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一十九章大壽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大壽之日,千松山沸騰,只見天空之上一張張酒席擺開,無數的客賓坐于其中,這樣的景象是何等的壯觀。

  只見在天空之上,觥籌交錯,來自于天下八方的諸多大人物坐落有序,如此的盛宴,看起來宛如一場天宴。

  在這席間,有著無數門派傳承的大人物都紛紛舉杯,以慶千松樹祖大壽。藥國、翦龍世家、御獸城等等宛如巨無霸一樣的存在,都有人出席這一場壽宴。

  當千松樹祖出現之時,他已經是落坐于上首,而另一個青年也出現在席間,就坐在千松樹祖的身旁,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李七夜。

  當千松樹祖出現之時,場面一片寂靜,所有的人都望著千松樹祖,接著,也有不少人目光落在了坐于千松樹祖身邊的李七夜身上。

  坐于最前面的人,只能是帝統仙門,如藥國、翦龍世家、御獸城等等這種帝統仙門的賓客才有資格坐在最前面,但是,現在李七夜這么一個青年,竟然端坐在千松樹祖的身邊,這地位,是何等的高貴,這位置,甚至比藥國、翦龍世家這些貴賓還要高貴很多。

  就算是千松樹祖的弟子,在此時也只能站在旁邊相陪,然而,李七夜這么一個年輕一輩,卻能在千松樹祖身邊落坐,這讓很多人吃驚。

  這讓不少在場的賓客心里面有著很大的疑惑,他們都搞不明白,李七夜這么一個小輩,為何有資格坐在那里,這地位明顯是比藥國、翦龍世家等等的賓客要高貴。

  盡管此時很多人此時心里面有疑惑。但是,整個席間都是一片寂靜,在千松樹祖面前,不論是任何人,那怕是出身于藥國、翦龍世家這樣的大人物。都不敢放肆!

  相比起來,像藥國、翦龍世家這樣的賓客,心里面知道的卻更多,特別是與千松樹祖交好的藥國。

  事實上,當藥國的賓客看到千松樹祖出現在這席間之時,他也不由為之動容。因為藥國曾經為千松樹祖解決問題。雖然未成功,其中所涉及的秘密,藥國的賓客知道一二。

  現在,千松樹祖出現在這里,這讓藥國的賓客隱隱猜到什么。所以,看到李七夜的時候,藥國的賓客不由為之動容。

  此時,千松樹祖咳嗽一聲,看了看眾人,緩緩地說道:“今日,乃是老夫的五十萬年大壽,諸位不遠萬里而來。老夫感激,在此,老夫敬諸位一杯。”說著。緩緩舉起玉杯。

  在場的所有賓客都紛紛舉起酒杯以敬,沒有人敢輕易出場。對于許多修士乃是大人物而言,千松樹祖乃是巔峰存在,任何人都怕有一絲的不敬,招來千松樹祖的不悅,特別是在今天這樣的日子里。

  “皇甫家亞祖駕到。為妖祖賀壽。”千松樹祖剛剛敬完酒,外面傳來千松樹祖的一聲通報。

  得到了千松樹祖的應允之后。眨眼之間,只見一個老者跨步而來。這個老者身邊帶著十幾個老叟。

  這個老者跨步而來,他身上總是散發出一股震蕩的氣息。眼前這個老者看起來并不起眼,干干瘦瘦的,甚至讓人能感受到他身上快要干枯的血氣!盡管是如此,這個老者依然讓人心里面一凜。

  特別是他身上若有若無的震蕩氣息,更是讓人為之敬畏。隱隱之間,他身上所散發出來若有若無的震蕩氣息,似乎是可以震碎星河,崩滅天宇,任何人感受到這若有若無的氣息,都不由為之心里面一駭。

  雖然這么一個老人已經是將死之人,但是,他依然十分可怕,他可以手摘星辰,屠龍搏蛟!

這老人身邊的十幾個老叟都是可怕的強者,雖然他們收斂血氣,但是,依然讓人能感受到他們的可怕  不論是這位老人,又或者隨行的十幾位老叟,不管他們有多么強大,但是,來到這里的時候,都收斂起自己的血氣,收斂起自己強大的氣息!也不敢放肆。

  “皇甫家的亞祖!”看到這個老人,不知道多少大人物心里面一凜。

  甚至有大教疆國的大人物心里面一寒,喃喃地說道:“皇甫世家的亞祖竟然出世了,這,這也太嚇人了吧。”

  不少與皇甫世家交好的大教疆國看到這個老人,就算他們沒有見過這個老人,一聽到“亞祖”這個稱謂,都不由心里面發寒。

  有傳言說,皇甫世家一共塵封了四位老祖,除了慘死在巨竹國的老祖之外,還有三位老祖被塵封。

  有傳言說,皇甫世家的四位老祖都是可怕的大賢,其中以古圣祖最可怕,有人說古圣祖深不可測。

  在皇甫世家之中,論強大,除了古圣祖之外,就要數亞祖了。

  像大教老祖這樣的存在,一旦被塵封于世,那是不會輕易出世的,對于這樣的存在來說,他們破時血石而出,是需要很大的代價的。

  但是,現在皇甫世家的亞祖來了,很多人一時之間在心里面明白,皇甫世家的亞祖只怕是不只為千松樹祖賀壽如此簡單。

  “妖祖五十萬年大壽,皇甫世家前來賀祝。”亞祖行至千松樹祖面前,鞠首拜了拜,說道:“小小禮物,不成敬意,還請妖祖笑納。”說著,遞上一只古盒。

  就算皇甫世家的亞祖乃是一位大賢,在千松樹祖面前那也只不過是一位小輩而己。

  也不知道這古盒之中裝的是什么,千松樹祖也未多看,只是讓身邊的弟子收下了這份禮物。

  亞祖說了一番祝壽之詞后,他莊重地說道:“樹祖威揚天下,我輩敬仰。只是,有一件事,在下不吐不快。”

