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章醫術無雙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啊——”此時青年的慘叫聲響徹云霄,十分的凄厲,在這個時候,他的身體都要對折了,脊骨都要被他折斷,他整個人痛不欲生。

  “爹,給孩兒一個痛快!”此時,青年真命雖然受毒性所染,但依然還有理智,他凄厲地慘叫一聲說道。

  “不,吾兒,你忍住!”觀致王都被急得六神無主,急聲地說道:“為父一定會找人治好你的毒傷的。”

  “前輩,高人就在眼前。”袁采荷心地善良,見青年痛不欲生,提醒觀致王說道。

  觀致王立即抬起頭來,看著袁采荷,下一刻,他立即明白袁采荷說的是何人,他忙站了起來,對李七夜稽首說道:“李公子,小王有眼無珠,剛才有所得罪,還請李公子降罪。只要李公子救下吾兒,要殺要刮隨公子便。”

  “王爺言重了。”李七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與王爺無怨無仇,何來要殺要刮。再說,醫術,并非是我所長也。”

  李七夜這樣一說,觀致王不由急了,但是,他一時之間也是措手無策,他不由求助地望著袁采荷。

  袁采荷終究是心地善良的人,她輕輕地對李七夜說道:“大哥,你菩薩心腸,就出手救救小王子吧。”

  “采荷這話就說錯了,我從來不是菩薩心腸,一直以來,我是殺人不眨眼。”李七夜笑著搖頭,輕輕地拂了拂袁采荷的秀發,說道:“不過,既然都是采荷開口了。我能不幫嗎?”

  “我相信大哥是不會見死不救的。”袁采荷輕輕一笑。是那么的恬靜。是那樣的自然,她的笑容雖然不是傾國傾城,但是,她的恬靜,她的素雅,卻是那么的美麗,似乎,她的笑容可以化解一切。

  李七夜此時站了出來。從青年傷口中取出一枚尖牙,扔在地下,淡淡地說道:“他是被鬼沼蛭偷襲是沒錯,鬼沼蛭之毒,那是兇殘致命,但,更致命的不是鬼沼蛭之毒。事實上,現在他也不會死去,鬼沼蛭之毒再兇殘,也殺不死他。”

  “為什么?”觀致王不由說道:“若是鬼沼蛭之毒殺不死吾兒。吾兒為什么此時如此的痛苦。”

  “若是平時,鬼沼蛭之毒。肯定能殺死他,但,現在他體內有東西不想他死而己。”李七夜說道:“它要把你兒子的身體當作一個溫床,當作一個宿主!就算你兒子體內的鬼沼蛭之毒再兇殘劇烈,它也能讓你兒子一直茍活于世。”

  “這,這是什么東西?”聽到李七夜這話,觀致王不由毛骨悚然,他能想象那種茍活于世的痛苦。

  “蛭蛆。”李七夜說道:“這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寄生兇物,比鬼沼蛭還要罕見。在一般情況之下,它是寄生在鬼沼蛭的毒牙之中,以鬼沼蛭毒牙中的毒液為生。但是,當蛭蛆要產卵之時,它就會催動鬼沼蛭攻擊獵物!”

  “而蛭蛆的獵物,是需要強大的生靈,比如說,強大的修者,強大的壽精、天獸!”李七夜說道:“因為蛭明需要用鬼沼蛭的毒液與獵物強盛的血氣來孵化它的蛆卵!當鬼沼蛭攻擊獵物之后,蛭蛆會瞬間讓毒牙的所有毒液瞬間注入獵物的體內!它也會隨之鉆入獵物的體內。正是因為如此,毒液耗盡,毒牙會脫落,留在獵物身上!”

  說到這里,李七夜看了一眼地下的尖牙,說道:“蛭蛆,比鬼沼蛭還罕見,只有極少數的鬼沼蛭才會寄生有蛭蛆。而有庸醫卻以為致命的是鬼沼蛭之毒。事實上,就算不解鬼沼蛭之毒,在未來,蛭蛆也會把毒吸干。當蛭蛆耗盡了毒液與宿主的血氣之后,蛆卵就誕生蛭蛆了,到那一天,宿主也會隨之死去!”

  “當然,在宿主死去之前,絕對會經歷人生一段最痛苦的歲月,痛不欲生!”李七夜說道:“所以,有很多獵物在被蛭蛆寄生之后是早早結束自己的性命。”

  聽到李七夜這一席話,觀致王不由毛骨悚然,這種寄生的兇物,未免是太恐怖了吧,而且,他見識極廣,經歷過無數風浪,但是,也從來沒聽說過蛭蛆這樣的東西。

  “現在該如何救助?”觀致王不由擔憂地說道:“需要開膛啟宮或者洗髓滌筋嗎?若是公子能解真命所染的劇毒,吾兒可以放棄肉身!只要真命無恙,我可以為他重塑。”

  “說得太嚴重了,開膛啟宮?”李七夜笑著說道:“那只是庸醫的做法而己,對于一位藥師而言,善用自己的爐神,那才是最重要的手段。蛭蛆這種寄生兇物,談不上真正的兇物,很容易解決。如果說,蛭蛆都要開膛啟宮,那么,遇到萬古最毒之物,皆不是要拆碎真命?”

