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二十五章唇槍舌劍

夢想島中文    帝霸

  “講理?”高傲的少女冷笑一聲,說道:“喲,這位一開口就攻擊人的鄉巴佬現在又要讓我講理了,是不是突然覺得沒底氣了。”

  “沒底氣?”李七夜今晚心情不好,既然有人自找不痛快,他奉陪就是。他懶洋洋地看了這位高傲的少女一眼,說道:“就憑妳這樣丑不啦嘰的鄉下妹也能讓我沒底氣?我倒還沒看得出來妳哪一點能讓我沒底氣?哦,胸嗎,我看,妳那平如盆地的胸脯哪里能讓我沒底氣?或者說妳那干癟如干豆腐的臀部能讓我沒底氣嗎……”

  一般來說,很多事情還不至于讓李七夜如此沒風度,不過,誰叫這個高傲的少女遇到今天心情不好的李七夜,她的高傲兇蠻、咄咄逼人、自以為是,讓李七夜根本懶得給她留點情面。

  高傲的少女頓時被氣得臉色漲紅,全身哆嗦。她不只對自己的實力自負,她對自己的容貌、對自己的身材也一向自負,就算她不是石藥界的第一美人,但是也可以名列前五。

  事實上也是如此,在藥域中,她的追求者、愛慕者不知道多少,她走到哪里都有著一大群年輕俊杰如同眾星捧月一般簇擁著她,奉承她,討好她,只為她的一眼青睞或者一語關懷。

  現在倒好,眼前這個討厭的男人竟然一開口說她胸脯平如盆地、臂部干癟如干豆腐。

  這種攻擊的話對任何一個女孩子來說,都具有很大的殺傷力。

  “你、你、你……”這個高傲的少女指著李七夜,全身哆嗦,最后恨恨地說道:“小子,你叫什么?今天本小姐要殺了你!本小姐從不殺無名之輩!”

  李七夜懶洋洋地撩了一下眼皮,說道:“怎么,惱羞成怒了?剛才妳不是說要講理嗎?現在突然出爾反爾?以我看呀,妳這點水準,還是回妳娘懷里去吧,別出來炫耀了,這點水準太低了。妳這種出爾反爾、言而無信的水準,以我看,是某個山疙瘩跑出來的吧?至少不像是出身于大世家的人。不然,大世家的弟子還不至于這么沒水準。言而有信,這至少是大世家弟子的基本準則吧……

  “當然,妳要打打殺殺,我也奉陪。反正妳這種鄉下跑出來的潑婦也不知道什么叫出爾反爾,什么叫言而有信。妳這種沒文化沒水準的鄉下潑婦,或者只會靠蠻力解決問題。也罷,我成全妳就是,那就打打殺殺吧,用蠻力解決吧。”李七夜悠然說道。

  一開口就毒翻天,李七夜這一次可以說夠刻薄的。不過,他懶得多想這些,眼前這個高傲的少女還不到讓他裝出紳士風度,更何況,對這種少女,他連正眼都看不上,裝個屁紳士風度!

  對李七夜而言,他的氣度,他的友好,他的寬恕,都要看人。

  “你——”這個高傲的少女被氣得吐血。她向來都是咄咄逼人,甚至可以說沒有人敢在她面前頂嘴,然而今天卻被李七夜說得如此不堪,這怎么不讓她吐血呢?

  最后,這個高傲的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好不容易壓住心里殺人的沖動。她明眸如冷箭,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好,今晚我是很講理的人,今晚發生的一切本小姐不與你計較!但,以后你最好不要落入我的手中,否則,我會讓你明白與本小姐為敵的下場有多么慘!”高傲的少女冷哼一聲,然后轉身就走。

  這個高傲少女走得很快,一陣轟鳴,她坐著馬車瞬間橫空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而李七夜連多看一眼都懶,他懶洋洋地伸了一個懶腰,根本不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對他而言,這種事情就像塵埃一樣,只要輕輕彈拂一下,它與高傲的少女都會飄散而去,根本不會在李七夜心里留下絲毫痕跡。

