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二十一章千松樹祖出手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在神光之中,黑色的巨龍露出了真身,那是一條巨大無比的樹根,這條樹根通體烏黑,宛如是黑金所鑄。就是這么一條巨大的根樹橫在天上,就宛如是一條巨龍盤在那里。

  看到這條黑色的巨龍并非是真正的巨龍,而是一條巨大的樹根,這讓在場的賓客都不由動容,有不少人下意識地望向千松樹祖,很多人第一個想法就是千松樹祖在幫助李七夜!

  千松樹祖,乃是松樹成道,現在一條樹根化作巨龍,擊傷亞祖,這讓很多人都不免想到,這是千松樹祖替李七夜出頭!

  這一點千松樹祖可算是被冤枉了,所有人都不知道,這是李七夜以死章召喚出來的地下最強大的死物而己。

  而這條樹根與千松樹祖的確是有很大的關系,它正是被千松樹祖所斬掉的主根。千松樹祖欲脫離束千松大脈,就斬了自己的主根。

  而被斬掉的主根雖然已失去生機,但,它一直都留在了千松大脈的最深處。李七夜在來千松山的時候,已經是勘測到了它的存在了。

  此時,李七夜以死章召出了這條已死去的主根,化作了黑色巨龍,擊傷了亞祖。

  要知道,千松樹祖的主根是在他巔峰狀態之時所斬下的,它曾經是千松樹祖最強大的一部!一!本!讀!小說.yd.分。雖然在很久之前,它被千松樹祖斬下,它已經死去。

  但是,當它被李七夜以死章召喚出來的時候,它依然是強大無比。斬殺亞祖這樣的大賢。那絕對不是問題!

  “砰”的一聲響起。亞祖被樹根拍飛,聽到骨碎聲響起,鮮血狂噴,那怕亞祖這樣的大賢,也不是千松樹祖的主根對手。

  “千松樹祖,你這是什么意思,竟然暗中出手!“被拍飛重傷的亞祖不由厲吼一聲。

  亞祖這話讓千松樹祖撩了一下眼皮,目光頓時一冷。對李七夜說道:“公子,此事就由我來吧。”

  李七夜笑了一下,雙腳一踏,死章浮現,“吼”巨大的樹根失去了召喚,一下沖入了大地,宛如是潛龍入水一般,眨眼之間消失在泥土之中。

  見主根消失在大地之下,處身在高空中的亞祖不由松了一口氣。

  但是,在這個時候千松樹祖一只手掌向亞祖抓去。千松樹祖一出手,那還了得!一只手掌抓來。封天絕地,上封九天,下絕地府,任你是大賢,也一樣逃不過他的手掌心。

  “千松樹祖,你是什么意思!”千松樹祖大手抓來,亞祖駭然,轉身就逃,厲喝道:“你要知道,我若不能回去,我皇甫世家古圣祖……”

  然而,亞祖話還沒有說完,聽到“喀嚓”的聲音響起,宛如全身的骨頭被捏碎一樣,亞祖凄厲的慘叫之聲響徹了整個天地。

  在所有人還沒有回過神來之時,亞祖被千松樹祖扔在了地上,他渾身是血。

  好不容易,亞祖才爬了起來,此時他整個人都變了模樣,似乎一下子老了幾千歲一樣,白發蒼蒼,爬起來的時候都顫巍巍的,好像是站不穩一樣。

  “你,你,你毀了我道行!”亞祖站起來之后,尖聲地厲叫,他的厲叫之聲是叫得那么的凄慘!

  “皇甫家,也敢在我千松山放肆!”千松樹祖冷淡地看了亞祖一眼,緩緩地說道:“就憑你們皇甫家區區一尊古圣祖也敢揚武揚威!就算你們古圣祖已經成為神王,老夫也不放在眼中!”

  一時之間,整個場面一片寂靜。更多的人是心里面發毛,大家都知道,一直以來,所有人都說千松樹祖是巔峰的存在,但是,千百萬年以來,很少人見過千松樹祖出過手。

  今天,千松樹祖終于出手了,一只手就捏碎了亞祖這種大賢的一身造化,這是何等的逆天,這是何等的強大。這樣的巔峰存在,或者只有仙帝才能鎮壓他了!

  此時,不論是哪一個傳承,哪一個門派的大人物,都心里面發寒,發誓以后絕對不敢在千松山放肆!

  正如千松樹祖他自己所說的那樣,就算是神王駕臨,他都不見得放在眼中,更何況是區區一尊普通的大賢呢!

  此時,亞祖癱坐在地上,他一位大賢,走到今天不容易,但是,千松樹祖卻輕易地捏碎了他的道行,他一生就這樣毀了,他已經走到生命的盡頭了!