  “請公子出手救吾兒一命,小王感恩戴德……”觀致王忙是伏拜于地,請求地說道。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請起吧,采荷都開口了,我定會救他一命。”說著,祭出了萬爐神。

  萬爐神祭出,李七夜掌執爐神,只見一縷縷的爐火落入李七夜的手中,李七夜手按于青年的胸膛,在他的掌御之下,爐火如同有生命一樣,一縷縷的爐火鉆入了青年的體內!

  在眨眼之間,青年的身體竟然被照亮了,此時,青年的身體竟然像是一盞透明的燈一樣,能看清楚里面的一切,在一縷縷的爐火照亮之下,能看清楚一筋一骨。

  雖然說,爐火鉆入了青年的體內,但是,卻不傷青年一絲一毫,它鉆入青年的體內,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不可思議。

  “這,這,這不可能吧——”在場有不少藥師,看到眼前的一幕,都不由把眼睛睜得大大的,對于他們來說,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爐神的火源乃是吞食了很多火種之后所形成的,每一種爐火不一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作為煉丹的爐火,它的威力絕對是很強大。

  然而,此時此刻,李七夜竟然御著爐火鉆入一個活人的體內,竟然不傷人一絲一毫,這簡直就像是天方夜譚,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在場的不少年輕一輩藥師對李七夜不爽,但是,看到眼前的這一幕都不由為之動容,對于他們而言,如此的御火之術,那簡直就是絕世無雙,天下僅有。

  爐侯看到這一幕,除了震驚之外,他也是臉色難看到極點,十分的嫉妒。他被人稱之為爐侯,就是因為他極為善于掌御自己的爐神,但是,像李七夜這樣的手法,他根本就不會,就算是給他學,他都學不會,這簡直就是掌御爐神的最高境界!

  就在這個時候,在爐火的照亮之下,宿于青年體內的蛭蛆終于暴露了原形,它是躲于體內一角,當爐火一照之下,它嘶叫一聲,十分猙獰,那怕它細如絲,讓人看起來依然是毛骨悚然。

  在發現了蛭蛆那一瞬間,在它附近的爐火瞬間化作了法則,在這剎那之間,這一縷縷的爐火竟然一下子鎖住了蛭蛆,大家都好像聽到了“鐺”的一聲落鎖之聲,接著,這蛭蛆被爐火鎖住之后從青年的身體中剝離出來。

  “嗤——嗤——嗤——”當被爐火剝離出來的蛭蛆拼命掙扎,速度快得嚇人,細如發絲的它,讓人看起來是毛骨悚然!

  很多人看到這細如毛發的蛭蛆那猙獰的神態,都不由心里面發毛,打了一個寒顫,想象一下,這樣的兇物寄生在自己的身體里,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蓬”的一聲,在這瞬間,鎖住蛭蛆的爐火化作世間最熾熱最霸道的火焰,一聲輕響,眨眼之間把這條蛭蛆煉成了飛灰。

  “李公子,吾兒體內的鬼沼蛭之毒該如何辦?”見蛭蛆被取出來之后,觀致王不由為之松了一口氣,但是,看到兒子身上的毒氣依然未解,不由擔心地問道。

  “這就更是小事一樁了。”李七夜掌御著萬爐神,只是淡淡一笑,催動著爐火。

  在這個時候,還留在青年體內的爐火竟然是燃燒起來,眨眼之間,青年整個人都著起火來,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被火化一樣。

  看到這一幕,觀致王不由擔心自己的兒子安危,忍不住問道:“李公子,吾兒沒事吧。”

  “放心吧,這只是燃燒毒液而己,他是絲毫不損。”李七夜平靜地說道。

  隨著爐火的燃燒,青年全身都開始冒起青煙,一縷縷的青煙冒出,然后隨之消散,過了好一會兒之后,青煙終于消散。

  當青煙消散之后,一縷縷的爐火如潮水一樣從青年體內退了出來,在此時,青年已經是恢復了不少的血氣,臉色也紅潤起來。

  “好了,接下來,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他胸膛的傷口用你們藥國的斷魂驚仙散便可治好。”李七夜收回萬爐神說道。

  看到兒子的臉色終于恢復了紅潤,毒氣消散,觀致王不由為之大喜,立即叫道:“快快取斷魂驚仙散來,給大師兄敷上。”(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