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六百八十四章賀壽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千松山的妖王這樣一說,跟隨龍公主而來的諸多強者不由得恨恨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跺了一下腳,轉身就走。

  這里是千松山,而大家來此乃是為千松樹祖賀壽而來。在石藥界,不論是誰都會給千松樹祖三分情面。如果在千松樹祖壽誕上鬧事,那就太不給千松樹祖情面了。

  再說,龍公主被踢到天穹深處,現在還不知是死死活,若是他們不趕緊施救,說不定真的要死了。

  來到千松山下的賓客見到沒有熱鬧好瞧都紛紛上山了,事實上,很多人也都知道在千松山基本上鬧不起事,沒有人愿意在這個節骨眼上鬧事,這豈不是不給千松樹祖情面嗎?

  “這位道友不知道是從何而來?”當諸人都離開之后,千松山的妖王對李七夜說道。

  山門口,有很多千松山的弟子負責接待來自于天下各方的賓客,當然,這也是防止有一些心懷不軌的人混進來。

  千松山的妖王詢問李七夜的時候,他不由得打量著李七夜。不論從哪里看來,李七夜都很普通,但是,他座下水牛一蹄踢飛龍公主,這可不是一般的水牛。所以,千松山的妖王心里覺得很奇怪,這個看起來普通、敢與龍公主結仇的年輕人究竟是何來歷。

  這個千松山的妖王在心里頗有自信,若是在石藥界頗有名氣的人,他應該能認得出來,但是眼前這位年輕人他完全無法猜出來歷。

  “從很遠的地方而來。”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我與朋友相約。來此為樹祖賀壽。”

  “歡迎。歡迎。”千松山的妖王忙說道:“我祖大壽。能得道兄來祝,實在榮幸。”他說了一番客氣的寒暄后,就說道:“不知道道友的朋友是哪一位?這好讓我們安排去處。”

  千松樹祖大壽,天下賓客云集,對千松山而言,不同的賓客有著不同的迎接規格,也不一樣的住處安排。比如說,像藥國皇族這樣的貴客。絕對是最高規格。

  “她已經來了。”李七夜揚了揚下巴,看著前面笑了笑說道。

  此時,紫煙夫人已經從千松山內趕來,看到李七夜,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千松山之內,紫煙夫人一聽到山外有人鬧事,她立即就知道是誰,所以立即趕了過來。

  “原來是紫煙陛下的朋友,失敬,失敬。我們千松山有失遠迎了。”這位千松山的妖王見到紫煙夫人,忙抱拳道。

  “桑兄客氣了。這位乃是我們李公子。”紫煙夫人忙說道:“桑兄事務繁忙,就不敢打擾了。”

  這位千松山的妖王也是一個機靈的人,看了看李七夜,然后又看了看紫煙夫人,客氣幾句就抱拳離去。

  “公子一路可安好?”紫煙夫人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眼前的馬車與黃牛龍,她心里不由得奇怪。李七夜這是從哪里弄來的馬車?

  李七夜輕輕拍了拍身邊的座位,什么話都沒有說。紫煙夫人忙坐上去,當她坐上去之后,黃牛龍拉著馬車不緊不慢地上山。

  “好有靈性的神牛。”看著黃牛龍,紫煙夫人不由得贊了一聲。雖然她看不透黃牛龍,但是她也是一尊妖皇,紫竹成妖,眼界不是一般人能比。

  “我有神車一輛,由你來趕車如何?”此時,李七夜說了一句,他依然閉目養神,依然輕松愜意。

  李七夜這樣一說,紫煙夫人不由得為之怔了一下,因為類似的話,李七夜不是第一次提到。

  紫煙夫人可是妖皇呀,掌管著整個巨竹國,而現在李七夜卻要她做一個馬伕,若是有第三個人聽到這樣,一定覺得李七夜瘋了,這也太自大了吧。

  然而,這讓人覺得不知天高地厚的話從李七夜口中說出來,是那么的輕松自在,甚至他閉著眼睛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似乎,這樣的事情對李七夜來說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了。

  事實上,這對李七夜來說的確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以前,妖皇這等級想為他駕車可沒有這個資格,能為他駕車的人都是得到他器重的人。

  “我為公子做馬伕,不知公子如何安排巨竹國呢?”紫煙夫人回過神來,輕聲問道。她是那樣的從容,是那樣的溫柔。

  若是換作其他人,只怕早就發飆了。她可是一尊妖皇,可是一國之君,在石藥界就算不是高高在上,也有著一定的地位,淪為別人的馬伕,這在外人看來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李七夜笑了一下,沒有再說什么,也沒有再過問。

  紫煙夫人這個時候敏感地感受到不一樣,但是哪里不一樣,她也不好說,她輕輕說道:“公子不高興了?”

