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三章木域的兇險

夢想島中文    帝霸

  聽到這樣的話,藍韻竹沉默了一下。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她的確沒有待在小門小派里過。她自小拜入千鯉河,而且有揚老為她引道,而她師尊便是千鯉河的掌門。對于她這樣的天才來說,的確是對于小門小派的艱難不是很了解。

  雖然說這一帶大量的靈藥丹草可以說是滿山遍野,但是,李七夜依然沒有停留一步,帶著藍韻竹深入木域。

  事實上,不止李七夜不會停留,只要道行強一些、或者門派大一些的修士,都不會在這里停留,雖然這里是滿山遍野的靈藥丹草,但是這里的靈藥丹草太普通了,只要是有讀實力的人都不會在這里浪費時間。

  特別是強者與大教疆國是為藥王、圣樹而來,他們又怎么會將寶貴的時間浪費在這種普通的靈藥丹草之上呢?

  隨著李七夜的深入,山嶺出現的靈藥丹草越來越珍貴,當進入一定的深處之后,開始出現罕見的靈藥丹草。

  “那是赤血朱果。”看到一個水澗有一株綠樹上結火紅的果子,藍韻竹不由得驚喜地說道。

  “嘩啦——”當藍韻竹想靠近的時候,水澗突然化作一個漩渦,漩渦浮現一具具白骨,毫無疑問,這是警告藍韻竹不要靠近。

  “不要在這里浪費時間,像這種等級的靈藥丹草太多了。”李七夜拉著藍韻竹就走。

  “這里太多了?”藍韻竹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要知道,赤血朱果在外面可是極為珍貴的靈藥。就是他們千鯉河的庫存也就只有那么幾顆而己。

  但是。果真如李七夜所說的一樣。他們連翻了幾座山,在好幾條水澗都看到了赤血朱果。

  “白鳳樹、烈焰藤、五變凝龍胭、八十萬年的青丹草……”藍韻竹跟在李七夜身后,看到這山嶺深谷生長著的靈藥丹草,看得眼花繚亂。這里的靈藥丹草不是一般的靈藥丹草,都極為珍貴。

  生長在這里的靈藥丹草想采摘就沒有那么容易了,要不這些靈藥丹草有蟲王毒獸守護著,要不本身就是生長在兇險的地方,一旦踏入。就是踏入死亡地帶。

  “為什么我們不采摘一些呢?”藍韻竹看到這么多珍貴的靈藥丹草不由得有些心動,這些靈藥丹草她絕對有自信能很容易采摘到。

  “等一下妳就會看到什么叫藥園了。”李七夜笑著說道:“還有更珍貴的東西,為什么要將時間浪費在這里?”

  果然,隨著他們繼續前行,終于出現更珍貴的靈藥,這已經不能用珍貴形容了,甚至可以說是價值連城的靈藥。

  “那是百萬年的赤脂飛龍樹!”藍韻竹看到一株寶樹,不由得為之動容。那是一株全身如赤脂的寶樹,寶樹垂落一縷縷的光華,搖曳多姿。

  “赤脂飛龍樹呀。若是在此悟道,能得龍息蘊養。”藍韻竹也是識貨之人。不由得說道。

  但是,當藍韻竹靠近的時候,聽到“喀嚓、喀嚓”的骨頭摩擦聲響起,只見地下竟然爬起一具具的白骨,從這一具具的白骨成色來看,不知道它們死了多少年了。

  “別跟死人搶了,這些人死了之后,都想永久占有這寶樹。”李七夜笑著說道,將藍韻竹拉開。

  隨著李七夜他們兩個人的深入,出現的靈藥丹草越來越珍貴,而且在這里有很多強者與大教疆門都想得到這里的靈藥丹草。

  “哪里逃——”在這山嶺,有一尊了不得的圣皇血氣浩瀚,他身上帝威騰騰,毫無疑問他出身于帝統仙門,此時,這位圣皇正追著一株藥王。

  “這尊圣皇出身于戰族呀,傳說他們仙帝那一代之后,該族就隱世很久了。”看到這尊圣皇追趕著一尊藥王,藍韻竹不由得說道。

  毫無疑問,這尊圣皇身上懷有帝器。雖然這株藥王人人都垂涎三尺,但是,見一位圣皇出手,所有圣尊都靠邊站,就算是逆天的圣尊也是如此。一尊圣皇已經夠可怕了,更何況他身上還帶有帝器,大家都不愿意得罪這樣的一個強人!

