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四十七皇甫豪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慶余進入藥園之后,雖然是得到巨竹國的禮遇,但是他心里依然不爽。他本是能替巨竹國出席藥師大會,這件事情本來是板上釘釘的事。這對他來說,他自己也是雄心勃勃,欲在藥師大會上大展身手,揚名天下。

  然而,這本來已經定下來的事情卻突然發生異變,途中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一下子搶走他的席位,甚至使他連備選的資格都沒有。

  如果說是被赫赫有名的年輕一輩天才藥師搶走自己的位置,比如說四大天才藥師,他慶余還無話可說,但是,現在搶走他位置的李七夜竟然是一個聞所未聞默默無名的藥師。

  慶余被人稱之為巨竹國年輕一輩第一藥師,現在被一個無名小輩搶走位置,他心里能高興嗎?

  雖然在紫煙夫人這樣的妖皇面前,慶余不敢表達自己心中的怒氣,但是看他臉色就知道他心里不高興。

  “皇甫公子到——”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一聲宣報,這聲音響亮地傳入藥園之中。

  聽到這樣的一聲宣報,藥園中不少藥師心里都不由得為之一震,紛紛轉身往門口望去。

  “皇甫世家的大公子也來了。”不少人紛紛低聲議論起來,甚至可以說,不少年輕藥師心里一凜,就算是有幾分傲氣的藥師,此時也都不由得矮了大半截,氣焰一下子消失了。

  “皇甫豪也出席這盛宴呀,能參加這樣的盛宴,實在是一大幸事。”也有一些藥師興奮地說道。

  皇甫豪可以說是在藥域乃至整個石藥界享有盛名。皇甫豪不只是一位修練天才。而且他在藥道上也是一位天才。

  皇甫豪出身于皇甫世家。身為皇甫世家的大公子,他并未辜負自己的出身,他年紀輕輕就登臨圣皇境界。雖然說現在道艱時代已經結束,但是,像皇甫豪這樣的年紀能登臨圣皇,的確是一位了不得的天才。

  皇甫豪更讓人為之津津樂道的不是他圣皇的修行,而是他在藥道上的造詣。在石藥界曾經有人這樣說,如果皇甫豪不是將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修行上。只怕他有機會列入四大天才藥師中。

  雖然皇甫豪未能列入四大天才藥師中,他在藥道的造詣與四大天才藥師相比,也的確有著不小的距離,但是,在石藥界,他被人稱之為年輕一輩的第五天才藥師。

  很多人都認為,就年輕一輩而言,皇甫豪在藥道上的造詣只遜于四大天才藥師而己,其他人不能相比。

  皇甫豪走了進來,出身石人族的他身材魁梧。不論他往哪里一站,都有著一股氣吞山河之勢。

  特別是他身上一道道舒張開來的神環。更讓人為之動容。此時,皇甫豪沒有收斂自己氣勢之意,頗有鎮壓在場諸人之勢,所以,當他身上一道道神環舒張時,本就魁梧的他更讓人覺得氣吞山河,宛如一尊神靈。

  所以,皇甫豪走了進來,在藥園中的許多年輕藥師不由得心里一震,感受到皇甫豪那驚人的圣皇氣息,許多藥師都抽了一口冷氣,無法與之爭鋒。

  皇甫豪進來之后,身為主人的紫煙夫人打招呼,緩緩地道:“皇甫公子能參加盛宴,讓盛宴增色不少。”

  “紫煙陛下似乎事務特別煩忙,想見紫煙陛下都不容易。”皇甫豪氣勢奪人,有著一股氣吞山河的豪氣。

  皇甫豪在心里也是不悅,最近他欲見紫煙夫人都被拒絕。雖然巨竹國并不失禮,有妖王招待,但是這不是皇甫豪所要的。

  “一國瑣事,實為繁冗,還望皇甫公子見諒。”紫煙夫人依然平靜應對如流,緩緩地說道。

  皇甫豪深深地呼吸一口氣,他壓住心里的不悅,緩緩說道:“在下久聞貴國藥園大名,不知道陛下可否陪我走走,一觀園中的仙草靈藥呢?”

  紫煙夫人看了一眼皇甫豪,然后點了點頭說道:“既然皇甫公子有興趣,那又何妨看看呢。”

  在紫煙夫人的引領之下,皇甫豪觀賞著藥園中的各種靈藥仙草,事實上,皇甫豪是醉翁之意不在于酒,他與紫煙夫人在一起,無非是想接近紫煙夫人。

  所以,觀賞靈藥仙草時,皇甫豪幾次欲提聯姻之事,但是都被紫煙夫人委婉拒絕,這讓皇甫豪無可奈何。

  皇甫豪十分喜歡紫煙夫人,的確有迎娶紫煙夫人的意思,可惜紫煙夫人卻興趣缺缺,根本沒有與皇甫世家聯姻之意。

  見皇甫豪在紫煙夫人引領下觀賞靈藥仙草,不知道讓多少年輕一輩的藥師為之羨慕。紫煙夫人美名在外,她不只是一位賢主,更是一位美貌與智慧并重的女子。可以說,她在藥域有著不少追求者,可惜未能有人得到她的青睞。