  這樣的事情在外人看來,很難想像。紫煙夫人可是一國之君呀,又有誰能想像得到她對于一個看起來普通的小子柔情似水?

  “不,我能理解你。”李七夜閉著眼睛,輕輕搖了搖頭,說道:“一代妖皇與一個馬伕,這落差太大了,正常一點的人也知道怎么樣選擇,這不足為奇。”

  “我……”紫煙夫人張口欲言。她心里的確猶豫,事實上,這樣的猶豫也不足為怪,畢竟,這樣的事情在外人看來,實在太瘋狂了。

  “放心,我給你機會。”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你可以再考慮考慮,對你,我還是有一定耐心。”

  這樣的耐心對李七夜來說難能可貴,這也足以說明李七夜看得起紫煙夫人。除了紫煙夫人出身于巨竹國之后,也與紫煙夫人的個性有關。

  紫煙夫人輕輕嘆息一聲,而李七夜也沒有再說什么,閉目養神,宛如外界之事與他無關一樣。

  “公子與龍公主他們結仇了?”看著李七夜,紫煙夫人不由得柔聲問道。

  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了,風輕云淡地說道:“小事而己,不值一提。”

  紫煙夫人不再說什么了。李七夜的霸道囂張她又不是第一次見,連海晶教這樣的存在到了他眼中都不值得一提,她還能再說什么?

  紫煙夫人靜靜陪著李七夜,為黃牛龍引路,進入了千松山。

  紫煙夫人在千松山的待遇規格很高,竟然獨居一座幽谷,如此待遇可以比得上帝統仙門了,一般的大教疆國都沒有這樣的待遇。

  “地方不錯。”入谷之后,李七夜看了一下幽谷,輕輕點了點頭。

  紫煙夫人苦笑了一下,說道:“這是托我們守護神靈之福,只憑我這點名氣,在賓客只怕沒有資格獨居這樣的幽谷。”

  事實也的確如此。巨竹國雖然屬于大國,是,比巨竹國更強大的大教疆國還很多。千松樹祖大壽,天下來賀,在如云的賓客中,能獨居一谷的也只有帝統仙門。

  而巨竹國的巨竹與千松樹祖號稱為石藥國的兩大樹祖,甚至比千松樹祖更久遠,所以,紫煙夫人的到來,千松山給了高規格的待遇。

  李七夜笑了一下,沒多說什么,輕拍了一下黃牛龍,然后走入屋中。而黃牛龍拉著馬車,停于一角,然后獨自在近水處靜臥,如龍一般盤在那里。

  紫煙夫人為李七夜接風洗塵,侍候李七夜洗漱,忙前忙后,宛如李七夜身邊的侍女一般。

  這樣的事情本是下人去做便可,然而紫煙夫人親自操勞,這讓人看起來實在是覺得不可思議。

  不管怎么說,紫煙夫人細心體貼、溫柔周到,將李七夜照顧得很好。

  這讓李七夜不由得舒服地嘆息了一聲,紫煙夫人輕聲問道:“公子有心事嗎?”

  “不。”李七夜閉目養神,輕輕搖了搖頭,說道:“只是讓人有些懷念而己,這年頭找個適合的人選也不容易。”

  紫煙夫人當然不知道李七夜所說的便是她巨竹國始祖,可以說,她是李七夜很器重的人,她從來沒讓李七夜失望過。

  離千松樹祖誕辰的時間還有好些日子,李七夜留在幽谷中足不出戶,而紫煙夫人將他侍候得舒舒服服,宛如大少爺一般。

  當然,李七夜雖然足不出戶,這并不代表他什么都沒干,他每天都在谷中散步,在谷中走了一圈又一圈,走了一遍又一遍,甚至可以說,他的腳步走遍這幽谷的每一個角落。

  李七夜在散步的時候,有時遙望遠處,有時傾聽大地,似乎勘測什么一樣。

  雖然李七夜的行為看起來很奇怪,但是紫煙夫人知道李七夜一定有事情要做,不過她沒有多問。

  在心里,紫煙夫心不免有所擔心,她心里知道李七夜無法無天,什么事情都敢干出來,她還真擔心他在千松山掀起巨浪。

  這一天,紫煙夫人不在幽谷的時候,李七夜靜靜躺在幽谷中曬太陽,他整個人看起來懶洋洋的,但是,又有誰知道,他腦海中一次又一次的推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突然站了起來,一腳重重踩在地下,“砰”的一聲,地面塌了一片。

  “別、別、別……”這個時候,地下立即爬出一個影子,忙討饒道:“公子,別、別,是自己人。”

  李七夜躺回太師椅,然后這才懶洋洋地撩起眼皮,看了從地下爬起來的影子,說道:“自己人?什么時候成了自己人?”(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