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九十五章鬼厭

夢想島中文    帝霸

  李七夜看著眼前的怪物,心里也感慨一聲。傳說中的東西果真存在,就算是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雖然說很久以前曾有過關于它的傳說,但是萬古以來不知道多少圣賢、無敵之輩都不認為這種傳說中的東西存在!

  在此之前,李七夜也不是十分肯定這怪物被鎖在這里,他只是覺得十分有可能而己。現在看到眼前的怪物,李七夜不由得感慨得很。

  此時,眼前的怪物十分可怕,甚至可以說是憤怒。在它眼中,李七夜三個人跟螻蟻一樣,以前,像李七夜他們這樣的螻蟻一見到它都會被嚇死!

  可惜現在它被鎮壓住了,被鎖在這里,就算對李七夜三個人的觀看十分憤怒,但是它也無可奈何,它根本就動彈不得。

  “這、這是什么東西?”好不容易,藍韻竹不由得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看著眼前的怪物問道。

  “鬼厭!”李七夜說出一個陌生無比的名字,事實上。這個名字對李七夜來說都有點陌生,因為,他在此之前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鬼厭!

  “鬼厭?”藍韻竹與仙凡相視一眼。對她們來說,這個名字更陌生了,甚至可以說這個名字她們是第一次聽到,在此之前,她們從來有聽過鬼厭這樣的名字。

  “妳們沒有聽說過也正常,萬古以來,見過它的存在寥寥無幾,只怕見過它的人都已經死了。事實上,萬古以來,也就只有這么一頭鬼厭而己。后來,在很遙遠很遙遠的歲月之前。它就被鎮鎖在這里。”李七夜見她們兩個人的神態笑著說道。

  藍韻竹與仙凡不由得為之動容。如此可怕的鬼厭,究竟是誰將它鎮壓在這里?能將鬼厭鎮壓在這里的人,絕對了不得!

  李七夜此時看著憤慨的鬼厭,淡淡一笑,說道:“你也用不著憤怒。我帶你出去溜溜,說不定未來你還要好好多謝我呢。”

  鬼厭似乎聽得懂李七夜的話,立即怒視李七夜,那可怕的目光若是大賢直視,都會被嚇得魂飛魄散。

  對鬼厭那可怕的目光,李七夜不為所動。此時,他慢吞吞地拿出一個古盒。這個古盒正是從大道院中得到,當年他助大道院擊退諸多門派的圍攻,大道院按約定將這件東西送給李七夜。

  當李七夜拿出這個古盒之后,鬼厭的目光頓時一變。似乎感受到什么氣息。

  此時,李七夜從古盒中取出一物。這件東西看起來像狗鏈,其中皮項圈磨損嚴重,似乎這東西經常使用一樣。

  一看到李七夜手中這如同狗鏈一樣的東西,鬼厭頓時神態大變,瞳孔一縮,明顯畏懼李七夜手中的東西。

  “這是什么東西?”仙凡也明顯看出鬼厭忌憚李七夜手中的東西,這讓她不由得大吃一驚。鬼厭是何等可怕的存在。仙凡在心里猜測,除了仙帝,只怕沒有什么存在可以鎮壓鬼厭了。

  然而。現在鬼厭一看到李七夜手中的東西竟然畏懼起來,這說來讓人難以相信。李七夜手中這東西看起來像狗鏈一樣,皮項圈磨損嚴重,不論怎么看,這都不像是絕世無雙的寶物!

  “鬼厭鎖。”李七夜說道。說著,李七夜祭出手中的東西。“鐺”的一聲,這東西立即鎖向鬼厭的脖子。鬼厭明顯不愿意,它拚命掙扎。可惜,它被四條粗大的鐵鏈鎮壓,根本掙扎不了。

  最終,鬼厭還是被鬼厭鎖鎖住,當鬼厭被鬼厭鎖鎖住之后,頓時可怕的氣息消失,就好像泄氣的皮球一樣。鬼厭鎖完全是它的克星,就算它再逆天無敵,一旦被鎖厭鎖鎖住,它都無可奈何,對它來說,鬼厭鎖是致命的。

  藍韻竹與仙凡看到這一幕,都感到不可思議。鬼厭是何等的可怕,鬼厭是何等的強大,然而,被這么一條看起來像破狗鏈一樣的東西鎖住,完全失去了脾氣,再強大的氣勢都在這一刻消失,宛如一條寵物狗一樣被拴住!

