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一十三章鎮帝術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天要斬壽,誰人能擋,莫說是神皇,就算是號稱擁有蒼天血統、意志的真神也一樣擋之不住。”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神皇,那只是修士修士對于巔峰存在的一種簡直。在大賢境界之后,世間的修士對于每一個層次的大賢都有一定的稱謂。

  這幾種稱謂分別有:大教老祖、傳說中的強人、不朽存在、巔峰存在。

  能被稱之為大教老祖的,一般都是普通大賢;被稱之為傳說中強人的,這則是普通大賢之中最無敵最巔峰的大賢。

  不朽存在就不一樣了,夠資格被稱之為,不朽存在的大賢,那至少是建國立榜、揭榜封神的存在。

  至于巔峰存在,有著幾種說法,有人把神王稱之為巔峰存在,也有人把神皇稱之為巔峰存在。

  也有一些人把神王劃入了不朽存在。這里面是有分別的,如果說是神王之號,是仙帝所賜,那么,這種神王可以劃入巔峰存在。

  如果說,神王之號,乃是自己所封,又或者是低境界的修士奉承所起的稱號這種神王一般會被人劃入不朽存在。

  神皇就更加不一般了,真正的神皇,那就是巔峰的存在,無上的存在!真正的神皇,這不止是需要仙帝所封,而且,還得到九界的承認,這種神皇,那可是貨真價實的。

  這種神皇不止是得到了仙帝的無上封賜,更是得到了同一個時代的諸多無敵戰將與眾神所認同。

  事實上,真正意義上的神皇,每一個時代也就只有那么二三個而己。

  至于一些自稱為神皇。又或者被人封之為神皇的,多數都還沒有這種資格,多數是屬于濫竽充數。

  像千松樹祖,就算沒有仙帝封他為神皇,他也未自稱為神皇。但是,他的確是有資格成為一位神皇,他也的確是擁有神皇這樣的實力。

  “的確是呀,在蒼天之下,那怕是神皇,也無法抵抗。”千松樹祖不由感慨一聲。說道:“天要斬壽,真神都難擋,何況是神皇呢,世間,也唯有仙帝能抗蒼天了。”

  真神。那又是另外的一個稱謂,真神,正如其名,真正的神靈!真神,不屬于人族,不屬于妖族,甚至是不屬于當世之間的任何種族!

  傳說,真神是一群不為修士所知的神靈。他們來自于外人所不知道的種族。他們被人號稱為擁有蒼天的血統,他們一生下來就是注定著為神靈!就算是在諸族之中號稱為上天寵兒的魅靈也無法與真神相比!

  真神,不止是無上實力的代稱。也是代表著神秘的存在。

  同樣的實力,同樣的寶物,同樣的功法,神皇與真神對決的話,真神是占有很大優勢的,因為傳說真神擁有蒼天血統。他們擁有著世間修士所沒有的優勢。

  “這也不一定。”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世間能抗蒼天的。也不只是有仙帝,一些無上巨頭。更是逆戰蒼天。”

  “無上巨頭——”提到這樣的存在,那怕巔峰存在的千松樹祖,也不由感慨一聲,說道:“橫世無敵呀,可橫擊仙帝。”

  那怕是千松樹祖,也是不由如此感慨一聲。雖然說,千松樹祖乃是當世石藥界最巔峰的存在,那怕是藥國這樣的傳承都要對他敬之三分。

  但是,提到橫擊仙帝,那怕是千松樹祖這樣的巔峰存在,也一樣是沒有底氣。

  無上巨頭,這是一種很少人談及的存在,事實上,世間又有多少修士能接觸到這樣的存在呢。

  無上巨頭這樣的存在,有好幾種說法,有人把那種最無敵的神皇,稱之為無上巨頭,但,在世間之中,也有不少人不認同這樣的說法。

  在世人之中,有不少人把可以橫擊仙帝的存在稱之為無上巨頭,特別是達到足夠強大的修士眼中,只有那種有實力橫擊仙帝的存在,才能稱之為無上巨頭,才能成為橫世無敵!