  亞祖說出這話,這讓在場的許多賓客為之一凜,在場的許多賓客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終于要有事情發生了。

  千松樹祖看著亞祖,緩緩地說道:“不知你有何話,盡說無妨。”

  亞祖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鄭重而又有悲容地說道:“豪兒乃是我們皇甫家的獨苗。傳承我們皇甫家。在前不久,他代表著我們皇甫家為妖祖賀壽,未料竟然傳來噩耗,慘死在千松山!”

  此時,亞祖在這節骨眼說出此事,讓在場的賓客都不由為之一凜。大家都明白,這事沒有那么簡單。

  “亞祖,這其中有所誤會。”亞祖這話落下之時,楓皇咳嗽了一聲,忙是說道。

  亞祖看了楓皇一眼。沉聲地說道:“誤會不誤會,我倒不知,但是,我豪兒卻慘死在千松山內!不知你可否作主,給我皇甫家一個交待!”

  毫無疑問,亞祖這位大賢,并不把楓皇這樣的強者放在心上,他要對話的不是楓皇這樣的人物。而是千松樹祖。

  千松樹祖很平靜,看著亞祖,依然不慍不火。說道:“以你們皇甫家的意思呢?”

  “在下此次受古圣祖所托而來,欲究我豪兒慘死之事。”亞祖鄭重地說道:“我豪兒慘死在此小兒手中,然而,現在此小兒卻成了妖祖座上貴賓,這讓在下十分疑惑。”

  “你的意思是說我千松樹聯合李公子謀害你們皇甫世家的傳人了。”千松樹祖不咸不淡地說道。

  亞祖忙是說道:“不,不。不,在下不是這個意思。千松山乃是光明磊落。清譽無雙,又怎么會做出這等事情。此小兒乃是口若蓮花。能言善道,所以擔心千松山的一些弟子被此小兒所蒙騙。”

  此時,在場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沒有任何人敢開口。雖然說,在場中的人不少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是,這是大賢級別的對話,這不是他們所能插上嘴的。

  “以你皇甫家的意思,是該如何解決?”千松樹祖依然不動聲色,十分平靜地說道。

  亞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鄭重地說道:“我豪兒慘死,此事必究,不然世人眾笑我皇甫世家無能。我古圣祖的意思是,請妖祖把此小兒交于我皇甫世家,還我豪兒一個公道!”

  “當然,我皇甫世家也不會誣蔑任何一個人。”說到這里,亞祖頓了頓,說道:“待妖祖把此小兒交于我皇甫世家之后,我皇甫世家必查清此事,到時,我皇甫世家將與藥國共同審判此小兒,就算他殘殺豪兒,這也將會給他一個公正的審判!”

  亞祖特地強調了他們皇甫世家的古圣祖與藥國,這已經是一種暗示了。

  不少人都知道,皇甫世家的古圣祖是深不可測,而且,皇甫世家與藥國的聯姻之事,石藥界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

  “藥國?”千松樹祖聽到這樣的話,不由笑了一下,目光落在藥國的貴賓之上。

  此時藥國的貴賓也忙是站了起來,說道:“此關之事,不是小輩所能作主,此時必需向諸老稟報。”

  藥國的貴賓也不是傻子,他當然不會輕易地淌這樣的渾水了。

  千松樹祖收回了目光,看著亞祖,緩緩地說道:“這么說來,皇甫世家是要我千松山交出賓客了?”

  “妖祖莫誤會。”亞祖忙是說道:“此小兒居心叵測,心懷不軌。他是混入大壽的賓客之中,為的就是挑拔各門派的關系。千松山光明磊落,清譽無雙,此子在千松山殘殺我豪兒,正是欲讓千松山背這樣的黑禍!此小兒既不是千松山的弟子,更不是千松山的賓客,他是一個居心叵測的狠毒小子。對于這種兇殘而心懷不軌的小輩,千松山也絕不姑息。妖祖您說是不是?”

  亞祖這一番話,那可是大有文章。他突然出現在這里,那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在場的一些大人物也聽懂了亞祖這一番話的弦外之音,亞祖出現在這里,可謂是及時。

  在場的客客之中,一些大人物明白了其中的一些玄機,這也解了他們心里面的一些疑惑。

  李七夜突然成為千松樹祖的上賓,或者李七夜是要成為千松樹祖的關門弟子,又有可能李七夜說動了千松樹祖,讓千松樹祖為他護道!

  總之,不管是因為什么,現在李七夜坐在這個位置之上,這已經說明他在千松山有著不一樣的地位了。

  而亞祖突然出現,就是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欲把這件事扼殺在萌芽之中,爭取最后的一線機會!(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