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九十六章鬼厭傳說

夢想島中文    帝霸

  雖然有傳說認為鬼族的始祖在祖界中沉睡,但這只是傳說,從來沒有人見過祖界的始祖!至于祖界的來歷,鬼族本身也說不清楚,總之,它是很古老,鬼族有記載之時,祖界就已經存在了。

  “既然無人能知,世間又無記載,你又是從何處得知?”仙凡不由得好奇了,關于鬼厭、關于那個傳說中的存在,哪怕出身于愚山老仙國的她也是第一次聽說。

  “這個嘛,是秘密。”李七夜神秘地說道。

  仙凡對于這樣的答案當然不滿意,但又沒辦法,只好沒好氣地瞪了李七夜一眼。

  “后來鬼厭被抓住了?”藍韻竹又回到鬼厭的話題上,忙問道。

  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那個存在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追到鬼厭,要知道鬼厭這樣的兇物,若沒有鬼厭鎖,想活捉它沒有那么容易。”

  “殺了它呢?”仙凡不由得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這個想法有建設性。那個存在的確能殺死它,不過,殺死它之前,得先殺死他自己。妳要知道,鬼厭是用他的肋骨創造出來,不殺死他自己,想殺死鬼厭哪有那么簡單。”

  “不過,最終那個存在還是抓住了鬼厭,里面發生太多事了,可謂是驚天動地,甚至影響最終的鬼族變化。”李七夜說到這里,不由得看著遠處好一會兒,最后說道:“那個存在抓住鬼厭之后,將它鎖了起來,鎮壓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因為發生了一些事,這個存在也不希望鬼厭重見天日。所以將迷失神島永沉海底!”

  “后來嘛,你們可以想像,鬼厭鎖不見了,從此再也沒有人見到鬼厭鎖。”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至于鬼厭也永沉海底。沒有人知道它沉在哪里,也沒有人知道曾經有一頭血洗萬域的怪物被鎮壓,后來更不知道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一個故事。”

  藍韻竹不由得看著李七夜。她明白當年李七夜出現在千群島就是沖著鬼厭,他計劃了這一切,最終今天終于實現了!

  然而,幽圣界所有貪心的修士或門派以為迷失神島上有驚天寶物或是金龍蛋、神凰蛋。前仆后繼地冒著生命危險登島,可惜最終都喪命在迷霧中。

  “直到后來你正好撿到鬼厭鎖,又恰好迷失神島出世,所以你撿了一個大便宜。”仙凡沒好氣地白了李七夜一眼說道。雖然她不知道這件事的真正內幕,也不知道這件事的過程。但是她覺得這整件事沒有那么簡單!

  李七夜不由得莞爾一笑,什么都沒有說。當然撿到鬼厭鎖的不是他,而是大道院的一位先祖,而且也的確是撿到的,當然,不是路上撿到的這種撿到!

  大道院的先祖也是識貨之人,雖然鬼厭鎖看起來像狗鏈,但是他知道這東西了不得。所以他撿到了鬼厭鎖并沒有隨手扔掉。

  可惜,就算大道院的先祖也未能琢磨明白這鬼厭鎖的用途,事實上這也不足為怪。因為世間根本沒有人見過鬼厭,李七夜若不是消息來源可靠,他也不會有那么大的決心將鬼厭弄到手。

  大道院先祖琢磨不透鬼厭鎖,就將它留在大道院,從此之后,鬼厭鎖被大道院束之高閣。直到李七夜向大道院要了鬼厭鎖之后。這才讓鬼厭鎖重見天日。

  “那個傳說中的存在是誰?”最后,藍韻竹問道。這么一個逆天無敵的人物不應該默默無聞才對。但是她卻從來沒聽說過有這樣的一個人。

  事實上,藍韻竹這樣問。仙凡也不由得關注,看著李七夜問道:“是仙帝嗎?哪一位仙帝呢?”

  “那個傳說中的存在,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李七夜笑著說道:“不過,他并不是仙帝,但是更勝仙帝。他所在的年代,比古純仙帝還久遠,那個時代還沒有仙帝這樣的說法。”

  李七夜這樣說,藍韻竹與仙凡也不再問,她們明白再問也問不出結果,因為古純仙帝是第一個稱仙帝的人。要知道,古純仙帝乃是莽荒時代便稱仙帝,而莽荒時代離現在太久遠,很多事情沒有記載,很多事情無法追溯!

