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六百四十二章藥道無雙

夢想島中文    帝霸

  雖然說九界中也流傳著一些公開的金散配方,但是這些金散的藥效有限。只有那些獨家秘密配方的金散效果才很強大,甚至是起死回生!

  而這種金散除了他們本身之外,外人根本不知道他們的金散如何煉制,哪怕有藥材也一樣不行。因為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時候該放什么藥材,外人也無法得知該如何掌握這金散的火候。

  所以說,除了本家,外人根本不可能煉出獨家金散,哪怕有了藥材也不行。

  “孫兄,這、這不適合吧。”古松妖王忙道。這樣的考驗實在太離譜了,只要有一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不可能。獨家金散,外人怎么可能煉得出來?

  “拿來吧。”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對這位妖王說道。

  這位藥師出身的妖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這樣說,本來是想刁難一下李七夜,打擊一下李七夜的氣焰。李七夜開口要他們妖皇做馬伕,這實在太過分了,所以,他想打擊一下李七夜的氣焰,沒想到這樣的刁難李七夜竟然答應了。

  這位藥師出身的妖王在不相信的情況下,將自己的這一份藥材送到李七夜面前。

  李七夜看了看堆在自己面前的這份藥材,不由得笑了一下。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氣,聞了聞這些藥材的藥香。

  雖然眼前的藥材有幾十種之多,但是李七夜一聞藥香,便能知道這些是什么。在這剎那間,李七夜對于藥性了然于胸。他知道這配方的煉法。

  事實上這并難不倒李七夜。千百萬年以來。他嘗試過多少的藥方,在藥神時代不用說,他們配過無數的藥方,每種煉法都嘗試過。

  后來,在漫長的歲月里,李七夜也曾經做過無數嘗試,曾經指點過不少藥師!

  就算妖王這金散是獨家配方,只要對這些藥材的藥性了然于胸。李七夜一下子就知道這些藥材搭配的藥理。

  在藥理這一方面,李七夜說第二,沒有人敢說第一,至少在這個時代沒有人敢!

  此時,紫煙夫人與諸妖王都屏住呼吸看著李七夜,他們不由得緊張起來。他們曾聽過古松妖王談及李七夜煉丹之事,談及李七夜煉丹的種種,可謂逆天無比。

  在紫煙夫人與諸妖王他們看來,如果李七夜真的擁有這樣的無上煉丹之術,那么他必定在當今石藥界四大天才藥師之上。

  可以說。紫煙夫人與諸妖王都對李七夜抱著極大的希望,萬一李七夜不行的話。他們在心里肯定覺得有所失落。

  李七夜輕輕地聞了聞藥香之后,然后祭出萬爐神,“砰”的一聲,萬爐神一落下時,在李七夜的駕馭之下,剎那間,萬爐神中的火源瞬間噴涌出最熾熱、最強烈的爐火,熾熱無匹的爐火可以融化世間一切,可以焚燒萬物神金。

  當這爐火噴涌而出時,紫煙夫人他們都承受不了這么可怕的熱度,紛紛后退。

  在這電光石火之間,噴涌出來最熾熱的爐火瞬間化作一個壺,宛如是煮茶的壺,這個壺是那么的逼真,整個火壺通紅無比。

  在這瞬間,李七夜將所有藥材都扔了進去,這個火壺實在太熾熱了,當所有藥材都扔進去之后,瞬間被融化。

  “哪有這樣煉丹的!”那個藥師出身的妖王不由得呆了一下,覺得這樣煉丹太離譜了。

  就算其他的妖王雖然不是藥師出身,但是身為石藥界的修士,對于煉命丹、淬金散的常識還是知道一點。

  不論是煉命丹,還是菁壽藥,又或者是淬金散,都不可能說一下子將所有藥材扔進去,將所有的藥材一起煉。很多時候是按照藥材的順序一一地將藥材放進去,這樣才不會削減藥性。

  然而,李七夜卻一下子將所有的藥材扔了進去,這怎么不讓他們呆了一下呢?