  李七夜看了看天空,最后看了看這片山河,輕輕嘆息一聲。最后,他不由得喃喃說道:“雁兒,有我在,巨竹國便屹立不倒!”說完,踏月而去。

  就在當夜,李七夜回到國都,回到古松妖王的府邸,回到自己住處之后,他蒙頭就睡,不再多想其他事情。

  當然,在古松妖王的府邸中沒有人知道李七夜離開過,更沒有人知道李七夜在這一夜之間踏遍山河。

  第二天,李七夜這才懶洋洋的起來,好不容易再次回到巨竹國國都,李七夜難得一次睡了個懶覺。

  當下人侍候著洗漱之后,而白翁已經在外等著了。石浩也起得很早,他見白翁等在外面,也不敢亂來,陪著白翁一同等待。

  “公子睡得可安好?”見到李七夜之后,白翁忙問候道。白翁恭敬無比,對他來說,能在李七夜身邊侍候著可以說是一種榮幸。

  對一位藥師來說,若是能侍候一位未來的藥帝,絕對是一種無上的榮耀。就像一位強者效忠仙帝一樣,這是光宗耀祖之事。

  李七夜只笑了一下,說道:“還好。”當然,昨晚發生的一切只有他知道。

  “妖王還未歸來,他與其他妖王會晤,商談諸事,只怕要中午時分才能趕回來。妖王已留言,說他歸來后立即引薦公子與陛下相見。”白翁忙恭敬地說道。

  “不急。”對這樣的事,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今天我們出去走走,石浩也是第一次來國都,給他買幾件東西。身為藥師,丹術很重要,同時,爐神諸物也很重要。想煉好丹,就要一口好爐。”

  聽到這話,白翁忙說道:“若是公子要為石浩尋一口爐,小老可以向妖王說一說,妖王收集了好幾口好爐,說不定有適合石浩的。”“不用了,還是我來挑吧。”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

  李七夜這樣一說,白翁立即明白一般的爐神不入李七夜的法眼。他忙說道:“國都小老兒頗熟,知道有幾間比較大的寶店,小老為公子引路,挑選一下。”

  聽李七夜與白翁的對話,一直在旁邊的石浩有些信心不足。他好不容易才插上嘴,囁聲說道:“李兄,買爐這事,我、我也想買,只、只是,我、我手頭上的精璧沒有多少。”

  對石浩的話,白翁不由得莞爾一笑,不過他不敢多說。事實上,對白翁來說,若是李七夜不付帳,他也樂意為他付帳。當然,這樣的事情李七夜沒有開口,他不敢擅自作主。

  “放心吧,這不算什么,這種事情我會搞定的。”李七夜不由得笑了笑說道。

  “可,可是——”石浩不知道該怎么說好。李七夜給他太多了,李七夜不只傳他丹術,還帶他入國都,這對他來說是再生之恩都不為過。

  石浩是老實人,再多的感激之話在嘴里不知道怎么說出來好。

  “不用可是。”李七夜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這是你應得的。如果你想感謝我,那就努力修練,練好丹術,不要丟了我的老臉,這才是你對我最大的感謝,明白沒有。”

  “李兄放心,我一定會勤加努力。”石浩深深地呼吸一口氣,緊緊地握住拳頭,鄭重認真地說道。

  此時,白翁不由得羨慕石浩。俗話說得好,傻人有傻福,石浩能得到李七夜的培養,就算他的天賦不是頂尖,但是未來也大有前途。

  李七夜的丹術,這是白翁親眼所見,能得到李七夜如此栽培,那么,未來絕對能成為一位了不起的藥師。

  “走吧。”李七夜對石浩與白翁說道,說著,轉身就走,白翁與石浩忙跟上。

  然而,李七夜他們三個人剛從古松妖王的府邸就被人堵住,突然間堵住李七夜去路的是一個青年,一個看起來神氣得很的青年,身后還跟著十幾個弟子。

  “你就是那個姓李的藥師吧。”這個青年堵住李七夜,神氣無比,傲聲說道。

  李七夜懶得多看這樣的人物一眼,說道:“是又如何?”

  這個青年冷笑地說道:“聽說你要競爭藥師之位,嘿,你最好眼睛睜亮一點,別白費功夫,這一次巨竹國參加藥師大會的名額已經定下來了,沒有你的事,識相的就速速離開吧,別留在國都浪費時間。”

  “競爭藥師之位?”李七夜這才懶洋洋地看了這個青年一眼,慢吞吞地說道。

  這個青年以為李七夜明白了,冷笑道:“你明白就好,國都可不是你這種一個來歷不明的人族所待的地方,在國都,恩恩怨怨多的是,可要小心一點,萬一一不留神,將自己性命丟在這里,那就不劃算了。”

  這個青年的話聽起來像是警告,事實上是威脅,這是威脅李七夜。

  對于這樣的威脅,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這樣的人物還不入他的法眼,甚至,他連這個青年是什么人物都懶得過問。

  一看到這個青年,跟隨在李七夜身邊的白翁愣了一下。他對于國都的人與事比較熟悉,一看這青年身上所繡的族徽,他便知道這個青年的來歷。

  白翁反應還算快,這個時候,他立即插入這個青年與李七夜之間,擋回這個青年,他沉聲說道:“烈杰公子,請回吧,我們公子不樂意見到你。”r1152

  (天津)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