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六十五章帝槍

夢想島中文    帝霸

  “嗡”的一聲,此時此刻,帝座一槍在手,他手持長槍,立即給人舉世無匹的感覺,他是槍人一體,槍即是他,他即是槍,完美絕倫。

  當帝座長槍在手之時,似乎,整個人的破綻都不見了,全身上下沒有任何缺陷,沒有任何破綻,讓人觀之都不知道從何下手為好。

  帝座手中的長槍不是什么帝器,也不是什么絕世之兵,這只不過是他的本命真器,也是赫赫有名的——帝槍!

  帝座的帝槍乃是以一塊九道天蘊的天命真石所鑄造,而且經過無數的磨礪之后,他為自己的帝槍創下一條驚世無雙的槍道。

  這些年來不知道有多少赫赫有名之輩都折在帝座這把長槍之下。

  就是帝座他自己,曾經立下豪言,就算不用帝術,就算不用帝兵,他也能橫行天下!

  如此的豪言壯語并非是無的放矢,見過帝座槍道的人都贊嘆不止,稱之為舉世無雙。

  “如此年紀便創如此槍道,未來這即便不是天命之道,也是舉世無雙的槍道。當今天才唯帝座一個人耳!”哪怕沒有見過帝座槍道全貌,此時見帝座持槍,也有大教老祖為之大嘆。

  像大教老祖這樣的人物一眼便知深淺,一見帝座持槍,就知道帝座槍道了不得。

  此時,帝座長槍直指李七夜,他雖然長槍未動,但是槍勢已經籠罩天地,槍勁已經鎖住李七夜。這一刻。似乎天地雖大,未有李七夜能逃遁之處!

  帝座的長槍所指,宛如貫穿天地萬界,似乎他的長槍便是他的意志,無堅不摧,無物可擋!

  “亮兵器!”帝座氣吞山河,這一刻。他不只槍人合一,而且他與天地融為一體。此時,他似乎忘記了仇恨,他似乎忘記了血仇,甚至似乎忘記了死去的神燃鳳‘女’。

  這個時候,帝座眼中只有李七夜這么一個勁敵,此時,他只有一個念頭,唯一的一個念頭。就是擊敗李七夜,除此之外,再無他念。

  帝座能成就今天的道行,的確有他與眾不同之處,他被稱之為天之驕子、絕世天才,這一點都不過分。

  帝座能成就今天。不只是因為他有著驚人無比的天賦。更重要的是他有著別人所沒有的專注,他有著別人所沒有的純粹。

  就如這一刻,帝座忘卻所有,只有一個擊敗李七夜的念頭,所以,他槍在手,天地萬物皆有!

  “鐺——”一聲沉重的落鎖之聲響起,一個巨大的‘精’火之鎖一下子鎖住李七夜的身體,此時,李七夜雙手緩緩張開時。兩條神鏈從他手中滑落。

  這是太陽‘精’火,這是由一縷縷無上‘精’火所‘揉’成的秩序神鏈,此乃是‘精’火的法則,這可以融化一切、可以焚燒萬物的‘精’火法則此時竟然如同鐵鏈一樣被李七夜拖在手上。

  李七夜看著槍人一體的帝座,笑了笑,說道:“這便是我的兵器。”

  帝座雙目一凝,盯著李七夜手中的‘精’火法則,然后聲如雷,沉喝道:“接招!”話一落,長槍擊出。

  槍動,山河動,帝座一槍出,震驚四座,在場無數人為之驚嘆。帝座隨手一槍,這已經是大宗師的手筆,一槍之下,宛如羚羊掛角、香象渡河!

