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二十三章往事皆成風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讀了讀頭,說道:“可以這樣說。可惜妳未能生在那個時代,未能親眼看一看那個時代。”

  女子見眼前的小男人說得如此認真,她不由得一笑,也跟著說道:“那個時代究竟是怎么樣呢?”

  李七夜看著她,笑了起來。他頓了一會兒,在這一刻,他宛如回到那個歲月,好一會兒之后,他徐徐說道:“那個時代,是無盡殺伐之后的寧靜,以界血洗換得安定。在那個時代,我雙眼閉,便是天地黑,我雙眼張,便是天地晝!在那個時代,我愉悅,便是界晴朗,我暴怒,便是萬族驚悚!傳說的無敵之族,傳說席卷界萬域的存在,一樣退避三舍。不管是怎么存在,只要是我的敵人,要不站出來讓我血洗,要不夾起尾巴蟄伏不出世!”

  說到這里,他雙目一張,瞬間寒芒一閃。

  在這剎那間,坐在桌前的女子不由得產生錯覺。當李七夜雙目寒芒一閃瞬間,她宛如看到一個高坐天的無上巨擘,似乎萬古無敵一般!這一刻,她宛如看到了驚世的一幕。

  似乎,在眼前小男人身后乃是血海滔天,無盡哀嚎;似乎,百萬強敵也被他屠弒而盡,他橫推那個時代,將一切擋在他面前的存在全部推平,不論任何人,不論任`長`風`文學``cfw`何存在,似乎都無法擋住他的步伐,似乎在那一刻,他有屠盡天下的決心!

  過了好一會兒,李七夜不由得閉上眼睛,輕輕嘆息一聲。他宛如在這一刻回到那個時代。不覺疲倦。

  “為什么會出現如此殺氣呢?為什么會出現如此戾氣呢?萬族之間不也是和平相處嗎?”這個時候。女子感覺時光錯亂了。突然之間,這樣的一句話她脫口而出,好像眼前的小男人真的曾經血洗天下一樣。

  這個問題脫口而出,女子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她這是跟著入戲了,這簡直就是入魔了。

  李七夜緩緩地睜開雙眼,看了女子一眼,說道:“千百萬年過去,總是有不死心的種族想卷土重來;而總是有不知死活的東西。總是有一些愚蠢的種族與傳承,真的以為某些存在會重建界秩序!對于不死心的種族,對于界那些蠢物,沒什么好說,只有血屠屠盡他們,才能讓他們明白這個世界是我們作主!”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女子不由得苦笑一下。看著眼前小男人,這個時候,她不由得有種錯覺,她不知道這是真是假。她覺得在這個小男人的氣氛感染之下。她都變得入戲了。

  回過神來之后,看著眼前的小男人。女子覺得自己入戲了。她不由得開玩笑地說道:“既然你說神皇都在這里聽令,那么,現在我坐在這里算是什么?”

  女子這樣的話讓李七夜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莞爾一笑,說道:“妳真要在這里找一個位置?”說到這里,他神態悠然,看著外面。

  而女子也不著急,等著李七夜的話。過了好一會兒之后,李七夜收回目光,看著女子,說道:“當年我有一頭神獸曾為我拉車。如果妳真想為自己找一個位置的話,就當個車伕吧。”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女子心里不悅。雖然她不是絕世之輩,但也位高權重,現在到了這個小男人口,卻成了一個要趕馬車的車伕,這實在太侮辱她了。

  然而李七夜一讀都不在意,依然老神在在,說道:“我喜歡女孩子為我駕車,女孩子心思細膩,速度掌得很好,坐起來舒服愜意。我身邊曾經有幾個女孩子為我駕車,我都覺得她們都做得挺好,挺了不起。”

  坐在桌前的女子不悅,想張口說話,但是,想一想,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心里面的氣也消了。自己何必與他一般見識呢?看模樣,他只不過是入戲的小男人而己。

  “如此職位我可擔當不起。”最后,女子只有這樣沒好氣地說了這么一句。

  若是別人,一定會認為李七夜是瘋子,眼前這個女子算好,她是有度量之人,也沒有多計較。

  “妳覺得當車伕辱沒了妳?”看女子這神態,李七夜莞爾一笑,緩緩說道:“能當我車伕是一種榮幸。能留在我身邊的人,都是我的親信。在世間,大賢算得了什么?建國封神算得了什么?我隨便派出一人,哪怕是一個車伕,也一樣是鎮壓神王的存在。”