  “回去告訴你們的古圣祖,以后你們皇甫世家的人敢踏入我千松山一步,老夫滅了你們皇甫世家!”千松樹祖緩緩地說道。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都屏住呼吸,誰都不敢哼一聲,在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以千松樹祖的實力,滅掉皇甫世家,那不是一件什么難事!

  最終,亞祖被千松山的弟子送出了千松山,一位大賢,最終就是落下了如此的下場!

  “繼續,讓我們繼續。”當亞祖離開之后,在旁邊的楓皇忙是緩和氣氛,對在場的眾多賓客說道。

  “祝妖祖福壽無疆——”眾多賓客立即舉杯,向千松樹祖祝壽。

  千松樹祖含笑舉杯,以應所有賓客……

  一時之間,酒席間是觥籌交錯,歡笑之聲再一次響起,氣氛開始活躍起來。

  皇甫世家的家主拜見藥國傳人明夜雪之后,他并沒有回皇甫家,依然是留在藥國之中,打聽著有著于藥國皇室的一切動靜。

  但是,一天天過去,藥國皇室沒有任何動靜,而藥國傳人明夜雪也沒有任何消息傳來,這讓皇甫家主心里面十分不是滋味。

  在這個時候,皇甫家主心里面明白,藥國皇室對于這樣的事情根本就沒放在心上。雖然說,皇甫家主對于這件事他在心里面不抱很大的希望,但是,藥國皇室卻連一個表態都沒有,這讓他心里面是十分不是滋味。

  就算是皇甫家主心里面十分不是滋味也是無可奈何,他想見皇室,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岳父,你這樣著急也不是個辦法。”皇甫家主在室內焦急走來走去的時候,坐在旁邊的一個英俊而氣勢逼人的青年搖了搖頭說道。

  這個青年正是藥國赫赫有名的拓世王鮮淼,他娶了皇甫家的女兒。拓世王在藥國的年輕一輩可以說是十分有名氣,他善于治國,是藥國之內有能力的郡王,而且,他本身的道行不低,這讓他在藥國諸王之中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更重要的是,拓世王所出身的鮮家,乃是從藥國直系中所分離出來的。在很久無的時代,拓世王他們鮮家的一位最老的祖先在藥國直系皇室之中有著不小的地位。

  到了后來,拓世王鮮家的世祖從藥國直系中分離出來,在外分疆封王,從此之后,鮮家這一脈展枝蔓葉。

  雖然說,拓世王鮮家在藥國之中與諸王的地位是差不了多少,遠遠無法與藥國直系皇室相比,但是,鮮家的那位最古老的祖先依然留在藥國皇室之中,依然是被塵封埋葬在地下。

  皇甫家主站住了腳步,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我能不焦急嗎?豪兒慘死,一個人族小輩欺到我皇甫家頭上了!”

  “敢與藥國為敵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的!”拓世王雙目一厲,露出了可怕的殺意。

  皇甫家主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然后沉聲地說道:“我們絕對不會放過這個人族小輩的,不論如何,我都要拿他的頭顱來祭豪兒!”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弟子來報,忙是說道:“大人,老祖駕臨。”

  “老祖,哪一位老祖?”一聽到這樣的匯報,皇甫家主不由怔了一下,他還不知道是哪一位老祖出世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氣息如浩瀚無盡的大海撲面而來,這股氣息充滿了無敵,宛如就像是一尊神王駕臨一樣,氣勢滔天,無人能敵一般。

  當這股氣息撲面而來,不論是皇甫家主,還是拓世王,都難于承受這股氣息,一下子伏拜在地上,立即跪倒!

  “古圣祖——”一看到來人,皇甫家主都不由打了個哆嗦,難于相信自己的眼睛,說話都結結巴巴,說道:“老祖,你,你出世了?”

  “嗯。”來人臉色冰冷,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特別嚇人,說道:“亞祖被毀了道行,時日不多了。”

  “什么——”這樣的消息把皇甫家主嚇得魂都飛了起來,這樣的消息對于他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怎么,怎么會這樣?”皇甫家主都失魂落魄,在前不久,他們皇甫世家最年輕的老祖慘死在了巨竹國,現在排行第二的亞祖也毀了道行,這對于他們皇甫家來說,可謂是打擊夠大的。

  “姓李的那個小輩!”來人冷冷地說道:“千松樹祖給他撐腰,殺了諸老,毀了亞祖的道行!”

  “千松樹祖!”聽到這樣的消息,皇甫家主不由跌坐在地上,一時之間無法回過神來。

  在石藥界,誰人不知道千松樹祖的強大,誰人不知道千松樹祖的可怕,巔峰的存在,這不是一句空話,也不是浪得虛名,就算是藥國這樣的龐然大物,都要對千松樹祖敬之三分。(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