想而知它的威力是何等之大了,它的一擊,可以撼動任何仙帝真器最強大的一擊。

  在生死瞬間,江海皇演化無盡道法,瞬間祭出了一件件的寶物,欲擋住陀山鐘的一擊,但是,沒有仙帝寶器或者仙帝真器在手,江海皇的寶物雖然強大,但,依然無法與陀山鐘的威力相比。

  “砰”的一聲,諸寶崩碎,江海皇欲逃都不及,一擊之下,鮮血濺飛,隨著一聲慘叫,江海皇的身體被陀山中撞碎,一時之間血肉橫飛。R1152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