  “鐺、鐺、鐺、鐺……”當鬼厭被鎖住之后,鎮壓著鬼厭的四條粗大鐵鏈自動脫落,有了鬼厭鎖,已經完全不需要用它們鎮壓鬼厭。

  李七夜手牽著鏈鎖,拉著被鎖住的鬼厭,此時,他沉喝一聲,說道:“給我收!”話一落下,手中的鏈鎖一抖,巨大的鬼厭受到鬼厭鎖的控制,慢慢變小,最后小到如同拳頭大小。

  看著這拳頭大小的鬼厭,這模樣并不讓人覺得害怕,反而讓人覺得有點可愛。

  此時,李七夜打開古廟,一下子將拳頭大小的鬼厭收入古廟中。收了鬼厭之后,李七夜這才鄭重地將古廟收起來。

  看到這樣一幕的變化,不論是藍韻竹還是仙凡,都不由得瞠目結舌,就算一直跟李七夜在一起的藍韻竹都看得有些傻眼。

  鬼厭的強大、鬼厭的可怕,她們親眼所見,然而,就是這么可怕強大的鬼厭,此時就像是一件小物品一樣被李七夜隨身帶著,這樣的事情讓任何人無法想像,任何人看到這樣的一幕都會覺得這不可思議。

  “這、這、這樣就可以?”仙凡不由得覺得震撼,這簡直就是將一個比神皇還可怕的存在隨身帶在身邊,這樣的事情,不論是誰想一想都覺得可怕。

  “為什么不可以?”李七夜聳了聳肩,笑著說道:“我帶走它,正是讓它脫離苦海,說不定未來它還要多謝我。”

  “你、你那個鬼厭鎖究竟是什么東西?”藍韻竹也是第一次見到李七夜這個鬼厭鎖,她都為之悚然。這東西能鎖住鬼厭如此可怕的存在,如同鎖寵物一樣,讓人想起來都毛骨悚然。

  “這東西只對鬼厭有用。”李七夜一看藍韻竹的神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然后笑著說道:“萬物皆有相生相克,鬼厭自從它出生這一天,就注定擺脫不了鬼厭鎖,因為它們是相克的存在!”

  “你、你這鬼厭鎖究竟從哪里得來?”仙凡不由得瞅著李七夜說道,如此可怕的東西,不論是誰,都會為之忌憚。

  “路上撿來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對李七夜這樣的答案,何止仙凡,就是藍韻竹也不滿意,她們兩個人都不由得白了李七夜一眼。

  “好吧,跟妳們講一個故事吧。”李七夜見她們不滿,笑著說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有著那么一個存在,他曾經逆天而行,他想做一件從來沒有人做過的事情——創造生命!”

  “創造生命?”聽到這話,藍韻竹與仙凡都不由得臉色一變。這是蒼天的事情,不是修士的事情,就算是仙帝都不行。

  “當然,那個時候只是嘗試而己,還算不上真正創造生命。”李七夜說道:“他取自己肋骨一根,借蒼天之源,欲創造出一個奇跡!可惜,只是一個嘗試,他的嘗試不算很成功,在蒼天所譴之下,有了鬼厭!”

  “他的本意并不是想創造鬼厭這種殺戮嗜血的兇物!可惜在蒼天所譴之下,由不得他。蒼天所譴之下,除了創造鬼厭之外,還創造鬼厭鎖。這就是所謂的相生相克!從此,世間就有了獨一無二的鬼厭。”李七夜說道。

  “后來呢?”仙凡聽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問道。

  李七夜說道:“鬼厭乃是天譴之物,殺戮嗜血,就算那個存在都改變不了,不過,幸好有鬼厭鎖一同在蒼天之譴下誕生。鬼厭雖然殺戮嗜血,但是有鬼厭鎖在,它依然翻不了風浪,相反,還成了那個存在的左膀右臂。”

  說到這里,李七夜頓了一下,說道:“世間總是無常,后來發生一件大事,發生一場異變。鬼厭鎖丟了,不知道丟到哪里去,連那個存在都推算不出來。”

  “鬼厭鎖丟了?”聽到這樣的話,藍韻竹與仙凡嚇了一大跳。

  可以想像,像鬼厭這么可怕的存在,像它這樣殺戮嗜血成性的存在,一旦沒有鬼厭鎖,后果可想而知。

  “丟了鬼厭鎖,后果妳們可以想像。鬼厭逃了出來,那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可以說是大災難的開始,天地飆血,甚至整個九界為之顫抖。那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慘死,血流成河、尸骨如山只怕都難以形容!特別是鬼族,差一點被滅族!”李七夜說道。

  對這樣的事情,雖然李七夜只是幾句輕描淡寫,但是藍韻竹與仙凡可以想像那樣的景象,可以想像鬼厭殺戮天下的一幕,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這絕對是一場大災難,血流成河、尸骨如山都無法形容。

  “為什么這樣的故事我們沒有聽說過?甚至連鬼族都沒有只字片語的記載?”仙凡不由得動容地說道:“如此驚天之事應該有記載才對呀。”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你知道這事有多遙遠嗎?遙遠到無法追溯,更何況有些事情不能記載。比如祖界,你知道祖界的真正來歷嗎?你知道祖界里面躺著的是什么鬼物嗎?”

  李七夜這樣的反問,藍韻竹與仙凡相視了一眼。對于祖界,莫說是她們,就算是鬼族本身都了解得很少。(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