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九十五章藥王那只是蘿卜青菜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你還要賭嗎?”此時,李七夜閑定地看了藤丹王一眼,風輕云淡,從容不迫,一點都不在意。

  一時之間,藤丹王臉色漲紅,老臉火辣辣的。他這株石葩已經是他收藏的靈藥丹草中最好的靈藥丹草了。

  雖然說他出身于蹄天谷,在蹄天谷也深受諸老的器重,但是,他終究還是一位第三代的年輕弟子,像他這樣的人,拿出一株藥王談何容易?

  此時,藤丹王騎虎難下。身為蹄天谷的弟子,如果就這樣對一個無名小輩的藥師退讓服輸,這讓他顏面何存?就算他對自己的藥道丹術再有信心,他想賭這一局,但是,拿不出來藥王這樣的賭資,一切都是空談。

  “藥王嘛,我蹄天谷不是沒有。”此時,另外一個聲音響起,一個威嚴而霸氣的聲音在天邊一個山谷中響起:“藤兒,跟他賭了。”

  “是蹄天谷的長老。”一聽到這個聲音,悟道峰上的很多修士都為之動容,沒想到這樣的賭局竟然驚動了蹄天谷的長老。

  “多謝師尊。”聽到這個聲音,藤丹王為之狂喜,忙向聲音響起的地方拜了拜,有了他師父撐腰,頓時讓藤丹王膽氣更壯。

  果然,眨眼之間,一個蹄天谷的弟子飛奔而至,送來一個藥盒,藥盒打開一看,里面竟然也是一株銀楓草。

  “一株三百萬年銀楓草再加上我這株石葩,就賭你這株三百六十七萬年的銀楓草。”此時,藤丹王將兩個藥盒推了出來,他用兩株靈藥丹草賭李七夜一株靈藥丹草。

  雖然說藤丹王以兩株為賭注看起來吃虧。事實上并不盡然,藥王藥齡越高就越珍貴,甚至可以說價格會翻倍。

  “算我一份如何?”此時一個冷傲的聲音響起,一個人跨步而來,眨眼之間。這個人來到眾人的面前。

  這個人氣宇軒昂,氣吞山河,極具氣勢。他正是在巨竹國藥園中被打殘的皇甫豪,不過,看他現在的模樣,傷勢已經完全愈合。龍行虎步,血氣如虹。

  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淡淡說道:“怎么,得到的教訓還不夠,竟然還敢來挑釁我?這實在勇氣可嘉!”

  皇甫豪被李七夜這樣一刺激。他頓時臉色一變,李七夜這話簡直就是揭他的傷疤。他兩次被李七夜打壓,一次在石人坊,李七夜一擲萬金,將他壓得喘不過氣來;一次在巨竹國藥園中,他本欲鎮壓李七夜,然而,沒想到被轟得飛出國都。若不是他們老祖出手相救,說不定他現在還躺在床上。

  這對皇甫豪而言是奇恥大辱。他冷冷地看著李七夜,目光中露出殺機。森然道:“要你命喪子夜,你活不過辰時。”

  不論于公于私,對皇甫豪而言,他與李七夜有著不共戴天之仇,李七夜不只羞辱他,還殺了他們皇甫家那么多人。包括他們皇甫家老祖,不以李七夜的鮮血洗盡他們皇甫家的恥辱。他們皇甫家絕對不會罷休。

  所以,此時皇甫豪赤祼祼的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若不是千松樹祖大壽,只怕他現在就要出手殺了李七夜。

  “你說對了,要你命喪子夜,你絕對活不過辰時。”李七夜悠閑地笑著說道:“這一句話你自己記住就行。”

  “那就好。”皇甫豪雙目一張,寒光逼人,冷傲一笑,說道:“那你我就賭上這一局,賭命如何?誰輸了就將頭顱砍下來!”

  毫無疑問,這一次來,皇甫豪要取李七夜的性命。既然現在不能明光正大地出手取李七夜的頭顱,那就以賭局殺死李七夜也是一種手段。

  此時,在場的人都不由得屏住呼吸,誰都不敢作聲。大家都知道,作為一名藥師,賭命已經是最嚴重的賭局了。

  雖然說石藥界很多藥師之間也常常以藥道作為賭局,但是,不是不共戴天之仇,沒有人會輕易賭命。

  “賭命?”李七夜斜眼看了皇甫豪一眼,笑了起來,說道:“你太將自己當一回事了。大爺我命金貴,無價之寶,就憑你這樣的一條爛命,也想賭我的命,你覺得可能嗎?就算你搭上十條命,也沒有我一條命金貴。”

  對敵人,李七夜打臉完全不留絲毫的情面,狠狠地往死里打。

  “你——”皇甫豪被這話氣得臉色漲紅,雙目怒視李七夜。

  而李七夜懶得再多看他一眼,淡淡說道:“在本大爺看來,你這樣的一條爛命連一株藥王都比不上,別把自己看得太珍貴。一條爛命而己,值幾個錢?”

