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三十三章觀致王府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對,對,對,一個李七夜這樣的無名小輩,焉能入侯爺的法耳。”有其他的年輕藥師立即拍馬屁地說道。

  憨實之人,總是缺一個心眼,并非是有意拆爐侯的臺,這個憨實的年輕藥師依然忍不住說道:“我聽說,這個李七夜煉出來的命丹,那是了不得,丹色近金,已經是爐火純青的地步。侯爺,你可要小心一點呀,一定要擊敗這個李七夜!”

  對于這個憨實藥師的話,爐侯被氣得吐血,他本來就不愿意提李七夜,李七夜殺了他們晶海教那么多人,這對于他們晶海教來說,是奇恥大辱,現在眼前這個憨實的藥師哪一壺都不提,偏偏要提這一壺,這讓他在心里面憋得難受。

  “蠢貨,以訛傳訛的話也值得相信?”此時鬼手圣醫冷笑一聲,斥喝這位憨實的藥師,說道:“煉丹如炒豆,就算是傳奇藥師也做不到,莫說是人族小輩!哼,這個李七夜,無非是得了一尊好的爐神而己,不懂行道的人卻奉之為神人,以訛傳訛,不值得為信。”

  鬼手圣醫這樣斥喝了一席話,這讓爐侯心里面好受多了,雖然,他對鬼手圣醫也沒有多大的好感,但是,比起李七夜來,鬼手圣醫絕對是同一個陣營的。

  這個憨實的年輕藥師被鬼手圣醫如此斥喝,不免有所委屈,說道:“大家都是這樣說的嘛,聽說,這個李七夜不止是藥道無雙,而且,修行無敵。有人說。他曾經擊敗過很多強者。包括皇甫世家的老祖。”說到這里。他不由看了爐侯一眼。

  他本來是想說連晶海教的藥圣都被李七夜殺死,但是,他還是忍住了。

  爐侯被這樣的蠢材氣得吐血,如果不是看他是憨實的模樣,他一定會認為眼前這個藥師是存心與他作對,這樣的蠢材竟然不知進退,如果現在不是在觀致王的府邸之中,他一定會一腳踹飛這個蠢物!

  “你胡說八道些什么。”有機靈的藥師一看爐侯的臉色一沉。立即對這個憨實的藥師斥喝道:“李七夜算什么東西!什么擊敗皇甫世家的老祖,這只不過是往自己臉色貼金而己。皇甫世家的老祖是什么人物?此乃是無敵大賢,就憑區區李七夜這樣的小輩?呸,這種不要臉的話也敢說出來……”

  “……姓李的在千松山揚威耀武,無非是抱到了千松山這條大腿而己!皇甫世家老祖,乃是千松樹祖擊敗的。哼,就憑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小輩,不要說是皇甫世家的老祖,隨便一個強者,都能把他粉身碎骨!”

  這個年輕藥師為了能巴結上晶海教。為了能與侯爐交結上朋友,那是大力地貶低李七夜。把李七夜說得一文不值,以討爐侯的高興。

  “一個狐假虎威的小人而己,不值得一提。”被這個機靈的藥師這樣一說,爐侯的心情好了不少。

  “可,可,可是,這不是我自己說的。”這個憨實的藥師一根筋,先是被鬼手圣醫罵,現在又被另一個藥師罵,他心里面也不由委屈,說道:“是別人說的,我聽他們在說,這個李七夜,藥能比四大天才藥師,道能比天人、帝疆。”

  侯爐不由被氣得哆嗦,遇到這樣的蠢物,他都無解了,如果不是在觀致王的府中作客,他一定會把這種蠢物扔出去,狠狠砸一頓這個蠢物,他心情才剛好起來,這個蠢物一句話又壞了他的好心情!

  “仲賢,你這個蠢物滾出去!”這個機靈的藥師都被憨實的藥師氣得哆嗦,他都好不容易拍到了侯爐的馬屁,這個蠢物又是一句話壞了他的心血。

  這個機靈的藥師指著這個憨實的藥師罵道:“李七夜算什么東西,他也有資格稱藥比四大天才藥、道比天人帝疆!呸,他也不照一照鏡子看一看自己是什么東西!這種往自己臉色貼金的話,這種狐假虎威的小人,也只有你仲賢這樣的蠢物才會相相!”

  “這,這,這可不是我說的。”這個叫仲賢的藥師都不由顯得委屈,忍不住說道。

  “第一,我不是什么東西,我是一個人族!”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悠然的聲音響起,從容不迫,說道:“第二,什么天人帝疆,還沒資格跟我并肩,與我并肩,是他們臉上貼金;第三,如果說,你跟我有仇,你罵我,我倒還能理解,你為了拍別人的馬屁,竟然在背地里罵我,貶低我,嗯,你說我是把你扔出去好呢,還是把你踩死好呢!”

