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九十二章沒有最離譜只有更離譜的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去,在場很多修士頓時臉色一黑。來這里的修士不論是年輕一輩,還是年老一輩,都是欲參悟頑世仙帝所留下來的玄機,現在李七夜這樣一說,江他們所有人都得罪了。

  紫煙夫人也不由得為之苦笑了一下。一開口就能得罪所有人,這還真是需要一點功力。不過,她快習慣了,她少爺的囂張又不是第一天見到。

  “不知天高地厚。”獅國少皇頓時臉色一冷,斥喝道:“頑世仙帝所留下來的玄機,焉是你一個小藥師所能參悟?別凈在這里丟人現眼,哼,紫煙姑娘若能參悟還說得過去,就憑你一個小藥師也敢口出狂言,退到一邊去,別打擾大家在這里靜悟……”

  獅國少皇本就不爽李七夜,現在見李七夜口出狂言,正好斥喝一番,好讓他這么一個小藥師知道自己的斤兩。

  李七夜懶得多看獅國少皇一眼。他擺了擺手,就像趕蒼蠅一樣說道:“紫煙,哪里來將梨蒸著吃的蠢物,把他趕到一邊去,別在我面前礙眼。”

  “你——”獅國少皇頓時臉色難看到極點。他這位一國之君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然而現在竟然被一個無名小輩如此羞辱,這怎么不讓他為之狂怒呢?

  紫煙夫人輕輕搖了搖頭,說道:“獅少皇,請吧,我們少爺并不歡迎你。”

  獅國少皇不由得氣得哆嗦。他沒想到紫煙夫人會如此對他說話,忍不住說道:“紫煙姑娘,如果你們巨竹國需要一位藥師,我獅獸國愿盡力相助。能為妳找到一位了不得的年輕藥師,妳何需看這樣一個無名小輩臉色,受盡委屈……”“獅少皇,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巨竹國之事。自有我巨竹國處理。”紫煙夫人淡淡說道,她趕人的姿態已經很明顯了。

  獅國少皇臉色難看極了。今天他丟臉丟到家了,先是受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無名小輩羞辱,現在紫煙夫人對他并不歡迎,這對獅國少皇這樣有身分的人來說,實在是奇恥大辱。他冷哼一聲。目光森然,看了李七夜一下,然后閃到一邊。

  李七夜根本不理會獅國少皇,對身邊的紫煙夫人說道:“紫煙,既然這么好的寶物擺在大家面前沒有人要。那我就拿下它來,送給妳當小禮物。”

  “好大的口氣。”此時,眾人中,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一個人越眾而出,冷笑道:“無名小兒,你可知道此乃是何物?此乃是頑世仙帝所留下的無上玄機,萬古以來,就算是天資聰穎之輩還未能有人參悟其中一二!”

  這個越眾而出的乃是一位青年。這個青年一站出來,身上散發出一股讓人受不了的熱浪,當他走動時。會響起一陣金屬輕鳴之聲。這個青年英俊劍眉星目,有著一股傲人的氣勢。

  “藤丹王。”看到眼前這位青年,有人動容道。

  “無名小兒?”對這個青年的稱呼,李七夜莞爾一笑,他悠閑自在地說道:“哪來的阿貓阿狗,竟然敢在我面前狂吠?”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引得不少人為之嘩然,有人忍不住斥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連藤丹王都不認識,乃是井底之蛙!”

  這個叫做藤丹王的青年也被李七夜氣得臉色漲紅。他就算不是當世最強大最有名的人物,但也算得上一號人物,更何況他有著驚人的來歷。

  “無名小兒,給本公子聽好了,本公子乃是蹄天谷的弟子,人稱藤丹王……”藤丹王咽不下這口氣,報出自己的名號。

  事實上,在場的年輕修士也好,老一輩修士也罷,對眼前這位年輕人很忌憚。論威名,論道行,像眼前的藤丹王或者無法與當世赫赫有名的天才相比,也無法與紫煙夫人這樣的一代妖皇相比,但是眼前的藤丹王的確有著很了不起的來歷,他是蹄天谷的弟子,而且極受蹄天谷諸老的器重。

  藤丹王,他是一尊妖王,乃是藥道出身,含金而生,燃火成道,擁有驚人的馭火之術,正是因為如此,他拜入蹄天谷之后,受到蹄天谷諸老中的藥師所器重,在未來有主持蹄天谷藥道之勢。

  雖然說,論實力,論名氣,藤丹王比不上蹄天谷的傳人金烏太子,但是,他在蹄天谷的地位也很高,年輕一輩中也很有名氣。

  至于蹄天谷,那就不用多說了,一門雙帝的帝統仙門,在獸域掌管著南疆十五國,勢力極為強大。

  藤丹王報上名號,就算不認識他的人也聽過蹄天谷,知道蹄天谷是怎么樣的來歷,所以不少人為之忌憚。

  “沒聽說過。”李七夜擺了擺手,打斷藤丹王的自我介紹。他這種態度讓藤丹王氣得吐血,有一種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覺。他以為自報門戶能威脅李七夜這樣的無名小輩,畢竟,在石藥界,不怕他們蹄天谷的門派傳承還真不多。