  李七夜的毒言讓皇甫豪氣得吐血,全身哆嗦,而李七夜根本就不將他放在心上,輕輕擺了擺手,淡淡說道:“如果你拿不出什么寶物下注,那就滾遠一點,別打擾我跟別人賭上一局。大爺我還要等著打那個什么蹄天谷的耳光呢。”

  李七夜的話讓在場的人無語,在場的人都覺得這小子太囂張了。得罪了皇甫世家也就罷了,現在又得罪了蹄天谷,這模樣,簡直就是連天下人都得罪的架勢。

  “好,好,好,小畜生,本座暫且饒你一命,暫且讓你的人頭寄在你脖子上。”皇甫豪冷冷說道:“本座就跟你賭一局,就怕你再拿不出一株藥王。”說著,他也拿出一個藥盒。

  說著,皇甫豪打開藥盒,只見里面放著一株首烏,已成形,當藥盒打開時,一股藥香飄來,讓人神清氣爽,宛如全身被洗滌了一般。

  “三百五十萬年的首烏。”皇甫豪冷笑道:“如果你沒辦法再拿出一株藥王,本座也不介意用你的爛命抵押。”

  對皇甫豪而言,他先羞辱李七夜一番讓自己出一口氣,再取李七夜狗命也不遲。

  “首烏王呀。”在場的修士看到這樣的一株首烏,不由得為之動容。有人忍不住說道:“皇甫家的家底實在厚呀,不愧是藥道世家。”

  對很多藥師而言,特別是出身普通的藥師,對他們來說,像藥王這樣的靈藥丹草,簡直一輩子都難得求一株。

  然而,像皇甫豪這樣的人就不一樣了。他是皇甫世家的傳人,身分高貴,而且,皇甫世家乃是很有名的藥道世家,底蘊肯定不得了。更何況,皇甫世家與藥國聯姻,而藥國掌握了石藥界最盛產靈藥的山脈。

  所以,很多人看來,皇甫豪能拿得出一株藥王也不足為奇。

  一時之間,在場的修士都屏住呼吸,甚至可以說,聚集在悟道峰上的修士越來越多,都想看一看熱鬧。

  “這個嘛,藥王我現在的確拿不出來。”李七夜看了一眼皇甫豪,攤了攤手,說道:“換其他的東西如何?”

  “還以為你有多厚的家底。”此時藤丹王冷笑一聲,說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憑你一株藥王也敢口出狂言,今日讓你見識見識世間比你底蘊厚的人多的是。”

  “沒有藥王拿你爛命來抵也行。”皇甫豪冷笑道:“今天本座就吃虧一點,以一株藥王換取你的狗命。”

  “給你三分顏色,你就開起染坊來了。”李七夜慢吞吞地說道:“藥王這樣的東西,我或者是沒庫存了,不過嘛,其他的我還有。”說著,也拿出一個藥盒。

  當這藥盒一打開時,頓時一股血氣撲面而來,陣陣道音響起,里面被封著一株靈藥。

  “這、這、這是帝藥嗎?”有人一看到這藥盒中的靈藥,一下子站了起來,駭然道。

  李七夜這個時候慢吞吞地閉上藥盒,說道:“只有窮人才會將藥王這種蘿卜白菜級的靈藥丹草當作寶,這樣的蘿卜白菜我一般都不帶在身上,這樣的玩意在身上帶多了,太礙事了。我這里有一株五百三十八萬年的靈藥,既然有人說我拿不出藥王,那我也只好將它從倉庫角落里翻出來,小小地炫耀一下了。”

  “呃——”這樣的話頓時讓在場的人為之無語。藥王是什么東西?對于很多人來說,這是無價之寶,現在到了李七夜口中,是蘿卜白菜級的東西,這樣的話實在太囂張了。

  但是,沒辦法,人家有裝逼炫耀的本錢,一出手就是帝藥,而且,瞧他那模樣,簡直就是風輕云淡一般拿出來,就算是帝藥,從他手中拿出來,也好像蘿卜白菜一樣,這樣的資本不論走到哪里都能囂張。

  皇甫豪臉色難看到極點,但是又無可奈何,對他這位皇甫世家的傳人而言,能拿出一株藥王已經是極限了。而且,他這株藥王本來打算送給他表妹也就是藥國傳人明夜雪,欲討好她,今天他卻將這株藥王拿出當賭注。

  不過,皇甫豪有信心贏這一局,但是,就算他再有信心也沒有用,現在他被李七夜這么一株帝藥壓得喘不過氣來。

  藤丹王又嫉又恨,一雙眼睛不由得為之通紅,他心里嫉妒得抓狂。要知道,他可是蹄天谷的弟子呀,蹄天谷是怎么樣的存在?一門雙帝。然而,他這么一位蹄天谷的弟子竟然不如一位無名小藥師,這怎么不讓他嫉妒到抓狂呢?

  若不是此時處身于千松山,藤丹王恨不得現在立即出手將李七夜活捉過來,搶光他身上的所有靈藥。(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