  在這個時候,門外走進兩個人來,閑庭信步,走入了這座藥師聚會的庭院中,為首的正是李七夜,紫煙夫人在身旁隨行。

  “李七夜——”看到李七夜,在場的不少人都站了起來,特別是一些藥域的年輕藥師,心里面一凜。因為李七夜身后跟隨著的正是紫煙夫人,乃是一國之君,一代妖皇,這樣的身份,這樣的地位,這樣的實力,是許多年輕一輩遠遠比不上的。

  就算是天才藥師,對于一尊圣皇,還是忌憚得很,紫煙夫人在藥域,特別是在藥域的年輕一輩,是享有盛名!

  李七夜走了過來,看了一眼這位機靈的藥師,閑定地說道:“今天我心情不錯,雖然你在背后罵我,但,我也不太與你計較,你自己掌嘴三下,以作懲罰。”

  這個機靈的藥師聽到李七夜的話,不由后退了好幾步,退到了爐侯的身后,在眾人之前,他當然不可能給自己掌嘴了,否則,他以后還用混嗎?

  “你就是李七夜是吧!”爐侯是站了出來,他冷冷地看著李七夜,說道:“在這里,還輪不到你來放肆!”

  李七夜看著爐侯,說道:“放肆對于我來說,在哪里都一樣。你們晶海教看來是沒有得到教訓,死了這么多人,還敢替人強出頭,勇氣可嘉。”

  “好大的口氣。”此時鬼手圣醫也看李七夜不順眼,雖然他與李七夜無仇,但是,他這種高傲的人,本來就是雙眼翻天,見李七夜這樣囂張的樣子,他就看不順眼了,冷笑地說道:“狐假虎威而己,若不是千松樹山給你作靠山,你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來!你真以為這里是千松山嗎?這里是藥國,這里是藥城,這里是觀致王府!識相的,就從這里滾出去,別自討苦吃!”

  雖然李七夜在千松山殺死晶海藥圣、蹄天谷長老之事已經傳出去,但是,李七夜一直沒有出過手,很多人都認為,這并非是李七夜殺死晶海藥圣他們,而是千松樹祖,是千松樹祖暗中出手,助李七夜一臂之力。

  “沒錯,觀致王府是不歡迎你這種殘暴無恥的小人,石藥界的藥道也是不允許你這種卑鄙小人所破壞。這里聚集的藥師,都是切磋藥道,你這種動不動就要殺人的兇手,不應該留在這里,破壞氣氛,識相的就立即滾出去!”躲在爐侯身后的這位機靈藥師在煽風點火。

  這位機靈的年輕藥師當然是害怕了,就算他不怕李七夜,但是,李七夜身邊的紫煙夫人都會把他嚇得雙腿發軟。

  “殘暴無恥的小人。”李七夜也沒有發怒,摸了摸下巴,閑定地笑著說道:“看來,我不殺三五個人,就真的對不起殘暴這樣的形容詞了。”說著,往這位機靈的藥師走去。

  “這里也是你行兇之地嗎?”爐侯臉色一沉,擋在了李七夜面前,說道:“晉兄,雖然我是觀致王府的客人,但,這種兇人,我們出手教訓教訓他,觀致王府不會見怪嗎?”

  此時,一個氣勢強悍的青年率領著一群強者走了進來,一下子隔開了李七夜與爐侯他們,這個氣勢強悍的青年就是爐侯口中的“晉兄”,也是觀致王的弟子。

  雖然觀致王府歡迎所有藥師前來作客,但是,王府以免有人鬧事,隨時都有強者看護,不允許任何人鬧事。

  所以,此時這位青年把李七夜擋住,冷冷地說道:“閣下請回吧!我們王府不歡迎閣下在此作客!”

  李七夜看了看他,從容地說道:“怎么,你們觀致王府不是很好客嗎?你們不是敝開大門迎接藥師嗎?”

  “這也是要看人!”這個觀致王的弟子與侯爐交情不錯,他不止是不允許李七夜在這里鬧事,他還要把李七夜逐出王府,為侯爐爭回點顏臉,他冷冷地說道:“我們觀致府是歡迎藥師,但,像閣下不在此列!”

  “就是,如果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能來觀致府,那把觀致府當什么了?”那個機靈的藥師躲在爐侯身后。

  現在有爐侯庇護,又有觀致府撐腰,他膽子更大了,說道:“就憑你李七夜這種狐假虎威的小名小輩,還沒資格來觀致府作客!識相的,就滾吧!”

  “聒噪——”李七夜還沒有開口,紫煙夫人一聲沉喝,接著“啪”的一聲,這位機靈的藥師被紫煙夫人一巴掌抽飛,鮮血濺飛,他整人被抽得飛出了觀致府,是死是活不得而知。(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