  雖然不少年輕藥師很是羨慕,但這也是沒有辦法之事。如紫煙夫人這樣的妖皇,或者只有同為圣皇而又出身于世家的皇甫豪才能配得上她。

  “傳聞皇甫世家曾幾代與藥國聯姻呀,難道現在皇甫豪不是迎娶藥國的女弟子,而是欲與巨竹國聯姻?”有年輕的藥師不由得問道。

  “是呀,聽說藥國當代傳人乃是一位了不得的女弟子,傳說極為驚艷,絕世無雙。”有年輕的藥師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起來。

  事實上,提到藥國的傳人,不少人精神一振,甚至可以說為之向往。因為不論哪一個時代,藥國的傳人都會成為眾人茶余飯后的焦點,更何況藥國這一代的傳人竟然是一個女弟子,更傳說藥國的當世傳人乃是一個絕世無雙、驚艷萬古的仙子。

  這樣的一個人,當然是任何修士、任何藥師所談論的焦點。

  “是的,藥國的當世傳人明仙子乃是石藥界第一美女,在當世,放眼整個石藥界無人能與之相比。”有一位來自于藥國一帶的年輕藥師不由得說道。

  “是呀,很多人都說明仙子是石藥界第一美女,只可惜未能見過明仙子,不知道這位道兄見過沒有?明仙子長得是何等的美貌?”不論是誰,只要提起第一美女,都不免興奮起來,哪怕沒有見過她,都忍不住會談論。

  這位來自于藥國一帶的年輕藥師苦笑一下,說道:“哪里可能?明仙子乃是九天之上的仙子,遙不可及,哪是我們凡夫俗子所能相見?再說,明仙子雖然是第一美女,但是,明仙子跟藥國一樣極為低調,很少拋頭露臉,外人欲一窺其容貌只怕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明仙子乃是我們石藥界第一美女,若是能見上她一面,要折壽十年我都愿意。”有藥師不由得向往地道。

  事實上,何止這位藥師,這些藥師圍在一起談論石藥界的第一美女時,也不免為之興奮,提及明仙子,他們都不免露出向往的神色。

  藥國傳人明夜雪,可以說是石藥界極負盛名的美女,雖然很少人見過她,雖然她本人就如藥國那樣低調,但是不損她的美名,很多人依然認為她是石藥界的第一美女。

  “皇甫世家不是說好幾代與藥國聯姻嗎?為什么皇甫公子沒有與明仙子聯姻呢?”有來自于小門派的藥師很傻很天真地問道。

  這樣的話頓時招來其他年輕藥師的不快,在石藥界,不論對修士、還是對藥師,特別是年輕一輩,明夜雪可是如同云端一般的仙子。

  所以,當這位藥師問出這樣很傻很天真的話之后,這些圍在一起的年輕藥師不由得冷哼一聲,甚至有人遠遠看了皇甫豪一眼,冷笑一聲。

  對于這樣很傻很天真的問題,雖然這些藥師當著皇甫豪面前不敢說,但是當皇甫豪走遠時,就有年輕的藥師冷哼一聲,低聲說道:“這怎么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皇甫家還配不上藥國。”

  “這的確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說皇甫世家好幾代的確與藥國聯姻過,但是都是郡王級的人,到了藥國直系,就是外人所說的藥國皇室,根本不需要靠聯姻鞏固地位……”

  “……皇甫世家根本不可能與藥國直系聯姻,莫說皇甫世家想娶藥國直系女弟子,就算是皇甫世家千金想嫁藥國直系的男弟子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位對于藥國有所了解的藥師說道。

  “有道理。”聽到這位年輕藥師所說,其他藥師不由得點了點頭。像藥國這樣的龐然大物,在石藥界難有存在能與之媲美,像藥國傳人這樣的存在,根本就不需要聯姻。

  “那么看來皇甫公子是想與紫煙陛下聯姻了。”有藥師不由得看著對紫煙夫人示好的皇甫豪,心里不是滋味,但是又不得不承認,像紫煙夫人這樣的妖皇,只有皇甫豪這樣的人物才能配得上。

  “哼,不見得。巨竹國不見得比皇甫世家弱,再說,紫煙夫人乃是一國之主,執掌巨竹國,她絕對不可能嫁入皇甫世家。”對紫煙夫人有所愛慕的年輕藥師不免冷聲說道。

  另一位藥師則說道:“不過也不是沒有可能,聽說藥國傳人明仙子與皇甫豪乃是表親關系,有傳言說,明仙子是皇甫豪的表妹。若是真有這樣的關系,說不定巨竹國也想攀上藥國。”(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