  若那個傳說中的存在比古純仙帝還久遠,那么在那種遙遠而無法追溯的時代,后世之人不知道他的事跡也不足為怪。

  “我們走吧,已經結束了。”李七夜對藍韻竹她們說道。

  最終,李七夜他們三個人從迷失神島下來,而大智和尚并不在天陵,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不過李七夜有事在身,不再等大智和尚,啟程離開第一兇墳。事實上,發生這么大的事之后,留在第一兇墳中的修士已經很少了,就算有,也開始撤離。

  從第一兇墳走出來之后,藍韻竹不由得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此次來第一兇墳,她的收獲可以說驚天無比,更重要的是,這一次來第一兇墳,讓她長了無數的見識,只怕她一輩子所有的見識都不見得比得上在第一兇墳這段日子的所見所聞。在第一兇墳的日子里,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她都見識了,奇跡也見了不少。

  “我們回去吧。”回首再看了一眼第一兇墳,藍韻竹說道。

  仙凡也打算回愚山老仙國,她此行已經結束,可以說,她也是收獲甚豐。

  “不,應該是妳們回去。”李七夜笑著輕輕搖了搖頭,說道:“我不回千鯉河。”

  “你要去哪里?”一聽到此話,藍韻竹在心里突然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可以說她的預感向來都很準。

  “祖界!”李七夜瞇著眼睛,遙望遠處說道:“該是踏平祖城、屠滅祖界的時候了。”

  “你開什么玩笑?”莫說藍韻竹,就是仙凡都被李七夜這樣的話嚇了一大跳,事實上,不論是誰聽到這樣的話,都會被嚇一大跳。

  踏滅祖城、屠滅祖界,這不是狂妄無知的說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是帝統仙門也不可能!就像愚山老仙國,哪怕他們傾盡全力,都不可能屠滅祖界,踏平祖城還有那么一點可能!

  李七夜看著全身被五行仙甲包裹著的仙凡,說道:“妳覺得我像開玩笑嗎?”

  看著李七夜的神態,仙凡不由得沉默一下,李七夜絕對不是開玩笑,但是踏平祖城、屠滅祖界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祖城也就罷了,但是祖界的可怕你可知道?不說祖界有無數的衛神、還有九尊大神,更可怕的是祖界的天神已經高深到無法可測的地步。傳說他曾經輕易地斬殺了一位不朽存在!有人猜測他的實力,就算他沒辦法與仙帝相比,但只怕被封為神皇不成問題!”仙凡鄭重地說道。

  神皇,這可不是一個誰都能封的稱號,就算有人自封,也不會得到別人的承認,只有得到各界承認的封賜,才是真正的神皇!

  就像千鯉河的圣祖,他夠逆天吧,他夠古老吧,甚至可以說千鯉仙帝對他的道行都有所贊賞,但是千鯉河的圣祖都不敢輕易自稱為神皇,他封為神王,這是所有人承認的事!盡管他是貨真價實的神王,他也只能自稱神王,不敢稱神皇!

  “神皇而己。”李七夜風輕云淡地說道:“若是仙帝還有點看頭!就算是仙帝,也一樣擋不住我踏平祖界的決心!”

  “為了血祭嗎?”仙凡不由得問道。同樣是人族的天才,仙凡并不希望李七夜去送死,她也相信李七夜走下去必能成為仙帝!

  “不,一點私人恩怨而己。”李七夜笑著說道。

  藍韻竹見李七夜如此堅定,她一顆芳心不由得沉甸甸的。沉默了一會兒,她忍不住說道:“祖界可是萬古不滅呀,就算仙帝也難以消滅他們。傳說,最逆天的就要屬飛揚仙帝了,傳聞說飛揚仙帝雖然在祖界鬧得天翻地覆,但是最終還是未能崩滅祖界,最后只不過鎮壓在那里千年之久而己。”

  藍韻竹也知道李七夜心意已決,但是,她依然忍不住提醒李七夜,說道:“我們千鯉河的祖師千鯉仙帝傳聞也去了祖界一趟,最終不了了之。”

  見藍韻竹擔心的模樣,李七夜莞爾一笑,輕輕拂著她的秀發,說道:“這個我知道,事實上,萬古以來在幽圣界的仙帝,去轟過祖界的不只飛揚仙帝、千鯉仙帝!”

  “不是說仙帝不夠無敵!”李七夜說道:“仙帝的確無敵,只不過他們不舍得拚死一搏。還有,更重要的是,飛揚仙帝也好,千鯉仙帝也罷,又或者是其他的仙帝,他們都缺一樣東西!但是我不同,我有一件連仙帝都沒有的東西!”

  “但是……”藍韻竹依然忍不住說道。屠滅祖界,這談何容易?甚至可以說這是不可能的事!哪怕是仙帝都不可能!

  李七夜打斷她的話,說道:“丫頭,不要為我擔心,我這條命,小鬼不收,閻王不留!更重要的是,有些事情應該做個了斷,這是私人恩怨!”說到這里,他雙目一寒,直視遠方。

屠殺祖界的大戰即將開啟,求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