  陪在李七夜身邊的紫煙夫人只是莞爾一笑,世間似乎已經沒有什么人物能讓她少爺多看上幾眼了。

  “這小子傲得離譜——”見李七夜如此囂張,在場不少人輕輕搖頭,很多人心里都明白得罪蹄天谷沒有好下場。

  大家知道藥國皇室低調、翦龍世家隱世、御獸城不問世事,這三個龐然大物隱于眾人的視線之中,而一門雙帝的蹄天谷可以說是現在最霸道、最強大的傳承了,只要前面三個龐然大物不出世,沒有哪個門派傳承能與他們爭鋒。

  而李七夜根本懶得理會蹄天谷的藤丹王,對紫煙夫人說道:“紫煙,妳就在此看著,我幫妳摘下頑世仙帝留下來的東西。”

  紫煙夫人不由得怔了一下,剛才她還以為自己少爺是開玩笑。因為大家都知道頑世仙帝留下來的玄機不知道經過多少歲月,不知道有多少天才來此參悟過都沒有成功,唯一可能成功的也就千松樹祖了。

  現在,這樣的事情到了李七夜口中,那是風輕云淡,輕而易舉,似乎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而紫煙夫人一怔之下,李七夜已經走到絕壁前,看了看絕壁上的手印,他只是笑了一下而己。

  “好個口出狂言的小輩,千百萬年以來,多少天才欲悟而不得,就憑他這種不起眼的小輩也想得到頑世仙帝的玄機?”對李七夜最不爽的就是獅國少皇,他森冷一笑說道。

  然而,李七夜根本不理會眾人,此時他刺破手指,將一滴鮮血滴向絕壁上那個手印上。

  “哈,本公子還以為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竟然是滴血認寶,這實在是井底之蛙,土鱉至極。你以為寶物有靈?又或者你以為你是頑世仙帝后人?竟然玩起滴血認寶。這樣的把戲只不過是騙騙小孩而己。”此時,見到李七夜將鮮血滴向手印,藤丹王大笑起來。

  當著眾人的面奚落李七夜一番,他也算是討回一點顏臉。

  “唉,剛才聽他口出狂言,我還以為他有什么驚天動地的手段,沒想到竟然玩起滴血認寶的把戲。這小輩是從哪里來的鄉巴佬,連這樣的世面都沒見過,竟然把騙小孩的謠傳當作真的。”有一位天才修士冷笑,搖頭說道。

  “無知小兒而己。”此時獅國少皇也冷笑一聲,落井下石,一副痛打落水狗的模樣,冷笑道:“頑世仙帝留于此地的乃是無上玄機,無敵秘術,何來寶物……”然而,當李七夜滴血之后,將手掌放入絕壁上的手印,只聽到“嗡”的一聲,這一刻,手印之內竟然溢出縷縷光芒,在眨眼間,這縷縷光芒宛如潮水一樣全部鉆入李七夜的手掌之中。

  “錚——錚——錚——”一陣金鳴之聲響起,在眨眼間,縷縷光芒覆蓋在李七夜的雙手上,化作一雙古老的手套,這手套閃爍著古老的光澤。

  “呃——”開口嘲笑奚落的獅國少皇話還沒有說完,當這一幕發生的時候,他嘴巴張得大大的,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事實上,在這一刻,所有人嘴巴都張得大大的,所有人都傻傻地看著李七夜,覺得這一幕太不可思議了。

  此時此刻,不知道多少人嘴巴能塞得進一只鵝蛋,傻在那里久久合攏不上大嘴。

  就算是紫煙夫人也傻了。她有些無法相信,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這簡直太離譜了,怎么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但是,這被所有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情此時此刻卻發生了,在悟道峰上看到這一幕的人,都覺得這件事情簡直太邪門了。

  “這、這、這也太離譜了吧,就、就、就這么簡單?”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以為自己眼花。

  但是一個人眼花還能說得過去,不可能所有人眼花,這樣的一幕真實發生了。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剛才嘲笑李七夜的人頓時老臉火辣辣的,李七夜此舉,簡直就是狠狠地抽了他們一個耳光。

  “這、這簡直太離譜了,頑世仙帝不是留下無上秘術嗎?這、這、這怎么變成了寶物?而且,還、還玩滴血認寶這一套老把戲。”就算回過神來之后,在場的老一輩修士都覺得不可思議。

  寬帶搶修,用手機作熱點,更新好痛苦!!!!!速度太慢了。(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