  千松樹祖如此感慨,那怕他這樣的存在,也不敢自稱為無上巨頭,也不敢說是橫擊仙帝。

  在感慨之間,千松樹祖回過神來,輕輕地搖了搖頭,和藹地笑著說道:“李公子乃是胸有成竹,如此說來,李公子乃是有把握解決我的問題了。”

  李七夜老神在在,笑了一下,說道:“蒼天斬壽,降下斬壽之威。我知道,在你的根下,留下了大禍害。如果說在以前,那絕對是麻煩,就算是能解決,那也必須是需要無數的手段,甚至是需要上千年的努力。不過,可以說,你很幸運,我現在正好有一條解決你這個問題的捷徑。”

  “那最好不過了,不知道李公子需要怎么樣的條件?”那怕千松樹祖這種活了千百萬年的存在,都不由為之一喜,忙是說道。

  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提條件嘛,不急,在此之前,我倒有一個問題想問一問樹祖。”

  “不知道李公子需要問什么?只要我所知,必是無所不言。”千松樹祖忙是說道。此時,他是需要李七夜的幫助,那怕他這樣號稱為兩大妖祖之一的存在,也是向李七夜示好。

  “你的傳承,可是來自于’鎮帝術’!”此時,李七夜目光一凝,緩緩地問道。

  被李七夜如此一問,千松樹祖不由為之一驚,動容地看著李七夜,說道:“李公子這是從何得知!”

  “果然是如此。”李七夜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他是望著遙遠的天邊,一時之間為之沉默起來,似乎是陷入了遙遠的回憶。

  李七夜這樣的神態,讓陪在他身邊的紫煙夫人不由為之一怔,這樣的神態她曾經見過,在國都郊外的古屋之中,李七夜曾經是露出過這樣的神態。

  “李公子可知道此術的傳承來歷?”見李七夜這樣的神態,千松樹祖都不由虛心請教地說道。

  李七夜回過神來,看了千松樹祖一眼,說道:“你修的是’鎮帝術’,你自己竟然不知道它的來歷?”

  千松樹祖苦笑了一下,輕輕地搖頭,說道:“這事說來,別人只怕難于相信。既然李公子能一口道破此術,告訴李公子也無妨。我乃是一株松樹成道,在很久之前,我只是沾了千松大脈的一點靈氣而己……”

  “……這一點靈氣,不足讓我成妖,也不足讓我啟智。但,讓我有了一些意識,盡管是如此,在那個時候,我是無法認人,無法辨物。”千松樹祖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說道:“直到有一天,千松山來了一個女子,雖然在那個時候,我只有一些意識,不認人難辨物,但是,她駕臨之時的景象,我至今無法忘記。”

  李七夜接過了千松樹祖的話,緩緩地說道:“九界異象,萬域沉浮,就算是諸神在世,就算是神皇駕臨,那都不敢靠近,只能是遙隔億萬里伏拜。天地萬道,那只能是臣伏在她的腳下。蒼天之上,乃是一片默然。她所承載的天命,無比璀璨,在她的光芒之下,一切都顯得黯然失色,一切都顯得毫無光芒。”

  “李公子是如何得知的?”聽到李七夜如此的形容,千松樹祖也不由為之大吃一驚,動容無比地說道。

  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沒有回答千松樹祖的話。

  千松樹祖也沒有追問,他也不由遙望遠處,宛如陷入了回憶,說道:“那景象,至今難忘,雖然在后世,我也見過仙帝,但是,只怕她是我見過最強大的存在。在那個時候,雖然我無法張眼看世間,但是,我能感受得到,在那個時候,石藥界所有的存在都伏拜在大地之上,那怕是藥國地下所葬著的最逆天的存在,都一樣不敢靠近,都一樣就地臣伏!”

  “后來呢?”李七夜緩緩地問道。

  千松樹祖說道:“我并不知道她是誰,但是,她就站在千松山上,遙遠天際,遙望巨竹國的方向。她站了很久,最終,她離開的時候,只是看了我這株樹松一眼,一個目光之下,讓我感覺世間萬物都被鎮壓,我是渺小得如塵埃都不如。”

  “她離開之時,只是隨手一點,一道法則烙印在了我的樹軀之上。”說到這里,千松樹祖不免激動,說道:“一開始,我根本就無法參悟這么一道法則,雖然,這只是簡簡單單的法則,但是,其中的玄奧卻浩瀚如海,無窮無盡。在未來的歲月之中,我一直揣度著這道法則的玄奧,也正是因為如此,一步步扎根于千松大脈之上,直至與千松大脈融為了一體。”

  “這已經很了不起了,在無人指點之下,竟然能參悟’鎮帝術’,你有今天的成就,這并非是偶然。”李七夜說道。

  那怕是千松樹祖這樣的存在,也沒有絲毫自得,他說道:“這也是有幸于我生于千松大脈,扎根于這條大脈之上,能讓我活這么久,有漫長的時候來參悟這道法則。隨著對于這道法則的參悟,是終我是顯智成妖。除著對于這道法則玄妙的掌握越多,就變得越強大。”(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