  “滋”的一聲,就在他們呆了一下時,火壺之內滔天的爐火竟然瞬間液化,瞬間淹沒藥材,這爐火就像被煮沸的水一樣。

  但是,這一切變化太快了,在爐火化水瞬間淹沒的眨眼間,爐火就像潮水一樣退去,退去的爐火竟然宛如穿針引線一樣,將每一種藥材的藥液精華抽離。

  然而,更駭人的不只這樣,被抽離出來的藥液精華在爐火下一樣如同穿針引線一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配對,就算是巧手織女也遠遠達不到這樣的速度。

  這種配對極為駭然,比如說,赤蝎毒液之華配對陰蛇草的藥液精華,在爐火的穿針引線下,兩種精華交織在一起,瞬間融化,剎那成形。

  這樣的變化一一道來,只怕一天都說不完,這樣的變化全部發生在這剎那之間,而且也在這剎那之間完成。

  “滋”的一聲,最終,只見熾熱無比的爐火以極速從藥液精華中卷過,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將這一爐藥瞬間淬火。

  “砰”的一聲,爐火消失,火壺也消失,在脫火的剎那間,一包金散已經被李七夜以藥紙收好,然后李七夜以熟練的手法包好這一包金散,隨后收起了萬爐神。

  而在場的紫煙夫人及十八妖王,都呆在那里,回不過神來。

  按理說,一位藥師煉丹,要不就是隔離,要不就是不允許外人在場,這是怕被人偷學煉丹手法。然而,此時,李七夜根本沒有這樣的要求。事實上,就算是紫煙夫人與十八妖王能親眼看見李七夜煉丹的手法,但是他們沒有看清楚,甚至藥師出身的妖王也完全看不懂李七夜的手法。

  這樣的煉丹太快了,從投藥到藥成,只不過彈指之間而己,甚至可以說是剎那之間完成,這短短的時間比煮一壺茶的時間還要短上很多。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煉丹,正確地說,他們從來沒有見過有人能這樣淬金散。

  藥師出身的妖王更傻得無法回過神。這種金散乃是他們家傳的金散,外人沒有配方,根本無法淬出他們家傳的金散。

  而且,就算有他們家傳的金散配方,也不可能以這么快的速度淬出這么一爐的金散。

  要知道,身為他家族最強的藥師之一,這位妖王想淬一爐家族秘傳的金散也至少要一天時間,他們家族中藥道造詣淺的人,還需要三天才能淬出這樣的一爐金散。

  然而,在舉手之間,李七夜就淬出這樣的一爐金散,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莫說李七夜不知道他們家傳金散的配方,就算知道,也不可能以如此的神速淬出這樣一爐金散!

  在藥紙中,金散慢慢凝華,李七夜輕捂了一下,然后就遞給這位藥師出身的妖王,說道:“拿去吧。”這位藥師抽了一口冷氣,整個人被震撼了。因為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小動作乃是他們家傳金散收藥之后一道必須的手續,若是沒有這樣的動作,金散的藥效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李七夜竟然連這樣的動作都會,這怎么不讓他震撼呢?如果不是他對自己家族很有自信,他都不由得懷疑李七夜是不是偷了他們家族的秘方,但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不容易,這位藥師出身的妖王、諸妖王及紫煙夫人都回過神來,這位藥師出身的妖王緩緩打開包好的金散。

  紫煙夫人與其他妖王忍不住探過頭去,看看這藥師出身妖王手中這一包金散。

  “這、這、這怎么可能?這、這是最好的品質,剔除一切雜質,藥敷傷口便融入體內,瞬間愈合傷勢!”一看到手中的金散,這位藥師出身的妖王臉色煞白,他不由得咚咚咚地連退好幾步。

  這個妖王被嚇傻了,他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時候,不由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其他妖王一看這金散,也都抽了一口冷氣。有一位妖王一看,不由得贊道:“好藥,這比上次孫兄給我的那一份不知道好了多少。”

  “何止是好了多少。”一屁股坐在地上的這位妖王像見了鬼一樣,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苦笑一下,他說道:“這樣的品質,除了我們的始祖之外,再也沒有人淬得出來。我家族有著這樣的傳說,若是將我們的金散煉到極限,可以勉強媲美藥國的斷魂驚仙散,就算無法媲美斷魂驚仙散,也能超越當世很多金散。”

  說到這里,頓了一下,這位妖王不由得既是興奮,又不可思議,說道:“以前我一直以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沒想到這、這竟然是真的,這、這太不可思議了。”

  紫煙夫人與其他的妖王也都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氣。斷魂驚仙散,這是赫赫有名的金散,乃是藥國的不傳秘方,不知道多少大人物為了求這么一份斷魂驚仙散而不惜一擲萬金!

  李七夜淬了這一份金散,他不只將這一份金散淬出最極品的品質,而且他那煉丹手法足以嚇死人。

  此時,紫煙夫人與諸妖王說多震撼就有多震撼,震撼得無法說出話來。就算是諸妖王中的古松妖王,他不是第一次見李七夜煉丹,但是,再次見李七夜出手時,哪怕他有心理準備,依然再一次被震撼。(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