  李七夜長嘯一聲,手中的‘精’火法則鐺鐺作響,宛如鐵鏈一樣,隨著“當”的一聲,兩條秩序神鏈筆直,宛如兩把長矛一樣迎上了帝座一槍。

  隨著“砰”的一聲,李七夜手中長矛如兩扇山‘門’,瞬間封閉,一封之下,便是斷六道、絕天地,擋住帝座這驚‘艷’無比的一槍。

  擋下這一槍瞬間,如長矛一般的兩道‘精’火法則又瞬間軟了下來,宛如毒蛇一樣瞬間纏上帝槍,以無比的速度刺向帝座‘胸’膛。

  而帝座長槍一震,星河為動,槍動人走,輕而易舉的擺脫李七夜那如毒蛇一般的‘精’火法則。

  一時之間,他們兩個人戰在一起,戰得‘精’采絕倫,他們兩個人你來我往,殺得天地失‘色’。

  帝座一槍在手,宛如天下我有,他一槍在手之時,仿佛萬夫莫敵,極為驚‘艷’,連大教老祖都驚嘆不己。

  李七夜乃是以兩道‘精’火法則為兵器,時而化矛,時而化鏈,時而化刀劍……可以說神出鬼沒,與帝座的帝槍戰在一起,毫不失‘色’。

  帝座一槍在手,乃是天下我有。帝座長槍擊出,乃是天下舞動,星河為之黯然失‘色’。

  帝座槍出,驚‘艷’無比,讓人為之嘆為觀止,如此槍道,就算稱不上舉世無雙,也是當今罕有。

  帝座與李七夜兩個從空中打到海中,又打到空中,雙方兇猛絕倫,甚至打破天穹。

  帝座長槍乃是章法有序,進退由心,攻守兼備,妙到巔毫,甚至堪稱無破綻可言,這絕對是槍道中的典范。

  李七夜雙手持‘精’火法則,兩道法則在李七夜手中如同神鏈一般狂舞,法則在手舞動,毫無法則可言,毫于章法可言。

  甚至可以說,李七夜的每一擊每一擋都只是信手拈來,臨場發揮,根本是變化隨意,無章法可循。

  雖然這李七夜隨手擊來甚至破綻許多,無法與帝座完美的槍道相比,但是,卻能一一化解帝座的攻擊,揮灑自由,灑脫自在。

  如果說帝座的槍道乃是經過雕琢的完美之作,那么李七夜的隨手而擊便是天然所生的胚料,雖然粗糙,但是卻直通藝術‘精’妙。

  如此一戰,不倚仗帝器秘寶,不依托先輩的無敵之術,雙雙以自己的道法而戰,如此原汁原味的搏殺,實在讓人看到大道的玄妙,看到大道的奇跡!

  在他們兩個人手中,屬于他們自己的道揮灑自由,其中甚至不乏臨場發揮之作,如此一戰,才能真正體現他們兩個人驚人無比的實力,才能真正體現他們兩個人絕世無雙的悟‘性’!

  一槍雙鏈,他們兩個人戰得熾熱,這讓在場所有人都看得如癡如醉,就算是大教老祖都被這樣的一戰吸引,不由得為這樣的一戰驚嘆。

  觀此一戰,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輩有所悟,有所感,就算老一輩都有所收獲,對他們來說,這才是直指道行根本的一戰!

  “兩個人都是當世天才,都是天之驕子,不論誰與他們這樣的天之驕子同生在一個時候,既是幸運,又是可悲。不論是如何的驚才絕‘艷’,不論如何的舉世無雙,只怕都難以超越他們兩個!”看到如此‘精’采絕倫一戰,就算大教老祖都不由得為之感慨。

  有老不死看著他們兩個人一戰,輕輕嘆息一聲,為之黯然。就算是他們在年輕之時,也無法達到這樣的水準,若是他們還年輕,若是他們與帝座、李七夜同生一個時代,那么實在是一件可悲又可幸的事情。

  “這一戰雙方不死的話,未來就算只有一個人能登臨天命,那么,另外一個人也能登臨大賢的最巔峰。”有人不由得感嘆地說道。

  至于年輕一輩在看得如癡如醉之時,更說不出話來,他們都被震撼了,不論他們以前有多么優秀,不論他們以前有多么杰出,但是,此時此刻他們都不由得黯然失‘色’,他們與李七夜、帝座相比,那實在差得太遠了,就算他們今天再努力,只怕也無法超越他們兩個人,他們兩個人就像一座巨岳一樣壓在年輕一輩的心頭上,讓人無法超越。

  就算是站在天邊遠處的天輪回此時也神態凝重。同樣作為幽圣三杰的他,此時看著帝座與李七夜的一戰,他神態鄭重。他自己在心里不由得推算著,若是自己上場,敵人換作是帝座又或者是李七夜,自己能撐多久呢?又或者自己有什么樣的手段才能擊敗敵人呢?

  不依靠帝器秘寶,不依托前人無敵之術,這才是真正體現一個修士實力的時候。

  帝座與李七夜戰了很久,兩個人一次又一次將自己的招式推陳出新,一次又一次演化著自己的招式極限!

  最終,久戰不下,帝座終于失去耐心,長嘯一聲,槍式一變,頓時槍式跳出章法,一槍便是一世界,在剎那間,帝座的槍式威力瞬間飆升,變得霸道無敵,不再是那種完美的槍道。

  就算是此時帝座的槍式不再完美,就算出現破綻,但是,它的威力卻瘋狂飆升,卻變得更強大,宛如巨龍撐開枷鎖,宛如潛龍飛上九天!

  此時,帝座槍式大變,而且他手中的帝槍不再是一把長槍,變得更可怕,宛如有了生命力一樣,在此之前,它就像是一頭沉睡的巨龍。

  此時,帝座槍式高遠,時而如星河掛天,帝槍璀璨,無盡的星河大道壓塌諸天;時而乃是萬界寂靜,帝槍如夜,無所不在,無所不破;時而乃是‘陰’陽倒轉,帝槍化作無盡玄冰與真火,冰火兩重天……

  “帝座終于動了自己的殺手鑭,這才是他槍道的‘精’髓,這才是他槍道的殺招。”看到這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之動容,可以說,帝座每一槍都震驚四座。

今天爭到五更,還有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