  而被這尊圣皇追著逃的竟然是一株已經有三百萬年藥齡的紫血參王,只見這株紫血參王拔腿就逃,速度快得嚇人,連這尊圣皇追起來都是上氣不接下氣。

  這株紫血參王也知道對方身上懷有它所惹不起的帝器,所以,它以絕無倫比的速度逃入木域更深處。

  “嗡”的一聲,在另一座山頭上,只見一株羅剎圣樹爆發驚天的神光,在這株羅剎圣樹下,竟然有幾百名強者。這是一個大教弟子,他們幾百名強者聚集在一起,欲用全力將這株羅剎圣樹拔起來。

  “錚”的一聲,在這瞬間,這羅剎圣樹的無數神光化作一個可怕的劍陣,向這些強者絞殺而去。

  “退——”一看到圣樹竟然會布劍陣,該教的掌門被嚇住了,但是,這一切都已經遲了,滿天鮮血飛濺而起,當劍陣沖殺而下之時,一陣狼哭鬼嚎,這幾百名強者頓時被這強大的劍陣絞殺。

  “好強大。”藍韻竹看到羅剎圣樹的劍陣,不由得為之動容。出身于帝統仙門的她可是識貨之人,一看這劍陣就知道逆天。

  “別被木域的表象所迷惑了。”李七夜笑著說道:“雖然在外圍來說,木域的確比其他地方安全,但是,這里的藥王、圣樹沒有一個好惹,就算沒有什么蟲王毒物守護著,就算它們不是生長在兇險的地方,它們本身就是很強大的存在。”

  此時,藍韻竹也意識到了這一讀。木域的藥王圣樹與金域的神石寶金不同,可以說,神石寶金本身沒有攻擊力,但是,木域的藥王圣樹則不同,它們就是很強大的存在,甚至比圣皇還強大。

  “在這里,還有比大賢強大的藥王的藥王、圣樹的圣樹,不過,這種東西想遇到,需要機緣。”李七夜提醒藍韻竹說道。

  藍韻竹隨著李七夜繼續深入,見到的藥王圣樹、寶泉神井越來越多,甚至到了后來見到會飛的樹、會走的草、會變化的靈藥……

  看多了,最后藍韻竹麻木了。這些藥王圣樹有些生長在本就極為兇險的地方,有些藥王圣樹則是有靈物或蟲王守護。

  “那是傳說的仙月井嗎?”在一座山腳下,藍韻竹看到一口古井,古井隱隱有一輪圓月沉浮。

  但是,藍韻竹只能遠遠看一眼,因為古井口盤坐著一個人,一個老者。他穿著一身鎧甲,膝上放著一只劍匣,雖然劍匣未打開,便是,一看劍匣吞吐著可怕的劍氣,就知道這劍匣裝著一把可怕的寶劍。

  “他是死人?”藍韻竹盯著這個老者看了一會兒,有些毛骨悚然地說道。

  “沒錯,他是這一任的守井人。”李七夜笑著說道:“想得這井也不難,打敗它!不過,有時候打敗它了,也很有可能再也離不開,就像它一樣,成了一具死尸,成了下一任的守井人。”

  看到這樣的一幕,藍韻竹在心里有些毛骨悚然。一位大賢莫名其妙死在這里,成了一個守井人,這地方太詭異了。

  隨著他們深入,山嶺森林越來越危險,雖然說藥王圣樹越來越多,但是,不止守著它們的蟲王兇獸越來越可怕,連峻山崇嶺的危險程度都越來越高。

  若是說守著藥王圣樹的蟲王兇獸,只要不搶牠們守護著的藥王圣樹,牠們不會攻擊你,但是,峻山崇嶺的兇險神出鬼沒,甚至不知道哪里才安全,哪里才危險。

  “啊——”一陣慘叫聲響起,藍韻竹親眼看到一個大族的一千多位強者全部陷于一個深谷,但是,要去他們性命的不是深谷,而是天空突然降下一團烏云,烏云宛如惡魔歸巢一樣,瞬間彌漫整個深谷,一時之間,深谷慘叫聲不絕于耳。

  當烏云慢慢消失在深谷的時候,藍韻竹才看到深谷之出現一具具白骨,毫無疑問,剛才一千多名強者全部化作了白骨。

  “碧河族可是鬼族的一個大族,圣尊有十幾個!”看到這一幕,藍韻竹也不由得吃驚。一千多名強者,包括十幾個圣尊,一下子全部化作白骨,沒有任何打斗,這是多么讓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不過,幸好有李七夜在,李七夜帶著藍韻竹總是如神一樣避過種種兇險,似乎他對整個木域了然于胸,哪里有兇險、怎么樣避過兇險,他都一清二楚。

  藍韻竹跟著李七夜而行,她總覺得李七夜是迂道而行,而不是直奔木域最深處,就是因為李七夜這樣行走,卻是十分巧妙地避過許多兇險。

  “你以前來過第一兇墳嗎?”見李七夜如此巧妙地避過一個又一個兇險,藍韻竹不懷疑都難。李七夜簡直就像來過這里一樣,而且似乎不止只來過一次,他如此熟悉路徑,就好像他常來一樣。

  “難道你們祖師沒有留過地圖給你們?比如說,標示一下木域哪些地方有危險,哪些地方是安全的?”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

夢想島中文    帝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