  “好了,我知道你高坐天,統馭界,不過,我還真不適合出任這樣了不起的職位。”最后,女子沒好氣地說道。

  李七夜看了一眼女子,笑了笑,沒有再說什么,站了起來。李七夜站了起來之后,忍不住環視一眼這屋內的一切,最后悵然一嘆,心里有著說不出的滋味。不管怎么說,來這里一趟,心里好受多了。

  最后,李七夜轉身而去,離開這古屋。

  女子不由得為之一怔,問道:“就這樣走了?”然而,李七夜連頭都沒有回,就消失在夜色之。

  這讓女子愕然,一時之間回不過神。對她來說,這小男人所說的話實在瘋狂,若是別人聽到,一定會認為他是瘋子。就算是她,都覺得他太入戲了。

  但是,當這個小男人要離開的時候,他那神態,他那模樣,完全不像入戲,也不是一個瘋子,似乎,他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一時之間,女子不由得坐在那里發呆。今天晚上,這里莫名其妙地冒出這么一個小男人,宛如將這里當作自己的家一樣,然后又說了一大堆聽起來十分瘋狂的話!

  好一會兒,女子回過神來,她不由得輕輕搖了搖頭,苦笑一聲,將這些雜念全都甩了出去。她今晚來這里,只是想散散心,只是想理清頭緒,每次遇到大事,她不免來這里靜一靜,想一想。

  李七夜離開了古屋之后,并沒有立即回國都。他散步于這片山河之,時而,踏江而上,時而,登臨巔峰,時而,出現在古城上空……

  他傷勢已好,離開玉血山之后,好不容易能獨自而行,所以,今晚,李七夜漫行于巨竹國這片山河之,追溯著當年的步伐。

  每每想起當年,李七夜不免心里悵然一嘆。當年,他就是在這里遇到雁兒,后來,他培養了她,留在身邊。

  在那段歲月,一開始時,對他來說是一段不愉快的歲月。在那之前,他統諸多圣賢橫掃界,指揮諸神王屠殺多少傳承、種族,這一場戰爭,一直到掃蕩完古冥族蟄伏于世間的余孽為止。

  對他來說,這一戰在他的掌握,他是勝券在握。千百萬年以來,再苦難的戰役他都經歷過,再悲慘的戰役他都參加過,特別是古冥時代,他更是步步血戰,身邊的無數人戰死,但是他都熬了過來。

  這一次的掃蕩之戰,對于經歷一生戰爭的他來說算不了什么大戰役。但是,這一戰血流得太多了,在他命令之下,屠殺的傳承包括人族、魅靈、石人等等諸多傳承門派!

  在這一戰之后,他突然覺得特別疲倦。千百萬年過去,突然之間,他覺得累了。在最悲慘的時代、最艱難的時代,他沒有覺得疲倦,他沒有覺得累。因為,那個時代,與他并肩作戰的是人族諸賢,而那一戰是將屠刀對準人族各族。

  這一戰,曾經不少人不愿意提起,但是他不得不親自下令,掃蕩界。那個時候,沒什么能擋得住他的決心,不掃平古冥余孽,他誓不罷休,他不管古冥余孽蟄伏于何族,隱身于何派,再強大的種族,再強大的傳承,只要擋他道路者,他都會掃平!

  就算血洗天下,他都一樣會屠滅古冥余孽!他可不想再回到古冥時代。結束這個時代,可是無數枯骨換來,為了換來諸帝時代,萬族,多少先賢前仆后繼,多少的大賢神王慘死在一場場戰役,最終才結束了古冥時代,迎來百花齊放的諸帝時代!

  所以,雖然那一場戰役雖然對諸族舉起屠刀,但,敢庇護古冥余孽的存在他一樣掃平!

  正是因為如此,這一戰之后,他覺得特別疲倦,特別累,他獨自離開,漫無目的地行走在界。

  那個時候,他的脾氣特別的臭,正如他所說,他若是愉悅,便是界晴朗,若是暴怒,便是萬族皆驚。

  后來,他來到這片天地之間,遇到一個女孩子,一個柔情似水的女孩子,一個充滿樂觀、包容的女孩子,一個體貼細膩的女孩子。

  遇到他時,一開始從好奇、到照顧、到包容體貼……在這一段歲月,這個女孩子一直照顧著他,就算他脾氣再臭時,依然包容著他。

  在那段歲月,當他暴怒時,只怕沒有幾個人留在他身邊,而這個女孩子卻留在他身邊承受著他的暴怒!

  這個女孩子,身為陰鴉的他將她留在身邊,培養著她!直到好一段很長的歲月過去,他從不愉快走了出來,這個女孩子一直追隨著他。(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